庫克:蘋果公司拒絕配合美國政府留後門

事情是這樣的。美國法院要求蘋果公司配合調查局(FBI)解鎖去年12月槍擊案兇手Syed Rizwan Farook的手機。美國洛杉磯地方法院法官Sheri Pym要求蘋果公司必須提供“適當的技術協助”來幫助調查人員解鎖兇手的iPhone 5c手機。因蘋果手機的密碼和自動擦除的功能會阻礙調查人員獲得兇手手機內的有用信息。

庫克表示,蘋果會向相關部門提供公司保存的數據,但他也同時向用戶承諾不會為蘋果的軟件開發一個“後門”。庫克認為美國政府的行為讓人不寒而栗,必須把這種過分行為告訴大傢。

15.webp

編譯瞭這封信的全文,如下:

給用戶們的一封信

美國政府要求蘋果公司做一件未有先例的事,這件事威脅到用戶們的安全。我們反對這個命令,它遠遠超出瞭現有法律的約束。

這種情況需要公眾的討論,並且,我們希望用戶明白現在所處的情況。

加密的必需性

以iPhone為代表的智能手機,如今已成為我們生活的必需品。人們用它儲存瞭非常多的個人信息,如私人對話、照片、音樂、筆記、日程、通訊錄,還有我們的財務信息、健康數據,甚至我們去過哪兒,要去哪兒。

這些信息都需要被保護,不能被黑客和罪犯不費吹灰之力地竊取。用戶希望蘋果和其他科技公司盡所能地保護它們,而在蘋果公司,我們也確實做到瞭。

在安全方面的妥協,會讓用戶的個人安全置於險地。許多年來,我們一直利用編碼加密來保護用戶的個人資料,因為我們認為這是唯一的辦法。我們甚至把資料放在瞭我們自己都無法取得的地方。

16

聖貝納迪諾案件

我們對去年12月發生在聖貝納迪諾的恐怖命案感到震驚和出離憤怒(註:2015年12月2日中午,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貝納迪諾市發生恐怖襲擊案)。我們也為逝者默哀,並希望所有被波及到的人能討回公道。在襲擊發生後,FBI要求我們的協助,而我們也盡力地幫助政府破案。我們對恐怖分子毫不同情。

當FBI要求我們提供屬於蘋果公司的數據時,我們照做瞭,因為我們服從傳票和搜查令。我們也派遣蘋果工程師去指導FBI,在調查中盡量提供思路。

我們尊重FBI的專傢,我們也相信他們的本意是好的。在能力和法律的范圍內,我們對他們的幫助已經仁至義盡瞭。但現在,美國政府竟然要求我們提供一些我們沒有的東西,創造一些我們覺得很危險的東西——他們要我們在iPhone上建一個後門程序。

具體來說,FBI要我們開發一個新的iOS版本,避開幾個重要的安全措施,將其安裝到他們需要調查的iPhone上。如果落到錯誤的人手裡,這個還不存在的軟件,將有可能解鎖任何人擁有的iPhone。

FBI可能會用不同的詞匯去描述這個工具,但是不管怎麼說,開發這樣一個版本的iOS,肯定會留下一個後門。就算政府宣稱他們在使用時也會有所限制,實際上沒有誰能保證。

對數據安全的威脅

在如今這個數字化的世界,能夠解開一個加密系統的“鑰匙”,就是一條解鎖數據的信息,隻有在萬全保護下,它才是牢靠的。一旦信息泄露,或者繞過它的路徑被發現,所有懂行的人都有可能擊潰這層加密。

政府暗示說,他們隻會在一臺手機上,用一次這個工具。但這明顯不是真的。一旦技術被開發出來,它絕對會在許多設備上,被反復使用。在真實世界,這簡直就是一把萬能鑰匙,能打開億萬個鎖——從餐館到銀行,從商店到住宅。誰都不能接受這樣的事發生。

一個美國的公司,被迫將自己的用戶置於險境,這是沒有先例的。數年以來,密碼專傢和國傢安全專傢都在反對弱化加密。如果這麼做瞭,隻會傷害到那些懷有善意的,遵紀守法的公民,他們依賴著像蘋果這樣的公司去保護他們的數據。

一個危險的先例

FBI沒有以通過國會立法的形式來要求蘋果提供幫助,而是打算利用1789年的《All Writs Act》來為他們撐腰。

政府竟然讓我們移除安全措施,在iOS上增加新的功能,允許密碼被非人為地輸入。這樣的話,用一臺電腦飛快地嘗試幾百億種密碼的組合,靠蠻力解鎖iPhone的辦法將變得輕而易舉。

政府的想法讓人不寒而栗。如果政府憑借《All Writs Act》就能解鎖你的iPhone,他就真的掌握瞭占據所有人的數據的能力。政府會把觸手延伸到個人隱私的領域,要求蘋果開發監視軟件,攔截你的信息,獲取你的健康記錄、財務數據,追蹤你的位置,甚至在你不知情時,監聽你的麥克風。

反對這個命令,我們不是說說而已。我們必須把美國政府這種過分行為告訴大傢。

我們懷著對美國民主最大的敬意和對國傢的愛,質疑FBI的要求。我們相信,按兵不動,考慮其背後的深意,正是為瞭所有人的利益。

盡管我們相信,FBI也是出於善意,但一個政府強迫一傢公司在自己的產品上建後門程序,是大錯特錯的。最恐怖的是,我們擔心,這種要求,會破壞政府原本打算保護的自由和權利。

這不是庫克第一次指責美國政府收集隱私。早在2014年,庫克在接受一檔電視節目專訪時表示,美政府對個人信息的收集過多瞭。“我想這裡面取得平衡並不容易。”他說,“我不認為政府已經取得瞭良好的平衡,他們的錯誤在於收集信息過多。我想總統和政府正在努力改變這種情況。”

當時他表示,“我們絕不會允許那種事情發生。”

from:每日經濟新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