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探究下一代遊戲究竟是什麼樣

這是所有遊戲開發商在訪談中都會盡力回避的問題。不知道答案顯得無能;知道答案也得小心說話。記者刨根問底,發燒友苦苦尋覓,業界更是無法回避。因此,下一代遊戲到底是什麼模樣?

Epic的麥克·凱普斯(Mike Capps)面對這個問題時幹脆把臉扭到一邊,對著一盤杏仁餅幹說:“我甚至都不敢預測。因為你知道這有什麼後果。”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它和以前玩傢懷著萬分激動的心情,排隊購買的包裝精美的遊戲會完全不同。

免費增值模式證明瞭不需要大投入大制作也能掙錢,雲計算預示著玩傢隻需要一臺聯網的電視機就能暢玩遊戲大作。下一代遊戲,甚至下一代遊戲機就是這樣的嗎?移動設備和平板電腦會處於何種地位?各種設備如何滿足人們對快捷內容的饑渴?

GamesIndustry.biz找到一群業內人士,征集瞭他們對“下一代遊戲”的看法。他們代表瞭市場的各個領域,並且對下一代遊戲有自己獨特的興趣。

AAA級遊戲開發商

幸運的是,Epic的總裁麥克·凱普斯決定做一些預測。Epic公司對未來的確有真知灼見。他們在開發最初的Xbox時影響瞭關鍵的技術決策,因此他們的確瞭解當前硬件產業的規劃。但是他認為現在移動設備和PC對市場起主要作用。

“美國的移動遊戲業發生瞭很大的變化,”他說,“對我而言,iPhone和Xbox在技術上並無太大差別,如果iPhone每年能保持快速增長,那麼要不瞭多久,它就能超過Xbox 360和微軟將來的任何技術。”

“當然網頁遊戲、PC遊戲也回歸瞭。這是讓人興奮的新模式,但是我不知道如何把它們漂亮地糅合到一起。人們喜歡無處不在的遊戲,這很棒,但是遊戲機的模式有些不同。”

凱普斯感覺這並不意味著遊戲機和大制作就會從此消失,但是遊戲業將會發生改變,以適應這種變化。

在談及Epic在iOS上取得的成功時,他認為公司已經讓玩傢開始考慮:“在傢裡的大電視上玩《上古卷軸5:天際》(skyrim)還是在手機上玩《無盡之劍》(Infinity Blade)?”

“我對此感到非常驕傲,但是你知道很難打敗立體聲和大電視,也就是遊戲機。我想要遊戲機,不想在電腦上玩PC遊戲。遊戲機不會消失,但是你真的需要一種與十年前截然不同的新手段來吸引聯網用戶。我們曾經發行瞭《分裂細胞》(Splinter Cell)。它是好遊戲,玩傢喜歡它,玩傢到傢瞭還會繼續玩它,現在已經不再是這樣瞭。

技術人員

未聯網的電腦已經開始遠離我們的生活。Naughty Dog的首席開發工程師傑森·格雷戈裡(Jason Gregory)有同樣的看法。Naughty Dog是索尼的遊戲開發工作室,正在為PlayStation 3開發最新的遊戲,同時還是開發下一代PlayStation的主力軍。

“硬件能在各個方面獲得發展。遊戲機、雲端和網頁都表示著硬件的進步。我認為所有這些都代表著將來遊戲發展的途徑。”

作為一名程序員,他期待進步能夠改變機器的力量。他期待最小的改進能最大程度地提高人們在遊戲機上玩大制作的體驗。

他說:“技術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遊戲中的技術也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我們在3D圖形領域內做瞭很多探索,找到瞭很多辦法。但是在物理效果、衣物模擬、液體流動等領域,更強大的計算能力意味著更逼真的模擬,更豐富的遊戲環境。另外遊戲中還有大量由人工智能驅動的角色,因此我認為更強大的硬件能幫助業界的發展。”

下一代遊戲自然意味著角色的衣服更漂亮,努力開發炫目大作遊戲公司或許會忽略這股淘金熱潮中休閑玩傢手上的鈔票。每個人都想自己喜歡的遊戲看起來畫質更好,但是沒有人會因為手機上《憤怒的小鳥》的羽毛不夠光鮮而放棄這款遊戲。

移動遊戲商

木瓜移動公司熱情奔放的佈道者奧斯卡·克拉克(Oscar Clark)身處移動業的中心。

他動瞭一下帽子,坦率地說:“我不知道下一代意味著什麼”。他大約十年前就已經投身移動和在線遊戲業,一直為現在人們所說的“下一代大事”工作。

他說:“我並不完全確定下一代遊戲機會發生革命性的變化。”他認為隻有在服務比遊戲機更勝一籌時才會發生巨變。

“PSN Store和Xbox Live會有何變化?它們會變得比設備更重要麼?我不這麼認為。如果他們不這麼想,那麼我倒是很有興趣看看遊戲機會發生什麼變化。”

他覺得不會出現能包辦一切的超級機器,尤其是隨著世界日益被連接在一起,各種設備會出現。這是因為“由於聯網的樂趣有迭代性,所以不會出現突然的更新換代,這是一場不斷發生中的演化。”

他甚至還認為下一代遊戲就是指人們可以在房間裡制作別人愛玩的東西。

“現在引起巨大變化的機會對任何人都是開放的,兩名中國人組成的小團隊僅僅靠一款手機上的社交遊戲軟件就能每天掙上千美元。這算不上驚天動地,但對於這兩位中國人來說就是一大筆錢。確實,從遊戲開發的角度來看,這是真正的創新。”

數字內容發行商

不管克拉克預測的新設備是什麼,它們都需要內容。用光盤發佈內容好像已經過時瞭。丹·科納斯(Dan Connors)是Telltale Games的CEO。該公司在成為發行數字內容的大腕之前,曾經發行過《山姆和麥克斯》(Sam &Max)和《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

盡管產業已經從物理媒介轉向數字內容,我們也能在不久的將來和虛擬朋友一起跳恰恰舞,但是他認為硬件制造商巨頭仍然領導著潮流。

他坐在一個被他最新的項目《行屍走肉》(Walking Dead)的海報包圍的小房間裡面,說:“數字發佈能夠讓我們到接觸更多客戶,平板電腦和手機等設備讓客戶更容易玩到遊戲,但是Kinect(微軟發佈的遊戲體感外設)創造瞭一種全新的方式——能夠和遊戲談話,能夠和NPC跳舞,還能做一些幾年後,而不是很久以後才能做的事情。”

“一旦機會成熟,人們就會創造它們。這仍然需要智能的硬件架構,並且我認為主導者還是有能力的公司——微軟、索尼和任天堂。他們的設備仍然能夠和內容進行最前沿的交互,它們自然能夠成為焦點。所有人都被連接到瞭一起,他們能做到這一點。這就是將會存在變化的地方。”

MMO遊戲商

到目前為止,CCP通過開發和發佈自己的MMO(多人在線遊戲)《星戰前夜》(Eve: Online),成功地避免瞭很多給傳統的遊戲開發商帶來顧慮的問題。他們正在開發一款PS3上的射擊遊戲Dust 514,準備和《星戰前夜》連接在一起。這就是Capps所說的無所不在的遊戲嗎?

CCP高級銷售經理Nikola Cavic說:“我想你已經看到瞭很多不限平臺的遊戲。”

“和《星戰前夜》一樣, Dust 514會跨越不同的平臺。它很可能會有網頁的擴展版本,就像《星戰前夜》有“EVE Gate”一樣,以後還可能有移動版本。這確實就是我們的方向。隨著雲遊戲和服務越來越大眾化,關註遊戲的發展趨勢真的很有意思。它確實讓人激動,人們之間的連接肯定會越來越多。”

GamesIndustry.biz和育碧(Ubisoft)等其他發行商的談話也佐證瞭這一觀點。育碧正在為自己的遊戲開發多平臺支持。已經有瞭遊戲機上偉大動作遊戲的靈感?趕快接著想想在iOS、Facebook和其他手持設備上如何推廣吧。

不管用戶使用何種設備,效果如何,他們都能訪問到更多的數字內容和連接。但是對於已經領先一步的人會怎麼樣?免費增值已經對遊戲機和遊戲廠商造成瞭巨大的影響,創造瞭一種全新的遊戲方式。誰會創造它的未來?

社交遊戲商

克雷格·博魯德(Greg Borrud)是這些人中的一位。他頗有名望,因為他是Pandemic Studios的聯合創始人之一,也是藝電的副總裁和首席運營官。最近他放棄瞭這一切,創辦瞭Seismic Games,專門針對數字平臺開發下一代高質量的社交遊戲。

他認為下一代遊戲將會是高端遊戲和休閑遊戲並存,並且相互促進。

他坦承道:“我不認為《使命的召喚》(Call Of Duty)會消亡,然後所有人都跑去Facebook上玩遊戲。”

“我想你已經看到瞭新平臺、新玩傢的出現,對於遊戲而言,這是平常事。所有玩傢都在不同的平臺上玩遊戲並不停向前。我覺得現在正是百花齊放的時候,社交遊戲不是遊戲的全部。’”

“我感覺每個人都在標榜自己獲得瞭新玩傢,把所有玩傢從一個遊戲轉移到瞭另一個遊戲上。但是我覺得過去幾年中,我真正看到的就是多個平臺上玩傢的增加。我們過去常常討論遊戲有清晰而合適的玩傢,這確實讓人激動。遊戲無所不在。”

讓大傢討論下一代遊戲是個難題。互聯網上謠言四起,頁面排名導致的潛規則讓人緊張。預測需要超越這一切。下一代遊戲已經發生,但是沒有派對慶祝它的發生,也沒有人為它排隊守候。不管索尼和微軟在下一次大展上會發佈什麼產品,移動設備、社交網絡和平板電腦都是下一代遊戲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們每天都在進化。如果要說有什麼問題,那就是硬件廠商需要跟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