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伊朗而言《Pokémon Go》究竟有何威脅

《Pokémon Go》現在已經在世界范圍內掀起瞭一股熱潮,隨著時間的推移,解鎖的國傢地區也越來越多,當中國玩傢還望眼欲穿地等待《Pokémon Go》上架的時候,伊朗玩傢卻一下子從天堂跌落到地獄,原因很簡單,伊朗一個名為“虛擬空間最高法庭”的政府機關正式在國內頒佈《Pokémon Go》禁令。

18

全面封禁《Pokémon Go》 伊朗是第一個

根據 BBC 的報道,虛擬空間最高法庭基於“未確定的安全問題考慮”而頒佈瞭這個禁令,同時法庭表示“仍然在等待遊戲開發商願意配合他們調查到什麼程度”。也就是說在這個“安全問題”解決之前,伊朗的玩傢們是不可能合法地玩這個遊戲瞭。

伊朗目前有8000萬人口,這幾年由於互聯網和移動設備的崛起,互聯網用戶已占當地人口總量的65%,其中有 38.6% 的伊朗用戶能夠通過3G網絡上網,也就是說有 2900 萬人能夠玩上手機遊戲,並且截止至2017年3月,伊朗的智能手機市場用戶能夠擴展到 4000 萬。此外,現在伊朗的遊戲市場格局正在發生變化,從原來的 PC 端主導逐漸開始過渡到以手遊為主導,此前有調查指出,伊朗玩傢大部分更偏愛免費手遊,哪怕是充滿瞭各種內購,相比之下,有著 AR 基因,又附帶情懷的《Pokémon Go》能夠迅速紅爆伊朗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瞭。

19



至於這個未確定的安全問題究竟是什麼目前還沒有明確消息,不過從《Pokémon Go》發佈至今,世界各地都已經傳出瞭不少玩傢因為玩《Pokémon Go》而發生事故甚至丟掉性命的惡性事件,因此有不少國傢機構或是社會團體開始對《Pokémon Go》進行一些限制,比如美國軍方發言人表示在戒嚴地區內禁玩《Pokémon Go》;悉尼地方法院要求移除一些造成不良影響的補給站等等,但是要說將整個遊戲全部封禁,伊朗還是第一個。

在人們的印象中,伊朗一直以來就是一個宗教色彩非常濃厚的國傢,因此對於遊戲的審核也尤為嚴格,在伊朗的遊戲市場,對遊戲的審查內容通常包括色情、反安全、反伊斯蘭和反宗教等內容。另外,當地的娛樂軟件分級委員會需在兩周內對於即將發行的遊戲進行評級,評級達標後才能正常發行。在伊朗,如果你想通過各大網店發佈電遊或手遊,你必須從 Ircg.ir 和Ebazi.org distribution 中獲取許可證,並且一旦收到玩傢對遊戲內容的舉報,很可能這款遊戲就會被下架封禁。

伊朗封禁遊戲已成常態

此前《戰地3》因煽動國際恐怖主義在伊朗被禁,這要歸功於在DLC裡美軍圍攻德黑蘭和大巴紮集市,5000名伊朗人聯名請 願控告遊戲在國際社會中鼓吹伊朗的恐怖,隨後一份聲明明令禁止出售該遊戲,話說這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尤其是在美國和伊朗外教關系交惡的情況下,但值得註意的是,《戰地3》並未在伊朗發售,也就是說玩傢玩到的《戰地3》均為盜版,可即便如此,伊朗依舊通過各種手段禁止玩傢接觸該作品。

雖說政府對於遊戲管制非常嚴苛,但是伊朗玩傢和中國玩傢一樣,都會通過各種手段玩到這些被封禁的作品,實在不行,伊朗也會有各種大神自制各種相類似的作品,所以單純封禁並不能解決政府想要解決的問題,反而更加放大瞭玩傢們的遊戲欲望。

20

再往前追溯,2012 由伊斯蘭文化指導部召開瞭一次大會,會後伊朗在全國范圍內禁掉瞭多款大型網遊,其中包括《魔獸世界》、《激戰》、《第二人生》,當然某些遊戲並沒有真正被引入,玩傢大多玩的是盜版,但有意思的是,這次大會上成立瞭一個“伊斯蘭革命遊戲設計團隊”,這個團隊的宗旨是禁掉所有宣揚迷信,暴力以及裸 露內容的遊戲,甚是有種替天行道的感覺。

而在 2013 年的世界電子競技大賽(WCG 2013)伊朗賽區的《英雄聯盟》比賽中,包括九尾狐、阿卡麗、艾希、皮城女警凱特琳、詭術妖姬樂芙蘭以及琴瑟仙女婆娑在內其餘女性角色均遭禁用,理由隻有一個,這些英雄的穿著太過暴露有傷風化。

相比之下,《Pokémon Go》萌態十足,根本不存在宗教信仰、反伊斯蘭、色 情方面的問題,至於這個“未確定的安全問題”具體指的是什麼,我們或許可以從其他伊斯蘭國傢找到答案。在埃及,一名電信部門的官 員聲稱應全面禁止《Pokémon Go》,因為玩傢們很可能會在一些敏感的涉密機構抓取小精靈,然後分享照片截圖到社交媒體上,於是在不經意間就會泄露瞭國傢機密。

因此就有伊朗媒體推測,這個安全問題就是遊戲需要訪問玩傢的真實地理位置,政府擔心用戶的地理位置數據會被發送到開發商 Niantic 和 Google,如果是因為基於訪問地理位置而封殺,那麼 Niantic Labs 制作的《Ingress》就不可能到現在還能大行其道,所以這個推測並不能成立。

而在沙特,宗教人員認為遊戲中那些存在超自然能力的小精靈,以及賭博、鬥毆等遊戲元素都嚴重違背伊斯蘭教令,因此禁止信徒參與該遊戲;在科威特當地已經明令禁止玩傢在政府部門辦公區開啟遊戲,官方還警告稱,該遊戲可能危及用戶的個人數據,或被犯罪分子用來引誘受害者到孤立無援的地方然後實施犯罪,雖說封禁的理由有些出入,但實際上這些伊斯蘭國傢看待某一款遊戲的眼光都是一致的,並且目前曝出對《Pokémon Go》進行限制的國傢中,伊斯蘭國傢占有不小的比例。

宗教信仰才是重中之重

不知大傢還是否記得此前曝出的土耳其封殺知名沙盒遊戲《我的世界》的消息,在土耳其,《我的世界》非常受兒童歡迎,這款具有創造性的遊戲可以讓年輕人在建造的同時又可以探索虛擬世界,微軟還特別開發出教育版讓學生們通過它來更好地學習。

21

其實土耳其傢庭與社會政策部也承認《我的世界》在創意方面頗具看點,但是他們又補充說道,玩傢們必須殺掉敵方生物來保護自己的建築物並不符合微軟所提到的和平與創意模式,認為該遊戲具有暴力色彩,對於傢庭部來說這顯然就是一個問題,此時的微軟也隻能感慨一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從《我的世界》到《Pokémon Go》,它們都有一些共同點,那便是它們都是全球范圍內最火爆的遊戲,受眾群體廣泛,適用年齡跨度大,並且它們都能夠讓玩傢成癮,在這些遊戲面前,玩傢或許會產生價值觀和個人信仰的扭曲,換句話來說就是,伊朗、土耳其等宗教色彩濃厚國傢認為這些遊戲對年輕人的信仰構成瞭威脅,相比玩遊戲出現人身意外等常見的安全問題,丟失信仰或許更可怕。

from:威鋒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