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曝網絡直播平臺紅火背後暗藏“虛火”

提起網絡直播,也許一年前還是個新鮮詞兒,但今年以來,網絡直播平臺已經成為火爆話題。時下的網紅主播人氣爆棚、播出平臺點石成金,網絡直播的整個產業鏈,從上到下,都是一片紅火的景象。但是網絡直播真像你所看到的那樣嗎?

隨著記者調查的深入,我們發現,在這熱鬧紅火的背後,網絡直播行業也有不少“虛火”暗藏其中。

17

數據假 監管難 直播平臺問題重重

然而,隨著記者調查的深入,我們也發現,在這熱鬧紅火的背後,網絡直播行業也有不少“虛火”暗藏其中。

記者在這個直播平臺上剛剛註冊瞭一個主播號,並且在微信朋友圈裡隻單獨圈定瞭三位好友前來觀看我的直播首秀。在沒有做任何平臺推廣和私下推廣的情況下,現在我們看一下這個屏幕上的數字,我一進來就已經顯示我有50多個粉絲瞭。那麼,這幾十個粉絲,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呢?

為瞭制造人氣、吸引用戶,虛構觀眾人數、送僵屍粉絲,在網絡直播平臺行業,幾乎是通行的做法。有時,這種數據造假的行為,甚至會鬧出笑話。

這是去年9月,某平臺直播畫面下方顯示的在線觀看人數竟然超過瞭13億。而各種造假的手法,在這個行業,也幾乎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18

造假方式一:主播買粉絲。在淘寶上,主播花10塊錢就可以買1000個粉絲,想刷多少想買多少都隨你。

造假方式二:直播平臺友情贈送。直播平臺想包裝推廣某個主播的時候,也會運用後臺數據,給主播“稍微加一點人氣”,從而給用戶造成心理暗示,使其更願意參與互動和送禮物打賞。

造假方式三:直播平臺和網紅經紀公司相互合作。

比如說,直播平臺花4000萬簽一個網紅,錢交給網紅經紀公司;網紅經紀公司再拿4000萬去直播平臺上給這個網紅買禮物打賞。這樣一來雙方其實都沒有花錢,但是數據卻都做得很漂亮。

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網絡營銷推廣中心主任單仁:要想獲得資本的支持,你的平臺的人數,就顯得非常重要。因為最終的結果像這種大型的直播平臺,最終也就是幾傢能活下來,這是整個互聯網的必然的結果,就是當年的從團購也好,到各種O2O也好,其實都是如此的,這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階段,所以大傢為瞭要得資本的青睞,就要把數據做上去。

除瞭數據造假之外,直播平臺的內容監管,也面臨著不少問題。今年4月,19傢網絡直播平臺被文化部列入查處名單。隨後,文化部專門出臺文件,今後網絡直播將實行隨機抽查,表演者一旦上“黑名單”將被全國禁演。 近期,公安部也宣佈,即日起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開展網絡直播平臺專項整治工作,涉嫌色情表演、聚眾賭博的網絡直播平臺,將成為專項整治重點。

熊貓TV副總裁竇雨瀟:我們現在已經基本上避免瞭,會出現瞭黃色畫面和內容的情況,這種PC端這種比較大的遊戲直播平臺就會避免這個問題,但是手機端的監管,我覺得仍然是非常難執行的。

入不敷出 直播平臺賠本賺吆喝?

對於網絡直播平臺來說,數據是眼下最重要的指標。但虛假的數據,制造出來的卻隻是表面的繁榮。那麼,即便有瞭龐大的用戶數量和訪問流量,又能不能轉化為相應的收入,帶來盈利呢?

目前直播平臺的收入來源,無外乎兩種:一是用戶直接消費,包括購買道具禮物、付費購買會員活動。二是與第三方商業公司合作,以廣告的方式變現。此外,遊戲、體育直播類平臺,還會有賽事競猜等收入。但無論是哪一種,目前都很難帶來盈利。

映客CEO奉佑生:手機直播也沒有全部盈利,因為大傢現在都在,趨向於打市場規模階段。比如足額的廣告投入,市場渠道投入,其實這塊的投入是很大的。

根據相關機構的數據,在遊戲類直播App中排名第一的鬥魚,日活躍用戶大約300萬,估值超過10億美元,目前沒有盈利。另一傢網絡直播平臺,映客,日活躍用戶數接近1000萬,註冊用戶超過1.3億,用戶規模排名第一,估值也超過10億美金,隻是剛剛實現收支平衡。而財報顯示,YY旗下的直播平臺虎牙,去年收入3.6億元人民幣,支出成本6.6億元,虧損3億元。

記者:對於網絡直播平臺來說,動輒幾百萬、上千萬的活躍用戶,眼下並沒有給平臺帶來足夠多的收入,反而帶來瞭一筆巨大的成本:帶寬。因為隻有足夠大的帶寬,才能同時容納幾十萬、幾百萬在線觀看視頻時不卡頓,視覺效果好等需求。如果把直播平臺,看作是一個遊樂場的話,要想吸引足夠多的遊客來玩,就得修足夠寬的高速公路。而這條高速公路的造價,可不低。

互聯網專傢包冉:目前絕大多數移動直播的服務商,基本上都是采取的,雲租用的方式來獲取帶寬,市場的平均價格是,1GB15萬到30萬不等,甚至有個別的地方還會更貴。這樣的1GB的帶寬水平,基本上能夠支撐,5萬到10萬人的移動直播的,用戶數的並發。

而目前的網絡直播,動輒就是幾十萬,上百萬人,甚至會有上千萬粉絲在線,因此,在帶寬成本的投入上,各傢平臺幾乎都下足瞭血本。根據直播平臺YY披露的財報,2015年4季度,帶寬費用支出約為1.6億,單月費用達到5000萬。而熊貓tv的負責人則坦言,他們每年花在帶寬上的錢大概在5-7億元。

一擲千金搶主播 甘為他人做嫁衣?

如果說,每年好幾億買帶寬,是把錢花在瞭看不見的地方。那麼,在直播市場中,為瞭爭奪最顯眼、最關鍵的一項資源:網絡主播。各大平臺燒錢的速度,更是令人咋舌。

近年來,各大平臺爭相簽約當紅的網絡主播,價格也一路水漲船高。2014年10月,著名電子競技選手草莓,簽約戰旗TV的年薪是500萬元;而今年,虎牙直播簽下知名遊戲女主播Miss,價格則達到瞭令人吃驚的1億元。根據估算,2014年單個頂級主播的簽約費是2000萬元左右,而到瞭2016年,這個數字翻翻,達到瞭4000萬元。

熊貓tv執行副總裁竇雨瀟:這個我比較客觀的說,應該是隻高不低的,因為現在他們的,這個可能很多人看來是沒辦法理解的,但作為一個行業內的人,其實,因為我比較瞭解他們的情況,其實他們現在真實的影響力和粉絲數已經不比一線的明星低瞭,所以他們應該拿到他們所有的那部分數額。

直播平臺80%的流量都需要依靠20%的大主播,這使得直播平臺不得不花高價簽約當紅主播。

19

據瞭解,鬥魚每年花在主播身上的簽約費達到1.1億元,虎牙每年的簽約花費是1.2億,全民TV是 1.15億,而熊貓TV 則有3-5億。

七煌遊戲創始人孫博文: 各大平臺現在,其實在內容這一塊采購,大部分的預算,集中在個人主播身上,因為他們更快捷更方便,能夠為平臺帶來流量。

動輒過億的“轉會費”和千萬的年薪已經成為遊戲直播行業一線主播身價的常態。但直播平臺花大價錢,捧紅瞭主播,卻不一定能為自己帶來直接收入。去年王思聰一擲千金簽下遊戲主播小智,而今年,小智則以3年1.2億的價格被全民直播平臺挖走,知名網紅張大奕去年一年在微博上賣衣服就賣出瞭3個億,她的轉會費已經高達2億元。

映客CEO奉佑生:看起來這個行業的門檻低,其實門檻是很高,但如果是真投幾千萬到行業裡,是打不出水花來的。有可能你真的做一個很垂直的、很細分的一個分類,但是你要做一個規模出來,那可能真是要投幾個億。

內容千篇一律 能否經受“大浪淘沙”?

直播平臺不惜重金爭奪當紅的主播,也反映瞭當下,網絡直播內容短缺的現實局面。那麼,數以百計的直播平臺,難以計數的直播品牌,誰能經受住市場大浪淘沙的檢驗呢?

這是一張曾經在朋友圈廣泛流傳的截屏圖片,畫面中密密麻麻的幾十款APP,全部都是直播軟件。而這還隻是冰山一角,目前市場上的直播APP已經達到瞭數百款。

記者:這麼多的直播軟件,除瞭LOGO長得不一樣之外,到底有什麼區別呢?我隨機選擇瞭其中的幾款。打開之後發現,頁面上的內容,幾乎如出一轍。打開其中幾個房間,也都是清一色的直播逛街、聊天等內容。作為用戶來說,我實在很難分辨,這些直播內容有多大的區別。

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網絡營銷推廣中心主任單仁:這種階段是大傢直播平臺,虛火很旺的階段,未來他們真正要存活下來,一定要靠內容取勝的,也就是對用戶來說,今天的圍觀是慢慢去挑選哪些平臺真正符合他們的內容,所以未來一定是靠內容取勝。

from:央視新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