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資人吳世春:圈子的力量


Game2遊戲:


2013年10月,手機遊戲《大掌門》的開發商玩蟹科技被掌趣科技以17.39億元的高價收購,吳世春很快就在微信朋友圈裡公佈了這個消息。這是他在2013年退出的一個投資專案,除股票外,現金套現就達7000多萬元人民幣。

從2009年開始,吳世春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領域一共投了20多個專案。如果把這些專案都列出來看看,會發現,幾乎無細分領域規律可循。比如:基調網路,協力廠商網路訪問效能測試機構;唱吧,社交手機K歌應用;水滴寶寶,家人親子相冊;海玩網,海外目的地活動和線路預訂平臺。僅2013年一年,吳世春就一口氣投出了10多個專案。他投得雜且快。

吳世春屬於創業經歷很多的那一類投資人,算起來,他已經5次創業。

1977年出生的吳世春,在開始做天使投資人的時候32歲。那時他剛剛離開酷訊網。這是讓他難忘的一段創業經歷,給吳世春後來的創業投資留下了很深的烙印。後來從酷訊走出來了很多創業者,被稱為「酷訊派」,這幾乎成為吳世春做天使投資之初主要的投資來源和管道。以此為起點,他的投資半徑逐漸延展開來。

吳世春和他的朋友們

吳世春最開始做天使投資時,手裡有兩大資源,一是資金,二是創業者朋友。

賣掉自己第一個創業專案之後,吳世春加入了百度。那是2003年前後,百度成立才兩三年的時間,吳世春任百度企業軟體事業部門高級工程師,擁有百度的股票。加上後來離開酷訊時獲得的資金,吳世春實現了一定的財務自由。2009年,他用這筆資金開始了天使投資,最開始的投資額度在50萬~100萬元人民幣。

一兩年之內,他投了四五個專案。「那段時間很有意思。」吳世春說。

離開酷訊後很長一段時間,他沒有做事,跟美麗說的創始人徐易容呆在一起,他們幾個人在五道口華清嘉園的一個小房間裡,以上班的姿態聊天,討論未來的各種方向,琢磨著幹點什麼。業餘時間,還一起去滑雪、旅遊。

那時的華清嘉園還是一派創業者聚居的繁榮景象,雖然只是一個位於五道口地鐵旁的普通居民區,但曾經是互聯網創業者的天堂所在。吳世春就是在這裡,和陳華一起創辦了酷訊網。在華清嘉園,還走出了校內網、暴風影音、飯否、美團、抓蝦、美麗說等後來都極具代表性的互聯網創新企業。吳世春在這個圈子裡,與許多中國互聯網圈一線的創業者都很熟悉,這個「創業幫」後來幾乎成了吳世春做天使投資的「參謀團」。

吳世春目前投資的20多個專案中,通過A輪或者B輪融資半退出的專案有四五個。其中,因為看好長期發展,基調網路再次融資時,吳世春跟投增持;而唱吧在後期越來越貴,吳世春就沒有繼續跟投,而是一直持有;玩蟹科技是他唯一的一個全部退出的專案。他所投專案中80%都漲勢良好。

吳世春的投資決策速度快。由於最初都是投的熟人,甚至幾分鐘之內就可以決定投或者不投。不熟悉的專案,兩三天也可以做出決定。

因為有做酷訊的經歷,吳世春對垂直領域更熟悉一些,因而他最早的投資專案大多與旅遊相關,或者是工具型的產品。他的第一個投資專案就是一個與旅遊相關的專案,那時他還投了一個郵箱類的產品。垂直行業的投資差不多占到吳世春投資專案的1/4左右。

只是,與酷訊不同的是,2009年前後的吳世春已經非常看好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前景,所以不像酷訊是用互聯網解決行業的問題,吳世春在投資時已經更傾向于移動互聯網的垂直行業產品,像美容美髮、影樓等。這些專案的一大特點就是用移動互聯網的方式來改造傳統領域的效率和交易結構。

吳世春的投資領域幾乎不設限。對於自己不熟悉的專案,他自己主要看人和團隊,對具體產品專案的把握,則會找到相應的創業者朋友一起看。這樣做的好處是,保證成功率。因為這些一線創業者比分析師可能更瞭解這些創業者和新的行業趨勢,判斷會更準確。

什麼樣的專案找什麼樣的創業者一起看,吳世春有一張清晰的對應表。電商類的產品會找徐易容,B2B類的專案會找基調網路的創始人陳麒麟,社交類的產品找陳華,等等。這些創業者看完專案還會被吳世春拉來擔當專案顧問,有的還會跟投,大家一起投出100萬~300萬元人民幣。

一起看專案的時候,也常常會出現大家覺得方向和產品不錯,但吳世春不看好團隊的情況。他的取捨原則是,即使專案再好,團隊不行一定不投。而他所指的團隊,關鍵考察的則是CEO,主要看這個人的商業能力、有沒有足夠的領導力能聚攏人以及氣場、氣度等。吳世春的經驗是,「綜合來看,好的和差的,區別是很大的」。

因為卡在團隊這個因素上,在大熱的互聯網金融上吳世春已經斃掉好幾個專案,導致他在這個領域至今遲遲沒有出手。
但吳世春也有禁忌,有些所謂的熱門領域,他堅決不碰。「像團購、打車以及純粹的B2C,這裡面的坑都很大,進去的話投的錢多,但最後的回報可能很少。」

好的投資人有高回報也有口碑

吳世春現在每投一個公司都會去講一遍酷訊的經驗教訓。

2006年2月,酷訊上線之後,在沒有任何推廣的情況下,20天之內,流量躥升到全球1000多位。一年之內兩次融資,酷訊3小時搞定投資的故事一時傳為美談。當時的酷訊同時做了好幾個產品,房產、旅遊、招聘、租車、汽車,還有火車票。

吳世春後來總結,酷訊犯的錯誤,就是在使用者量沒有足夠多的時候,團隊膨脹得太厲害。尤其是在融資之後,犯了冒進的錯誤。經濟危機一來,酷訊出現了經營危機並陷入了必須收縮戰線的境地。「VC的胃口也膨脹得很厲害,原來期望酷訊成為挑戰百度的公司,等經濟危機來的時候,期望值和實際情況落差太大。」雙方矛盾漸漸激化,又因為創始團隊當時已經失去董事會的大多數席位,投資方掌握著決定權,最終吳世春和陳華都被迫離開了公司。

後來在與其他的創業者講到這段經歷的時候,吳世春都極力強調兩點。

第一,要把精力更多地放在產品上,這才是核心競爭力所在。「做出讓使用者尖叫的產品才是王道」,這句話被吳世春奉為第一要旨。也是出於這個原則,吳世春所投的專案中沒有純行銷類的公司,都是有自己核心產品的專案。而他自己至今感覺最能帶來成就感的、他最喜歡的職業身份仍然是產品經理。

第二,要慎重對待資金和現金流,不要盲目擴大攤子和隊伍。以前覺得團隊規模大就是牛,現在尤其是在互聯網行業,卻不是這樣,越是人少精幹的團隊越有價值。

而之所以在後來的投資中,吳世春把對創始人和團隊的考量放在產品之上,堅持「人不行,堅決不投」,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來自酷訊的經歷。「我一直認為創始人或者CEO是公司價值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體現。創始人對事業的信仰和堅持決定了公司的價值,越是早期越需要公司創始人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反過來,對自己投資的專案,吳世春給自己作為投資人的角色做了一個定位——早期投資人應該是創業者的朋友,要扮演好三種角色:第一是創業者的肩膀,用來踩和靠;第二是眼睛,透過自己的經驗或者圈子發現創業者可能還沒發現的趨勢和問題,然後分享給創業者;第三個是橋樑,促進創業者之間以及創業者與管道等資源之間的合作交流。

作為對這三個角色的踐行,當《大掌門》在開發過程中斷糧了,吳世春就直接提供個人借款給他們發工資;在唱吧的早期,他每週都會和陳華一起吃飯,分享認識和判斷;他還通過自己的人脈幫基調網路拓展客戶;等等。

吳世春眼中理想的投資人,不僅能有好的回報,又能在分錢的時候與創業者成為朋友,讓創業者能真心地感激對方説明自己成全了夢想。「這個並不容易做到,有時甚至是對立的。」

他坦言,即使是他自己,一旦面臨這種衝突,作為商人,很可能也會選擇回報。而要避免這種選擇可能對創業者造成的傷害,最妥當的辦法,就是用制度來鞏固人際關係,也就是在最初的投資協定裡將創業者和投資人的權利明確下來,好的協定能讓大家在公平的情況下做決定。「創業者簽協定時尤其要注意不利條款,比如強制出售條款、董事會決議的方式,這些都是會有陷阱的地方。」吳世春強調。

「天使投資人與PE不同,股份到最後會被稀釋,天使投資人最終都會變成小股東。所以,天使投資人應該是從創業者角度去思考問題,甚至在很多時候把我們的投票權都直接交給創業者,盡可能地把這兩者高度統一。」

他盡力保持這種平衡,帶來的好處就是創業者朋友圈就此擴大。一些創業者不僅和他一起看專案,有的還為他引薦。比如,吳世春投資的很多遊戲專案,就來自于玩蟹科技的推薦。玩蟹科技的創始人葉凱是吳世春非常看好的一個「80後」創業者,他的身邊有不少做手游的創業者,也會有一些手游創業者找到他想尋求投資。但玩蟹科技本身並不做投資業務,所以,葉凱會把自己認為不錯的手游創業者推薦給吳世春。吳世春再看看創始人和團隊,選擇是否投資。

尋找適合天使投資人的專案

吳世春投資的專案中有很大一部分,來自于自己先前的工作夥伴,也就是百度派和酷訊派創業者。

酷訊在動盪時期,有一批產品和技術精英選擇離開,之後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移動互聯網領域進行創業。僅2008~2009年,先後出走的前酷訊員工就創辦了十幾家公司。

吳世春投資領域不設限,但有一條原則,就是儘量不和大的投資機構搶專案,而是找到適合天使投資人投資的專案。在他看來,手游算是其中一類。

2012年之前,手游領域的機構投資者還非常少。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手機遊戲雖然產出快,但風險性也大。而機構投資者主要考量專案的長期價值,甚至是有無海外上市的可能性,畢竟現在的機構投資者還是以美元機構為主。所以,儘管機構投資者也在逐漸向早期專案延伸,但對遊戲仍然忌憚較大,因而出手就會慢一些。而對於發展節奏快的手游來說,這樣的投資速度,其實是個致命的劣勢——錢不能早點到位,就很難及時抓到手游公司發展的時間點。

相比較而言,天使投資人的反應速度就非常快。吳世春一般與一個團隊聊完創業經歷,再做下背景調查,幾乎就可以決定投資與否了。只要創業者對手游市場的判斷、未來趨勢的理解大致沒什麼問題,雙方就可以簽訂合約,很快就會把錢打到創業者公司的帳戶上。

2013年,雖然機構投資者開始大量湧入手游領域,但那時手游市場的開發者也多了,整個市場還處於快速發展時期,搶專案的情況很少。吳世春認為,手游市場還會以100%的速度增長兩三年,高速增長的時間還有5年時間。所以,手游目前是他投資的重要領域,幾乎占到其所投專案的1/4。

在自己的朋友圈裡,吳世春極力發掘能滿足剛需的創業專案,由於近水樓臺,他發現的時候,這些專案大多還處於萌芽階段。他判斷是否剛需的方法很樸實,就是看自己的需要,以此來推斷專案是否能在一個使用者基數龐大的市場裡。唱吧和水滴寶寶都是如此。

吳世春大概在2009年的時候就極力看好移動互聯網領域,那時他和徐易容討論最多的也是移動互聯網的創業機會。所以,在他給早期所投專案的建議中,提的最多的一條就是,向移動互聯網轉型。

玩蟹科技剛創立的時候,正是農場遊戲最火的時候。所以,玩蟹科技在社交遊戲領域摸索了好長一陣子不得突破。吳世春後來建議他們,向移動遊戲轉型。2012年,玩蟹科技推出移動網游的標杆性作品《大掌門》,自此進入了發展快車道。

唱吧團隊也經歷了這樣一個轉捩點。最初他們做的只是一個web端的搜索產品,幾次轉型之後,吳世春在董事會上提議,使用者流量都在往移動端轉移了,產品務必要向移動互聯網方向轉型。董事會形成決議,最終將開發重點放到移動端。這才有了後來的唱吧。

而除了在岸邊推動創業者往移動互聯網靠攏,吳世春自己也迫不及待地想跳進去游一游。

當時,他已經說服基調網路的聯合創始人陳超仁,兩人打算一起重新創業,聚焦在移動互聯網領域,尋找創業方向。

2011年,眼看著唱吧拿到融資,吳世春坐不住了。「他一拿到融資我就受刺激了,我當時就說,再不出來做就來不及了。」吳世春和陳超仁用了3天的時間,趕緊做出了產品DEMO。幾天之後,他約了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夥人周逵,談了大概兩個小時,周逵決定投資。一個月的時間,團隊搭建完畢。最後,他們拿到投資的時間僅僅比陳華晚一個月。半年多之後,「食神搖搖」上線。爾後的半年時間之內,使用者使用就超過1億次。

「我現在主要的精力放在投資上,看各種有趣的專案。另一部分精力在食神搖搖上,但起的是顧問輔導作用。」吳世春說。

From 快鯉魚

本文轉載gamelook,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