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遊戲玩傢認為禁售GTA5是歷史倒退

12月初,零售巨頭Target澳大利亞分公司宣佈停止販售《俠盜獵車手5》(Grand Theft Auto V,簡稱GTA5),原因是Rockstar的這款沙盒冒險類遊戲含有“性暴力犯罪和殺害女性”元素。這個決定引發瞭巨大爭議,有消費者為Target此舉拍手叫好,而另一方面,相當數量玩傢認為Target反應過激,要求重新上架《俠盜獵車手5》。英國權威媒體《衛報》網絡版近日刊出作者署名瑪麗·漢密爾頓(Mary Hamilton)的評論性文章,作者認為電子遊戲早已不再是孩子們的玩具,Target的做法是歷史倒退。

以下是文章主要內容編譯:

在收到41000人簽名的請願書後,Target已經下架其澳大利亞店面所有《俠盜獵車手5》光盤,隨後不久,Kmart也宣佈將停售這款遊戲。

《俠盜獵車手5》十分流行,也十分暴力。自2013年首發至今,這款遊戲打破瞭六項全球銷售紀錄,2014財年售出3300萬套;但因對女性的描述及臭名昭著的殘酷場景,它也曾引發許多爭議。前不久,開發商Rockstar在該遊戲次世代主機版本中推出全新第一人稱模式,鼓勵新老玩傢體驗,而其再度走紅及Target在兒童玩具廣告區刊登這款18禁遊戲廣告的決定,刺激用戶集體抵制。

呼籲Target停售《俠盜獵車手5》的請願書,是由一群前性工作者,以及傢庭暴力受害者,因這款遊戲對女性的描述深感憤怒的人士發起的。他們形容《俠盜獵車手5》“簡直是一款以毆打、殺戮和對女性施加過度暴力為主題的遊戲”。這一點很難反駁——《俠盜獵車手5》允許玩傢殺死性工作者(及遊戲中的任何人),而情願書指出,作為一傢消費者遍及各個年齡階層的商店,Target不應當售賣這樣一款產品。Target對此表示認同,Kmart亦然。諸位若想入手《俠盜獵車手5》,就不得不另覓他處瞭。但那又怎樣?

從大環境來看,Target此舉帶來的變化微乎其微。想玩《俠盜獵車手5》的玩傢,可以從另一傢商店購買遊戲;而強烈抗議這款遊戲入駐Target者,則會“勝利感”爆棚。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大傢相安無事,誰的權利都不會受到限制。

但Target停售《俠盜獵車手5》,創下瞭一個令人擔憂的先例。很長時間以來,《俠盜獵車手》系列遊戲是某些人要求關閉暴力電子遊戲的典型目標之一,著名“審查制度”律師傑克·湯普森就曾試圖將美國暴力犯罪歸罪於它們……與享有話語權的公知對電子遊戲所產業造成的傷害相比,此次前性工作者要求Target停售《俠盜獵車手5》尚不在同一個層次上,但他們的方法及論調相同:都認為與非互動媒體相比,互動媒體更危險、更腐敗,更有可能對真實世界造成影響。但到目前為止,這種觀點仍然缺少足夠充分的實證——否則Target不可能默許店面銷售這款遊戲。

Target停止銷售《俠盜獵車手5》,卻依舊在賣波波槍(註:孩之寶公司生產的一款軟彈槍)。可問題在於,電子遊戲真的比真實遊戲更有可能引發孩子們的行為改變嗎?如是雙重標準讓人覺得虛偽,而與電子遊戲相仿,暴力電影和文學同樣是這套雙重標準的受害者。

與此同時,Target的決定似乎表明,電子遊戲隻為孩子而生——而不適宜所有年齡段的受眾。因此,遊戲對暴力與成人話題的解讀是不被接受的。但在澳大利亞,《俠盜獵車手5》本身就是一款18禁遊戲,倘若有青少年因為玩兒這款遊戲犯罪,錯不在開發商。在澳大利亞,已經有一連串遊戲因更嚴格的分級標準,被審查或禁止發售。

有趣的是,對於鄙人前述觀點,在要求Target停售《俠盜獵車手5》請願書上簽字的很多人有同感。許多“請願者”發表評論,抵制Target下架這款遊戲,甚至辱罵發起請願的女性。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很簡單:請願書數日前開始在4chan社區電子遊戲板塊傳播,引來瞭一大批人簽署不代表立場的簽名,抗議此次請願,或借機發佈令人震驚的種族主義言論。

這場悲劇的真正寓意或許是,當你狂熱抵制某件事時,很容易忽視一點:你的行為事實上可能助長自己所反感的文化。4chan社區當然不是道德恐慌的肇事者,但它為恐慌披上瞭道德的外衣。同樣的道理,那些試圖讓商店下架電子遊戲的人士,實際上為那些遊戲提供瞭免費曝光的機會,讓《俠盜獵車手》開發商Rockstar等遊戲公司從公眾爭議,以及人們的憤怒回應中獲利。

雖然《俠盜獵車手5》傳達瞭某些怪誕和貶損人格的信息,但它仍是一個重要的文化產品,極其流行,極有影響力。伴隨著電子遊戲產業走向成熟,越來越多的遊戲將嘗試探索這款遊戲所涉獵的話題。舉例來說,獨立遊戲《這是我的戰爭》(This War of Mine)觸及戰場性暴力——作為解讀戰爭年代生存話題的一部分;而《特殊行動:一線生機》等暴力遊戲之所以能夠出現在玩傢面前,是因為我們開始認可電子遊戲也可以為成年人服務,智慧地探索復雜的成人話題。《俠盜獵車手5》也許令人討厭,但它是必要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