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鴻禕復盤360私有化:還沒考慮借殼上市

12

“我現在可能是中國最大的債務人,‘負翁’。”

360大廈裡,身穿“標配”紅色T恤周鴻禕半開玩笑式地對記者說。

一個月前,奇虎360正式從紐交所退市。而它私有化資金來源包括抵押360大樓和一系列“360”商標等換來的貸款,以及招商銀行等提供的7年期30億美元貸款。

他把360的私有化過程比作一場冒險。而“冒險“後下一步的打算,就是“二次創業”,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拆 VIE 、進行成熟業務和創新業務的重組和分拆。

對於外界關註的借殼上市,周鴻禕坦言,每天有很多人打電話給自己推薦殼公司,“謠言太多,目前沒有任何資本方面的考慮,也沒和任何公司談(借殼上市)。”

復盤私有化:為什麼冒險回歸?

今年7月,360終於宣佈私有化完成,在美國成功退市。

關於私有化,外界曾有很多傳言,還有人稱360是為瞭套利。

“由於美國對上市公司的監管非常嚴格,退市前稍有言行不慎就可能會影響私有化的進程”,周鴻禕說,“那段時間很多人問我,我都是咬著牙不說,經歷這麼長時間,現在我們已經順利完成瞭退市工作,所以有些東西到今天已經可以對外交流。”

回想起360私有化,周鴻禕坦言360回歸還是經歷瞭很大風險,因為需要動用的金額太大瞭。360退市的價格是發行價的5倍,這導致退下來的成本在100億美元 。

為什麼360冒這麼大風險回來?

周鴻禕稱,360和不少希望私有化的中概股公司“動機不一樣”。最重要的原因,是幾年前國傢有關部門負責人找周談好幾次話,國傢一個很明確的期望。

因為當時國傢已經意識到網絡安全對國傢安全的重要性,360的企業客戶超過百萬傢,已經為包括政府部門、外交單位、國防科研院所、銀行等敏感單位提供安全防護軟件和解決方案。於是,大傢不可避免地提到瞭360的“身份問題”。

雖然360是傢中國人控制的公司,但是因為在美國上市,投資人大部分都是境外基金,從資本結構上來說,360實際上是外資,這樣來看,讓中國的核心企業安全、國傢安全、基礎設施的安全都掌握在一傢名義上的外企公司肯定是沒有安全感的。“這和在美國上市的娛樂、社交公司不一樣。”周鴻禕說。

“我們為很多敏感部門提供網絡安全保護和解決方案,如果我是外企的話,很多資質是拿不到的,所以回歸中國是為瞭在網絡安全上發揮更多、更重要的作用。”周鴻禕表示。

他拿瞭 360並未收購成的瀏覽器Opera舉例,此前360曾計劃收購opera,一部分原因在於 Opera在美國收購瞭一傢網絡廣告公司,美國因為網絡安全原因沒有被批準。

而在360私有化買方團選擇上時,周鴻禕透露360要求買方團必須是使用自有資金,所以這次買方團主要是大型國企、專業投資基金和保險公司。此外,這些投資人的選擇標準還有與360有過合作;或是對未來360在國內發展業務有幫助等。

他還告訴記者,360與買方團簽有一個關鍵性的條款是:不允許投資人直接或間接來源於任何公募或理財產品,如果沒有按照協議真是準確披露,並且在規定期限內未完成整改,將要向360公司支付相當於投資總額的30%作為違約金。

而那些希望借機賺一把錢就走的投資者,周鴻禕稱360拒絕瞭不在少數。

下一步拆分:把大船變成艦隊

私有化退市後,擺在周鴻禕面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拆 VIE 、進行成熟業務和創新業務重組和分拆。

周鴻禕稱,360最近兩年一直在做業務重組或拆分,目標是將360公司從一艘大船變成一支艦隊。

他拿3Q 大戰前後的騰訊為例,騰訊最明顯的變化就是過去什麼都自己做,結果成為瞭行業公敵,現在是在不少領域采用投資的方式去切入。

“在中國互聯網這是個趨勢,公司大瞭又想保持創新,又想保持速度,這兩者是矛盾的。公司大瞭必然要有很多繁文縟節,但是小公司隻要業務能做,其它都不足為慮。”

周鴻禕稱,360的安全業務將變成TO B和TO C兩傢公司,企業安全集團將獨立成為360集團下面的子集團,這些業務由360 CEO齊向東負責。同時,智能硬件業務還將保持獨立運行。

“未來不確定性的業務,需要二次創業的業務都在要拆的范圍”,周鴻禕說,拆分之後,他們會成為360集團下面的子公司,有獨立的財務核算,獨立的人員配置。

“如果將成熟業務和創新業務放在一個公司裡用同一套標準,創新業務總是發展不起來。這就像騰訊在打車業務不投資滴滴而是騰訊自己做,能做起來嗎?不一定。”

另外,周鴻禕希望通過拆分來激發員工的積極性,將業務獨立出去,每個負責人都可以有合夥人的身份,相當於內部創業。

按照計劃,今年,360旗下的幾個智能硬件產品都將獨立成子公司。“隻要做得好,分拆出來的業務都可能獨立融資和上市”。

而對於外界關註的借殼上市一事,周鴻禕稱,自己也看不懂那些借機炒作的”360概念股,“謠言太多,我們沒有任何資本方面的考慮,沒跟任何人談(借殼上市)。”

from:一財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