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鴻禕內部信:我們是鯊魚,不羨慕獅子


這年頭不往外流傳點內部郵件,都不好意思術說自己是互聯網公司,這次輪到周鴻禕瞭。今天老周的一封內部公開信曝光瞭,可以說是自他閉關以來的首次發聲,這封信對 360 的現狀以及之後的核心走向都做瞭一些解釋和安排。

在各大互聯網巨頭爭先恐後進行收購或者自己領軍進入 O2O、金融的時候,360 一直被質疑:慢瞭半拍。但周鴻禕認為 360 並不適合這樣的發展路線,跟 BAT 比起來,他們的歷史不足,資金不足、資源也不對口。在這種情況下,擴張不是一個好的戰略方向。

“不要盲目的把360看成一個互聯網的巨頭”

信上還提到,對於 360 而言,真正的核心競爭力其實是安全。而大數據時代正好給予瞭一個發揮核心競爭力的機會:從1.0過渡到2.0,從手機到之後的各種智能硬件、可穿戴設備,搭載著人類隱私的數據會愈發容易被控制,安全領域會越來越被重視。

總的來說,360 不會像 BAT 那樣通過擴展成為帝國企業,而是專註在一個垂直領域的做下去,周鴻禕認為,收購發展較好的企業是站在現在看過去,但是 360 想做更多屬於未來的事情。

以下是內部公開信的原文:

世界上最缺的是看得遠的人,是幹實事的人,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評論傢。現在互聯網裡面就有不少評論傢,說 360 在移動互聯網上落後瞭,因為 360 沒有像 BAT 一樣大舉進軍 O2O,進軍互聯網金融,也沒有像他們一樣一擲千金大規模收購。有的甚至寫文章說,周鴻禕老瞭。

不管這些文章出自什麼目的,但我在這裡需要提醒 360 的諸位同事,我們不要像這些評論傢一樣,盲目地把 360 看成一個互聯網巨頭。從時間上講,我們的歷史比人傢短一半,我們做瞭八年,他們已經做瞭 16 年。從體量上講,阿裡和騰訊都是市值過千億美元的公司,是我們的十倍以上。從收入來講,我們與互聯網巨頭也差著十倍。所以,雖然外界和投資者對我們的未來看好,希望我們能成為跟 BAT 一樣規模的公司,但我們需要有自知之明,因為在激烈復雜的競爭環境中,隻有有自知之明,我們才能制定出適合自己的生存和發展的競爭策略。

所以,我們在做任何動作的時候,都要去問自己幾個問題:第一,我們有這樣的核心競爭力嗎?第二,我們有這樣的體量、有這樣的資源嗎?第三,符合我們的價值觀嗎?

什麼是核心競爭力?舉個例子,騰訊做瞭這麼多年的互聯網,它在搜索、電商和安全上都非常得不成功。它幹瞭十年搜索,賠瞭很多錢,但是搜索份額一點沒增長,最後拋給瞭搜狗。在電商上,騰訊做瞭易訊、拍拍,最後打包拋給瞭劉強東。在安全上,它花費瞭巨資打造的騰訊電腦管傢在 XP 挑戰賽上不到 42 秒即被黑客攻破,而 360 安全衛士保持不破。在國外的評測中騰訊電腦管傢隻擋住瞭 18.25% 的漏洞攻擊,360 安全衛士是 100% 攔截。

做電商不行,做搜索不行,做安全不行,但是騰訊在即時通信、SNS 在全球都做得最大、最強,因為這是騰訊的基因。所以,我們幹任何事,都要想清楚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是不是自己的基因。如果我是海裡的一條鯊魚,那我就應該把這個鯊魚做得最好,不一定非要羨慕陸地上的獅子。如果鯊魚非要到陸地上跟獅子拼一下,那鯊魚肯定就要完蛋。

那360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是安全。在大數據時代來臨的時候,安全作為大數據的基礎設施,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現在是移動互聯網 1.0 階段,標志是接入設備是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在 1.0 階段,大傢已經看到安全的重要性。兩大巨頭為瞭支付打架,一個巨頭推動制造輿論說另一巨頭的支付不安全。現在出現瞭一個新的黑色產業,你換手機的時候,把舊手機恢復到出廠默認,甚至把手機格式化瞭,以為把資料刪除幹凈瞭。但這些不法分子可以把你丟棄的舊手機裡所有的短信、通信錄、APP,甚至你的瀏覽記錄、照片都恢復出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手機會成為非常個人化的設備,每個人的隱私會與手機緊密相關。在 1.0 的時代,安全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

下一代的移動互聯網,即 2.0 時代,互聯網設備不僅是手機,也不再是電腦和平板,而是無處不在,任何設備,隨時隨地地聯網,前提條件是它們會把你產生的數據傳到雲端,這就面臨著數據安全的問題。誰敢說在未來,黑客不會通過控制雲端來控制你的設備?誰敢說黑客不會通過軟件漏洞來控制你的自動駕駛汽車?所以,網絡和現實的界限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隨著可穿戴設備、智能硬件的發展,會變得越來越含糊。在這樣的情況下,安全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前一段時間,中國一傢著名的大型企業的系統被外國政府機構入侵,CEO 的電子郵件都被暗中監控。未來,國傢之間的戰爭可能主要以網絡戰的形式存在,全世界跨國公司的競爭可能會發展到使用入侵網絡的方式獲取商業情報。大數據時代,企業的安全也會變得越來越重要。美國一個叫 Target 的大零售商,服務器被攻破,導致很多用戶信用卡資料泄漏。中國的電商暴露出來的安全問題更多,數據傳輸、存儲沒有統一的安全規范,甚至記錄瞭不該記錄的消費者信用卡信息。你會發現,這還是被暴露出來的問題。很多企業被黑客入侵瞭,自己還不知道,或者知道瞭不敢對外聲張。

我前段時間“閉關”思考,結論就是我們要把安全這件事,做得更深、更透,我們要做的,就是把我們擅長的安全做到極致。在大數據時代,我們不僅要解決消費者的安全問題,還要解決企業的安全問題。

我們不追逐最熱門的東西,因為中國互聯網從來不缺熱點,每年都有在風頭浪尖上的弄潮兒。比如前一段時間,互聯網金融喧囂瞭一陣子,大傢都在賣基金。但我們沒有跟進,因為我覺得那個無非是利用流量掙點錢,但是能給 360 的核心競爭力帶來什麼好處嗎?我沒看到。

很多人說 360 跟其他互聯網公司不一樣。是的,因為 360 有不一樣的價值觀。這個價值觀決定著 360 要成為什麼樣的企業。中國的三大互聯網公司都可以叫做企業帝國,所謂帝國夢想就是希望做成全產品、全系列、全業務,說白瞭,就是多元化。中國互聯網就這麼多用戶,空間就這麼大,每個企業都追求全產業鏈,於是沖突越來越多,火拼越來越激烈。

互聯網巨頭的購並,在資金規模上已經趕上矽谷,但是你會發現,除瞭追求全產業鏈,它們更多地是對已有的、業已被證明的商業模式的收購,是一個站在現在看過去的思路。它們評估這些項目,更多的是看這些項目已經有什麼樣的地盤。我覺得,360 要想做的事情,跟它們有點不太一樣。我希望能多做一些屬於未來的事。

我認為,在任何社會的產業形態中,都是有分工的,不應該是由一傢企業全包攬。而我們要做的是,第一是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保持做到 No1,做到最好。第二保持對世界的好奇,能夠不斷地去做出一些創新的東西,甚至是一些看起來不一定有什麼商業價值,但是很好玩、很酷的東西。簡單地說,安全是互聯網時代每個人、每個企業都需要的,那 360 要把安全問題真正解決好,要克制住很多誘惑,很多熱鬧的事不要跟著插一杠子,不要做到四處出擊,那樣什麼都收獲不到。

有人懷疑說,在大數據時代追究極致的安全,360 到底能創造多大的商業價值?這樣的話以前也有人說過。360 查殺流氓軟件,被同行打得抬不起頭來;360 做免費殺毒,被別人天天說是騙局,必將失敗。360 之所以能夠活到現在,是因為給用戶解決瞭問題,創造瞭用戶價值。

先有用戶價值,才會有商業價值。今天 360 百億美元的市值就是建立在巨大的用戶價值基礎上,大數據時代的安全能創造多大的商業價值?

我相信它隻會更多。

周鴻禕辣評騰訊、百度、小米

2014年初,周鴻禕閉關三個月。在這三個月內,他思考瞭一些很本質很哲學的問題:360是什麼?360要成為一傢怎樣的公司?

結果,他的選擇既不像百度、阿裡,也不像騰訊、小米,再次出人意料。

多數互聯網企業傢都是橫向思維,而周鴻禕是縱向思維。對於BAT而言,他們做社交、做電商、做搜索,切入各個細分領域,橫向擴展自己的業務。而周鴻禕則選擇把安全這道壁壘建的越來越高、越來越深。所以, BAT賣車,360賣車險。BAT圈越來越多的領域,蓋越來越多的樓,而360選擇把用戶圈起來,作物業公司。

周鴻禕第一次對外透露瞭360未來幾年的策略。尤其是,介紹瞭他的新發明:“無線2.0”以及“真正的移動搜索”。

最後,周鴻禕還講瞭他對BAT的一些評價。這些言論一如既往的犀利生動、惹人爭議。以下是《財經》對周鴻禕訪談的主要內容:

三大巨頭都有帝國夢,我沒有

現在大傢都盲目的把360也看成一個巨頭,但實際上360並不是巨頭,我首先要想清楚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到底是什麼?我們看BAT,最忌諱的是邯鄲學步,東施效顰。如果我在海裡做一個鯊魚,我就應該把這個鯊魚做得最好,我不一定羨慕陸地上的獅子。如果鯊魚非要說跟獅子拼一下,這個可能是基因不對。所以,馬化騰為什麼不做搜索、不做電商,也是這個原因。

第二,我問自己,你有這樣的體量嗎?我們的歷史比別人短一半,公司收入規模至少差十倍。巨頭因為焦慮而一擲千金。但360手裡隻有十億美金現金。好比在一個藝術拍賣上,馬雲可以頻頻舉牌,每每都能落槌。我們偶爾也能舉舉牌,但隻是抬抬價而已,因為你買瞭一個,你兜裡就什麼都沒有瞭。

第三,我思考瞭一個價值觀問題–你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你這個企業要成為什麼樣的企業?在中國的企業實際上有兩類,一類企業叫帝國。中國互聯網企業很可惜,三大巨頭都有帝國夢。但我不是一個有能力構造一個帝國的人。我的理想就是中型公司,能夠在一個領域做到最強。

巨頭已醒,不能死扛

大傢覺得360不行瞭,其實隻是因為我們突然安靜瞭。一個企業不可能永遠高歌猛進,發展一段會有一個沉淀期,就跟柳傳志講的,撒一層土要夯實瞭,然後再往前走。我不想多說是因為第一暴露你的戰略意義,第二個可能會驚動太多的人。

我其實恰恰覺得,過去在巨頭都很安靜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做瞭一些事情,我們確實挑戰瞭巨頭,但是現在巨頭都被驚醒瞭之後,巨頭也在發力。我還是講這個話,打仗是要講戰法的。你非要去跟巨頭死扛,你必定體量不一樣,所有的戰爭都是國力的消耗。最近巨頭在互相打起來,我們覺得蠻好,讓子彈先飛一會兒,這個情況下,360要把自己的策略定好,把自己的事做堅實瞭。

談百度、騰訊和小米

我比較喜歡騰訊的風格,騰訊是咬人的狗不叫,他蔫兒,悶聲發大財,他把東西做得很強,但是他從來不說,他不誇自己,也不貶低對手。

但是百度的競爭手法讓我特別不能理解,百度什麼事沒做呢,先高聲宣佈,我們成功瞭!我們過億瞭,好象是給李廠長看的,第二個宣佈對手已經失敗瞭,360過氣瞭,360不行瞭,周鴻禕老瞭!我不會因為敵人說什麼,比如敵人說我老瞭,說360無線out瞭,如果靠這樣,我們隻辦公關公司就好瞭。

李彥宏跟我不一樣,他不走訪用戶,也不上微博,他就聽下面做報告。百度手下的人就把艾瑞的報告做好瞭,證明我們革命在快速地進展,敵人在一天天衰敗下去,我們在一天天好起來,他挺高興的。但事實上,你記得嗎?前兩天狂吹91的時候,突然間91的團隊都走人瞭,合並瞭。你覺得從整合來說,是成功嗎?

過兩天會出來一篇文章,證明百度的社會主義列車,正在高速地行駛在通向共產主義的道路上,這是百度的風格。

有人還說,360隻做自己擅長的事情,不敢邁出一步。但我不是做硬件瞭嗎?

你們老是在問:周總,能不能介紹一下第七個饅頭吃瞭是啥感覺,為啥你一吃就飽瞭呢?看你吃瞭好多個饅頭,都沒有第七個饅頭的感覺。我就告訴你,小米看起來發佈手機發佈瞭三年,前面低調做瞭兩年,有人意識到嗎?沒有人意識到,有人看好嗎?沒人看好。今天我給他做馬後炮似的總結,那兩年的積累對小米很重要。

今天小米手機硬件做的,實話說一般,你同意嗎?米3硬件上還有一些亮點,米1、米2硬件就是及格,談不上設計,除瞭營銷做得好,我覺得軟件是核心競爭力,軟件的體驗確實做得好。這是其他所有的對手都不具備的。這是他的核心競爭力,這需要積累的。

所以,今天我覺得我在無線互聯網上,在2.0上剛開始吃第一個饅頭,還沒有飽的感覺,說也不是忽悠,我也沒有那個忽悠能力。

坦率地講,你說我焦慮不焦慮,微信讓馬雲都那麼狂躁,微信對所有人都是壓力。實際上我給你個答案,今天小米能成功,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選對對手瞭。如果今天小米選互聯網業務,選百度,選騰訊,選360作對手,那不一定怎麼樣。但是他選的都是不懂互聯網的人。就像當年我們做免費殺毒,選的都是傳統軟件。這個當時是如切菜剖瓜一樣,勢如破竹。

360永遠是一個安全企業,我骨子裡是個宅男

所以,我思考瞭很久,我要克制住很多的誘惑,很多事我要不要跟著插一杠子,很多領域我要不要四處出擊。我認為,我沒有這樣的基因。因為周鴻禕不是一個商人,我是一位工程師出身的,我曾經是產品經理。有時候為瞭競爭壓力,我不得不跳出來跟對手罵口水,所以也練就瞭一個好嘴皮子。

但是我骨子裡本質是個宅男。還有一個價值觀的問題,我不想去壟斷什麼,也不想去控制什麼。你們做你們的帝國,我就把安全這件事做好,因為它有巨大的社會價值和用戶價值。今天所有的安全公司,學著360的模式起來瞭,抵觸這個模式的都失敗瞭。但是你要記住,這個模式是360開創的。

所以,對我來說,我回答自己的永遠是–360是什麼?360首先是一個安全企業。

我06年進軍免費安全,推免費殺毒的時候,當時沒有人相信我能維持。當時大傢覺得我是一個攪局者,我是一個搗亂者。我這麼多年也一直在講安全,就是安全會變得越來越重要,安全會變得越來越基礎。

你說我做手機助手是淪為渠道,別人給我貼什麼都可以,當年也有很多人質疑360,說我的瀏覽器是渠道,說我的安全軟件也是渠道,但我們一樣成功瞭。我覺得你可能是被百度洗腦瞭。

未來一定是移動互聯網2.0

我重新定義瞭無線互聯網。手機隻是移動上的1.0,而未來一定是無線2.0–車聯網、物聯網、可穿戴,所有的智能傢電和硬件都會通過Wi-Fi相連。這就給瞭360一個機會–從線上到線下,跟每個人、每個設備、每個傢庭發生關系,安全會變成一個基礎的功能和重要的入口。

所以,360未來要做的幾件事:一是將手機安全做到極致。我們已經可以攔截惡意網址和騷擾短信,但是你的支付、銀行賬號、手機中的個人隱私都需要安全保障,包括偽基站,用假WIFI吸引你從而劫持用戶數據。你會發現,當兩大巨頭在為瞭支付打架的時候,大傢經常指責對方不安全。事實上當你用微信紅包跟你銀行卡綁結的時候,你確實在想,這安全嗎?

第二件事,是基於安全拓展更多的業務。比如企業安全。你會發現,安全已經變成瞭國傢戰略,國與國之間的安全攻防。同時,多數傳統企業的信息系統以及ERP財務系統,都正在從封閉走向聯網,而這必然會帶來很多安全問題。比如攜程信用卡隱私泄露事件、華為被NASA監控事件等。最近我們參加瞭好幾次評測,國內的對手基本是一分鐘,甚至是十分鐘就被別人攻破瞭,而360堅持瞭24小時。最近在國外評測裡面,我們跟諾盾,跟卡巴斯基一起並列第一,已經跟國際廠商一個水平。

另外一個重點,是通過硬件控制終端。現在BAT並沒有在硬件上發力,大傢都在同一個起跑線上,所以這裡會有很多機會。但是就像我當年做免費殺毒的時候,所有的殺毒廠商也都異口同聲恥笑我,也覺得沒有價值。你記住,在創新的事,在中國這個語境下,永遠不會是待在聚光燈下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