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廠幹不過授權 最成功的[FF]並非出自SE

FF

要問日本那些主機遊戲大廠中,哪些公司在移動遊戲時代到來後,在手遊平臺依舊混得最為出名?我想,除瞭IP大廠BNE之外,以及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KONAMI外,應該就是被冠名為“手遊大廠”的SE瞭。雖然近年來,SE在移動市場上推出瞭眾多FF題材的遊戲,但這些作品難免良莠不齊,這個月以來,已經連續宣佈停運瞭2款FF題材的遊戲瞭。

死盯IP崴瞭腳:一個FF反復鼓搗瞭N遍

自2010年開始,SE將旗下的《最終幻想1》和《最終幻想2》搬至iOS平臺起,陸續將主機平臺上的作品搬至移動平臺,走上瞭全平臺移植的道路,冷飯炒瞭是一遍又一遍。在這其中,以《最終幻想》系列最甚,整個系列13代作品(FF11為網遊不算、FF15並未正式上線)中,僅前7代在iOS平臺便被移植瞭22遍各類版本,其中甚者,諸如《FF4》更是被反復移植瞭7遍,也算是榨幹剩餘價值瞭。

ff03

隨著IP價值的不斷提高,國內外眾多廠商都希望自己的產品能夠系列化、形成IP價值,而手遊大廠SE作為其中的翹楚,手握《最終幻想》和《勇者鬥惡龍》兩大日本國民級IP(基本上相當於中國的《傳奇》和《夢幻西遊》)。但是成也IP敗也IP,SE似乎是在IP手遊的道路上迷失瞭方向,這兩年除瞭主機遊戲IP作品外,隻有《校園女生強襲者》以及《百萬亞瑟王》兩款手遊能被人記住。

自2013年開始,SE在移動遊戲市場開始走起瞭全新的道路,由最早的“移植”到“換皮”再到“開發全新作品”,而實驗的對象,自然就是被寄予希望的FF瞭。但目前看來,這條路看起來依舊不是太順。雖然一個月來連續公佈(或推出)瞭2款FF題材手遊:《最終幻想:大師》和《最終幻想:勇者前線》(該作由《勇者前線》的開發商研發)。但依然難掩SE已經掏空瞭FF的剩餘價值。

成也FF敗也FF:最後死於自己手下

就在在最近的一個月內,SE就連續宣佈關停2款根據《最終幻想》系列改編的全新作品,先是月初的時候發佈瞭《最終幻想Agito》(以下簡稱Agito)的停運的消息,近日又宣佈根據FF7中的競速類小遊戲改編的《最終幻想7 G-bike》(以下簡稱G-bike)將於12月15日停運。除此之外,早在去年就宣佈瞭將《最終幻想Agito》移植到PSV平臺,推出其進化版本《最終幻想Agito+》,也在經過數次跳票後,在今天的TGS上被確認終止開發,可謂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ff03

手遊逆移植的《最終幻想Agito+》也在昨天宣佈終止開發

雖說SE在經過一系列的復刻、換皮之後也走上瞭推出全新作品的道路,但目前看來似乎並不如我們原本所預想的那般一帆風順。以此次停運的2款作品為例,一款是按照主機遊戲等級素質,同時也是移動平臺首款原創FF題材手遊的《Agito》;另一款則是,根據FF系列中的“王牌”,FF7中賽車小遊戲改編的豎版跑酷手遊《G-bike》可以說兩款產品都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但是都上線不到1年便慘遭腰斬。其中,《Agito》甚至未曾進入過前20。而《G-bike》的成績就更為悲慘,似乎進入暢銷榜的前100位都成為瞭一種奢侈。具體分析這些作品失敗的原因:我們認為有以下幾點:

1、網絡技術不過關,事故、bug一大堆

《Agito》作為第一款原創FF手遊,在當時吸引到瞭眾多玩傢駐足,而在遊戲上線當天便因為服務器荷載過重導致崩潰。如果說《Agito》因為是其首款原創FF手遊,犯錯尚能理解,那麼《G-bike》的事故頻發則很難找到辯解的理由瞭。《G-bike》在上架首日便因服務器崩潰而臨時維護,且在蘋果上1星評價遠高於5分,原因主要都是遊戲閃退、服務器崩潰這些原本不算是問題的問題。

2、帶著主機遊戲的思想做手遊,不考慮手遊玩傢

之前我們也說瞭,SE在移動平臺走的是“移植”到“換皮”再到“開發全新作品”的道路,但是看起來SE依舊沒有放下自己“主機遊戲廠商”的架子。《Agito》就是最好的例子,遊戲最初上線時,僅安裝包便超過800M,這還不算完,進入遊戲後還有一個2.6G的數據包,直接提升瞭遊戲的進入門檻。

超大的包體對於主機玩傢來說,或許還可以接受,但對於移動遊戲玩傢來說,網絡環境以及其他因素都是一個很大的制約。

3、依舊死抱著IP,看不到創新也看不到情懷

從此次停運的兩款作品來看,一個是照搬瞭《FF零式》的架子,另一個是直接把《FF7》中的一個小遊戲單獨拿出來賣,這樣的結果就是,很難讓玩傢看到公司的誠意。

以《Agito》為例,該作與《FF零式》的差別並不大,隻是在操作方式上針對移動平臺進行瞭改變,並添加瞭多個全新系統。但該作卻死抱著主機時代的單機玩法,在玩傢交互部分,除瞭能攜帶好友幫忙戰鬥外,就隻有“討伐戰”這一多人合作PVE玩法,而且“討伐戰”的多人隻是相對整個系統而言,對個人玩傢來說其體驗仍然是單機玩法。

墻內開花墻外香:最高收入的FF並非出自SE

現在看起來,SE可以說是在FF改編手遊上一條道走到黑,此前還發佈瞭一款名為《最終幻想 PORTAL APP》的資訊類APP,這一APP主要將向用戶發送FF系列相關的最新情報、遊戲發佈等信息,同時還搭載瞭積分換禮機能。除瞭剛剛提到的那些資訊類功能之外,其還內置瞭《FF8》中的卡牌遊戲《Triple Triad》。

ff01

暢銷榜Top300中,最終幻想題材的遊戲

但即使是這樣,依舊難掩尷尬的事實,SE自研的FF手遊缺乏高收入的產品,系列王牌產品《FF7》的復刻版最高隻沖到暢銷榜前20。但是我們再把范圍擴大一下,就會看到榜單的Top20還是有“最終幻想”題材的遊戲的,那就是《最終幻想記錄者》(以下簡稱《FFRK》)。但是要知道,這款遊戲從策劃到研發再到運營都是由DeNA負責的,SE隻是IP授權方,最終出現這種墻內花開墻外香的情況,也讓人不勝唏噓。

設《最終幻想記錄者》暢銷榜成績在第12位、《梅比烏斯最終幻想》在54位、《最終幻想7》排名第297位。

問此時SE心理陰影的面積有多大?

直到今年的6月,這個現象稍微有所改善。《梅比烏斯 最終幻想》(以下簡稱《MFF》)在6月登陸iOS平臺後,上線4天便成功超過FFRK,並一度沖入暢銷榜前四位。目前來看,雖然《MFF》的成績依舊不如《FFRK》,但我們認為這主要還是IP的差距。雖然兩者都是“最終幻想”,但是《MFF》最多隻能算是外傳性質,而《FFRK》卻是集合瞭FF1~FF14中所有的劇本和角色,同時還以點陣風格,打造懷舊風格,這樣一比較,兩款IP誰孰優孰劣高下立判(大概隻有PSP平臺的《最終幻想紛爭》在IP上能與之一戰)。

該作是以《FF7》、《FF13》制作人北瀬佳范為中心,遊戲編劇是《FF 7》和《FF 10》的野島一成,制作班底和主機平臺上FF正傳是同一級別,遊戲以Unity 5引擎開發,這也是目前為止FF在手遊領域的最高待遇。遊戲安裝包為70.4M,數據包有標準版 435M、高清版 670M兩種選擇,相較於此前的《Agito》好上不少。而在玩法上也專門為移動平臺進行設計,豎屏設置還特別為左撇子設計瞭相反的UI設置。付費點方面更是向中國廠商學校,加入瞭VIP這種中國特色的付費模式。可以這麼說,在經過瞭多年的摸爬滾打,SE終於被手遊市場調教出個樣子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