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張偉與周鴻禕/戴志康/紅杉”鬥”的日子

Game2遊戲:


11月26日,2013創業邦年會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開幕。本次年會主題為「顛覆力」,創業者與投資界代表輪番登場,共同回顧2013年的創投圈大事件,探討2014年的創新模式以及商業新格局。27日下午,博雅互動CEO張偉與大家分享了博雅互動融資過程中的一些心得,以及跟投資人怎麼相處。

以下為現場文字實錄:

張偉:謝謝大家,謝謝創業邦,謝謝南總,這麼多人,我今天分享一下創業過程中,我們有過三次融資,我想分享融資過程中的一些心得,以及跟投資人怎麼相處的這樣一些心得。第一次融資那個時候公司還很小,差不多快死了吧,我們就去到北京參加類似今天這樣一個會,周鴻禕就在會上講話,講完話以後就出去了,我就在電梯口堵上他了,我說你投我點錢唄,然後周鴻褘就說你給我寫個郵件,我寫了郵件,他很快決定要投200萬人民幣,過了三個月我又到北京找他,他就說,我投你200萬好像你有用不完,不如我就投你一百萬吧,我當時心想,那是不是投100萬,股份就給一半呢,股份還是那麼多,但是價格得少一百萬,我當時很糾結了,就覺得到底這錢要還是不要呢。這時候其實每個人在面臨這種選擇的時候都是會糾結的,但是糾結之後如何選擇,我覺得很重要,我當時怎麼選擇的,我在想,我到底要的是一百萬也好,兩百萬也好,給我的作用是什麼?我當時就糾結了一小段時間,最後我覺得我的企業當時的情況,我要的不是錢,說白了一百萬也不能幹什麼,兩百萬也不能幹什麼,關鍵是這一百萬背後能給我帶來的人很重要,所以我找周鴻褘投資的目的,希望他能幫我,而不是他能給我多少錢,所以最後我想了想以後,我下決心,我要的是這個人的價值,所以我就要了這筆投資。

我答應了一百萬投資以後,老周說那我再給你介紹一個人吧,你的業務我也不太懂,於是向我推薦了戴志康。網上新聞大家都看到了戴志康,我開始不願意,他比我年輕,我比他大5歲,他憑什麼指導我,周鴻褘馬上就教育我,你不能以年齡去論人,人家的經驗比你多,你不能以貌取人……好吧,看在老大的面子上,我就接受戴志康這個人了,最後投的時候一百萬人民幣,要了我很多的股份,這個數位就不講了,關鍵我想分享的是我最後怎麼決策的,為什麼這麼要這麼做,為什麼戴志康進來我也同意了,這跟我的價值觀是有關系的,我始終是看價值的,最後是周鴻褘和戴志康每人投了50萬,我覺得100萬換了兩個腦子進來,他們投進來以後我平明榨取他們的資源,因為周鴻褘比較忙,我記得給他打電話,一個月能打通一兩次就不錯了,沒什麼空。但戴志康比較有空,他那個時候自己的企業做得也不是太好,他就特別有空幫我,我們晚上兩三點鐘打兩三個小時的電話都沒有問題,周鴻褘跟我見面他就只問一句話,我當時特別煩,但現在覺得有道理,他說你的撲克是不是世界第一?我說我幹嗎做世界第一呢,我在中國做第一就夠了,我為什麼要做世界第一。老周說你每天問自己一個問題,是不是世界第一,下次你回答我,什麼時候你做到世界第一了,你就來找我。我心想這不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嗎,所以我就沒當回事,其實到今天回過頭來看,他講的話是很有深度的,如果我當時能夠認真聽這個話,其實後面反思我們大概08年09年的業務規劃,坦白講,我們的國際化,今天看起來很成功的,我們在十幾個國家都有收入,我們70%的收入來自國外,今天看來周鴻褘這個話是起作用了,雖然我沒聽,還是起作用了,如果當時我真的聽了他這句話,如果我更早的決心更大的邁出國際的道路,我想博雅今天的成績會更好的。

回到戴志康那邊,他當時花的時間比較多,當時戴志康跟我相處,他花大量的時間,他跟周鴻褘不一樣,他只能站在戰略很高的高度去講,每次去講是不是世界第一,我聽的耳朵都出繭子了,戴志康就給很多細節,細到我們招聘一個高管該給一萬塊錢工資,還是給一萬二千工資他都參與這個討論,我那個時候挺依賴他的,他也有空,你投了我錢,你不能白活,你得給我幹活,我就天天打電話,天天打電話,他一開始其實我的感覺,他一開始也挺上心的,後來估計也煩了,也不太接電話,晚上打電話找不到人了,當然今天回過頭看,他不是煩了,是結婚了,不能晚上打電話了,我跟戴志康接觸最大的價值,他真的不斷的挑戰我,周鴻褘挑戰你是不是世界第一,到我這兒扔到一邊去了,戴志康挑戰我每件事,我請了個高管,你定工資,你為什麼這麼定,是不是小老闆意識作祟什麼的,所以最有價值的他應該來講,罵了我很多次,雖然他年輕,我就也不好跟他翻臉,投資人嘛,所以他每次罵我,我也裝作聽,不過我覺得在這種不斷挑戰環境下,確實我的很多決定越來越正確,本身咱就是利用人家的資源,罵兩句也無所謂,到現在我可以跟達到負責任的講,上市之後的第二天他就把我臭駡了一頓,我想翻臉,但是我想還是算了,那麼多年的交情,這種挑戰市投資人給我最大的價值,這是關於跟這個投資人的關係。

第二次融資是紅杉,其實當時我們融紅杉錢的時候,公司那個時候已經蠻賺錢的了,公司起碼是不缺錢,紅杉非要投資,當時有好幾家VC,當時IDG也在跟進我們的專案,因為那個時候企業蠻賺錢的,其實那個時候我在選擇兩家的時候,我也是糾結了很長時間,我是一個比較容易糾結的人,我糾結什麼呢,我糾結第一是要不要VC的錢物,第二個問題,要哪個VC的錢,我覺得糾結不重要,重要是糾結之後怎麼選擇?所以我想分享的是你怎麼選擇?有一句話叫選擇大於努力,我想如果你選錯了怎麼努力都是沒用的,我也很認同這句話。

當時關於要錢不要錢這個問題我怎麼想的呢,我就覺得跟周鴻褘那個一樣,我當時覺得我現在有周鴻褘,戴志康幫我,別人加入進來又有人來幫我了,我決定要這個投資,在選擇紅杉和IDG的人來,我沒有選擇IDG,IDG我也去了,實際上我是在選他們的人,我看哪個投資人更靠譜,這個是蠻清楚的,我到紅杉的時候,IDG的高霞很多高層都見到我,一陣特別激動,我其實基本上對紅杉已經沒什麼興趣了,其實我已經訂了機票已經回深圳了,紅杉辦公室我都不太想去了,基本上就要IDG的錢吧,這個時候紅杉的周總,說在他辦公室請我吃一頓午飯,去了之後就吃了個盒飯,在辦公室只能吃盒飯,也忘記吃什麼了,我兩點半的飛機,一天鐘就要走了,他就提出來什麼呢,他要打的送我去機場,利用在路上的時間聊聊天,我是個比較容易感動的人,我覺得挺好,人家這麼殷勤吧,我也得給人家個面子,我說聊聊就聊聊,一路陪我聊到機場,結果到機場下車的時候我就被感動了,當然這是一個感性,感動的背後還是要回到理性上面,我到飛機上就開始了理性的思考,我怎麼思考呢,我在想IDG也不錯,紅杉也不錯,但是我看具體人的時候,我就在想,你說周總這個人擠出那麼點時間陪我吃飯,這個還好,關鍵是他對這個專案很上心,他能陪我坐計程車到機場,這麼努力,這麼敬業,沒准他將來也能像戴志康那樣半夜接我的電話。理性分析之後,可能他就是我要找的人,所以我就這麼舉一反三覺得挺好,事實證明瞭這個不是替紅杉做廣告,事實證明周總這個人確實,到現在為止,剛剛我上臺之前,他跟我說,他現在每天睡覺前打30分鐘鬥地主,他下象棋在我們手機象棋版下過600局,曾經被老婆刪過象棋軟體,作為一個投資人做到這個位置夠了,能夠這麼認真的體驗我們的產品,我不知道今天投資機構多不多,我建議你們效仿,這麼認真,我覺得很重要,所以他老給我提很多建議,你要這麼改產品,那麼改產品,雖然不靠譜的居多,但是人家願意提本身就是好事,人家只要願意提,說白了,你花錢請這麼貴一個人給你提建議,也挺難的,所以我就選擇了紅杉,選擇之後,確實像我原來預想的那樣,他們都很上心,博雅有今天的成功,有我的一半,有投資人的一半,不是說恭維他們,因為什麼呢,因為從紅杉投資進來以後,我們就規定了,至少每兩個月開一次董事會,正常是三個月,我們特別規定,這個得短一點,一個月太多了,兩個月,第一次開的時候大家都西裝革履的。第二次開會翻臉了,本來說好開董事會嘛,應該去我們公司開,第二次他們都說你得來北京開,所以第二次之後都是我飛北京來開董事會,所以這個沒關係,咱看價值嘛,咱拿到價值就行了,我每次坐飛機來北京,結果那次開董事會我印象深刻,戴志康也來勁了,周逵也來勁了,主題思想就是你什麼爛公司,這麼玩下去就玩死死了,你才投了我兩個月,我這麼爛,你幹嗎投我?其實他們不是那個意思,當時我就很生氣的,我心想,他說你這個團隊怎麼怎麼爛,業務怎麼怎麼爛,這個也沒有,那個也沒有,當時我情緒很大,後來我想想,我覺得這個人唯一一個好處是,這些話很難聽,但是我都能記住,我回去以後琢磨很久,他說我管理團隊不夠強有沒有道理呢?有道理,最後我會把他們罵我的話每一句都記下來,不是報仇,就認真地去改進,這個是我們合作的一個非常好的點。

第一次他們讓我制定一個計畫,下次開董事會的時候,你的高管隊伍裡面至少要有什麼什麼樣的人,我就真的去這麼做了,我記得現在我們公司有至少兩到三個高管是那個時間進來的,包括我身邊很重要的人都是那個時間進來的,所以我回想起來,其實我說的那麼漂亮,其實我當時心裡都是挺罵他們的,挺排斥他們的,我都不想見他們了,太狠了,現在回頭想,他們都是説明我的,還有一次開會,說我不會用安卓手機,因為我是蘋果粉,我們2010年就開始做蘋果的市場,我記得有一一次在杭州開會,他們罵我,第一次開董事會的時候,你要開始用安卓手機,我就不明白,為什麼我要用安卓手機,我覺得沒有道理,他們是覺得看到安卓手機市場增長的很快,我就很忠誠蘋果粉絲,第二次開董事會的時候他們就火了,說你他媽的下次開董事會,你如果還沒帶安卓手機,我就掐死你,真的這樣講,這個話是一字不落的,我當時恨不得就掐著他,你知道嗎?

所以那次開董事會就不歡而散,我心裡挺鬱悶,我最大的好處就是聽話,回去我就真換安卓手機了,到現在我安卓手機用的非常好,我覺得安卓手機特別好用,帶來什麼好處呢,移動安卓市場增長那麼快,如果老闆你都不用安卓手機,你憑什麼在那個業務上做得那麼好,你的產品怎麼在安卓上能夠體驗好呢,所以現在看起來那句話罵的太有價值了,你想用那麼大勁挺不容易的。

還有去年的時候,我們在移動互聯網的產品已經有十幾款博雅的遊戲,大家玩過的,知道我們產品做得還不錯的,都同意吧,但是董事會上你看他們說什麼呢,那次把我惹惱了,說我不懂移動互聯網產品,我都做三年了,我不懂,你懂,你們一個產品都沒做過,你懂,我真的火了,反正當時就是劍拔弩張,基本上就是要翻臉的樣子,好像是戴志康,還是周總,建議說你耐心點,你把周總提的五條建議你記下來,我就抄,你給我說,我就抄第一點,你的產品這個不行,那個不行,寫了五條,這五條保密,我就不公佈了,這五條寫的過程中寫完以後我發現這真的是我們的問題,所以當場我就沒有回家再琢磨了,這確實是我們的軟肋,而且看完這五點問題以後,我發現我們真的不懂移動互聯網,因為之前我們在PC上做得非常好,以前博雅的手機產品就是叫PC移動版,就是把PC的,從PC過渡到移動互聯網上面簡單的移動過來是不行的,你一定要完全針對這個設備,完全針對這個終端的特性設計你的產品,其實他們就是想傳達這麼一個理念給我,但是他們不應該講那句話,不應該講我不懂移動互聯網,但是你也得給我留點面子,好在我寫了之後明白了這個道理,特別重要,這個理念直到我們博雅的產品在全球,差不多我們的產品發行到100多個國家非常好,我們在泰國當地最大的遊戲公司了,他們有一個投資圈的朋友到泰國旅遊在菜市場都能見到我們的遊戲,我是沒見過,太神奇了,所以投資人給的建議批評特別重要,這些經驗經歷在我們決定上市還是賣掉的時候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第三個故事就是說,其實從去年年底就開始了,大家都知道A股的公司買了很多手游公司,一動就十幾個億,其實坦白講,至少三家以上的公司找到我,他們很想買我們,對於一個創業者來講,在選擇把公司賣掉,還是上市這個問題上,如果你說沒有糾結過,我不相信,有的是賣不掉,我是糾結了半年以上,這個過程怎麼糾結呢?坦白講,當時最好的一個定位就說,以我在博雅所持有的股份可以給到現金15個億,跟今天的市值不一樣,那個17個億都是虛的,跟我也沒什麼關係,我好好把事幹好就行了,那個15個億就給我,裝到兜裡,是不是講太久了,然後最關鍵的問題咱得講清楚,坦白講,面對15個億堆在你面前你一定會糾結,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我如果選擇了15個億,意味著我未來的生活方式跟現在肯定是不一樣的,現在我沒選擇,上市肯定你是需要面對股民的監督,對吧,你要很努力的每個季節都要交報表,責任也是很大的,拿15個億基本上人生也就差不多了,所以這個問題我整整想了半年以上,最後怎麼做決定的呢,就是跟之前的經歷是分不開的,最後我覺得首先上市以後,你會有更多周逵,戴志康這些投資人,那股民罵你是不客氣的,我聽香港的股民問問題是很直接的,基本上你的業績不好,那罵的是很慘的,我們當時股票跌,就有三個人打電話,怎麼回事,其實上市之後這個挑戰更大,我為什麼做這個選擇,我覺得這個挑戰對我來講一定是好事,因為在這種挑戰下,我才有更大的動力,有更大的力量去創造更大的未來,如果沒有這種力量支撐我,我很擔心我會頹廢,而且我覺得現在這個年齡我才三十幾歲,所以更多的人罵我,更多人關注我的成長,我覺得我前途未來還挺大的,就講這麼多,謝謝。

本文轉載gamelook,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