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理工教授:成人應用或將引爆VR設備

在與北京理工大學教授翁冬冬聊起虛擬現實的話題,他的感情顯得很復雜。作為一個在虛擬現實領域浸淫十餘載的技術人員,他在北理帶領著一個實驗室,他主導過很多科研項目,中間甚至有過一次短暫的創業經歷。

他對現在的虛擬現實行業有著期許,因為這個行業從來都沒有這麼受關註過,他認為現在是處在一個前所未有的好機遇。他也有些惋惜,因為從技術上來說,無論是從商用級市場還是消費級市場國內並不落後,但從應用發展速度來看國內卻遠遠落後。不過更多的還是擔憂,他擔憂這個方興未艾的行業,會因為方向選擇錯誤而早早的夭折掉。

vr

“前所未有的好機遇”

提到虛擬現實的這波浪潮,翁冬冬回憶在2000年初索尼就曾推出一款頭盔。隻不過這款頭盔的定位是替代電視,嚴格意義上說並不算是虛擬現實產品。這款頭盔外觀漂亮攜帶輕便,但視角很小。他說這款產品自己到現在還有收藏。

翁冬冬稱由於價格和應用場景的問題,這款在當時非常有代表性的產品隻是曇花一現。在那之後很久的一段時間,虛擬現實在消費級市場一直碌碌無為,反而在商用市場漸漸有瞭一些需求穩定但十分小眾的市場。翁冬冬所帶領的實驗室,也一直忙於承接各種項目和參加各種比賽中。

他說這樣的節奏對於他們來說非常痛苦,因為每個需求都非常特別,他們總是在接觸新領域,學習新知識,並設計出符合的模擬方案。最近兩三年,沉寂許久的消費級市場又在國外企業的引領下,迅速火爆起來。

三星、微軟、谷歌、索尼等國際巨頭紛紛以投資或者自己研發的方式加入到這個戰場。2014年上半年,Facebook以20億美元的高價收購瞭虛擬現實技術廠商Oculus VR,這則消息則是真正引發瞭業界對於虛擬現實的廣泛關註。

翁冬冬開玩笑說以前別人問他做什麼的,他都說自己是做遊戲的,擔心說虛擬現實別人聽不懂。但現在他再與別人提起這個詞,別人都換成瞭一副敬佩的表情。他認為,消費級市場的用戶基數是最大的想象力,而互聯網的最大魅力是可以創造市場,創造新的需求。

誰會被拍死在沙灘上?

作為一個技術出身的人,翁冬冬也曾萌生過走出校園創業的想法,他對創業相比其他技術人員有著更多的體會。

雖然自己創過業,他對現在虛擬現實領域的創業者卻非常悲觀,他認為其中的大多數會被淘汰。 “這就像那句俗語所說,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第一波創業者就是探路者,大多數會犧牲在探索的道路上。”翁冬冬說。

講述到自己的那段創業經歷,翁冬冬認為自己是做瞭一次艱難的決定。2年前,在Oculus剛剛推出產品的時候,他們的團隊決定出去創業。他們觀察發現Oculus的產品非常貴,很難進行普及推廣,於是他們想到瞭用手機作為載體的頭盔,這樣會大大降低成本。這也是目前很多創業公司產品的邏輯。

“放棄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在做瞭6個月之後發現,我們花費巨大精力做出的產品是在給別人做嫁衣裳。因為這種產品沒有技術門檻,沒有品牌優勢,沒有服務支持,也沒有經費,我們什麼都沒有。”翁冬冬說。於是後來他決定回到學校,繼續做一名研究人員。

他說現在市面上這些用手機做載體的頭盔,他實驗室的學生20分鐘就可以攢一個出來,基本的功能都可以實現。產品沒有核心競爭力,這是他之前創業最介意的一點,也是他認為現在創業公司最危險的一點。

“這種頭盔花十倍的力氣做到一百分,和花一倍的力氣做到九十分,沒有什麼本質區別。”翁冬冬說。在他看來,這種產品將來都應該作為贈品,才符合互聯網的思維。

不過,對於像暴風魔鏡這樣硬件走量,做內容平臺的模式,他也有擔憂。因為平臺賴以生存的內容源現在實在是太不成熟瞭。“現在沒有一個情景或者應用,能夠說服你去嘗試用這個頭盔。”翁冬冬認為現在就是缺少一款殺手級的應用。在內容建設中,被寄予重望的全景直播,實際上也有很多亟待完善的地方。全景直播是通過在活動現場比如球賽、演唱會放置一個全景攝像機,用戶就可以獲得一個360度的觀看視角來觀看,從而達到一個身臨其境的體驗。

不過翁冬冬指出這其中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是,雖然有360度的視角,但它的視角是固定死的,並且內容展現形式有些單一。現在電視一場球賽直播多機位可以做到各個角度的實時切換,並且有精彩瞬間特寫和回顧、屏幕上有球員信息、攝像機有時候還能抓拍到球迷的精彩瞬間。但這些目前在全景直播上都無法實現,全景直播的觀看體驗還處在非常初級的階段。

另外,翁冬冬還指出,如果平臺沒有很快的形成內容優勢,那麼領先優勢將很快被追上甚至趕超。這種現象在視頻網站過去的發展來看,表現的尤其明顯。

翁冬冬覺得最可怕的是還有很多互聯網巨頭在背後虎視眈眈。他說他曾接到國內多傢互聯網公司的邀請,就虛擬現實領域進行交流。“這些公司現在沒有動作,不代表他們沒有註意到這個領域。”翁冬冬說,他認為這些企業會等到市場成熟再通過收購大舉進入。而這時,這些第一波的創業者面臨的,要麼是被收購,要麼就作為第一波浪花,被第二波大浪拍在瞭沙灘上。

引爆市場的會是成人應用嗎?

如果說虛擬現實缺乏一個殺手級應用,那麼成人應用會不會是這個引爆點?這個問題雖然無法登之臺面,卻一直暗潮湧動。虛擬現實最近最大的一個新聞,是Oculus默認瞭其平臺上成人應用的存在。《3D定制女仆 2》的Oculus Rift DK2試玩版也隨之出現在Oculus平臺上。

根據日本媒體的相關報道,不僅僅是Oculus所在的美國,AV大國日本的相關廠商也早已嗅到VR設備的商機,著手制作相關內容。翁冬冬提到,自打虛擬現實概念誕生起,有關成人應用的言論就一直伴隨左右。對於苦苦等待殺手級應用出現的虛擬現實廠商來說,成人應用顯然是一塊巨大的市場,這從淘寶上銷售火爆的3D眼鏡便可反映一二。在淘寶上花費不到50元,便可以買到一款3D眼鏡。在電腦上下載3D電影後戴上眼鏡便可以達到3D效果。而最讓用戶血脈噴張的,是可以在傢裡觀看3D版成人影片。

翁冬冬稱他接觸到的創業者不少打算私下運作成人內容,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個提振銷量的好機會。由於國內不允許此類內容存在,他們甚至想辦法幫助用戶翻墻到國外平臺下載應用與影片。而他在泡論壇時發現,買虛擬現實設備用來觀看成人電影的人,比例也是其他任何應用都沒法比擬的。

翁冬冬對此非常擔憂。一方面,作為一個心理咨詢師他擔心這種應用給人帶來的負面效應不止為危害個人,甚至會威脅到其他人。另外,這種不良的應用很可能引來政策的監管,和媒體的口誅筆伐,讓這個行業早早被打上負面的標簽。而一旦這種不好的印象在人們心中落定,這個行業想要再翻身就難瞭。

關於內容把控不嚴導致的危機,這方面是有著前車之鑒。當年不可一世的“雅達利”正是因為縱容第三方廠商在自傢主機上發行大量質量低劣、內容三俗的遊戲,才最終導致整個北美主機市場的大崩盤。

翁冬冬看好的方向,是Facebook佈局的大社交。他認為虛擬現實可以推動社交的進一步升級。人們的社交方式從最初的寫信到打電話到現在的微博、facebook等實時更新實時交流。而虛擬現實則是有機會將社交升級為立體的、可觸摸的交流。

他認為創業者應該朝這個方向去努力,而不是去嘗試用非常規的手段增加銷量,這樣他認為非常短視。作為一個技術人員,雖然有些不情願,但他很坦誠的表示虛擬現實這個市場從來都不是技術主導,而是一個需要靠擅長概念與運營的團隊來主導。

他堅定的認為互聯網能夠創造出以往不能想象的需求,而創業團隊需要能夠創新應用、整合資源,這也是他認為虛擬現實未來的核心競爭力所在。

from:新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