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者的代價:蝸牛170免卡被聯通叫停


GameLook報道 / 5月21日上午,蝸牛移動宣佈其170號卡正式放號,范圍包括國內16個省份34個城市,也是目前已經開始放號的虛擬運營商中涉及范圍最廣的一傢。

然而僅僅過瞭半天,21日晚間,蝸牛移動卻宣佈接到瞭聯通集團通知,暫停“999免卡”的放號,新用戶暫時無法進行免卡預訂。由於當時無論是蝸牛移動還是聯通,都沒有給出“免卡”放號遭暫停的原因,因此外界一時產生瞭頗多猜測。

蝸牛移動是遊戲行業唯一拿到虛擬運營商牌照的企業,按照之前公佈的業務細節,其虛擬運營商業務“免卡”,原價999元優惠期售價399,包括半年內全免費的國內語音電話以及3個G的全國流量,並且無月租、無套餐,流量兩年內不清零。

對於叫停一事,聯通表示,根據中國聯合與蘇州蝸牛科技2013年10月簽署的《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合作協議》的約定,蘇州蝸牛業務正式開通日需雙方書面確認。目前,中國聯通未接到蘇州蝸牛正式開通移動通信轉售業務的申請,雙方尚未確認業務正式開通日。聯通還表示,將遵守合作協議的約定,繼續穩步推進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工作進程。

勇敢者的代價

蝸牛作為遊戲業的一員,被大傢所熟悉、又被大傢所不熟悉。

熟悉是因為蝸牛這些年來推出瞭多款端遊產品、並且出口海外的成績很不錯,在國內,蝸牛是為數不多的依舊在堅持端遊業務的非上市公司。不熟悉的感覺,其實是從今年開始的,蝸牛要做虛擬運營商、要做自己的手機、還要做自己的應用商店,同時在老本行遊戲業領域也將推出大量的手遊產品。

蝸牛希望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來一個華麗麗的“彎道超車”,石海有著相當的膽色,而其拿到遊戲業第一張虛擬運營商牌照,證明瞭其所言不虛,蝸牛真的要來次大的。

說實話,gamelook第一次看到蝸牛的售價僅399的免半年國內語音的“免卡”,確實心動瞭,這卡就算不是自己用、放在公司拿來辦公用也是好的,能節省不少話費開支。而對普通手機用戶而言,其無月租、無套餐、2年流量不清零,堪稱最有良心的運營商,免掉的每一個計費點,都打中瞭用戶的小算盤,但同時這些免掉的部分,確實戳中瞭運營商的痛處。

蝸牛作為高舉互聯網免費思維的勇敢挑戰者,這場原本準備充分、來勢洶洶的行動最終以暫停告終,付出瞭代價。

今天,很多媒體都對聯通緊急叫停蝸牛“免卡”做瞭相關的報道,較多通信業人士認為,可能真實的情況並不是說雙方的協議、確認出瞭問題,畢竟蝸牛在正式170放號之前已宣傳瞭好幾個月,可能的原因是蝸牛免卡的政策過於大膽,最終讓運營商犯怵、動用瞭運營商的“一票否決權”,導致免卡暫時停擺。

這次遺憾的叫停事件的出現,一方面體現瞭蝸牛作為虛擬運營商的排頭兵、戰略上為用戶服務到底的決心,另一方面,也凸顯瞭國內三大運營商對資費、數據業務方面的保守態度,可能運營商認為,一個免卡走出來、後面其他虛擬運營商的跟進將會打破運營商看似牢靠的資費體系、和商業模式。

資費調整還能延緩多久?

今年,三大運營商4G已開始放號,然而目前各大運營商依舊延續瞭其在2G/3G時代的計費方式,論斤論兩賣流量。

以中國移動為例,雖然其做出瞭令人稱贊的實質性的改善,比如最低套餐降低到58元,出現瞭3個月、6個月流量套餐,但在4G時代我們還是未能在國內看到如日本、韓國等市場出現過的完全的包月無限流量套餐,即使上網速度更快瞭,其依舊未擺脫限時限量的結算方式。

三大運營商都在說流量降價瞭,但降價體現在流量單價、套餐價實際降低有限,任何可能極大影響到用戶的ARPU的資費政策,對三大運營商來說可能無法接受,而不幸的是,蝸牛的免卡正屬此類。

其實對遊戲行業來說,最最希望出現的就是無限流量、不限時長,能夠讓玩傢自由享受的高速無線互聯網的運營商資費,這樣我們的開發商可以更有效的提高遊戲的制作質量、不再為那幾十M、百M的安裝包而苦惱,而玩傢也可以時刻連線我們的遊戲產品,從而為遊戲企業創造最大收益。但在國內,理想歸理想、現實歸現實,因此我們出現瞭結合運營商利益、又考慮到廠商和玩傢利益的定向流量包,雖然是一個很好的政策,但畢竟多瞭一道流程、就多瞭一些麻煩。

在運營商體系下,其實有不少有待解決的歷史問題,比如攜號轉網、流量清零、不明就理的漫遊費、以及超出流量套餐的高額計費,同時還有很多普通用戶不太容易理解的套餐和服務,在gamelook看來,這些問題遲早需要運營商自己動手解決,而促成這種改變,需要用戶發出聲音,同時也需要監管部門適時的放權,為三大運營商樹立起新的競爭對手來打破。

互聯網公司的最擅長的是破壞式創新,騰訊微信的急速發展過程,已造成瞭三大運營商短信業務成為瞭過去時。

第一批獲得牌照的虛擬運營商中,不乏繼承互聯網思維的民營企業,也許監管部門給其設定的身份就是扮演好促成三大運營商自身改變角色,免卡雖然暫時被叫停瞭,但大勢猶在,對蝸牛以及眾多虛擬運營商而言,需要思考的是能讓運營商眼前能接受的漸進式方案,帶著鐐銬創新遠比在互聯網上來一場破壞有難度,但對業界和用戶來說,創新需要設定一個期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