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VC除了資金很少提供資源和幫助

Game2遊戲:


VC終究不是一個砸錢的簡單生意,而是一門考驗眼光、能力和耐心的藝術。

文|CBN記者 董曉常

製圖|李婷婷

調查及採訪|趙蓉劉澤宇欣許悅文姝琪鄭浩榕朱小坤顧燕萍

2011年5月16日,國內最成功的投資人之一王功權,在國內最具投資價值的互聯網項目新浪微博上宣布和喜歡的人私奔。這使他超越了自己所在的VC圈子,成為了一個更為大眾化的事件。如今,王功權的新浪微博有超過100萬的粉絲,你很難想像那些本應該低調甚至略顯神秘的風險投資合夥人會受到如此廣泛的關注。即使在風險投資行業更為成熟的美國,VC依然是一個比較小眾的圈子。

但對於王功權所在的鼎暉創投的投資人(LP)來說,這是個極為嚴重的失信行為。 VC是一個依賴合夥人運轉的公司形態,而王功權這樣的重要合夥人往往是LP是否向鼎暉創投投資的重要參考因素。

拋開王功權為何私奔的緋聞視角,你想像得到在鼎暉創投內部當時會是一種何等的緊急狀況。當然,除了安撫LP之外,還要有一個人為王功權收拾殘局。這並不是接替位置那麼簡單,也許這位繼任者的假期會全部泡湯,因為除了自己手頭的公司之外,這位繼任者還要服務好王功權手頭的公司。

不過王功權的私奔看起來並沒有給鼎暉創投帶來太大問題。有時候生活就是這麼不公平,同樣是失信問題,王功權和其所在的鼎暉創投似乎並沒有受到過多的指責,而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因為單方面轉移支付寶股權得到更多非議。

鼎暉創投和王功權能夠順利度過這次危機,很大程度上要感謝這個“好”時代:中國如今有如此之多的機會,甚至在那些傳統行業中也能提供大量的投資機會,而且國內的資金又是如此之多。

據清科研究中心的統計數據,2011年前11個月創投市場募集資金數量、投資金額和投資數量都達到了歷史高點。其中新募基金323只,新增資金為264.56億美元,投資交易達到1401起,其中已披露金額的1366起投資總量達117.25億美元。

身處這樣一個美好時代很容易迷失自己。在凱旋創投創始執行合夥人周志雄看來,中國的VC市場還很年輕,而且行業環境變化較快,投資機構應該沉下心來建造自己的專業能力,這樣才能保證在不同的市場環境下保持成功。

這也是《第一財經周刊》三年前開始做“最佳創業投資夥伴(Most Valuable Partner)”調查的原因。拋開熱錢和那些輕而易得的回報,我們希望從VC增值服務的角度做一個評價。除了提供增值服務的能力(專業能力),我們還加入了品牌知名度和商業信譽的的調查參數。每年年底的時候,我們會向過去一年報導過的近50家快速成長的公司管理層發出邀請,讓他們對VC過去一年的表現做出評價。

在《第一財經周刊》最新一期的“最佳創業投資夥伴(Most Valuable Partner)”調查中,IDG資本名列榜首,去年位列榜首的紅杉中國排名第二,其他排名前十的VC依次為:軟銀中國創業投資有限公司、鼎暉創業投資、聯想投資有限公司、賽富亞洲投資基金、經緯中國、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啟明維創投資諮詢(上海)有限公司、凱鵬華盈創業投資基金。

雖然2011年被投公司的IPO和退出非常慘淡,但VC的融資卻非常成功。 IDG資本去年新募集了兩隻總規模13億美元的中國基金;聯想投資去年募集了10億美元的第五期基金;經緯中國完成了第二期3.5億美元的新基金;啟明創投完成了第三期4.5億美元基金。

對於中小型的VC來說,它們正在經歷一個艱難的淘汰過程,去年下半年開始它們募集資金開始變得艱難。在《第一財經周刊》的調查名單中,有將近三分之一的VC從未被調查對象提及,這還沒有包括那些沒有進入我們調查名單的VC。

這些VC已經處在一個極為危險的境地。據清科數據庫統計顯示,自2010年四季度以來,創投市場已經連續三個季度下滑,2011年三季度有89筆退出交易,環比下降17.6%。

實際上,中國目前如此龐大的數量的VC本身就是一種泡沫,隨著大量VC的倒閉和退出,VC終究會回歸小眾的狀態。在這樣一個小眾的圈子中,口碑是造就一家VC的最重要因素,而口碑的形成並不依賴於資金規模和上市數量,更重要的是VC能夠多大程度給被投公司帶來更多資金之外的幫助。

我們去年報導的綠盒子是那種典型的需要幫助的創業公司。公司創始人吳芳芳創業前的職業是設計師,在經歷了傳統銷售渠道的打擊之後,吳芳芳將自己公司銷售渠道全部轉移到了淘寶店鋪上—除了設計本身,吳芳芳這家銷售童裝的電子商務公司幾乎需要VC在每一個環節都提供有效的輔導。

幸運的是,她的投資方DCM提供了這些服務:過去一年中,DCM幫助綠盒子完成團隊(中高管理層)的招募,在市場和財務方面都建立起了比較規範的架構, DCM也促成了綠盒子與其投資的其它電商公司(包括麥包包、噹噹等)的資源互換。

這與我們最新的調查結果相符:2011年,VC比較均衡地介入到了企業運營的各個環節,尤其是被投公司比較需要的管理(27%)、人事(21%)、市場(17 %)和財務(17%)環節。人事實際上是VC最喜歡做的事情,在我們此次調查的各個環節中,找人幾乎都是VC做的最多的一項。

與去年一樣,戰略環節是被投公司希望VC更多介入的,但VC的表現未能讓大多數的公司滿意。調查中,被投公司在2012年中最希望得到的幫助是戰略環節,但2011年戰略環節(10%)是VC介入最少的環節之一,僅略高於研發(8%)。

“投資方的介入應該有一個度,他們橫向比較過多家企業,視角更寬,對產業鏈的上下游、整個行業大勢的變化、人才流動、財務分析等方面可以給公司提出一些通用的專業建議。但每個公司的團隊和文化都有其特殊性,我們傾向於他們在財務規範化、高級人才引入上提供幫助,具體業務和管理還是應該由公司來做。”CC視頻創始人張遠說。

在CC視頻的董事會上,投資人經常是來“領任務”的,張遠每次都會給投資方安排很多代辦事項,讓他們能夠幫助到公司,比如介紹客戶、推薦人才、​​幫助公司整理財務模型等等。

VC終究不是一個砸錢的簡單生意,而是一門考驗眼光、能力和耐心的藝術。在我們的調查中,也有被調查公司對VC敬而遠之。 “大多數要求的仍舊是高回報,高速度,5至10倍的收益率,也有期限。”一位被調查者抱怨說。作為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他每年都要和幾個VC談融資,但除了資金之外,很少有VC提供自己需要的資源和幫助。

當然,要想提供給被投公司更好的增值服務,VC必須要有屬於自己的方向,而不能只陶醉於這個可以賺快錢的好時代。如同VC對被投資公司的要求一樣,如果要想在這場VC泡沫中生存下來,VC必須找到自己的核心競爭力。

受一系列醜聞影響,中國公司在美國資本市場的退出受到很大的影響,但中國依然是美國之外的全球最熱門的風險投資目的地。據美國風險投資協會(NVCA)最新的調查數據顯示,19%的投資人在2012年將中國和西歐列為最希望投資的地區,其次是加拿大(14%)、印度(12%)和拉丁美洲(10%)。當然,這遠比不上去年火爆—去年的調查中有26%的投資人將中國列為最希望投資的地區。

你看,雖然中國依然是最熱門的資金目的地,但並不是唯一的熱門,而且差距並不大。聰明的VC最好在好日子結束之前讓自己真正有用起來。

最佳創業投資夥伴(Most Valuable Partner)排名

IDG資本

成立時間 1993年

基金規模 38億美元及35億人民幣

總投資項目 超過200個

總退出項目 超過60個

紅杉資本中國基金

成立時間 2005年

基金規模 20億美元及40億人民幣

總投資項目 超過100個

總退出項目 超過20個

軟銀中國創業投資有限公司

成立時間 2000年

基金規模 6億美元

總投資項目 超過40個

總退出項目 超過3個

鼎暉創業投資

成立時間 2006年

基金規模 9億美元及12.9億人民幣

總投資項目 超過30個

總退出項目 超過6個

聯想投資有限公司

成立時間 2001年

基金規模 16億美元及10億人民幣

總投資項目 超過110個

總退出項目 超過25個

賽富亞洲投資基金

成立時間 2001年

基金規模 40億美元

總投資項目 超過80個

總退出項目 超過20個

經緯中國

成立時間 2008年

基金規模 6.3億美元

總投資項目 超過30個

總退出項目 (未知)

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成立時間 1999年

基金規模 200億人民幣

總投資項目 超過390家

總退出項目 超過100家

凱鵬華盈創業投資基金

成立時間 2007年

基金規模 3.6億美元及6億人民幣

總投資項目 超過30個

總退出項目 超過5個

啟明維創投資諮詢(上海)有限公司

成立時間 2006年

基金規模 9.7億美元

總投資項目 超過50個

總退出項目 超過2個

VC這一年做了什麼

《第一財經周刊》此次的調查名單總共有50家在2011年表現優秀的VC,它們也是目前國內VC行業的代表性公司。通過調查它們過去一年如何介入以及具體介入哪些環節,我們可以知道VC在這方面的喜好。

管理方面

提供的幫助

分析與戰略一樣,管理也是被投資公司認為比較有效,希望VC提供的增值服務。好的一面是,調查結果顯示,過去一年VC對調查公司的管理介入比例很高;不太好的一面是,VC在管理上的介入大多是推薦人才和促進與董事會溝通。

VC是否幫公司進行商業模式或者戰略方面調整?

分析同上一年一樣,戰略是被投資公司認為VC能提供的最有效的幫助,也是被投資公司最希望VC提供的增值服務,但統計結果顯示,VC真正提供的戰略上的幫助並不多,甚至是除了研發之外介入最少的環節。戰略本應是VC的優勢,但很遺憾去年VC並沒有發揮自己的優勢。

人事方面

提供的幫助

分析人事實際上是VC最喜歡做的事情。在我們此次調查的各個環節中,找人幾乎都是VC做的最多的一項。能夠幫助被投資公司找到合適的人才是好事,但是如果VC所提供的增值服務僅限於找人,那麼獵頭公司也許都可以轉行做VC了。

市場營銷方面

提供的幫助

分析與上一年相比,VC在市場營銷上的介入狀態回歸正常。 2010年,廣告和公共關係竟然成為VC在市場營銷環節介入程度最高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2011年VC在市場營銷環節上與被投公司恢復了合理距離,不再過度介入這種非核心的運營細節。

研發方面

提供的幫助

分析統計結果顯示,VC對研發方面的介入是最低的。不過,這一點上VC和被投資公司算是比較有默契:被投公司實際上對VC提供的研發幫助需求很少。當然,這也可能和目前國內的創業環境有關,依賴技術形成核心競爭力的創業公司並不多見。

財務方面

提供的幫助

分析財務是VC提供服務的必選項,當然已經不僅限於派個財務總監這樣的傳統做法。調查結果顯示,除了引薦關鍵的財務人員外,VC開始在更多的財務問題上提供服務,而被投資公司也認為比較有效。

過去一年,你認為VC對公司最有效的

幫助是什麼?

分析從調查結果來看,過去一年被調查公司對VC提供的各項服務滿意度還比較高,尤其是與2010年相比。 2010年的調查結果中,被投資公司對人事和市場營銷的滿意度都很低,而去年幾個環節的滿意度比較均衡。

除了資金,未來一年最需要

VC幫忙提供的幫助是什麼?

分析戰略和管理依然是被投資公司最希望得到的增值服務。這兩方面VC目前的介入效果似乎都還需要加強:戰略方面VC做得太少,而管理方面則更加專業。

本文轉載gamelook,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