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資本教訓:第七大道創始人曹凱自述

Game2遊戲:


曹凱的新公司開在深圳南山的研祥大廈,這裡與他一手創辦的第七大道辦公樓僅有330米的距離,但現在的第七大道已經是搜狐暢遊的全資子公司,因為在今年5月初第七大道第二次向納斯達克遞交材料之前,這位80後的創始人選擇了賣掉股份離開。

創始人拒絕在納斯達克敲鐘的誘惑而選擇離開並不常見,對於這樁發生在7個月前的公案,遊戲業內說法不一,有消息稱曹凱的離開是因為無法完成與暢遊的業績對賭;也有說法稱第七大道管理介入太多,曹憤而離去;還有傳言稱第七大道幾個創始人之間的內鬥是其最終出走的原因。

但曹凱自己的總結很簡單:一是自己誤以為暢遊與其他的投資者一樣,會在上市後獲利退出,但暢遊並沒這樣的想法,不想被沒有管理權的公司套住;二是發覺內容製作公司上市後,難以再把精力用在做遊戲上,而變成資本運作為核心,違背了自己的初衷。

儘管「誤以為暢遊會退出」的說法聽上去不合常理,但曹凱在第七大道被並購時期表現出的工作狀態確實不像個打工者,幾乎每天都熬夜到淩晨,最終打破了大多數遊戲開發商難以連續開發兩款成功遊戲的魔咒,在《彈彈堂》之外,又開發了流水極高的《神曲》。

對創業者來說,被迫離開一手創建的公司無疑是一個慘痛的教訓,儘管曹凱稱「到現在為止我覺得都是收穫,我從來不拿這個當做教訓看」,但他還是承認自己「心痛但是不後悔,因為沒有後悔藥吃」。

現在的他又恢復到了當初熬夜到淩晨的工作狀態,新公司豈凡網路的業務方向依然是網頁遊戲,在他決定創業的消息創出後,大批的投資人尋求合作,但他悉數拒絕了所有的投資者,儘管他不排除將來引入新的投資人,但他對公司的管理權絕對不會放手。

此外,他還決定投資一些靠譜的遊戲團隊,除了常規的遊戲開發與運營,他還願意給這些團隊分享與資本博弈的經驗。

頁游神話委身暢遊

2008年初,第七大道在靠近深圳南頭關一個90平大小的民居裡成立,5個人的小團隊在經過短暫的迷茫期後選擇了網頁遊戲作為自身的發展方向,彼時正值中國網頁遊戲的上升期,自2006年人人依靠《貓遊記》打開頁游市場後,頁游市場上充斥各類簡單低質的遊戲。

2009年3月,第七大道的《彈彈堂》出現後,迅速成為了市場上最熱門的網頁遊戲,僅僅上線不到一個月時間,第七大道就將《彈彈堂》的越南地區獨家代理運營權賣給了Vinagame,開始了進入了瘋狂的增長期。

憑第七大道搬遷速度就能想像出當年的發展速度,《彈彈堂》上線2個月後,這家公司從民居並搬到了南山數位產業園,幾個月後因業務發展太快,人員增加太多,又搬遷至了研祥大廈;又過了幾個月,第七大道終於在松日鼎盛大廈拿下了三層樓才解決工位不夠用的問題。

到2011年4月搜狐暢遊宣佈並購第七大道68.258%的股權時,第七大道已經是頁遊行業收入的第一名,即時線上人數平均有20余萬,月收入達到千萬元級別,有40多名技術人員與50余位運營人員。

曹凱認為,這場交易對現金流充裕的第七大道來說意義不大,暢遊作為一家端游研發商並不能在市場層面上給予第七大道足夠的説明,選擇暢遊的原因在於解決其他早期投資人套現的需求,以及滿足曹凱打造一家上市公司的夢想。顯然,運作過搜狐和暢遊兩家上市公司的團隊對其吸引力更大。

就這樣,第七大道成立搜狐暢遊的控股子公司。

上市前夜如夢初醒

談及被暢遊並購最初的感受,曹凱如實承認狀態很好,暢遊並沒有干涉第七大道的正常運營,反而給了第七大道足夠的空間,在那段時間裡,曹凱和公司主力人馬處於一種亢奮狀態,在苦熬了無數個夜晚後,第七大道的第二款頁游《神曲》面市。

這是一款慢熱型的遊戲,在運營的半年後才迎來爆發期,與《彈彈堂》不同的是,這款遊戲在歐美等海外市場也獲得了成功,《神曲》從2012年開始在全球各地陸續上線,至今海外同時線上人數超過20萬人。到2013年年中開始的海外月充值收入達到了在1500萬美元以上。

曹凱總結,大部分被並購的公司都不是特別成功,原因就是大家喪失了原來的主人翁的意識,但第七大道員工依然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公司,當成自己的團隊,當成自己的終身事業在做,所以自己在《彈彈堂》後又創造了個第一。

但直到上市之前,他才明白自己有些一廂情願。曹凱的判斷源自過往的經驗,自《彈彈堂》上線以來,一路都有各種投資者進入,高峰期股東達到10人,但早期的天使,後面的VC也都離開,所以他認為暢遊也遲早會離開。此外,他還把大量精力用在遊戲研發上,對資本、投資者的理解或者花的心思特別少。

他真正明白暢遊不會退出是在第二次向納斯達克遞交材料的時候,憑藉第七大道的業績和潛力,登陸納斯達克已經只剩程式問題。此時,他開始嘗試與暢遊溝通交還控制權的問題,但暢遊對此態度堅決,此時曹凱才明白自己其實早已經失去了第七大道,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忽然醒悟了」。

出走與反思

直到被並購了兩年後,曹凱才真正淨下心來思考自己在第七大道或者搜狐暢遊內的未來。此時他才發現,一旦公司上市,他作為股東之一不能輕易放手,很有可能會長期鎖定在這家公司內,但他本身又沒有第七大道的控制權,相當於為搜狐暢遊的利益長期奮鬥。

此外,因為暢遊長期對第七大道的不插手,使他忽略了兩家公司的差異,他對暢遊的遊戲理念並不認同,甚至說差距非常大:暢遊是專業管理型人才負責管理,而他自己在第七大道是要插入到遊戲開發中去,兩種管理模式完全不同,很難相互相容。

更重要的是,他對上市本身的熱情也開始減緩,最終得出了網路遊戲的研發公司不適合上市的結論,遊戲公司並不缺乏現金流,融資的意義不大,而上了市之後,資本市場反而對研發公司有了要求,會要求公司穩定在一個區間去成長。但這種研發公司都有研發週期的,最終結論就是提ARPU值,搞活動,也就是在傷害玩家。

在想清楚上述幾個問題後,曹凱的出走變得不可避免,雙方最終和平分手,今年5月1日,暢遊以約7800萬美元固定現金總對價收購曹凱持有的28.074%第七大道股權。收購結束後,第七大道終於成為了暢遊的全資子公司。

一位前第七大道高管向騰訊科技透露,曹凱離開時第七大道帳戶上的現金遠遠高於7800萬美元,暢遊相當於用第七大道自己賺到的錢把第七大道買了。

重新創業再戰頁游

在離職後不到一個禮拜,曹凱的豈凡網路開張,新公司的方向依舊是網頁遊戲,辦公室位於研祥大廈內,與第七大道所在的松日鼎盛大廈直線距離僅僅330米,受制于與暢遊的條約,新公司沒有一個成員來自第七大道。

距離曹凱創立第七大道已有5年時間,今天的市場環境已經大變,在曹凱離開第七大道後,雲遊控股作為破冰者登陸了港交所,上海游族和37wan真假借殼登陸了國內A股市場,整個頁游增長速度也在放緩。

對此,曹凱表示影響不大,首先頁遊行業的參與者在變少,有一些跟不上行業在發展的公司消失了,新生力量都集中在手遊行業,做產品的成功率相對來說概率變大了;其次,他個人在頁游上的經驗、資源,和積累的口碑、名聲、人脈都在頁游領域,所以頁游成功率是最高的。

對於豈凡網路的發展方向,曹凱已經不再把上市作為最大的目標,而是要做行業第一,他預計可以在三年內做到和第七大道同樣規模,做稱中國第一的研發公司,同時爭取做出一款可以世界知名的遊戲。

據曹凱介紹,現在新團隊已經磨合了四個月的時間,全部人員只有40個人,最新產品的上市時間在明年第一季度末與第二季度中之間。

做天使與談經驗

天使投資人也是曹凱的新身份之一,他表示,作為一個標準的草根創業者,在一定程度上,要回報行業。同時他透露,自己能給的東西要比很多VC給的多,不是只能給錢,而是能給予理念、經驗。

同時,他對團隊要求也很高:技術要成熟,要對遊戲有愛,一定要有熱愛,最好有demo,團隊要健全。但方向並不限於頁游、手游。但端游自己不會考慮。但除了常規的遊戲開發與運營,他還願意給這些團隊分享與資本博弈的經驗。

對於創業者群體,曹凱亦有自己的經驗分享,他認為,夢想是不能花錢買的,賣掉的就不是夢想。自己當年是吃虧了,「你要問我現在賣掉第七大道心不心疼,我告訴你心疼,非常心疼。你問我後不後悔,我告訴你,我不後悔,因為沒有後悔藥吃」。

from:qq

本文轉載gamelook,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