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員工眼中的史玉柱和陳天橋:一正一邪

Game2遊戲:


文/ 岳弢   i黑馬

盛大和巨人兩家公司的做法不一樣。盛大比較正統,巨人就是可以出奇兵。他們倆一正一邪,跟著他們我會精神分裂。陳老闆是個正統的戰略家。不好說具體事件來解釋什麼叫正統,這是感覺。你看,史總不是政協委員,陳總就是政協委員。

錢讓人孤獨

巨人上市後,汪小菲等朋友打電話給我:恭喜啊老岳,你這下發了。當時巨人的股價漲得很高,我有了很多錢。不過,當時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覺得累,不容易。創業都很苦,征途這孩子終於長大了。我問我老婆,我怎麼沒感覺呢?她說你原來可能有過期望,現在你沒有期望了,就無所謂了。

我在巨人2006年就只是掛職了,但那時候還覺得它有點意思。我沒事還是去一下,找幾個朋友關心關心這個遊戲。玩遊戲覺得不爽,給他們提提建議讓他們改啊。上市後,我真的沒太關注它了。

林海嘯(征途主創,2006年事實上已離開巨人)和我一起移民去了新加坡。去國外待了一陣兒,我認識了很多牛人,但感覺這些人(跟國內的牛人比)也沒啥區別嘛。跟太高端的人混過後,看問題的角度就是,我有點飄了。

我有點刻意地裝逼。其實你刻意地不去裝,也改變不了。2008年,我那會兒真是……我和林海嘯一人買了一輛全球限量100輛的寶馬750紀念版(BMW 7系的30周年紀念版, 2007年底上市,時價177.5萬元)。多裝逼!裝逼到真是很無聊,後來我倆都把那個車賣了。

我很屌絲的時候,就和盛大那幫人一起打拼,相當於我跟著老陳(盛大創始人陳天橋)創業。到巨人的時候,我相當於創始人之一。也還是屌絲,只不過在盛大挖到了第一桶金,買房買車什麼的難度不大了。

但那段時間,我不太會主動聯繫他們(盛大、巨人時的老同事)。我不願意跟比我級別低的人交流。別人請我吃飯,如果去的地方不算好,那我就不去嘍。我說,我請你吃嘍,然後肯定去最貴的地方。

這相當傷人。你沒打心眼裡認可別人,別人是能感覺到的。當你打心眼裡認可別人,別人也能感覺到。大夥也疏遠了我。

沒事做,就去參加聚會,玩就玩了一年多。還買房子玩,國內國外到處買,投資這個投資那個又整了一年多。後來覺得沒勁,就宅在家裡。唉,真不知道該幹嘛!我打發時間最多的就是看電子書。什麼書都看。看玄幻,盜墓筆記;也看歷史小說,比如大清帝國。也看韓寒的書。我還看金融書籍。但是我沒想過為了學什麼而看。

我那時三十一二歲,待在家裡上上網,游游泳—有點退休養老的感覺。我有點迷茫吧,我不知道我想幹嘛。

史總(巨人創始人史玉柱)前兩年去新加坡的時候我們還碰碰頭,但也很少。跟譚總(盛大創始人之一、前盛大遊戲董事長譚群釗)接觸也少,他偶爾去新加坡會看我一下。他說岳弢你在新加坡挺休閒的,不打算回來做點事兒?我說我沒想好。然後我反問他,你不是要周遊世界嗎,怎麼還不出行啊?

真沉下來思考自己該幹嘛,是2009年9月30號,我兒子生下來了。我老婆說了一句玩笑話:你沒事投資點東西,玩點東西,以後你兒子問爸你是幹什麼的,你咋說啊?跟你兒子說你爸是富二代?我也開玩笑,說對,我是富二代。但我不是富二代,我幾個叔叔是挖煤的,很有錢,他們家很早就有了紅白機(任天堂遊戲機),我家裡以前窮。我老婆說的話挺觸動我的,萬一我不去做點事兒,我兒子以後覺得這當爹的怎麼成天在家裡不幹活。我覺得不行,責任上我得給兒子做個榜樣。

突然就有一種孤獨感。我揮霍了差不多3年時間,沒朋友。誰沒年輕過呢,那時我年輕。現在,我主動聯繫他們,沒事兒就拉出來喝酒啊。只要有空,大家一定要聚。交友,不是交身份,是交朋友。要交真性情的朋友,英雄會(從中)出現的,我現在絕對不會小看任何一個人。幫我的,對我好的,我就會對他好,對吧?如果人都做不到這一點,那真是沒意思,活著都沒意思。

倆老闆

我是很怕陳總(陳天橋)的,做錯事,他罵你罵得有理有據。我不記得罵我的具體情況了。我不記仇,我就記得我很怕他。整個盛大都說他是不怒而威。其實陳總還是挺溫情的。他會看一些關於小孩的書籍。沒事兒陳總還會拉著你嘮嘮家常:有空就陪老婆,別在外面瞎應酬啊。我就跟他說陳總沒應酬,忙都忙死了。他要是比較喜歡你,他就跟你是兄弟。

我離開盛大的時候是技術保證中心副總監。按正常的流程見了陳總……其實我都忘了見沒見,太久遠,已經快10年了。我跟林海嘯當初應該算是被史總(史玉柱)從盛大挖走的,聽說為這兩人鬧過脾氣。但我從沒見他們倆在同一個場合出現過,怎麼鬧矛盾?沒機會。

史總是大風大浪過來的,他親和力特別強。沒煙了,他說哎給來一個,你就給他一個。他跟我們一起抽煙、一起喝酒、一起玩遊戲,完全沒問題。

我是骨灰級玩家。我從紅白機、世嘉的8位機玩起。高中時候我蹺課去玩三國志街機。大學通宵打遊戲。一個遊戲玩七八遍,玩完每個場景下不同選擇的不同結果,不然就不爽。玩征途也是玩瘋了,每天玩到淩晨三四點。

史總可不像一般的骨灰級玩家。他會從一個玩家的角度來看問題,所以他很牛。征途這遊戲是我們設計出來的,但我們對征途的理解絕對沒他深。我們設計這個道具是幹這個事兒的,史總就拿它演化出很多玩法。有的玩法我們都不知道。史總精力旺盛,有的時候他玩得不爽了淩晨給我打電話,我們就聊遊戲數值、聊配平、聊策劃該怎麼改。

他對產品是真的專注。腦白金還是很賺錢的,理論來說應該關注賺錢的玩意兒,但我沒聽他說其他的事兒。他關注遊戲,這個遊戲還沒賺錢呢。2005年左右,劉偉(現巨人網路總裁)還是腦白金的負責人,劉偉都說老闆今天還管不管了。

一到我們喝酒,史總就講很多故事,但我們不適合講他的故事。他是真性情的,偶爾講一講他的歷史。他說做人要誠信,我當年只是想還完我的債,後來就被人家炒作。

盛大和巨人兩家公司的做法不一樣。盛大比較正統,巨人就是可以出奇兵。他們倆一正一邪,跟著他們我會精神分裂。陳老闆是個正統的戰略家。不好說具體事件來解釋什麼叫正統,這是感覺。你看,史總不是政協委員,陳總就是政協委員。

陳老闆和史老闆都屬於不為人所動的人,就是我打定的主意就不能動了,一定要照這個東西去做。陳總的戰略高度太高,史總也說陳天橋的戰略真的很厲害。但我覺得有些東西走得太早。現在看盒子是沒問題的,有可操作的空間,但在那個時間就沒有,太早。陳老闆打定主意後,下面的一大部分人會去做。史老闆打定的主意呢,可能有一部分是不需要下面人去做的,他自己能完成。史老闆的直感太好。他跟著市場走,或者他會走到這個市場的前面。他轉型,整個巨人就跟著轉。

史總真的是過來人,一個很好很好的企業家,不管跟誰我都這麼講。他真的不克扣員工,做老闆就要做成這樣。一開始創業,我就保證我們員工的水準一定在業內平均水準的中線以上。做企業管理,最基本的準則是不能靠激情。你靠激情壓得比中線還要低很多,最終你會發現員工沒辦法安心做事情。不管是來自社會攀比,還是家人的壓力、自我的生存壓力,都會讓他很難做。

作者岳弢介紹:

1977年 生於平民家庭,自小愛打遊戲

2000年 畢業于中南大學

2002年 由陳天橋和譚群釗親自面試進入盛大;在盛大期間升職迅速,該年9月即成為技術保證中心副總監,年底得到了一筆稅前近千萬人民幣的期權激勵

2004年 以征途團隊聯合創始人的身份被史玉柱挖角

2006年 掛職巨人;征途已大獲成功,在遊戲業岳弢已無太多追求

2007年 巨人上市,岳弢成億萬富翁

2008年 正式離職巨人,移民新加坡,開始一段遊手好閒的時光

2009年 岳弢兒子出世,他開始琢磨著不能混日子了

2011年 經一年左右的調研、摸索,創立O2O企業店店通。岳試圖把中國的服務業搬到移動互聯網上

2012年 店店通業務正式上線

本文轉載gamelook,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