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時代的版權博弈

  筆者看了月光博客最新的《人力資源長尾》一文,聯想到了關於互聯網時代的版權的問題,其中包括“信息的傳播”與“創新應用”兩個主要方面。

  版權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了,但至少在中國來說,這樣事物是相當於沒有的。信息傳播方面,中國是盜版最肥沃的土壤;創新應用方面,中國的小公司永遠是幫大公司測試市場和開闢道路的,一旦時機成熟,大公司一介入,利潤便跟著用戶一起到了大公司懷裡,隨之小公司倒閉。但小公司也沒有幾個是初創公司,他們也只是比大公司更早地模仿並改進國外產品而已。

  所以筆者這次不打算討論在互相模仿的過程中誰對誰錯,利潤劃分的問題。只是想從歷史的角度來談談,現今所謂的版權是怎麼一回事,以及,到了互聯網時代,它是否仍舊適用。

互聯網時代的版權博弈

  版權的由來

  版權概念來自西方,在英文裡面叫做copyright。 Copy+right,複製的權利,呵呵。在歷史上,版權最早確實指的就是複制權。

  在中世紀的時候,書都是抄寫而成的,由於盜版的成本和生產原書差不多,所以人們沒有的盜版的動機。而隨著印刷術的發展,印製圖書變得容易,盜版開始盛行。政府為了保護出版商的權益,便出台了相關的法律來限制盜版。 1993年時,歐盟決定將所有成員國的版權保護期都延長為作者的有生之年加死後70年。目前此規定在大多數發達地區普遍適用。

  版權的目的

  版權的目的不必多言,短期來看是維護了創作者的利益,“長期來看是保護了大眾享受更新知識成果的權利”(請注意這一句!)。在互聯網的時代,信息產品的邊際成品接近於零。如果沒有版權的保護,那麼每個盜版商都可非法地大量生產廉價的複製品來衝擊正品,使得產品開發者利益受損並打擊潛在創作者的創作積極性,造成一種惡性循環。

  版權在互聯網時代的尷尬處境

  最早引起人們高度關注互聯網版權問題的事件應該是Napster的誕生了。音樂行業本來是由那華納滾石這幾大公司在支配著,而Napster的出現使得人們可以在互聯網上任意地分享各自所擁有的音樂,挑戰了音樂巨頭們的地位和利益。於是在音樂巨頭的法律手段下,Napster停止了服務,iTunes應運而生,音樂服務產生了一種新的收費模式。可大家別忘記了,當時Napster的使​​用者超過5200萬人,如果每人向Napster投一票的話,票數的大小足以決定美國總統的去留(奧巴馬6300萬票當選)。順帶一提,百度MP3也被音樂巨頭告過,不過最後百度MP3卻屹立不倒,不過鑑於我們的特殊國情,這個案例不具有版權方面的普遍代表性。

  前段時間甲骨文狀告Google Android侵犯了Java專利。既然android用了java 的代碼,說明java的代碼有助於android的優化。雖然google可以通過自己coding來實現同樣的功能同樣的效率,但現用的東西直接拿來用不是節約大家的時間嗎?是否有一種新的版權模式可以出現呢?

  而最近沸沸揚揚的眾多作者狀告百度文庫豆丁網和影著協干涉網吧大巴等事件,也意味著版權戰爭的火藥味正在國內慢慢彌散。

  可這些限制性手段真的能很好地制止侵權行為的發生嗎?

  版權在互聯網時代的挑戰和待創新之處

  如果一樣規則的建立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而破壞它只需旦夕,那注定這樣的規則會被拋棄或被新的規則取代。目前的版權保護製度就屬於這樣的一類規則,為了版權,不僅法律需要嚴謹制定,執行起來還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但在破壞這規則時,只要有心就能辦到:人眼能看到的消息就能二次傳播;人手能操作的功能就能編程再現。這樣一來,舊的版權思想逐漸被新技術衝擊得體無完膚。

  信息傳播

  對大部分用戶來說,他們所索取的信息都不會是可口可樂的配方這樣秘密的信息。而是諸如天氣,諸如某地的新聞,諸如某種思想的解讀,諸如某個現象的解釋這樣的廣泛存在互聯網的信息。前段時間看了一篇文章,說的是appstore裡面的一個美國的報紙程序開始收費了,並且彼文作者支持這樣的做法,認為各類互聯網產品的未來終將再次由免費走向收費。筆者對這種預測表示疑問。因為互聯網上的信息實在太多了,良莠雖不齊,但好歹有“良”在。等web3.0的時代到來,方便大家的信息聚合技術逐漸實現,收費的信息還有什麼市場呢?況且收費信息的市場還要面對非法傳播的侵蝕。

  創新應用

  創新應用分為兩種,一種是錦上添花式的(前人成果的基礎上加入新功能),一種是平地生花式的(完全新穎的感念)。前者的數量遠遠後者。根據《人力資源的長尾》一文,創新不僅僅少數人的專長,而是可以大眾參與的,少數人的智慧跟大眾的智慧相比當然要黯然失色。而且既然大眾參與不為利益,很多時候大眾的改動就會是屬於後者錦上添花式的那種小改動。可偏偏少數人掌握了某項專利,限制了大眾的改動(改動版權產品是觸犯法律的),使得原本可以一點點改動導致大力優化的產品緩慢前進甚至停步不前。

  另一方面,版權的越來越多在很多方面都限制著人們進一步的創造,因為太多前人專利的羈絆。比如pagerank是google搜索的核心技術,如果這項技術開放了,說不定可以產生某個更加方便大眾的產品;winrar也是沒有開放自己核心技術的,但如果開放了後,是不是會讓壓縮軟件的領域出現奇葩呢?

  這樣說肯定很多看官都覺得不好理解的,我舉個現實生活中的例子來解釋一下:耐克的鞋子是個勾,阿迪達斯的鞋子是三條槓。所以你在市面上看到的鞋子很少有勾勾和三條槓的,否則侵犯了耐克或阿迪達斯的商標(各位可google“阿迪達斯的三條槓霸業”)。如果說以後某個鞋子把叉叉也註冊了,某個鞋子把圓圈也註冊了。那麼鞋子的設計師們還怎麼創新?畫什麼都侵權。況且阿迪達斯一定是把三條槓的鞋子做得最漂亮的嗎?不可能吧。回到互聯網方面來說,就像是google不一定是把pagerank利用得最好一樣。可別人不能再用類似技術了。

  總結

  莎士比亞創作的很多作品是有其背景的,他改變老作品之後揭開了新的文學幕布。而我們現在利用莎士比亞的作品又創造了各種新的文學作品。如果各種具有基本思想的互聯網技術慢慢地屬於了各種各樣的公司,而這些公司也希望靠著這些老本一直賺錢的話,創作者就只能絞盡腦汁地探索新之又新的方法,卻不能利用擺在眼前的便利。

  我們從前輩們的創作中吸取經驗,卻讓下一輩在版權的羈絆下施展不了手腳。 “長期來看是保護了大眾享受更新知識成果的權利”,這個目的又如何能通過版權實現呢?

  來源:FxCk IT投稿,原文鏈接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