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主播背後有策劃公司 講話嗲就能吸粉

直播車展、直播旅遊、直播吃飯……網絡主播的身影不再限於屏幕之上,漸漸走向線下吸金,滲透進各行各業。無論線上線下,網絡主播看起來皆是光鮮亮麗,那麼背後呢?他們靠什麼成為粉絲心中的“不可或缺”?“互聯網+”讓許多傳統行業找到瞭第二春,那麼“直播+”呢?

23

齊魯晚報推出直播背後系列報道,揭秘網絡主播的臺前幕後,探討直播的未來。

不用朝九晚五坐班,不用擔心被領導訓斥,每天隻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在電腦前花上三四個小時聊聊天、唱唱歌,網絡主播就能月入過萬。這樣的職業你羨慕嗎?但在這光鮮的背後,一個網絡主播又是怎樣誕生的呢?

跟高校聯合,招募美女主播

7月11日,被稱為第一網紅的papi醬在八大平臺同步開通直播,一個半小時內就吸引瞭兩千萬人觀看;“國民公公”王健林上訪談節目也直播瞭……網絡直播儼然成瞭2016年的最熱詞匯之一。在這個人人都能成為主播的時代,名人直播固然受關註,但其實千千萬萬的網紅才是直播的主力軍。

那麼,這些屏幕前的網絡主播都是怎麼成長起來的?如果你以為是他們自己造個直播間,逐漸發展,那就大錯特錯瞭。其實,在直播行業,充斥著各種主播經紀公司,它們專門打造、培訓各種網絡主播,並以此獲取利潤。

魁鉞會旗下的鈞彤傳媒就是這樣一傢直播藝人的造星工廠和經紀公司。鈞彤傳媒副總經理張蕾告訴齊魯晚報記者,公司從去年9月份開辦培訓直播藝人的業務,“我們會跟有美女資源的高校聯合,做一些招募主播的活動,還有一些主播是知道我們的名氣和影響力主動簽約的。”

成為簽約主播後,第一步要學習的就是如何自我營銷,讓更多人喜歡,“一開始做主播基本沒人看,有人就會問‘美女,你的房間怎麼都沒有人呢?’這時候經過專業培訓或者情商高的女孩就會特別陽光地面對,‘沒事啊,隻要有你就夠瞭。這樣,這個人極可能會被留住成為粉絲。”其次要培養的本領就是聲樂、舞蹈等才藝展示,公司會每天讓她們瞭解社會熱點新聞,豐富思想的同時還能帶來談資。

培訓一周後,簽約主播們正式上崗。直播過程中,會有專門人員幫她們找出問題所在,教其如何應對。除瞭前期的集中培訓外,每周還會進行藝能輔導,“我們有專門的一層樓,都是用來培訓簽約藝人的,會有老師教唱當下流行歌曲,一些比較容易上手的舞蹈也會培訓,每年還會有化妝和服飾搭配培訓。”張蕾表示,“我們是需要她們通過後期努力與公司實現共贏。”

在主播培訓成型後,公司將會根據她們的個人特質推送到不同的直播平臺,“不同的平臺會有不同的用戶群,像優酷旗下的來瘋直播,靠視頻吸粉,我們會把有才藝展示的主播推送過去,搞笑的主播更適合手機直播平臺。”

講話嗲就能吸粉,入行兩年就是“老炮兒”

目前魁鉞會在全國有15傢分公司,簽約主播1500人左右。網絡主播名為“炸炸”的林璐就是魁鉞會旗下的一名簽約主播,在來瘋直播上有4萬多粉絲的她可以說是一位大V。

才藝並不算長項的林璐主要靠聊天吸粉,“大傢可能是覺得我有趣吧,我是福建人嘛,很多人覺得我講話有港臺腔,更嗲一點,這種腔調會吸引他們。”

“我是會計專業的自考生,當時正在畢業實習期間,傢人想讓我做會計,有個穩定的工作,但是我本人屬於比較鬧的女生。”

2014年,林璐成為一名主播,她認為自己接觸主播的時候已經不是最佳時機,“2012年應該更好一些,那時做主播的人更少,也沒這麼雜,現在很多都是網紅臉在做直播,早前大傢並不是靠臉,而是以才華特長取得關註。”當年做主播一定要有一套專業的設備,聲卡、攝像頭、麥克風,而且一定要用PC端直播,“不像現在拿手機下個APP就能直接開直播。”

入行兩年的林璐算是個“老炮兒”瞭,並不需要公司的培訓,她之所以簽約是看重公司的運作能力。“簽公司主要看它的推薦力度怎樣,以前有好多事情都需要自己來解決,現在由公司幫我出面向直播平臺要推薦、熱門置頂,接線下活動也不需要我直接跟對方談。”

張蕾稱,目前當紅的主播基本都有約在身,“很少有單做的,跟公司走畢竟紮實點。”

主播和平臺之間有瞭經紀公司這座橋梁,溝通起來順暢許多,“比如主播過生日或者有特殊的才藝展示,我們就會提前跟平臺申請,隻要質量好肯定會給上到熱門。而且用真正優質的藝人跟平臺協商推廣是不用付費的,平臺也希望自己更加豐富多彩。”

對於一些大V主播,公司還會幫她們尋找代言活動,甚至出唱片,“長春有個特別會翻唱的女主播,我們就幫她出瞭唱片。”張蕾稱。

一個月被賞70萬,分成後還剩30多萬

也有單幹的網絡主播,比較自由,限制也少。不過,多數網絡主播都像林璐一樣,隸屬於形形色色的經紀公司。

一名主播經紀行業業內人士介紹,目前自由做主播的隻有不到10%,剩下的全部需要通過經紀公司或者直播網站的各種公會掙錢。“單幹的主播能掙到錢的非常少,除非你特別有天賦或是外表十分出眾,多數都需要經紀公司去和網站交涉。”

經紀公司替主播打理各種事務,肯定不能是白幹,一般是通過抽成的方式來賺錢。

一般主播的抽成比例在30%至60%。“普通的二級主播每掙100元自己隻能得70元,剩下的30元要歸經紀公司和網站。”上述業內人士介紹,經紀公司和網站的關系非常緊密,也聯手監控著旗下主播的一舉一動,一個以唱歌為主的主播如果突然想跳一支舞必須提前向經紀公司提出申請。

林璐說,“自己最多時在半個月內被一個鐵桿粉絲打賞瞭70萬的禮物,跟平臺分成稅後拿到瞭30多萬。”林璐表示自己的粉絲中大玩傢還是比較多的,“自己是老板,都在25歲以上,大部分是30歲出頭。”

去年,林璐的收入超過瞭百萬,張蕾表示,這在公司裡隻能算是中等水平,“二三百萬的也很多,每月過萬這是最基礎的,有些女孩一個月賺幾十萬很正常。”

有直播平臺涉黃涉賭,即日起專項整治

近日,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召開網絡直播平臺專項整治工作會議,決定從即日起至10月底,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開展網絡直播平臺專項整治工作。

有關人士介紹,這項工作將切實加強對網絡直播平臺的安全管理,依法打擊利用網絡直播平臺實施的各類違法犯罪活動,進一步凈化網絡環境。

據不完全統計,當前境內各類網絡直播平臺已達150餘傢,用戶規模超過2億,一些大型網絡直播平臺註冊用戶過億、月活躍用戶超千萬,高峰時段部分“房間”用戶達數萬人。

網絡直播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帶來瞭突出的安全問題。一些網絡直播平臺傳播色情低俗信息,屢屢挑戰社會道德底線,個別網絡直播平臺存在色情表演、賭博等違法犯罪活動,嚴重破壞網絡環境,危害社會公共秩序。

專項整治期間,全國公安機關網安部門將全面檢查網絡直播平臺安全管理制度措施落實情況,指導網絡直播平臺全面清理各類違法有害信息,依法關停傳播違法信息的賬號、頻道,查處存在違法違規行為的網絡直播平臺。

據悉,這次將重點整治三類網絡直播平臺:一是群眾舉報、網絡曝光或網民反映問題集中的;二是涉嫌存在色情表演、聚眾賭博以及其他違法行為的;三是企業自身管理秩序混亂、安全管理制度措施不落實的。

同時,公安機關將監督指導網絡直播平臺加強安全管理,履行法定責任義務,嚴格落實違法信息防范處置以及網上案件線索發現報告等措施,推進網絡主播和管理員實名制、普通用戶手機註冊登記等安全管理制度,促進網絡直播平臺的健康發展。

據瞭解,公安機關網安部門還將與網絡直播平臺建立協同處置違法信息工作機制,對利用網絡直播平臺傳播、散佈淫穢色情、暴力、恐怖、教唆犯罪等違法信息,或組織色情表演、聚眾進行賭博、實施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的,堅決依法打擊,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若發現違法犯罪線索,可向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站(www.cyberpolice.cn)舉報。

來源:齊魯晚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