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版Quora:知乎

  知乎是一個極具中國傳統特色的詞,知是指知道或知識,而乎是中國古代最常用的語氣助詞與介詞,在歷朝各代的古文、詩詞中極為常見。飽受文言文教育壓榨的我們自然是再熟悉不過了,在《史記·陳涉世家》中就有“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一段。

  同時知乎也是一個社會化問答網站的名稱,被譽為是國外Quora的中國版,這個網站在一月底上線測試,目前仍然處於嚴格的邀請控制中。與百度知道這樣的傳統問答網站相比,知乎更強調人的元素與知識性,相比起來社會化問答更像是介於百科與傳統問答網站之間。

  百科類網站的詞條,必須要有完整的準確的定義,例如筆者能夠從百度這一詞條了解到百度相關的信息,但是並不能夠詢問百度業績、財報、人事變動相關的內容,有一定局限性;而傳統問答網站更適合於回答是非題,他們也將選出的最終答案作凸顯,但事實上那些沒有被選中的回答仍然具有很強的參考價值。

  與百科類網站比,社會化問答網站寬容度更高,與傳統問答網站相比,社會化問答問答的知識性與討論氛圍更佳。

知乎

  知乎是筆者近期遇過氣場最好的網站,這與筆者初遇維基百科的感覺差不多,與傳統問答網站短小精湛的回復相比,知乎的每一條回复看起來都像是慎重考慮過的答案,這是一種精心經營下的良好氛圍。

  知乎嚴格控制了參與測試的用戶數量,上線測試快兩個月邀請仍然難以尋覓,而淘寶上銷售知乎邀請的不過寥寥數家,最便宜的一口價要20元。筆者如果不是透過特殊渠道獲得了邀請碼,可能直到現在仍然無緣了解知乎,這可以被看作是飢渴營銷的又一實踐,但是似乎有點飢渴過度了,更重要的是知乎邀請的第一批用戶大多是各個行業的專家或知名人士,當然目前最多是互聯網。他們對於互聯網有足夠深的認識,更容易去接受新生事物,更願意去跟大家一起分享自己的觀點,比起網站的硬件與軟件,這些意見領袖更像是知乎的命脈所在,他們極大提高了知乎的內容吸引力,也減少了知乎的溝通與管理成本。這些用戶被知乎稱之為種子用戶,寓意他們能夠把知乎這種知識討論的氛圍帶動起來,進而啟動網站內在的良性循環。

  在這裡面筆者看到了中國互聯網極其少見的沉下心做事情的態度,現在已經有太多的快融資、快擴張、快上市與快死亡,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時間、耐得住浮躁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除了意見領袖,知乎還引入了維基百科的社區精神。每個用戶都可以對提問進行完善,也可以對回復進行加扣分操作,最大限度調動用戶的力量對優質內容與劣質內容作篩選。知乎並沒有積分制,受益種子用戶帶來的良好討論氛圍,你發現別人提交的問題都得到了優質回复,你會嘗試著自己發表一些想要了解的問題,同時你也會用更加認真的態度回复別人提出的問題。以誠待人者,人必誠而應之,這正是中國人傳承千年以來的處世哲學。

  這給筆者一種印象,如果筆者是需要一種肯定答案的時候會去傳統問答網站,如果筆者是需要更多的思維發散、提供更多不一樣的想法,那麼筆者會選擇去知乎,兩者並不能完全取代,就像是你不可能在百度知道就業界最新的熱點疑問獲得滿意的答复,同樣的你也不可能去知乎詢問北京地鐵路線信息,知乎用戶的漠視會讓你的問題迅速墮出視野。

  知乎做得很好,至少截至現階段是這樣,良好的社區討論氛圍,嚴格控制的用戶增加速度。但是知乎未來遭遇的問題一樣讓人頭疼,如果知乎大範圍開放後,大量湧入的新用戶是否會打破知乎良好討論氛圍的平衡,是否會降低知乎的提問(似乎叫話題更合適)與回复的質量,知乎是否能在IT以外諸如生活、法律等更多領域吸引足夠多的優秀意見領袖,能不能夠為用戶推薦足夠感興趣的問題。

  盈利並不是筆者擔心的問題,假設知乎真的能夠成為一個優秀的公共知識網站,即便沒有任何盈利項目也不難找到生存下去的方法,看看國外的維基百科你也許會感嘆國內環境如此困難。但是那些活躍在知乎的意見領袖、活躍用戶,它們並不難給知乎找出一條好路,所以知乎現在需要考慮的並不是盈利,而是怎樣構建好這個公共知識平台做好,當你把大家的需求都解決得異常妥帖的時候,你的生存也不再是一個難題。

  而競爭是一個很難去判斷的問題,即便給你足夠多的錢和人員,要構建一個成功的公共知識平台也並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其中​​包含了意見領袖、會員、話題、回復等諸多因素,這些並不是所有都能用錢搞定,但是如果有出現這樣一個優秀的競爭對手,這對於知乎或者用戶而言也許並不是一件壞事。

  來源:XJP投稿,原文鏈接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