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政府,弱得有理

雷鋒網組織瞭一行人來到矽谷,走訪瞭當地的創新企業孵化器、斯坦福的創新公開課、Google總部、Facebook公司和一些小型創業公司。行程仍在繼續,今天我們來到的是三藩市政府,接待我們的是市長辦公室國際商貿處主任Mark Chandler。

1.pic_hd

三藩市政府對所有人開放,隻要過瞭安檢,任何人都可以進入辦公大樓。

4.pic_hd

市長辦公室外的休息室,我們被提示不要拍到工作人員的樣貌。

三藩市的GDP在全世界國傢和地區裡能排到前50,這裡的科技企業超過2000傢,高校和科研機構林立,源源不斷向全世界各地輸出著最先進的技術,恰如Chandler比喻的:“你們所有人手上的手機其中某一些功能之所以能實現,都得益於三藩的貢獻。”舊金山灣區人口數量在地廣人稀的美利堅已經算是很驚人,高等人才絡繹不絕地流向這裡。

三藩有什麼神奇的引力?

“和美國通行政策相比,你們在吸引人才方面有什麼特別的政策?”這是我們考察團成員拋出的第一個問題。

“跟政策無關,三藩的經濟、創新文化吸引著來自各地的人才。三藩市素來有創新的傳統。”

每個來交流的團多少都希望取一點經回去,“文化”偏偏是最難模仿最難學習的東西,於是我們考察團就這種創新公司崛起有沒有機制的促進、政府在其中作瞭什麼努力費盡心力地發問,Chandler最後給出的答案是“不作為”,政府什麼都不要管,“the companies are smart and Government is stupid”,術業有專攻,論做生意,企業才是專業的,政府的職責隻在於創造一個良好的商業和人才環境,做好基礎設施建設。事實上Chandler認為政府也管不瞭,整個三藩市公務員系統人員才15000人(其中包括郵政、消防人員、警察等等,真正的職能部門人數不到2000),在企業面前,政府的話語權是比較弱的。

三藩政府做的事情有兩件:一件是教育投入,這對於孕育高技術人才的作用不言而喻;另外一個就是基礎科研的投入。那些在國內被認為是苦行僧、冷板凳式的科研領域,在三藩,都能得到政府的強力的持續的支持,科研人員的社會地位和收入有保障,有瞭機制的作用,項目也不會因為個人原因而終止。對於沒有實力進行專項科研開發的創業公司來說,他們隻需要想好怎麼做產品就好,基礎的技術研發基本不需要太操心,政府支持的基礎科研等於是“開源”,如果需要更加精細的技術能力,可以再嘗試自己做更深入的研究,或者找斯坦福等學校研發機構授權——眾所周知,後者在很多方面的研究能力在世界上都屬於前沿地位。

在三藩市,矽谷和斯坦福等高校已經形成瞭很良性的循環。高校向社會輸出各種尖端人才,功成名就的校友也有很強烈的回饋精神,對母校新興創業公司和團隊給予很多資源支持。到現在,已經分不清到底是斯坦福成就瞭矽谷,還是矽谷成就瞭斯坦福。

6.pic_hd

斯坦福的金工實驗室,一個把idea變成原型的地方。

在整個交流過程中,我們考察團提瞭很多問題,比如教育和科研經費的比重、怎麼去衡量科研經費有沒有達到實際效果,Chandler最常用的回答就是“This is America”,他們不關心每年在教育和科研上花瞭多少錢,不關心數據,不那麼在乎投資回報,也許,三藩市真的有這樣一種神奇的魔力,讓每個人都自動自發地去遵守一種契約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