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觀察報》社論:Google圖書館風波無需過度恐懼新事物

Game2遊戲:


谷歌數字圖書館與中國作家之間的版權之爭,已經被證明是一場由於彼此對信息的理解存在誤差而產生的糾紛。它也證明了以書籍和紙張作為信息容器的出版及媒體行業,已經是如此之風聲鶴唳與草木皆兵。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在傳播谷歌數字圖書館將570位中國作家的作品轉化成電子版本,以及隨後谷歌發布的和解協議時,有兩條關鍵信息被傳播者突出: 第一是作品未經授權被上傳網絡,將被免費下載和閱讀;第二是和解條約的不低於60美元價格以及最後和解期限。於是,谷歌的舉動被理解為,用60美元購買中國作家的版權,並且將會用於圖謀自己的商業利益。

谷歌並非一個激進的版權反對者——在互聯網世界已經不乏有人認為過於苛刻的版權保護正在束縛人們的創造力,比如勞倫斯·萊斯格正是持此觀點的代表人物。作為一家能夠成功融入了傳統商業世界的非傳統公司,谷歌並不是通過狂熱地空想做到的。它知道該如何同已有的力量共處。

其次,谷歌所付的不低於60美元價格並非版權的價格,而是谷歌為自己未經許可將中國作家作品變成電子版本而付的製作許可費,並不妨礙此後作家根據谷歌的銷售獲得版權收入。

第三,作家們對“免費”的恐懼真實存在,“免費”的威脅確實也讓不少傳統媒體人士和作家感到未來的不確定性。但是谷歌在此次事件中卻並不代表“免費”的力量。讀者們能夠搜索和看到的將只是作家作品的部分章節,如果需要進一步閱讀,還需要付費購買。費用則由谷歌和作家之間分成,作家得到的分成會高達45%-63%——出版商付給作者的版稅分成會在7%-10%,還不包括出版商隱瞞的部分印量。

已經不乏論者指出,作家們對谷歌數字圖書館的恐懼並無來由,因為谷歌數字圖書館其實是在搭建一個新的出版和銷售平台,作者可以通過這一平台獲取更大利益。如果谷歌順利推出自己的電子閱讀器的話,這一平台將會更加完善。即使谷歌不會推出電子閱讀器,那些已經在生產這種閱讀終端的公司,比如美國的亞馬遜和中國的方正,也都會是這一平台的受益者——當然,亞馬遜和方正也都在搭建自己的電子圖書平台。龐大的內容資源平台加上新的閱讀終端,當亞馬遜第一次推出kindle時,不少人就已經認識到,這至少是部分未來。

對於代表未來的新事物的恐懼和排斥幾乎貫穿整個人類歷史,因此我們也無需自責和內疚。對於不確定性的擔憂會讓我們把天使拒之門外,而更願意選擇熟悉的魔鬼為伴。傳播的歷史也正是如此。印刷術剛剛在西方出現時,引起的巨大恐慌以及對它的抵制,絲毫不亞於今天傳統內容製作者對通過互聯網傳播的電子圖書和網絡新聞的恐懼及抵制。那些以手抄經書為職業,並且因之備受尊敬的僧侶們,理所當然地成為了反對者。當然,從過去的歷史來看。如果某種新生事物真的代表了未來, 或者至少代表了部分未來,它終會取得生存權,無論這種勝利的取得是多麼曲折。比如印刷術,比如電視,再比如蘋果公司的iPod。

作為我們,我們這些生活在舊世界的人,思維方式為舊世界的思考模式固化的人,我們在面對新事物時,所能選擇的最佳行為方式,其實只能是避免過度恐懼,避免對​​之產生厭惡和排斥情緒。在辨識清楚它是不是代表未來之前,我們至少得多打量它幾眼。這也正是谷歌圖書館版權之爭帶給我們的啟示。

遊戲網誌: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