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瀑》豪賭1億美元 九城朱駿:我回來瞭

zj

上次朱駿公開亮相,為自傢產品坐鎮還是在3年前的ChinaJoy上,當時的朱老板手握兩款歐美大作,一款是目前已經上線的《行星邊際2》,一款是當時被他稱之為偉大的遊戲《火瀑》。

時隔3年,他再一次出現在玩傢面前,還是滿滿的網遊圈大佬風范。這一次他更喊出“《火瀑》是自己親兒子”,親自帶隊做遊戲,親自給出很多建議,親自玩出很多問題。他說:“自己對《火瀑》的愛超過《奇跡》、超過《魔獸世界》。 “這款遊戲研發費用已經超過1個億的美金而且還在繼續燒,本來董事會都不打算投瞭,我說不行,一定要做下去。”

朱老板1億美金的賭註——

“暴雪沒做出來的開放世界PvP,我相信我們能做出來。”
坐在這裡的,和筆者面對面的人,10年前,曾是這個行業絕對的領袖,可能現在很多90,00後玩傢都不知道,是他帶來瞭韓國的《奇跡》,也是他,帶來瞭美國的《魔獸世界》,成就瞭一個網遊黃金時代。

這幾年,不用多說,九城過得非常艱苦。這款朱老板眼中的親兒子——《火瀑》,在毗鄰暴雪的Red5,投入1億多美金,熬瞭整整6年之久,終於快熬出頭瞭。

朱駿自我調侃道:“我現在沒辦法,隻能自己又出來瞭,這款產品被董事會challenge(挑戰)瞭多少次,隻好我自己出來打仗瞭。如果當初讓我知道做這個事情要做6年,我是不會投的,倒不是說不賺錢,是太累瞭。”

但既然是朱老板的親兒子,就一定要做出個人樣來,何況Red5還有九城以及東方明珠的2400萬美元註資。朱駿說:“當時我和Mark(時任Red5 CEO)聊開放世界PvP(火瀑核心理念)聊得很好,覺得是遊戲的未來,但真的這麼做瞭之後發現非常難做。但是你錢已經都投進去瞭,前面投瞭5000萬,發現沒做出來,後面如果不繼續投,前面5000萬不是白投瞭,所以又繼續投,現在還在做。”

隨後,朱老板像一個遊戲策劃一樣,饒有興趣的介紹起《火瀑》立項時的雄心壯志:“這是一款MMO+FPS網遊,PvP是開放世界PvP,到最後會引向電競生態。我們開始把腦洞開太大,沒想到實現起來這麼難,導致燒瞭很多錢都沒有做出來,不是缺這個就是缺那個。暴雪《泰坦》就是做開放世界的PvP沒做出來,整個項目都被砍掉瞭。我們還是繼續做,因為我相信我們能做出來。”

相較於之前的《魔獸世界》和《奇跡》,《火瀑》算是九城裡唯一一個“CEO級遊戲”瞭,很多調整和優化都是研發人員陪著朱駿玩出來的。雖然遊戲臨近不刪檔,但對於朱駿來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說:“現在一定要等開放世界的PvP出來才最好玩,這也是最難的地方,但遊戲必須先上線,上瞭才知道玩傢想什麼,希望玩什麼,意見是什麼。”

時至今日,MMORPG和FPS網遊仍占是玩傢最喜歡的遊戲類型,《火瀑》則是集合瞭這兩類遊戲特色的MMO+FPS的網遊。不過至今為止,該領域仍然沒有一款像樣的作品出來,這是為什麼?

“關鍵是沒人敢做!”朱駿說,“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沒人敢做,敢做瞭什麼事情都做得到。”
重新定位九城——

“光做遊戲是沒有用的,要把互聯網生態建設起來。”

對於如今網遊市場,朱駿分析稱:“目前為止最賺錢的還是端遊,頁遊隻是個過渡階段,手遊發展很迅猛。但很多手遊都是有依附在端遊或者電影的知名度上。你看現在網易夢幻、大話手遊把沒IP的都打敗瞭。”

近年來,端遊市場鮮有成功的遊戲,朱駿認為其關鍵點在於生態和文化沒有做紮實。這也是目前朱駿對九城的最大期望——一個娛樂平臺,而不隻是一個遊戲公司。

朱駿在《火瀑》發佈會上親自站臺,宣佈和優酷土豆、360以內容生態鏈的形式來“養”《火瀑》 IP。 這麼大的動作也絕非空穴來風,他說:“重新思考的話,當時九城隻做遊戲是沒有用的,因為前幾年視頻、直播、文化內容市場還不熱,大環境沒意識到整個生態鏈的價值,資本也相對封閉,你IP就算開放給別人做別人也未必願意。而且現在電競這麼火,也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火瀑》對於朱老板和九城來說非常重要

朱駿覺得眼下時機正好,九城可以利用旗下IP把遊戲,電影、手遊、直播、電競、電視連續劇,主題公園,TV,甚至VR都串聯起來。光靠以上某一個環節很難變現,比如直播,遊戲和直播一定要並在一起,做遊戲賺錢瞭,反過來投直播,直播拉動遊戲,這就是一個生態和文化,不能單獨剝離。

“互聯網生態,無論是什麼平臺、什麼形式,到最後一定是平臺為基礎,遊戲和內容最賺錢。”

談未來的規劃——“這段時間且看九城的大招。”

在問及玩傢關心的奇跡系類遊戲時,朱駿透露確實有相關計劃但目前不方便透露,九城在移動領域也即將推出一款重IP的手遊,目前保密。在互聯網生態領域方面,過段時間會有大招。

“我回來九城就2、3年,2、3年要把公司從什麼都沒有做起來真的很不容易,還好我們前幾年有投幾個項目,現在整個市場上新興貴族投瞭很多錢拿來做手遊,他們的經歷也不必我們差,對遊戲的感覺也很好,所以我們要做一些完全差異的東西,不然不好玩,我們又不是忙著賺小錢。小錢也賺過瞭沒什麼意思,我們要拿出不一樣的東西,顛覆性的東西。”

九城的未來該如何走?

但是對於現在的九城,想重回網遊第一梯隊談何容易,可能不僅是錢和時間的問題,還要面對團隊重新磨合,IP方、平臺是否開放等諸多難題。朱駿用“掠奪”兩字來表決心——

“十幾年前我們公司有一個CTO問我,朱老板,如果身無分文的時候你怎麼賺錢?你告訴我一個秘訣。我說瞭兩個字——‘掠奪’。我們要想盡辦法,對產品、市場有敏感性的同時,再加上掠奪。掠奪是侵略者的本性,也就是做大帝國的本性,如果有掠奪的心態去做事,你做很多事情會簡單很多。”

from:1717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