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防火牆》讀後感

  今天讀完了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我們的防火牆-網絡時代的表達與監管》,作者李永剛是政治學博士,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的副教授,曾經在1999年9月20日創辦過著名的學術網站“思想的境界”,後於2000年10月12日關閉,該網站我當年也經常訪問,是當時學術網站的佼佼者。

  從作者的經歷,以及書名,讓我一開始對這本書非常感興趣,因為這本書所涉及的是一些原本不能公開說的信息,互聯網的業內人士都知道的潛規則,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說,“這事兒不能說,‘這事兒不能說’這件事兒也不能說”,而這本書卻打破常規,將這些事情公開化和系統化了。

  為誰辯護?

  書中大部分內容是在羅列事實,一開始羅列CNNIC關於中國網絡的現狀,之後描述中國網絡監管這幾年來的發展情況,討論了互聯網上的一個獨特群體“網民”對於民意的表達以及傳播機制:熱帖、跟帖和轉帖,實現互聯網草根的投票。網絡事件是群體怨恨的表達機制,群體怨恨是一種特殊的情感體驗,一般只能在隱忍中持續繼續怨意,或心懷不甘,或忍氣吞聲、自怨自艾。網民要舒緩怨恨情緒,一種廉價的精神勝利法就是聚集此類網絡事件,完成一次“想像的報復”。幾乎每一個社會熱點都會導致一個網絡流行語的產生,從“很好很強大”到“很黃很暴力”,再到“很傻很天真”,以及後來的“打醬油”、“俯臥撑”和“躲貓貓”等。互聯網開闢了惡搞運動和翻偶像、反美學的奇異道路,山寨文化成為人們喜聞樂見的文化和精神追求。

  而對於山寨,李永剛則引用了朱大可對於山寨的論述:山寨文化是後權威社會的必然產物,是民眾獲得話語權之後的一種社會解構運動,旨在顛覆文化威權的中心地位。山寨精神的價值在於,它通過顛覆、戲仿、反諷和解構,在一些局部的數字虛擬空間裡,實現了民眾對自由的想像。

《我們的防火牆》讀後感

  這本書沒有講述防火牆的技術細節,僅有的技術描述也是摘抄維基百科上的信息,大部分內容講述的是監管是什麼,形成的歷史,以及探討為什麼需要監管。

  以西方國家的互聯網監管相比,國內主要有三個突出特色:普遍過濾的預審查與人工干預的後抽查相結合;典則標準模糊,介入部門眾多;監管結果一錘定音,缺乏行政和司法救濟手段。

  作者稱,西方社會對於中國監管​​互聯網的批評是“可觀察性偏見”,各國政府都對互聯網信息進行過監管,而只有中國是公開實行的。而作者又說,互聯網已經被中國成功馴服,北京製定的“有序發展”戰略(一邊審查,一邊發展)目前已經占得上風,“受到管制的互聯網仍然是發展經濟、提高生活水平、改善政府執政能力的一支積極力量。 ”

  結論是什麼?

  作者通過統計一個高校BBS十大熱門話題中,娛樂類占79%,而政治類僅佔21%的例子,證明網民對政治類話題興趣不大。

  作者說道:在當下中國,儘管互聯網內容監管體系複雜,技術先進,但很容易找到經驗和證據來說明,監管過強並不是多數國人認同或感知的事實……在許多知識精英的眼中,互聯網依舊繁榮,依舊是一個淘金的保底,是可以放手開頭的新財富的源泉。對監管的敏感和反感,更多還是極少數知識精英階層認可西方的自由立場所致。 (大眾)雖然對監管造成的使用不便有些微詞,但極少上升到指控體制和政策的高度。

  應該怎麼辦?

  作者給出的結論是兩個字:寬容。

  從寬容與權力的關係看,寬容是權力的自我節制,寬容實際上是一種放棄,是有權力的人放棄把他認為合適的生活方式強加給其他人,當權利不肯克製或不能放棄時,寬容就不復存在。

  從寬容與權利的關係看,寬容是對多元權利的容忍,這種尊重或容忍的程度構成寬容的成詞。

  儘管看完這本書之後,感覺比較失望,但總的來說,這的確是詳細介紹和分析中國互聯網監管制度的第一本書,作者試圖用犬儒主義的思維教導大眾“自律”,並祈求管理層“寬容”,實際上作者也知道,在普遍不寬容的社會中,寬容尤難做到,在一個怨恨蔓延的社會中,寬容顯得非常愚蠢,只有在社會大多數人對相互寬容達成共識的時候才能實現,然而,我對這個前景抱以非常悲觀的態度。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