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佈斯傳》簡體中文版今同步發售

早報記者 石劍峰 朱潔樹

喬佈斯不會想到,在自己離開這個世界之後,他成瞭眾多商傢的免費代言人,機場、商店、街道、書店甚至從不賣書的網絡服裝店都掛上瞭《喬佈斯傳》的巨大海報。

今天,由史蒂夫·喬佈斯及其傢人唯一授權的傳記《史蒂夫·喬佈斯傳》(以下簡稱《喬佈斯傳》)全球統一發售,中國大陸也將在今日21個城市30傢書城同步發售簡體中文版,時間定在上午10:05。

預售超過百萬冊

中文簡體版《喬佈斯傳》將由中信出版社出版。根據與美國出版商西蒙-舒斯特公司(Simon & Schuster, Inc。)的協議,中國大陸將參與到全球同步發售這本傳記的商業活動中。簡體中文版將共推出三個版本:平裝版、精裝版和紀念版。此外,蘋果應用商店(App Store)上的簡體中文版《史蒂夫·喬佈斯傳》也將由中信出版社同期推出。在上海地區,今天第一時間出售這部今年最令人期待的傳記的書店將有3傢,分別是季風書園陜西南路店、上海書城福州路店和上海書城五角場店。

自從10月5日喬佈斯去世之後,喬佈斯最大的“生意”就是這部傳記。世界各地的大城市以及書店都能看到全球統一封面的大幅海報,就算是中國也不例外,而且中國大陸地區也加入到這場全球統一發售的“狂歡”紀念之中。

今天發佈《喬佈斯傳》成瞭書商、書店和喬佈斯粉絲的節日,這不啻是一個諷刺。在今日傳記正式上市之前,僅預購數量,《喬佈斯傳》就已經成為超級暢銷書。在“快書包網”,今天隻銷售一本書——那就是這本《喬佈斯傳》。在京東,《喬佈斯傳》的預訂數也已經突破5萬冊,當當更是超過10萬冊。就連賣衣服的凡客,也在賣這本傳記,毫無疑問它是用來吸引眼球免費用喬佈斯做廣告的。

據中信出版社副總編輯閻向東介紹,中信出版社早在今年初就已經簽下瞭這本書的中文版權,但按照保密協議,就算出版社內部也沒有多少人知道。“由於全球同步發售,美國出版方要求必須秘密運作。自始至終,國外出版方都是將書稿的紙樣從美國直接郵寄至北京。沒有任何電子文檔,都是打印的紙樣,而且對全球所有的出版社都是這樣。”至於譯者,出版方是從網絡招募多人合作翻譯。

中文版《喬佈斯傳》共41章,560頁。在傳記正式上市之前,根據中信出版社的數據,僅國內預訂量就已經超過100萬冊,同時宣傳費用也已經超過100萬元。

他去世那天傳記完成

10月5日,喬佈斯辭世,除瞭iPhone 4S,喬佈斯還留下瞭這本傳記《喬佈斯傳》。該傳記由著名作傢沃爾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在過去兩年與喬佈斯面對面交流40多次、對喬佈斯近100位傢庭成員、朋友、競爭對手和同事的采訪的基礎上撰寫而成。

艾薩克森是原《時代》周刊總編、CNN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為愛因斯坦、基辛格、富蘭克林等名人寫過傳記。《喬佈斯傳》原定於11月21日發售,但由於喬佈斯的去世,出版時間也被提前到今天。

在喬佈斯生命的最後日子,除瞭醫生、傢人外,本書作者艾薩克森是少數幾個見到喬佈斯的人之一。最後一次采訪結束時,艾薩克森曾忍住內心的悲傷問喬佈斯,他20年來拒絕媒體、刻意註重隱私,為何在過去的兩年裡,為瞭這本書,對自己如此開放。喬佈斯回答說:“我想讓我的孩子們瞭解我,我並不總跟他們在一起,我想讓他們知道為什麼,也理解我做過的事。”而作傢寫完最後一個句子,也是在喬佈斯去世那天。

《喬佈斯傳》貫穿瞭喬佈斯56年的人生。起始於年輕的喬佈斯對養父母的一句頂嘴,喬佈斯稱將自己生下並送人的親生父母是他的“精子和卵子銀行”。艾薩克森並未對自己筆下主人公獨特的個性進行細致分析,不過他也提出瞭一個問題,即童年被遺棄的經歷是否導致喬佈斯成年之後擁有強烈的控制欲。不過這個問題並未得到解答。

他與克林頓很鐵

就在《喬佈斯傳》今日正式面世之前,美國諸多媒體已經提前泄露瞭部分關於喬佈斯鮮為人知的故事。比如喬佈斯對艾薩克森說,2010年秋天,白宮安排喬佈斯和奧巴馬見面,但喬佈斯堅持總統親自出面邀請。在雙方僵持五天之後,喬佈斯讓步,到舊金山機場附近一傢旅館會見奧巴馬。在那次見面中,喬佈斯直接對奧巴馬說:“你隻能當一任總統。”他希望奧巴馬對企業界友好一些。據傳記內容披露,那次會面並不友好,喬佈斯本人也沒給總統留下好印象。

很清楚,跟喬佈斯關系最好的總統是克林頓。根據傳記內容,1998年的一個深夜,喬佈斯接到瞭克林頓打來的電話。克林頓希望喬佈斯能夠就萊溫斯基事件(克林頓的一個性醜聞事件)給出自己的建議。喬佈斯當時回答道:“我不清楚你是否做瞭這件事。如果是的話,我覺得你應該告訴美國公眾。”就自己性醜聞征求喬佈斯意見,足見兩人關系很鐵。克林頓的女兒切爾西·克林頓在斯坦福大學上學期間,喬佈斯將自己的一處鄉間住所借給克林頓,以方便克林頓夫婦去探望女兒 。喬佈斯去世後的私人追思會,克林頓也應邀出席。

他坦率表示鄙視蓋茨

書中不可避免地談及矽谷編年史,對科技愛好者來說早已耳熟能詳,而對於廣大讀者來說也顯得有趣。有些已經是陳年舊事瞭,比如喬佈斯的第一份工作是在Atari,參與遊戲Pong的制作(“如果你未滿30歲,可能得問你父母”,艾薩克森這麼寫道)。

盡管在喬佈斯去世之後,比爾·蓋茨對這位對手予以很高的敬意,但蓋茨看到傳記後是否會有些不爽呢?因為在書中,喬佈斯很坦率地表示,他瞧不上蓋茨。喬佈斯對艾薩克森說:“蓋茨沒有什麼想象力,也從未有過任何技術創新。正因為如此,我覺得他更適合做慈善事業,而不是技術工作。他隻是剽竊別人的產品創意而已。”而公開的秘密是,蓋茨也很不爽喬佈斯,他認為喬佈斯實際上是“很古怪”和“存在性格瑕疵的人”。喬佈斯還說,隻要巴爾默擔任微軟執行長一天,微軟就“完全無足輕重”,且不太可能改變。

書中還寫道,在產品研發上,喬佈斯的下一目標是“蘋果電視”,他希望這一產品可以有最簡單的用戶界面,整合DVD播放器、有線電視頻道,還能與用戶各的種設備及雲存儲賬戶同步。喬佈斯還與出版商接洽,希望推出在iPad等蘋果產品上使用的互動性更強的電子版教科書。

他的最愛是鮑勃·迪倫

《喬佈斯傳》也披露瞭很多關於他的私人愛好。在書中喬佈斯回憶起青少年時期時說:“我開始聽很多音樂,並開始讀科學技術領域以外的書籍,莎士比亞、柏拉圖。我喜歡《李爾王》。”書中還提到《大白鯨》和迪倫·托馬斯(Dylan Thomas)的詩歌也是喬佈斯年輕時的最愛。喬佈斯最愛的書是《瑜珈士的自傳》,這是他反復閱讀的一本書,也是他的iPad2裡惟一一本書。

對喬佈斯影響最深的藝術傢是鮑勃·迪倫,他稱鮑勃·迪倫是“我的英雄之一”,他的iPod裡有鮑勃·迪倫十多張專輯,此外還有7張披頭士樂隊的專輯、6張滾石樂隊的專輯。像迪倫一樣,他也和張瓊·貝茲(Joan Baez,喬佈斯前女友)有過一段情愫,喬佈斯的iPod裡面甚至還存有貝茲唱的迪倫的名曲“Love Is Just a Four-Letter Word”。

2004年,喬佈斯主動請求艾薩克森為其立傳,但遭到瞭艾薩克森的拒絕,因為“喬佈斯距離職業生涯的結束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2009年,喬佈斯妻子勞倫·鮑威爾致電艾薩克森,告訴他,“如果你真的打算寫一本關於他的書,最好現在就開始。”艾薩克森於是聯系喬佈斯重提傳記寫作,但卻被喬佈斯以健康欠佳為由拒絕瞭。

2010年元旦前夕,喬佈斯再次致電艾薩克森,兩人決定傳記寫作正式啟動。自此直到喬佈斯2011年10月5日去世,艾薩克森對喬佈斯進行瞭接近50次采訪,在喬佈斯的支持下,完成瞭對近100人的訪問。

2011年8月,《史蒂夫·喬佈斯傳》的出版商西蒙-舒斯特公司(Simon & Schuster, Inc。)在其官網宣佈:該書發行日期從2012年3月12日提前到2011年11月21日,書名從《iSteve:喬佈斯之書》(iSteve: The Book of Jobs)變更為《史蒂夫·喬佈斯傳》。

喬佈斯逝世消息發佈次日,該書發行日期被提前到10月24日。

2011年4月份,中信出版社確定瞭此書的出版計劃。7月,美國方面給中信出版社發來瞭第一批書稿。完整書稿在9月下旬最終確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