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殺》山寨意大利桌遊《Bang!》?

Game2遊戲:


from:163  南方周末

《三國殺》是一副紙牌,紙牌上的不同角色擁有不同技能,玩法類似殺人遊戲,也有人把它看成紙牌版的殺人遊戲。這些對於國內600萬玩家來說,是不需要解釋的——據《三國殺》的出品公司“遊卡”提供的數據,《三國殺》兩年內賣出了100萬套,按照一套有6個玩家使用計算(每套遊戲最多可以供11人同時使用),600萬玩家是一個很保守的估計。

玩家曝光熱門桌遊《三國殺》為山寨遊戲

順手牽羊?

“《三國殺》是《Bang!》的山寨版!”有人在《三國殺》官方網站上憤然揭底。

2006年,中國傳媒大學三年級學生黃愷在上課走神時,萌生了一個非常“穿越”的想法——為自己喜歡的意大利卡牌遊戲《Bang!》套上熟悉的三國背景,創造一款全新的遊戲。黃愷用兩年時間製作並推出了《三國殺》。

“誕生於2002年的《Bang!》是很有名的遊戲。”遊戲設計師黃磊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三國殺》儘管對《Bang!》做了很多出色的改進,但在業內人士眼中,它還是一個'翻譯之作'。”

也有網友力挺《三國殺》,認為遊戲模式的借鑒不能叫抄襲或者偷竊,網友“謎之滅”說:“大家玩過《強手棋》和《大富翁》沒?《三國殺》借鑒的只是遊戲模式,如果這樣要被《Bang!》追究原創責任的話,相信更多遊戲追本溯源都要被整改了。”

“山寨之爭”很快出了國門,2008年6月,在國際著名的桌遊網站“桌遊怪人”上,有玩家發帖“《Bang!》在中國”:由於遊卡桌遊在中國發布了一款名叫《三國殺》的遊戲,《Bang!》在中國的幾個大城市正迅速受到追捧。

帖子引來了《Bang!》的發行方意大利達芬奇公司的工作人員希爾瓦諾。索倫蒂諾,他回帖表示很惱火:“版權是桌遊世界裡爭議不斷的話題,但《三國殺》照搬《Bang!》的遊戲規則和架構設計,只修改遊戲背景和角色名字的做法,構成了對《Bang!》版權的侵犯。”

《三國殺》和《Bang》到底有多像

涉嫌侵權玩家曝光《三國殺》山寨《Bang!》

爭論隨著《Bang!》的作者埃米利亞諾。夏拉的現身達到高潮,夏拉用“不公平”來形容:“如果你將整個遊戲規則照搬過去,只是改變某些名稱,以及只做一點點修改的話,那麼你正在偷竊其他人的勞動成果。”

《Bang!》的設計者夏拉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郵件採訪時說,早在兩年前,他就開始關注《三國殺》與類《Bang!》遊戲在中國的發展。 “我們覺得80%都不一樣,這不是一個本地化的過程,這是一個原創遊戲。”遊卡桌遊CEO杜彬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遊卡桌游從來沒有否認遊戲借鑒了《Bang! 》的機制,但是《三國殺》將機制重心轉移到武將身上,增加了很多新的機制,而且得到了玩家的高度認同。 “這其實在網游裡面非常普遍,例如《永恆之塔》和《魔獸世界》的關係,它們也是一個模子裡面刻出來的,但是它也有一些原創的系統和情節。”

在《三國殺》的設計者黃愷看來,所謂抄襲其實是一個度的問題:“《Bang!》也不是完全原創的遊戲,它的猜測機制來自殺人遊戲,用手牌攻擊的方式也不是獨有的。汽車是4個輪子的,我設計一輛兩個輪子的汽車,這屬於​​抄襲嗎?我再設計一個沒有輪子的汽車,這是原創還是抄襲?如果我們只是換了個主題,但是什麼都沒有動,那麼這絕對是抄襲和山寨,但是我們的情況肯定不是那樣。”

“是否構成抄襲,那是律師的問題,我們意大利有句諺語叫'模仿是最好的奉承',所有人都可以對比一下兩個遊戲,做出自己的判斷。”夏拉說,與《三國殺》是否“山寨”問題相比,他更擔憂《Bang!》在中國的“被盜版”:“我本人就知道至少有兩個盜版遊戲是直接將《Bang!》翻譯成中文,甚至名字和包裝盒都一模一樣。”

無中生有?

黃愷是個“桌遊迷”,初中時他曾用卡紙模仿當時流行的桌遊《遊戲王》繪製了一千多張遊戲卡片。他同時也是“三國遊戲”迷,他玩過許多三國題材的遊戲,《三國志》、《真三國無雙》……最喜歡的是街機集換式卡牌遊戲《三國志大戰》。

上大學後,他在外國朋友開的桌遊吧里認識了更多國外經典遊戲,其中一款就是《Bang!》。

這是一款獲多項大獎的卡牌遊戲,以西部牛仔槍戰為背景,設警長、副警長、歹徒和叛徒四種身份。核心規則為歹徒除掉警長、副警長幫助警長剿滅歹徒和叛徒,叛徒則要力爭活到最後。遊戲設置了神槍手、賭徒、驗屍專家等多個角色,還有槍支、野馬、啤酒等道具。

黃愷被《Bang!》迷住了:“這個遊戲的機制非常棒,但背景和角色有點陌生,當時滿腦子想的都是,能不能把它做成一個貼近中國玩家的遊戲? ”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他開始嘗試把遊戲的角色替換成身邊的人,熟悉的好友,同宿舍的兄弟,甚至正在講台上講課的老師,都被他強行做成了遊戲角色,並度身定做了獨門絕技。很快,他想到了《三國志大戰》——它比《Bang!》角色更多,而且全是他熟悉的三國人物,三國故事在中國有得天獨厚的群眾基礎,是改編的絕佳題材。他隨即繪出了第一個想像中的角色——劉備。

“我想像中的劉備,是一個不太愛說話但是很厲害的人物,他有點酷酷的,頭髮很長,還有一點小鬍子,”黃愷說,“我開始的時候想畫成現代版或者架空世界的感覺,給每一個三國人物賦予全新的設計,有的人穿西裝,有的人穿T卹,你又可以看出是三國里的人。”

這種天馬行空的創作方法非常痛苦,他很快放棄了現代版方案,改為選出的武將直接配上了日本遊戲《真三國無雙》的插畫。

三個星期後,黃愷完成了遊戲的第一個成型版本——無雙版,聯想到當時正紅火的殺人遊戲,他將游戲命名為《三國殺》。

這個版本與《Bang!》極為相似,玩家的四種身份變為主公、忠臣、反賊和內奸。遊戲角色也被張飛、關羽這些三國名將代替。黃愷參考《Bang!》的設置,為每個角色設定了獨特的技能,如《Bang!》裡面的“比利小子”,他能在一輪遊戲裡出無限次“Bang!”,而《三國殺》裡的張飛,則能出不限數量的“殺”。

涉嫌侵權玩家曝光《三國殺》山寨《Bang !》涉嫌侵權玩家曝光《三國殺》山寨《Bang!》

《Bang!》裡的“比利小子”(左),能在一輪遊戲裡出無限次“Bang!”;與之對應,《三國殺》裡的張飛(右),則能出不限數量的“殺”

黃愷至今保留著他設計的第一個角色——現代版劉備,身高1米89,穿V領長袖T卹、牛仔褲,留長發,耳朵比正常人耳長兩倍,腦袋上扣著一個摩托車頭盔一般的帽子。

2006年底,《三國殺》開始在清華、北大等高校裡流傳。當時在清華計算機系讀博的杜彬主動找到黃愷,兩人合組遊卡工作室,對遊戲進行改進。

改進的主要方向是擺脫《Bang!》以出牌策略為核心的遊戲架構,他們藉鑑了《魔獸世界》、殺人遊戲等遊戲元素,將游戲重心移到武將角色身上。

他們將“無雙版”的40個武將削減為25個,找來各種版本的三國故事,包括易中天的《品三國》系列等,反复研究每一名武將的生平履歷或性格特點,然後結合遊戲機​​制,完善武將技能。他們為張飛連續出殺的技能起了一個非常形象的名字——咆哮;而孫尚香的獨有技能則叫做“聯姻”,技能的使用方法也含著聯姻的意味——她棄掉兩張手牌,可以指定一名受傷的男性角色,兩人各回復一點體力。

技能設計的第一原則是“容易被記住”,劉備的技能最終被設計為“仁德”——分牌給其他玩家,“善於使用小恩小惠籠絡人心是劉備性格最廣為人知的一面。三國人物的性格都很複雜,關羽有驕傲的一面,但是我不能因為這個而放棄他最具有代表性的勇猛。”關羽的技能最終被設計為“武聖”——任意紅牌當殺。

增加的還有兩張起抵消作用的功能牌——“無懈可擊”和“借刀殺人”,同時,在《Bang!》裡只承擔距離計算作用的武器牌,也分別擁有了獨特的功能。

“武將、技能和武器的改進,加上緊貼三國背景,使《三國殺》的可玩性超越了《Bang!》。”玩家索爾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相比於《Bang!》簡單的人物形象,《三國殺》的畫風也得到了廣泛的好評。索爾認為,《三國殺》的插畫帶有濃厚日式漫畫風格,如孫尚香擁有豐滿驚人的胸部,而張飛則讓很多玩家想起“日本街機遊戲《三國志——吞食天地》裡面那個會吸血的傢伙”。

涉嫌侵權玩家曝光《三國殺》山寨《Bang !》

《三國殺》以中國傳統文學章回小說《三國演義》為內容,借鑒的是意大利遊戲《Bang!》的架構和日本遊戲的畫風,裡面的小喬儼然是日本漫畫中的美少女

2008年1月,《三國殺》“推廣版”正式上市,首印五千套,每套零售價64元,最初的一千套帶編號的限量版很快售完,剩下的也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售罄。杜彬和黃愷正式成立公司,一個當CEO,一個當首席設計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