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ox360的十一年:定義微軟遊戲界地位

在接近11年之後,微軟決定停產Xbox 360,這宣告瞭一個時代的結束。微軟賣出瞭9000萬臺的Xbox 360,也為我們提供瞭數不清的遊戲。它身後留下瞭一個再次被索尼的PlayStation所統治的市場,但是在之前大約十年的時間裡,Xbox 360才是這個產業的默認裝備,與在它之前的任何一款主機相比,這個設備的生命周期更長,覆蓋的用戶范圍也更大。通過三次如同神秘博士一般的“變身”,Xbox 360做到瞭前輩們沒能做到的事,通過不斷的自我調整,Xbox 360在這個一直經歷著巨大變化的遊戲產業中一直生存至今,一路見證瞭PS2的統治時代、Wii的大眾娛樂時代、以及盒裝遊戲與盒裝遊戲制造商雙雙陷落的時代。

25

如果你說你僅依靠著一臺遊戲主機就經歷瞭以上這三個時代,這話實在是很難令人相信,因為“死亡三紅”這個絕癥讓能夠活過三年的Xbox 360主機變得少之又少,而能過順利度過10周年生日,並一路幸存至今的更是罕見。並且因為壽命如此之長的Xbox 360主機太過稀有,讓你按下這臺機器的開機按鈕都將是一次風險巨大的賭博。但是從理論的層面來說,這些稀有的遊戲主機如今仍然可以運行像《FIFA》、《使命召喚》以及《俠盜獵車手》這些常青樹系列的最新作品,以及最近發行的《我的世界》。這些Xbox 360主機仍然可以聯網,仍然可以讀取你的成就甚至登陸你的網飛賬號。所有現代遊戲主機能做的是它也都可以做到,因為它本身的定位就是一臺現代主機,並且一步一步實現瞭這個目標。

首先,就傳統遊戲主機而言,它的造型很優美。索尼為PS2所進行的大肆宣傳深深刺激瞭比爾·蓋茨,讓他在開發微軟遊戲主機的文件上簽瞭字,並將PS2視為微軟將要打敗的對象。初代Xbox主機配置瞭昂貴的硬盤,作品陣容的構成也非常隨意,並且一直都沒能克服掉自己是市場後來者的這個身份障礙。它找到瞭市場立足點,但卻從來沒能對索尼構成任何威脅,這讓它的創造者明白,下一代的產品必須做得更好一些。

面對著遊戲產業歷史上最成功的遊戲主機這個勁敵,微軟決定正面出擊,將重點放在遊戲軟件上。Xbox 360計劃將與PS3一同發佈,並采用360這樣一個奇怪又搞笑的名字,以掩蓋它隻是第二代產品的尷尬。新主機將維持PC式的架構,需要使用Xbox Live和Controller S手柄,這兩者是第一代Xbox的成功要素。硬盤配置成為瞭可選項目,因為內容讀取將主要依靠光盤和無線連接。而微軟強大的財力確保瞭這款新主機將會有非常不錯的獨占遊戲。

微軟將所有這些準備濃縮在瞭2005年的新機發佈上,希望能夠與PS3展開一次很有可能會輸掉的正面競爭。PS2對主機市場的統治非常徹底,PlayStation品牌的地位也非常牢固,PS3的成功幾乎可以說是理所當然的。微軟所能期待的最好結果,就是牢牢占據第二的位置,讓它在客廳爭奪戰中能有一席之地。但實際上,它徹底占領瞭整個客廳。



首先,索尼的PS3來遲瞭一步,並且定價太貴瞭,定制的處理器令人失望,並且還要聯機到一個功能不齊且不可靠的在線網絡中。微軟抓住瞭這個機會,搶先一步推出瞭Xbox 360,但也僅此而已。新主機的制造進展緩慢,並且無法跟上需求的速度,讓Xbox 360在剛剛發售時很難可以真的買到。曾經有人在10月份的時候訂購瞭一臺,但一直到第二年的1月31日都仍然沒有收到貨。Xbox 360其他一些讓人無愛的地方還包括沒有硬盤,以及想要玩到某些遊戲的全部功能需要另外購買附件。

主機發售的傳統風格就是,總有一些技術上的承諾無法兌現,也總有一些發售護航作品不能按時得到。即便如此,Xbox 360看上去還是相當不錯的,硬件運轉時雖然嘈雜,但仍然讓人嗅到瞭新機的味道,新的手柄也令人高興。用起來也很舒服,還有無線連接,隻要你按下中間那個發光的Logo,就能隨時在線見到你的好友,向他們發送信息,或者加入到他們正在玩的遊戲中。

22

雖然帶著圓環圖案的石灰綠盒子在當時非常吸引眼球,但是黃色的“隻在Xbox 360”的字眼不斷出現在遊戲上卻能令人感到興奮,讓人覺得它真的是一個全新的遊戲主機世代。在發售護航作品一一齊整之後,其他遊戲的推出也逐漸跟上瞭腳步。Xbox 360發售的次年,《喪屍圍城》(Dead Rising)就來報到瞭,射擊遊戲定性制作《戰爭機器》(Gears of War)與色彩豐富的《寶貝萬歲》(Viva Pinata)也同樣沒讓人失望。

與此同時,微軟對每一個遊戲廠商都發出瞭邀請,包括PS2遊戲的開發商。第一個拿走微軟支票的的就是《俠盜獵車手》的開發商Rockstar,換來的是在Xbox和PlayStation上同時發佈第四代作品,但為Xbox 360提供獨占的可下載內容。這隻是被微軟拿下的眾多開發商中的一個。《鐵拳》(Tekken)、《最終幻想》(Final Fantasy)、《生化危機》(Resident Evil)、《皇牌空戰》(Ace Combat)、《吉他英雄》(Guitar Hero)……任何一款曾經在PS2上發售的遊戲,在Xbox 360上都可以找到,並且每一款遊戲都能讓你多認識幾位玩友,多看幾條通欄廣告,多幾項新的成就需要達成。

23

Xbox 360初創時期的頂峰在2007年來到。在PS3終於登陸歐洲的這一年,微軟找到瞭治療“死亡三紅”這一絕癥的良藥,花瞭十億美元擺脫瞭所有這些令人質疑Xbox 360可靠性的困擾。同樣是在這一年,微軟對第三方獨占作品的投入收到瞭回報,為Xbox 360帶來瞭一個史無前例,並且至今後無來者的作品支持陣容。

這輝煌的一年從《失落的星球》(Lost Planet)開始,後續跟上的還有《除暴戰警》(Crackdown)、《生化奇兵》(Bioshock)、《極限競速2》(Forza 2)、《光環3》(Halo 3)以及《質量效應》(Mass Effect),還有像《失落的奧德賽》(Lost Odyssey)和《卡坦島》(Catan)這樣至今仍令人感到詭異的作品支持。《使命召喚4:現代戰爭》令人陶醉的多人遊戲Beta測試隻在Xbox 360上開展,而即便是像Valve的《橙盒》(Orange Box)這樣在多個平臺上共同發佈的作品,在Xbox上的運行效果也優於PlayStation,這都是因為索尼選瞭一個麻煩的處理器。

就單純的遊戲主機而言,Xbox 360在2007年的巔峰就是其終生的最高成就,在那之後就再也沒能接近過這樣的高點。高清時代的來臨一舉將所有第三方獨占都消滅幹凈瞭,因為開發與市場成本太高,讓一部作品隻在一個平臺上發售隻會讓開發公司的財政入不敷出。更何況,即便是多平臺發售,也依然無法拯救Midway和THQ這樣的遊戲公司。剩下的獨占作品就隻有像《心靈殺手》(Alan Wake)、《非凡戰士》(Too Human)以及《分裂細胞:斷罪》(Splinter Cell: Conviction)這樣要麼古怪要麼蟄伏已久的作品,隨著那些每年固定發售一部作品的百萬級大系列的崛起,就連這樣的作品也漸漸消失瞭。

2008年的情況則不一樣。對Xbox 360而言這是另一個豐收年。《俠盜獵車手4》終於登陸瞭下一代平臺,之後還有《鏡之邊緣》(Mirrors Edge)、《死亡空間》(Dead Space)、《輻射3》(Fallout 3)以及《搖滾樂團》(Rock Band),所有這些作品讓盒裝遊戲在這一年達到瞭全盛時期。第一次的夏季Live Arcade帶來瞭《時空幻境》(Braid)、《城堡破壞者》(Castle Crashers)以及《幾何戰爭2》(Geometry Wars 2),微軟還推出瞭Xbox Live社區遊戲,這項革命性的創舉讓獨立遊戲制造商首次得以進入到封閉主機的市場中。

同樣在這個時期,Xbox開始接納休閑遊戲。當年E3大展的話題之一就是《最終幻想》登陸Xbox,但當年最讓人驚掉下巴的則是看唐·馬特裡克(Don Mattrick)等一眾微軟高管在攝像頭遊戲《你在電影裡》(Youre in the Movies)搞怪。

Xbox 360第二個時期則是在虛擬形象Avatar與健身指導式遊戲和馬可斯·菲尼克斯(Marcus Fenix)以及《使命召喚》失憶的主角同場亮相的情況下開啟的。雖然有一些原先PS2主機的玩傢不太喜歡,但是,微軟認為這樣可以兩面兼顧。在E3大展開幕的時候,《使命召喚》是人們關註的重點,但是當E3結束的時候,人們談論的是《最終幻想》、《鐵拳》以及《戰爭機器》。

24

最重要的是,它為後來Xbox One的狂妄自大埋下瞭伏筆。Avatar虛擬形象的最大矛盾在於它是專為那些喜歡Wii主機遊戲的祖母輩所構建的系統,但卻深受那些“核心”玩傢的喜愛,也正是這些玩傢,在微軟之後想要從數字平臺撤退的時候舉起瞭反對的大旗。人們樂衷於給自己的虛擬角色購買《戰爭機器》主題的裝扮。結果就是,即便到今天,他們仍然會在Avatar商店中消費,微軟也不得不在試圖從Xbox One中刪除這個系統後,又重新將Avatar系統增加回來。

Xbox 360成為一臺普羅大眾都適用的娛樂設備是在2009年的E3大展。現在的Xbox 360上已經有Facebook、Twitter以及Last.fm的專屬應用程序,第三方遊戲卡槽變成瞭披頭士搖滾樂隊的專輯封面。這是一次真正的轉變,忘掉體感控制手柄,因為你自己就能發揮控制手柄的功能,這臺機器不再隻能用來玩一些明顯從Wii主機上派生而來的運動遊戲,而是可以通過各種方式與虛擬的小朋友們進行互動。

當然,我們都知道最終的結局是什麼,但是在剛剛推出的當時,這些都十分令人興奮,推出後第一個聖誕節期間巨大的銷量就足以證明這點。雖然結局不如我們所想象的那樣光明,但2011年仍然是值得紀念的一年。最初的承諾是《星際迷航 》(Star Trek)的全息甲板,再配上《星球大戰》,但最後得到的卻是《Kinect星球大戰》,這是一個支持新設備各種功能的小遊戲合集。當然,還是有一些相當有誠意的Kinect遊戲,Harmonix、Rare以及Double Fine讓我們看到瞭一些奇跡,但是Kinect的精確度太低,需要的空間也太大,並且很快就被一群沒能在Wii主機上發售的半成品軟件給淹沒瞭。

Kinect初登場時驚艷瞭不少人,但是光芒很快就黯淡瞭下來,微軟也靜悄悄地將它的重心轉移到瞭Xbox One上,紫色紙盒包裝的Kinect悄無聲息地從商店中消失瞭,速度一點都不亞於當初登場的時候,而Xbox 360也最終進入到瞭自己晚年時期。Wii已經退休瞭,iPhone——更確切地說是iTunes商店——成為瞭它的新對手,競爭內容也變成瞭聯網娛樂體驗。

按照最初的計劃,Xbox 360或許可以像PS2一樣,享受一個漫長卻仍然有收益的退休時光,但是現在的情況與當年已大不相同。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如今霸占瞭臥室,而微軟為Xbox One增加向後兼容的功能雖然是個很好的決定,但同時也意味著Xbox 360平臺上龐大的軟件資源已經不再需要這臺主機的支持。在生存瞭接近11年之後,那個發光的綠色圓環也開始暗瞭下來。就產業的層面來說,Xbox 360徹底改變瞭人們對遊戲主機的認知,它存活如此長的時間,為人們提供瞭如此多的內容,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成就。

from:一遊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