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眼鏡盒月出貨超2000萬,單臺利潤僅1毛

叮叮咣咣,砰砰啪啪…

在深圳龍大高速旁邊的一處工廠裡,一個個已成形的VR眼鏡,正隨著流水線被送到小高手中,他熟練地貼標、打包,再迅速地放回流水線。

與生產拉線上的30位同伴一樣,他每日從早到晚,隻重復完成一個到兩個動作。

每天,小高要貼3000個VR眼鏡,並完成打包。遇到加班,則多達5000個。

月出貨量3000萬,利潤直逼1毛,深圳VR市場進入狼吃狼時代

  圖為小高正在打包VR眼鏡

  打包好的VR眼鏡被裝入一個個大箱子,然後由小推車運往樓下,裝入早已等候多時的大卡車。這些卡車隻待載滿,便整裝待發,駛往碼頭。在那裡,這些VR眼鏡將被送到大洋的另一邊——美國沃爾瑪。

小高不知道這些經過自己手的VR眼鏡將送往哪裡,他也並不關心。他隻知道,現在工廠又多增瞭幾條拉線來做VR眼鏡,他希望自己能更熟練些,這樣就能每天多裝一些盒子,工資拿得更高一些。

1

與這些日子爆出來的VR企業欠薪、裁員、拖款、融不到資、生存困難不太一樣,這裡的場面著實火熱。

工廠的負責人古樂樂告訴記者,前兒剛接瞭美國客戶300萬的訂單,流水拉線已經擴到8條,為瞭趕在平安夜前交貨,工人們加班加點忙活著,人手完全不夠用。

經估算,8條拉線每天大致可產出3萬臺VR眼鏡,一個月出貨規模在百萬級。

據古樂樂稱,這樣規模的工廠在深圳大致有10傢左右,其中一傢超級大廠每日出貨量就達30-50萬臺。除此,深圳還有大大小小的作坊100來傢,日出貨量3000臺。這樣算來,深圳VR眼鏡月出貨量不會低於2000萬臺。

月出貨量3000萬,利潤直逼1毛,深圳VR市場進入狼吃狼時代

  圖為深圳某小作坊正在生產VR眼鏡

  “9月份市場行情好,估計能到3000萬臺。”古樂樂信誓旦旦,“媒體之前爆出來的1000萬臺,早就超瞭。”

2

說到深圳這波VR浪潮,最早可追溯到2014年。

彼時,暴風魔鏡剛剛橫空出世,深圳開始蠢蠢欲動。

不過市場反饋並不好。

千幻魔鏡是深圳最早進入VR眼鏡的團隊,早在2014年下半年便已開始打入市場,如今,千幻魔鏡已成為線下渠道最為成功的典范,華強北電子市場幾乎一半以上的VR眼鏡店都打著“千幻魔鏡”的品牌。

創始團隊成員陳麗告訴記者,2014年團隊是淌著血過來的,每月盡虧80萬。

與千幻一樣,2014年底至2015年上半年,涉足VR眼鏡的團隊大多都是虧損狀態。

不過,自2015年下半年起,深圳VR市場開始進入快速增長期。

這個時期,一款取名VR BOX的盒子突然火瞭。

這是由聚眾創公司生產的一款產品,其老板告訴記者,也不知道為什麼,VR BOX莫名其妙就成瞭爆款,在深圳市面上賣得最好,老外就認這個牌子。

“去年12月以後,銷量開始往上蹭蹭地漲。這之前,一天出個2000臺;可到瞭12月,客戶要的量一下子大起來,一直缺貨,也是從那時候起,我們開始加大產能。”房先生說到。

3

VR眼鏡市場的熱度不斷攀升。

轉眼2016年。

隨著全球三大頭顯HTC、Oculus、索尼相繼宣佈預售及出貨時間,VR的概念開始劇烈攪動,伴隨投資潮的風起,以及海外色情網站的推波助瀾,全世界范圍內掀起新一輪VR熱。

作為全世界消費電子最大的輸出地深圳,它最先感受到瞭這股潮流的熱烈與瘋狂。

2016年3月開始,深圳VR眼鏡市場進入爆發期。

“3月份的時候,我們一天能出到2萬臺,還是不夠,一直缺貨缺貨,出貨量太大瞭。那時候都是先打全款,再出貨。”房先生說到,“客戶都直接跑到廠裡來等,做出來多少馬上抱走多少。”

市場瞬間的起勢,讓所有人看到瞭這門賺錢的生意。一時間,大量的人開始殺入,原來做手機的、做移動電源的、做手表的,做平板的,通通來瞭,紛紛增開VR產線。

隻要是熱銷產品,如VR BOX,市面上便有大量仿品湧現,VR市場魚龍混雜。

月出貨量3000萬,利潤直逼1毛,深圳VR市場進入狼吃狼時代

  圖為小作坊門口堆積如山的VR BOX仿品

  仿品的大量出現,很快將原來的行業價格直線拉低,利潤大幅縮水。

這就是深圳,山寨廠商對於市場總是有著驚人的反應速度。

這樣的猝不及防讓房先生一肚子苦水,卻隻能硬咽。

“之前VR BOX二代的出廠價是45元,仿品搞亂瞭市場,5月以後,我們出廠價就全降到18元瞭。沒辦法,仿品都降到11元瞭。”房先生很是無奈。

4

隨著供應商的不斷增多,市場需求得到滿足,行業進入穩定增長期。

古樂樂及其團隊經過近半年多的籌備,在今年5月份,從手機轉入VR 眼鏡市場。雖然沒有踩到3月份的爆發點,但多年做手機形成的市場判斷力,讓他很快起勢。

他告訴記者,市場上賣得最好的,隻有兩種,要麼是高端的一體機,要麼是低端的VR手機盒子。中間則價位難做。

“30元的盒子都不好賣瞭。這就是中國市場,做什麼事情都不能脫離中國的國情。”古樂樂說到。

月出貨量3000萬,利潤直逼1毛,深圳VR市場進入狼吃狼時代

  圖為古樂樂工廠展示櫃一角,其中包括出廠價僅2元的VR眼鏡,仿品VR BOX,及一體機

  他告訴記者,由於盒子價格低,整體出貨量在一年之內速度不會有太大衰減。

“今年3月到5月,手機盒子主要掃的是海外和一、二線城市;5月到9月,掃的是二、三、四、五線城市,這麼大的國內市場,都還沒掃完呢。”

古樂樂繼續道,“這一階段,比的不是技術,是營銷。渠道這一塊,我們還做得不夠好。”

古樂樂所指的渠道無外乎海外和國內兩塊。

深圳這一波VR眼鏡,最早是靠海外市場帶起來,主要銷往美國、中東、俄羅斯、歐洲、非洲。彼時,國內銷售份額僅占2成。

5月以後,國內勢頭漸猛,開始占到全部銷售的4成。

值得一提的是,“送禮”這項剛需竟能占到整個國內銷售的3成。

不少4S店,大賣場,一次性采購幾千個VR盒子,專門用來附送給客戶。一方面價格便宜,一方面概念又比較新穎。

5

看似滿地黃金的市場,實則暗潮湧動。稍不註意,一時的風光無限便可能敗下陣來,成為群狼的口中食,從此,消失山野。

自今年以來,雖然出貨量月月上漲,價格卻在不斷下降,利潤更是越攤越薄。

經走訪發現,4月份時,熱銷款VR眼鏡尚能有10元利潤,如今10月份,利潤早已降至2毛,甚至1毛。

這正是深圳的神奇之處,背靠強大的供應鏈,直逼1毛的薄利仍能支撐得住。

不過,薄利也意味著行業的第一輪洗牌即將上演。

“現在已經狼吃狼的階段瞭,大狼吃大狼,小狼吃小狼。”多名業內人士如是形容到。

大狼指大的生產廠商,小狼指小作坊式的廠商。

當需求呈穩定增長態勢時,市場間的競爭幾近飽和,這更像一個存量市場間的爭鬥:你多我少,你贏我輸。

市面上大單的數量及數額趨穩,小單的數量及數額也趨穩。於是,為瞭壓低各自的成本,大狼和小狼分別在自己的領地打起圈地戰。

誰的消息更為靈通,誰的接單能力更強,誰的渠道更為紮實,誰便擁有更強的韌勁,內力將不斷增強。

這個時候,活下來,也成為重中之重。

一旦因為資金周轉出現問題,無論是大廠,還是小廠,就有可能敗下陣來,成為狼群的口中食。從此,在深圳的這塊VR競技場,再無立錐之地。

而狼群之間的爭鬥,也蔓延至鏈條上的經銷商。

由於大廠間的價格戰隨時上演,經銷商一旦買高,囤瞭貨,貨品便可能積壓,售不出去,如此,同一鏈條商的經銷商就有可能隨時覆盤。

6

如果說,今年年底深圳的VR眼鏡戰場是狼與狼之間的對決,那麼一路打到明年,這便是一場大象與大象之間的惡戰。

IDG數據顯示:

月出貨量3000萬,利潤直逼1毛,深圳VR市場進入狼吃狼時代

  圖為IDC數據趨勢分析

  2016年,第三方移動VR手機盒子呈爆發式增長;2017年,VR盒子將平穩增長;2018年,VR盒子將平穩下降;自2019年起,VR眼鏡將大幅下降,行業開始大面積萎縮。

如此,在明年增幅趨緩的情況下,廠商之間的存量之爭將更為劇烈。

可以預見的是,明年的利潤將會再次被削薄。

生存條件的險象環生,將把行業拉入第二次洗牌。

今年年底大廠之間比的還是接單能力、是渠道銷售,那麼明年,一場關乎供應鏈整合的戰役,將在活下來的大廠中打響。

屆時,供應鏈的供給速度,供應鏈成本,供應鏈的支持力度,供應鏈品質將成為成敗的關鍵。

“第一階段比營銷,第二階段比供應鏈,這之後再是技術、團隊、宣傳,一場場戰役往前打。以前做手機的時候就是這麼打過來的。”古樂樂說到。

“那明年豈不是要貼著錢來價格戰瞭?”

“在深圳這個神奇的地方,你以為成本已經到底,不可能再降瞭,可供應鏈的某些原材料元器件,就是能再次刷新你的三觀,讓成本還能往下降,真是神奇!”古樂樂笑道。

如今,廉價的VR眼鏡在深圳已經打得刺刀見紅,在利潤逐漸滑落的檔口上,大廠們不願離場,不僅僅是因為不肯放棄利潤,還因為,在他們的佈局中,VR眼鏡是基礎,打好瞭這個基礎,就能順理成章地落下第二顆棋子:一體機。

而就在近日,深圳的一體機價格戰,已經開始瞭。

這是一個更為猛烈的戰場,因為相比VR眼鏡,它的技術更復雜、供應鏈更長、對手更兇悍,市場更莫測,波及的利益相關方也更為冗繁。

這又是怎樣的一個戰場?它的發展又有著怎樣的起伏?它的未來將去往何方?

附:

據多方信息,VR價值論將2015年12月至今,深圳一體機市場的出貨量數據總結如下:

2015年12月:幾十萬臺左右

2016年1月:幾十萬臺左右

2016年2月:500萬臺左右

2016年3月:800萬臺左右

2016年4月:1000萬臺左右

2016年5月:1000萬臺左右

2016年6月:700-800萬臺左右,彼時,市場略有下滑

2016年7月:700-800萬臺

2016年8月:2000-3000萬臺

2016年9月:2000-3000萬臺

2016年10月:2000萬臺左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