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標準化的尷尬:將面臨四大挑戰

虛擬現實產業元年就出現瞭劣幣驅逐良幣現象,以HTC vive、Oculus rift和PS VR為代表的高端VR頭盔雖然賺足瞭口碑,而廉價的VR眼鏡卻在市場中率先熱銷。為瞭改變目前這種極端現象,推動虛擬現實產業健康發展,制定VR標準呼聲漸高。

虛擬現實產業聯盟(IVRA)標準委員會主任委員王聰向記者透露,下個月虛擬現實產業聯盟標準委員會將召開第一次工作會,確定標準委員會組成以及標準工作組、標準應用推廣組、國際標準化組、知識產權研究組等成員單位,將啟動VR團體標準的制定。

17

頭盔技術規范已報國標委立項

近期,谷歌和微軟分別代表移動生態和PC生態發佈瞭VR參考標準。谷歌Cardboard已經被Daydream View替代,為瞭保證Daydream View體驗,谷歌針對手機的軟硬件底層進行優化,並加入用於交互的遙控器。國內小米已經跟進谷歌移動VR方案,華為最新的手機也宣佈支持Daydream平臺。而微軟發佈VR顯示器參考設計產品雖然低調,但從微軟秋季新品發佈會相關信息中可以看出微軟高性價比的VR顯示器具有強勁的市場競爭力。惠普、戴爾、聯想、華碩和宏碁都將成為微軟VR顯示器的OEM廠商。

科技巨頭憑借生態優勢切入VR標準,而國內相關標準組織也在積極開展VR標準相關工作。1月29日,全國信息技術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計算機圖形圖像處理及環境數據表示分技術委員會(以下簡稱信標委圖形圖像分委會,SAC/TC28/SC24)成立,下設虛擬現實與增強現實標準工作組,對虛擬現實硬件產品、應用軟件產品、交互方式、接口等方面開展研究。3月,AVS標準工作組啟動虛擬現實音視頻編解碼技術研發,就虛擬現實內容表示、虛擬現實內容生成與制作、虛擬現實內容編碼、虛擬現實交互、虛擬現實內容存儲、虛擬現實內容分發和虛擬現實顯示等關鍵技術進行探討。4月,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對虛擬現實/增強現實產品在功能、性能、互通性等方面的標準化工作進行瞭梳理,發佈《虛擬現實產業發展白皮書》,並啟動瞭VR/AR國傢及行業標準征集活動。



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信息技術研究中心電子設備與系統研究中心主任張素兵透露:“我院已啟動部分標準的立項,在相關部門審批同意後,將正式啟動虛擬現實標準化工作。”全國音頻視頻及多媒體系統與設備標準化技術委員會(SAC/TC242)正研究《虛擬現實音頻主觀評價方法》、《虛擬現實顯示設備舒適度指導準則》、《虛擬現實顯示設備圖像質量主觀評價方法》等電子行業標準立項建議。

同樣,信標委圖形圖像分委會虛擬現實與增強現實標準工作組也向國傢標準化管理委員會提交瞭《虛擬現實頭戴式現實設備》系列標準、《手勢交互》系列標準、《虛擬現實應用軟件基本要求和測試方法》等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領域國傢標準立項建議。

虛擬現實與增強現實標準工作組組長王湧天向記者透露,工作組委員們經商議建議從虛擬現實頭盔浸沒感知以及舒適度分級及其度量標準、自然人機交互手勢集及其評測方法、增強現實註冊定位方法的研究、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場景表示方法以及增強現實相關外設公共驅動接口等方面開展標準工作。其中,虛擬現實頭盔浸沒感知以及舒適度分級及其度量標準由北京理工大學牽頭起草,而自然人機交互手勢集及其評測方法標準則由中科院牽頭開展。

中科院軟件所研究員田豐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手勢交互標準涉及分類、技術要求、系統性能、接口參數及評測準則等,中科院軟件所提交瞭手勢交互的四項標準建議,其中有兩項已經正式通過立項。北京理工大學副研究員翁冬冬表示,虛擬現實頭戴式顯示設備技術規范標準已經通過國標委立項,目前正在修訂第三輪草案,相關術語討論已經完成,接下來需要細化測量方法及說明。

VR標準可兩條腿走路

谷歌、微軟這些科技巨頭通過生態影響力打出VR標準牌順理成章,VR業內人士指出,國內標準組織這麼熱心做VR標準,有些讓人不解。

王聰表示,虛擬現實產業聯盟標準委員會不隻要做VR標準研究,而是要通過標準形成一個產業鏈,從標準制定、實施推廣到實驗驗證,再到試點示范,把產業鏈所有企業串聯起來,還會設立知識產權研究組,形成國內的專利壁壘,讓國外企業遵循國內VR標準。

而且國內VR標準可以給政府監管及用戶選擇產品提供技術依據等。例如,國傢質檢總局執法督查司進行約談並要求三星召回國內GALAXY Note 7就是以相關標準為依據的。

根據VR目前的發展現狀,可以從術語、分類等基礎標準和產品標準兩方面切入。每一種新技術、新產品初期,都存在定義不清晰、不統一,分類不明確等問題,對於該技術的產品研發、交流推廣,以及產品標準的制定,都將對行業監管造成較大影響,術語定義標準是所有工作的基礎。

現在市面上的虛擬現實頭盔種類多樣、參差不齊,消費者無從選擇。王聰認為,虛擬現實頭戴式設備應用規范標準需求比較急迫,可以將VR頭盔分成外接式、一體機式和外殼式,針對每一類頭盔的參數指標進行詳細劃定,並描述每項指標的測試方法。例如,瞳距、刷新率、延遲的設定值以及相應的測量方法。在標準制定過程中,邀請主流廠商參與,並由測試組對參數進行驗證。

同樣,手勢交互也是市場急需的。VR頭盔沒有觸摸屏,需要新的交互方式,手勢交互必然是VR主流交互方式之一,如果未來每個廠商都出一套手勢不利於行業發展,統一手勢集具有可行性。但在眾多交互方式之中,手勢交互是比較難的一種交互方式。王聰指出,中科院軟件所在手勢交互領域已經有多年研究成果,有堅實基礎,可以由中科院軟件所聯合各大企業共同制定手勢交互系列標準。

標準的制定就是解決軟硬件互聯互通的問題,國傢和行業標準從立項、起草,到征求意見、摸底測試,再到專傢評審及政府審批等流程,一般至少需要2年。

王聰指出,為瞭能夠快速適應市場的變化,VR標準分兩條腿走路,一條是團體標準,另一條是國傢標準。團體標準半年到一年就可以推出,走短平快的路子,可以在虛擬現實產業聯盟內部先試用,然後將在聯盟內部運行比較順暢的標準上升為國標,這樣可行性比較大。

VR標準面臨四大挑戰

但是VR還處於發展初期,沒有形成產業生態,內容制作、交互方式、硬件規格還在不斷演進當中,VR標準的制定並不易。

首先,虛擬現實頭盔還在快速迭代當中,現在做標準比較超前。VR頭盔舒適度感知因人而異,受個人主觀的心理和生理因素影響很大,VR標準不一定能夠滿足不同用戶體驗的最低要求。但是VR頭盔標準需求非常急迫,甚至一些非專業人員也想做VR頭盔標準。翁冬冬指出,為瞭不限制行業發展,頭盔規范設定會寬泛一些。而且頭盔標準隻能從技術參數和測試方面去設定,無法完全保證VR體驗,因為體驗還涉及主機性能、內容設計等。VR體驗部分會在舒適度標準中進行規范。

其次,現在VR技術處於百傢爭鳴的階段,以空間定位技術為例,有的廠商采用紅外定位方案,精確度高,但是過於昂貴;有的廠商采用激光定位方案,精度比較高,但安裝比較繁瑣;還有的廠商采用可見光定位方案,雖然廉價,但限制因素較多,室內光線不能太強,否則對定位有影響。各個廠商空間定位技術方案不一樣,很難去制定硬件規格。王聰認為,空間定位是技術問題,不是標準問題,標準無法解決技術發展問題,所以現在空間定位技術不適合標準化。

再次,VR標準技術指標的科學性也是一大挑戰。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電子設備與系統研究中心副主任劉華益認為,對於標準中明確的技術指標,需要通過試驗研究的方式,反復論證指標是否科學,技術指標需要在規范行業發展的同時,也兼顧市場的實際情況。交互方式標準是一個典型,如果制定VR交互標準涉及交互使用場景、精確度、響應速度等一系列問題,甚至連應用層、物理引擎都需要重新定義。VR交互標準的制定是一個龐大的工程,凌感科技首席研究員毛文濤認為,目前,還沒有一個好的應用產生,現在去談VR交互標準顯得沒有意義,就像紙上談兵。

最後,VR標準的制定隻是開始,還需要執行、應用推廣,以及標準應用的質量保障。標準發揮最大的作用在於應用,隻有標準的嚴格執行,應用在實處,才能保障產業健康發展。有些標準雖然制定出來,卻少有人執行,就像智能傢居的標準一直難以得到實施,直到現在連互聯互通的基礎性問題都沒能得到解決,所以光有標準是不夠的,隻有得到落實並且能夠有質量地執行,標準才有現實的意義。所以在標準應用過程中,要對市場進行監督檢查,對不符合標準的產品予以一定程度的曝光,提高消費者對產品質量的認知,避免劣幣驅逐良幣。

from:中國電子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