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y高管:現在是決定VR成功與否的關鍵時刻

在今年的GDC上,Unity Technologies曾放出瞭一個名為“Adam”的最新Unity引擎演示DEMO,畫面效果令人驚嘆。火爆全球的《Pokémon Go》也是采用瞭Unity的引擎開發,最近這傢公司又獲得瞭1.81億美元的融資,為此,Gamelook專程采訪瞭Unity公司的CMO Clive Downie以及Unity Labs 的VP Sylvio Drouin,他們對該公司的技術發展方向以及中國策略進行瞭解答。

u03

Unity最近公佈的演示Demo《Adam》效果非常不錯,這個視頻的制作使用瞭Unity自身的渲染技術還是第三方的渲染技術?

Sylvio:《Adam》的制作完全使用瞭Unity本身的渲染技術,我們把這項集合瞭很多科技的技術叫做StoryTeller,使用這種技術可以創建出很多的軌道,你可以在軌道上放置音頻,也可以在軌道設置光等等,《Adam》就是我們廣泛使用這些定制軌道做成的,這也是為什麼《Adam》看起來效果很好的原因,《Adam》絕佳的效果最好地證明瞭,遊戲引擎和電影制作工具可以結合在一起,同時,影片制作還得到瞭Unity Labs的先進技術支持。我相信隨著StoryTeller的進步,想要做出《Adam》的效果會變得越來越簡單。

u01

我們都知道Unity的工具是閉源的,在第三方不知道代碼的情況下,目前有沒有可能做出和《Adam》同樣的效果?



Sylvio:目前你要想做出和《Adam》同樣效果的話需要會一些腳本語言,但Unity的目標是讓電影制作人不需要去學會這些復雜的腳本,就能夠使用StoryTeller做出視頻效果。這一點將會在明年我們推出StoryTeller的時候實現,其中的動作特效,腳本工具還有面積光源等都會在Asset Store資源商店上發佈。

在我們看來,《Adam》是Unity近年來做出的最大的變化,而中國的影視市場很龐大,Unity會不會將影視行業作為主營業務?

Clive:Unity已經有瞭十年的發展歷史,而這十年裡我們一直專註於遊戲制作。但是這十年裡,Unity引擎功能已經變得特別的強大,不止是遊戲開發商,還有其他很多的制作商在使用我們的技術。所以,Unity變成瞭一項富有創造性的工具。不過我們的核心業務還會是遊戲,同時我們很高興看到影視市場能夠使用Unity。

Unity前幾年在追趕競爭對手Unreal Engine,現在《Adam》這麼成功,在未來的動畫領域,有沒有可能超過Autodesk?

u02

Clive:我覺得Unity並沒有刻意地把Unreal當作競爭對手,但是我們內部有著這樣的目標,想要在畫質上超過Unreal。我們目前正致力於開發我們的工具,讓世界上所有的開發者都可以使用。我們正在全方位地優化工具,不僅僅是關註3D領域,我們也在提升2D方面的畫質。

目前我們的工具支持25個平臺,而且會在將來支持更多平臺,讓我們的客戶可以在更多的平臺上發佈產品。需要強調的是,Unity不僅僅是在為特別專業的制作商做高畫質的工具,我們想要開發出適用於各種環境的工具。

我們知道去年Autodesk開發瞭Stingray遊戲引擎,並且可以和3DMark等工具對接,那麼Unity會不會擔心其他領域的對手?

Sylvio:Stingray實際上添加瞭很多新的開發技術,這和我們的技術是非常不同的,需要提到的是Stingray對美術師特別地友好,它可以和Autodesk的其他工具比如MAYA實現對接,特別適合美術師使用,你在MAYA上修改的一些效果,可以實時地表現出來。實際上,Unity也會支持這種實時的修改效果,可能以後你在MAYA上的修改,也能夠在Unity上實時地表現出來。

中國遊戲市場是很龐大的,你們兩位在心目中是怎樣定位中國市場的?

Clive:我認為中國市場是最重要的市場,因為Unity就是給制作商提供開發工具的,而中國的制作商數目是其他國傢比不瞭的。我們在中國市場上花瞭很多的時間,思考能給中國本土制作商提供什麼樣的服務。

Sylvio:我們公司是分佈式的,在27個國傢都設有辦公室,同時我們的開發團隊也是分佈式的,我們認為中國市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們一定會在上海增加我們研發團隊的投入。我們希望更佳瞭解和貼近中國市場的需求。

Clive:Unity之前推出瞭訂閱服務,這項服務的推出改變瞭Unity以往的工作形式,現在我們需要一個強大的後臺管理系統。訂閱中包含的Engine等服務都需要後臺系統的管理。而這個核心的系統正是我們上海的團隊研發的,我們把核心的研發工作放在中國來完成,因為Unity非常重視中國市場。

近年,印度遊戲市場正在逐漸地擴大,印度總是喜歡宣稱他們GDP增長率超過瞭中國,Unity是怎樣看待印度市場的?

Clive:Unity實際上對印度市場也有興趣,目前還處於探索階段。印度有著很多大型工作室,包括我之前工作的Zynga,Zynga和印度也有著最大的遊戲開發項目之一。我個人還是知道印度市場發展地很好。但是進入印度市場,需要對當地的一些政策有著充分的瞭解。目前我們還是會專註中國市場,在恰當的時候,我們會考慮在印度等市場尋求機會。

之前所有人都在談論VR,而當手遊《Pokémon Go》風靡全球之後,AR卻先火瞭,您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Sylvio:實際上Unity對VR,AR包括MR的支持力度是同樣的。就AR和MR而言,我們暫時把這項技術叫做Reality Engine。通過這項技術,我們可以做出自己的CGI角色,同時這項技術支持拍攝出來的視頻顯示更加深度的信息。

假設現在我周圍有一張桌子,一個沙發,一面墻壁,那麼我現在把小精靈丟出去,小精靈首先鉆進瞭桌子底下,然後跳到瞭桌子上,然後又跳到瞭沙發上,那麼通過Reality Engine拍攝出來的視頻,可以顯示小精靈距離我們還有其他物體的位置信息。

我們還想在Reality Engine上,實現真實物體與CGI角色之間產生交互的功能,這樣開發商在普通環境中就可以開發出像《Pokemon go》這樣的遊戲。如果在Unity引擎中真的添加瞭這個功能,那麼你的CGI角色就會被我放置的真實物體影響到。目前還處於實驗階段。

所以您覺得《Pokémon Go》並不是真正的AR麼?

Sylvio:VR,AR和MR這三種技術還是有區別的。VR的用戶是完全沉浸式的;AR是真實背景與CGI角色進行瞭整合;而在MR中,CGI角色就能夠和3D空間產生真正的交互。

中國市場上的VR設備有很多,Unity會支持哪些?

Sylvio:Unity是很開放的,我們希望對所有設備都會支持。

Clive:目前VR發展還處於探索階段,這意味著現有的Rift,Vive和PSVR等它們的功能並沒有很大的差別。開發商想知道到底哪一傢的硬件設備能最好的展現出遊戲內容,同樣地硬件生產商也想知道到底哪一款設備能夠真正迎合消費者。目前像Unity這樣的公司還在等待著勝者的出現。不過Unity樂於和任何想要探索VR的廠商進行合作。

VR的火熱實際上有硬件廠商炒作的因素,而VR相關的內容並沒有很多,現在是進軍VR的好時機麼?

Sylvio:我認為這個時機是很好的,但是也很艱難。好是因為目前還沒有VR語言和內容定義的標準,還沒有人能夠發現VR內容到底怎麼做才能夠吸引人。艱難是因為目前的選擇很多,我們並不知道哪個是最正確的。我們將Unity定位成一個可以找出VR最受歡迎內容的平臺。同時,因為這是VR的早期階段,如果你願意承擔風險,你可能在未來成為VR行業的領導者。

Clive:我想補充兩點,第一點是不管是VR,AR還是MR,它們未來的市場都是很龐大的。從某種程度上說,可能在十年之內,就會有數十億人每天都會用到它們。另外一點是,現在是決定成功與否的關鍵時刻,就機會而言,肯定是越早願意承擔風險的人越有可能成為這個行業的領導者。高風險意味著高價值。

未來Unity會推出哪些與VR相關的產品?

Sylvio:未來的計劃是我們將繼續做好Unity的渲染器,讓畫面能夠更好地呈現出來。目前我們還在等待著用戶做出新內容。VR給我們帶來的不僅是新的遊戲開發商,同樣也帶來瞭美術師,旅行傢,電影制作人和科學傢等,他們都想通過VR做出點什麼。

從短期來看,我們會推出VR Editor,開發商可以寫點基礎的腳本語言就能夠做出內容;更長遠來看,我們希望看到人們不需要再用編輯器,隻要戴上設備,就可以在虛擬世界裡設計產品。

移動VR和主機VR是不是存在差異,Unity的服務會不會有所針對性?

Sylvio:移動VR和主機VR確實在渲染程度上存在差異。在手機上渲染VR場景還是很難的,要想達到理想的效果,不讓人們頭暈還是很難的。不過在手機上還是有應用能夠實現VR的,隻是不會有太復雜的場景出現。而同樣的場景在主機GTX980顯卡的渲染下就會成功。

不過可使用的功能都是一樣的,問題還是在於手機需要性能更加強大的GPU。這一點在3-5年還是可能達到的,因為手機市場用瞭很短的時間就發展到現在這麼大的規模。到手機性能得到極大提升的時候,渲染畫面可能就會達到120幀每秒,延遲在10ms以下。所以Unity並不區分平臺,它是很開放的。

最近Unity獲得瞭1.81億美元的融資,那麼這筆資金將投入哪裡使用?

Clive:在商業上,如果你有機會能夠籌集到資金,那通常都需要去做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可能在哪裡需要用到它。另外,Unity對我們的投資者很感激。Unity雖然很謙遜,但它是很成功的一傢企業。

我們並不是因為虧錢才接受的投資,我們看得更遠,我們看到瞭太多值得我們去創造的東西,有瞭這筆資金,我們就能夠做到。目前,每個月總共有150萬制作商在使用我們的工具,而那些沒有使用我們工具的制作商就是我們的機會,我們可以開發出更高端的Unity引擎,讓客戶更簡單地能做出遊戲。

其他公司有沒有可能開發出功能更加強大的工具?

Clive:我認為機會永遠會留給那些偉大的產品。但是我不看好其他公司能夠開發出更強大的工具。Unity一直以客戶為本,幫助他們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以前我們幫助他們開發遊戲,現在我們也在幫助他們盈利,如果Unity總是在開發商剛想到有問題存在,就幫助他們解決瞭,那麼我覺得Unity會是他們的第一選擇,其他公司很難擠進來,但是我們對競爭對手還是保持尊重的。

騰訊最開始做的是聊天軟件,但現在它正在嘗試把世界上聯合在一起,Unity也是這樣,現在正在嘗試著把所有開發商聯合在一起

Clive:所以你覺得Unity會發展到騰訊那樣的規模麼,這聽起來很棒。我認為你觀察地很準確,Unity剛開始在做的就是簡單專註於遊戲引擎的開發,當你成功瞭,人們往往會要你做出更多貢獻,就像是一種使命,給人們生活的其他方面也帶來便利。

Unity不再是單一的產品或者遊戲的工具瞭,它要成為一個平臺,可以為開發商提供一系列服務。我們已經得到瞭開發商的信任,所以他們想讓我們幫助他們解決更多的問題,Unity不能辜負他們的信任,我們一定會確保服務的質量。

這次融資中,為什麼會接受中國國傢的資本?

Clive:我們很樂意與那些看好Unity的投資人合作。接受投資意味著建立瞭一種關系,一種合作關系。當你從某人接受瞭一筆錢,這不僅僅隻是錢,而是一種關系的建立。代表著別人的信任和熱情,那也是為什麼我們對接受到投資感到很幸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