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cell CEO:最怕的是一年都沒有失敗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最近,Supercell CEO Ilkka Paananen在接受外媒采訪的時候談到瞭該公司的核心價值觀,對該公司的日常運營做瞭很多的介紹。他表示自己並不是一個遊戲開發者,而是資深玩傢,作為公司CEO最怕的是每天醒來發現一整年都沒有失敗,因為這意味著公司承擔的風險還不夠,對於我們津津樂道的開香檳慶祝失敗,Paananen強調,慶祝的並不是失敗,而是從失敗裡學到的東西。

20

Paananen說,“真相是,我並非一個遊戲開發者,很明顯我對遊戲非常熱情,而且是一個資深玩傢,但我其他的熱情是創造公司,也就是打造遊戲的團隊。我們Supercell最大的突破就是,決定讓開發者們成為超級明星,而不是CEO或者創意總監來決定公司要做什麼。讓他們做出盡可能好的遊戲,我們的目標就是去掉任何影響團隊成功的障礙。”

“但是人們對於Supercell文化最大的誤解就是,很多人覺得我們是一個歡樂的小傢庭,隻要玩得開心而且做什麼都可以,完全不顧後果。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我們的標準其實特別的高。”

Paananen說,創造一個富有責任感的環境,最關鍵的是透明度,每天早晨,公司遊戲相關的全部數據都會通過郵件分享,意味著如果你的遊戲KPI達不到要求,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到。雖然這種做法會引起競爭的氣氛,但他表示這同樣培養瞭員工們對於錯誤和成功的歸屬感。

“如果玩傢們不喜歡一款遊戲的話,你很容易就能從數據裡看出來。很明顯這些數據可以創造一個高壓的環境,但真正適合Supercell的人喜歡這種壓力。他們可以專註於創造出最大的影響力,而且是無所畏懼的。如果有什麼阻礙,那麼我們的工作就是幫他們清除。”

分享數據並不是為瞭羞辱員工,而是分享信息,是為瞭讓所有人知道最佳的做法並且讓每一名員工從中受益,不管是哪一個團隊,或者說Cell,他們都是公司的一部分。雖然在遊戲上線之後進行數據監控非常容易,但另一個關鍵就是保持比較高的標準,讓人們能夠接受在發佈到市場之前就砍掉不表現不好的項目。Paananen說,是否取消一款遊戲的決定完全由研發團隊決定,但是,在沒有大量數據的支持下,他們又是怎麼做得出來這種決定的呢?

他說,“這就是最難的部分,當你的遊戲上線之後,你沒辦法和數字、事實爭辯。當你在研發一款一歐西的時候,隻有遊戲團隊才能決定是否砍掉這個項目,包括我在內都不能做這個決定,這要取決於團隊的直覺,以及他們是否對這個遊戲感到興奮。有時候我們說Supercell有兩組人,當遊戲處於研發階段的時候,團隊做決定;當遊戲上線之後,權力就轉交給玩傢們瞭。”

“有很多媒體都報道過我們開香檳慶祝失敗的做法,但我覺得可能人們對於這個過程有些誤解。請相信我,砍掉一個做瞭六個月或者九個月的日日夜夜研發的遊戲一點兒都不好玩兒,它就像你的孩子一樣,我們慶祝的並非失敗本身,而是我們從失敗裡學到的東西。我們希望創造的是一個能夠容忍失敗的公司環境,我每天起來最怕的就是發現我們一年都沒有失敗,因為這就意味著我們承擔的風險還不夠。”

18

這種思想拓展到瞭Supercell以外的更大范圍,當該公司被軟銀收購的時候,有些人擔心新的持有者會幹涉該工作室的事務,特別是強迫他們直接為亞洲市場做遊戲。然而,這些擔心都是多餘的,軟銀也非常聰明,並沒有對這隻下金蛋的鵝施加更多壓力,隨著最近從軟銀轉手到瞭騰訊旗下,這傢芬蘭公司還像以前一樣自由嗎?

Paananen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很大程度上是一樣的,很明顯我們在和軟銀交易的時候,如果不是強烈地覺得可以保證獨立自主就不會完成,現在與騰訊的交易也是一樣的,我們做瞭同樣的要求。”

Paananen還表示,選擇新東傢的決定姥姥我在Supercell自己的手中,軟銀基本上把Supercell董事會的決策權完全交給瞭團隊,實際上最終決定新管理者的是Paananen和他的團隊。他說,“即使在軟銀旗下的時候隻有少數股份,創始者們也有完整的控制權。基本上是一年之前,我們接到瞭軟銀的電話,說他們需要一些現金,如果我們願意換新東傢,他們就樂於把股份賣出去。我們覺得可以,這並不是我預料中的事情,但我知道業務環境變化無常,所以我們知道向前看是最佳的選擇。”

“很明顯,這是一個很大的決定,我們用瞭很長的時間評估潛在收購者,但最終我們發現其實這個選擇很容易做,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的理念和軟銀非常非常接近。”

這傢公司裡的小團隊們基本上完全可以自由地選擇項目,並且決定這些項目最終做到什麼程度,但不容置疑的是,Supercell很明顯有著自己的風格,那就是做免費、競技性和移動遊戲似乎是該公司所有遊戲設計的核心原則。當被問到這些原則如何應用到創意過程的時候,Paananen說,“當我們成立公司的時候就有一些核心原則,首先就是做一款讓人們想玩很長時間的遊戲,遊戲就像是你裝載口袋裡的服務,我們希望人們不僅玩幾年,還會玩幾十年,我們希望為最廣大的用戶做遊戲。幾年前實際上我們就寫瞭下來,而且這些想法如今仍然不變,我們覺得免費和手遊是最佳的實現方式。”

但在十年裡,或許還會有另一個平臺更好地實現這個目標,但誰知道它將會是什麼呢?但我們會為此考慮的。

實際上,這傢公司持續爆發式的成功也讓創始人都成瞭億萬富豪,但他們在芬蘭新聞報紙上用瞭兩頁的文字來解釋他們對於成為芬蘭人的自豪之情,並且該公司的高管也都全額納稅,並承諾回報社會,這或許就是該公司的自由與責任文化的延伸。Paananen說,“我猜可能是的,我覺得我們是非常幸運的,幫助其他人是非常好的事情,芬蘭作為一個國傢,在經濟上目前的處境不好,如果我們能夠給國傢帶來貢獻,帶來更好的免費教育和醫療,那種感覺會是非常好的,它可以讓我們開心和自豪,這是正確的事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