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GO之後 AR的下一個爆款何時到來?

38

據國外媒體報道,今年年中,增強現實手機遊戲《Pokemon GO》風靡全球,這款以皮卡丘等為遊戲主角的手機遊戲每天營收甚至達到瞭1000萬美元。業界對於增強現實的作用越來越重視,很多研發部門開始尋求增強現實新的發展方向。

雖然桃樂絲依舊紮著長辮子,穿著藍裙子,胳膊掛著柳條筐,牽著一隻小狗。但她周圍開著奇怪的花朵,遍佈矮小的房子。她能夠肯定的隻有一點:她不在堪薩斯州。這是《綠野仙蹤》裡的內容。其作者是著名小說傢萊曼·弗蘭克·鮑姆(L·Frank Baum),事實證明,他的想象力遠超前於他所在的時代。1901年,在《綠野仙蹤》出版一年之後,鮑姆創作瞭一部名為《萬能鑰匙》的科幻小說。在其中鮑姆描述瞭這樣一副眼鏡,佩戴者可以看到從中看到任何信息,這被認為是“增強現實”概念的原型。當然,如果桃樂絲有這樣一副眼鏡,她就會知道自己到瞭奧茲,也會知道她的新朋友鐵皮人需要一顆心。

幾乎在一個世紀之後,鮑姆的這一概念才重新回到瞭學術界的視野。1992年,在波音工程師托馬斯·考德爾(Thomas Caudell)以及大衛·米茲爾(David Mizell)在研究論文中闡述瞭“透視性虛擬現實護目鏡”的概念,這種眼鏡可以幫助飛機制造工人拓展視野,讓工人按照透視的虛擬線路指導完成飛機復雜零配件的安裝工作。考德爾稱通過這種透視設備所看到的世界為“增強現實”,從而為此後的矽谷創業者以及投資者開創瞭一個新的技術領域,最終導致瞭谷歌眼鏡的出現,這也是對鮑姆科幻小說的百年傳承。

手機的普及而在逐步復興。索尼、Facebook以及HTC都於今年發佈瞭價格不菲的虛擬現實頭戴設備,讓用戶能夠進入一個全新的虛擬現實世界。這種沉浸感是我們相信自己像桃樂絲一樣進入瞭一個全新世界。在最好的情況下,虛擬現實技術能夠讓我們見所未見、感受所未感受。不少文學傢、編劇者以及虛擬現實制作人正在讓我們通過虛擬現實技術體驗到別人的真實生活。但是,虛擬現實技術也有很多缺點,除瞭成本高昂之外,其穿戴繁瑣、沉浸感易被幹擾也是目前無法避免的。此外,使用虛擬現實設備的體驗者需要盲目坐在顯示器前,還有撞到傢具的危險。正如一位微軟發言人所說,虛擬現實用戶在使用過程中最好保持坐姿或者靜止以避免碰撞。

相比而言,增強現實雖然達不到同樣的沉浸感,但卻可以在現實世界上疊加虛擬元素來解決虛擬現實存在的問題。通過增強現實眼睛或是智能手機,用戶可以看到面前真實世界中的傢具,同時也可以看到疊加在現實世界的虛擬物體。相比於虛擬現實技術,微軟對增強現實更有信心,其已經在其HoloLens項目上投入瞭數百萬美元。

微軟認為,HoloLens是增強現實未來的發展方向。事實上,關於增強現實技術已經在我們眼前出現瞭多年,諸如電視中天氣預報員身後的虛擬地圖,或是足球比賽轉播中出現在足球評論傢面前的11名虛擬球員。而對於HoloLens而言,虛擬物品將不僅僅是出現在用戶所看到的真實世界之上,而是可以分佈在周圍的真實環境中。這樣的話,用戶可以在餐廳的桌子上玩《我的世界》(Minecraft),也可以在房間內走動從而獲得不同的遊戲靈感。對於微軟來說,就是將智能手機中顯示的軟件放置到真實環境中顯示出來,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全息圖像。正如微軟發言人所述,這種方式能夠讓我們像和真實物理對象的交互一樣與虛擬元素進行交互。

而對於創建“增強現實”這一專業術語的考德爾而言,他相信這一技術將被廣泛應用於各行各業,包括建築施工、汽車設計、甚至醫學等各行業。他指出,“當時技術以及文化上存在的某些問題,使得增強現實技術僅僅是在實驗室中應用,並未得到普及。從這個意義上講,這種技術領先於其出現的時代。”然而,現在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以及性能增強,“有效打開瞭增強現實應用的市場。”

今年年中,增強現實手機遊戲《Pokemon GO》在推出一個月內,其下載次數就突破瞭1億,據稱在風靡時期該遊戲每天營收高達1000萬美元,吸引瞭業界的廣泛關註和投資。考德爾指出,“很難說所有的關註都有用。但是潛在的收益巨大。”

著名媒體BBC在內容創作中使用增強現實元素已經持續瞭十多年。而增強現實技術的發展更是拓展瞭其應用。BBC研發部門負責人格雷厄姆·托馬斯(Graham Thomas)指出,“增強現實技術可以將傳統節目元素進行分解。這有利於打造新形式的電視節目。譬如用戶可以自動在電視節目中添加手語,或是自主對電視節目進行調整,也許可以提取出電視節目中的特定元素。如果在一個增強現實的自然類電視節目中,恐龍能夠在自傢咖啡桌上漫遊,誰又能不喜歡呢?”

增強現實技術的這種創新應用也引起瞭風投的關註。據市場調研機構統計,2015年3月至2016年3月的12個月間,對虛擬現實以及增強現實的總投資超過17億美元,但消費者很快就產生瞭審美疲勞。托馬斯指出,“與任何新興技術一樣,一旦公眾對於其新奇感消失,那麼用戶體驗就顯得相當重要。”

此外,簡單易用性,而不是技術的想象空間,更能讓增強現實能夠證明自己的魅力。廣受千禧一代歡迎的社交媒體平臺,閱後即焚型應用Snapchat發佈的增強現實應用獲得瞭用戶的廣泛使用。譬如你可以在人像上添加狗耳朵或是舌頭。

桌上遊戲Beasts of Balance應用瞭增強現實技術,其設計師亞歷克斯·弗利特伍德(Alex Fleetwood)指出,Snapchat的增強現實濾鏡向我們展示瞭這種技術是如何收到大量用戶關註的。他指出,“在視頻中添加有趣的虛擬元素已經成為在短信結尾添加表情符號的自然延伸。”

雖然有些人認為HoloLens和MagicLeap是增強現實的未來發展方向,但弗利特伍德認為Snapchat的輕量化增強現實具有更好的前景。弗利特伍德認為,我堅信增強現實將遠遠超過虛擬現實,後者在我看來就是一個泡沫。但我們需要摒棄那種將增強現實架在腦袋上的想法,像虛擬現實一樣在臉上戴一臺電腦的想法是不可取的。智能手機還能夠讓消費者得以忍耐,但面孔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一個禁區。

而對於增強現實技術的架構師來說,虛擬信息在現實世界的普及,將虛擬元素隨處置於現實世界的可能性足以說服我們將這種技術從手中轉移到面部。考德爾指出,“我認為準確且隨處可用的信息是一種權利。增強現實技術能夠將信息財富傳播給公眾。但如同其他幹預性技術一樣,我也對其非預期的後果感到擔憂。”與過去十年間的許多技術突破一樣,現在人類也在逐步實現科幻小說的藍圖,但卻沒有相應的警告風險。

在鮑姆的《萬能鑰匙》中,故事主人公是被賦予瞭一幅魔法眼鏡。經過兩個星期的冒險,他得出結論,認為整個世界還沒有為這項新技術做好準備。在第三周,他歸還瞭設備,並稱需要等到人類知道如何使用時再去尋找這種技術。

弗利特伍德指出,“增強技術將要去向何方仍沒有定論,依舊是競爭關系。有人認為我們將生活在斯蒂芬森的小說之中。我對於此並不認同。我希望在增強現實技術的研發過程中,能夠真正將設計和人類感情投入其中,從而為用戶提供完美的增強現實體驗。”

from:網易科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