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us的轉型之路在何方 PC還是移動VR

如今的VR產業並不符合Oculus聯合創始人佈蘭登·艾裡佈(Brendan Iribe)的預期。2012年的Oculus除瞭想在不遠的未來推出價格實惠的VR頭戴設備,引領玩傢們踏入虛擬遊戲世界,還打算隻靠一副眼鏡就將虛擬事物疊加在現實世界之上。如今,不知如何實現夢想的Oculus卻被分為手機VR和PC VR兩個部門,這比艾裡佈卸任CEO的消息更加讓人吃驚。

21

佈蘭登·艾裡佈

兵分兩路

在過去的4年裡,VR產業變得愈加紛繁復雜,競爭之激烈超出大多數人的想象。而Oculus正腹背受敵:HTC Vive與Rift爭奪高端PC VR市場,而更多手機VR設備在低端無線市場中圍攻與Oculus合作的三星Gear VR。

本周宣佈的Oculus重組計劃似乎是應對之策:艾裡佈開始領導PC VR團隊意味著他將卸任Oculus CEO,而新總裁的選拔也隨之啟動;盡管充滿戲劇性,但這次重組更像是Oculus對自己的重新定義。因為內特·米歇爾(Nate Mitchell)、約翰·卡馬克(John Carmack)、邁克爾·亞伯拉什(Michael Abrash)和邁克爾·安東諾夫(Michael Antonov)等關鍵人物都留任原職或者轉到近似的崗位。



22

Oculus首席技術官約翰·卡馬克

對於艾裡佈來說,這是回歸天職的絕佳機會。“產品研發攻堅”也許是他4年前就夢寐以求的崗位,而且能幫助Oculus“加大研發力度,提升創新節奏”,隻是這次重組的發佈時機在外界眼中有點奇怪罷瞭。

老兵新招

從短期來看,Oculus並沒有什麼改變。該公司的手機VR部門早就獨立出來,主要領導麥克斯·科恩(Max Cohen)這次也沒有變動,隻是上級換成瞭喬恩·托馬森(Jon Thomason)。而托馬森曾經是手機芯片廠商高通的研發副總裁,具備豐富的管理經驗。

截至目前,Oculus的手機VR部門隻有三星Gear VR這一項成果,而硬件相關消息都來自於卡馬克的社交媒體和主管們在Oculus Connect大會上的發言。另一方面,谷歌在Gear VR問世兩年之後聯合多傢手機廠商推出瞭Daydream。於是,本次Oculus的重組便引發大量猜想:被Facebook收購的Oculus是否錯失瞭在軟件層面結交VR合作夥伴的時機?三星旗艦手機的爆炸醜聞是否讓Oculus的手機VR在年末旺季中無力對抗Daydream?難道Oculus要組建獨立的手機VR公司?

23

Gear VR

總有一天,獨立頭戴設備會統治整個VR產業。在Oculus Connect 3大會上介紹Santa Cruz原型機前,Facebook首席執行官紮克伯格就曾提到這一點。他將獨立頭戴設備看作未來幾年的VR產業增長第三極。而進一步發展壯大之後,這些設備將掃清PC VR的障礙,消除手機VR的限制,徹底稱霸VR業界。

壓力山大

當然,我們也不能忽視微軟的MR(混合現實,Mixed Reality)。Touch手部控制器發售之前,Oculus曾與微軟合作,在Rift套裝中搭售Xbox One手柄。另外,微軟剛剛提出向Rift串流Xbox遊戲內容的方案,而卡馬克也把微軟旗下的《我的世界》推廣到所有Oculus頭戴設備上。與此同時,微軟推出瞭獨立的MR設備HoloLens。雖然被整合入昂貴的3000美元開發套件,HoloLens的inside-out追蹤技術已經解決瞭VR的一項根本問題——不依靠額外的傳感器就能定位頭戴設備在房間中的位置。雖然目前隻對合作產商的有線VR頭戴設備授權該技術,但微軟很可能自己推出搭載該技術的VR頭戴設備,因為他們已經通過HoloLens,攻克瞭大量VR難題。

24

HoloLens

更重要的是,Facebook的VR產品推廣之路並不順暢。令紮克伯格頭疼的問題很多,Rift延遲發貨、三星手機會爆炸,還要承擔來自谷歌和微軟的壓力。Facebook隻有盡快推出獨立頭戴設備才能擊敗眾多競爭對手。

那麼問題來瞭,既然要結合手機和PC VR的優勢,為何要將兩個部門分開?顯然, Oculus的兩大部門會互相溝通,但整合方案應該不會很快出臺。有趣的是Oculus首席技術官約翰•卡馬克與Epic Games創始人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日前也在推特上就未來的VR形態進行瞭互動。斯威尼認為未來上億用戶手中的AR/VR設備應該更接近於如今的PC VR,而不是手機VR或AR。卡馬克對此回應稱,“你是怎麼做出區分的?很想和你來場十年的賭約。”

25

王者歸來

在過去的4年裡,擔任CEO的艾裡佈已經把Rift從眾籌項目打造成Facebook旗下的龐然大物。這可是不小的成就,老領導卸任之後,Oculus將何去何從?

自從兩年前買下Oculus之後,紮克伯格就對Oculus特別上心。他不僅在近兩屆的Oculus Connect大會上發表演講,還在今年介紹瞭Santa Cruz原型機和社交新功能。此外,他還在年初的三星世界移動大會上為VR代言,並把Oculus搬入Facebook總部,方便監督。紮克伯格對於Oculus的關心明顯超過Facebook的其他部門。

原因很簡單,VR是Facebook保持新鮮、激情和市場份額的最重要手段。Connect 3大會上的社交VR演示可謂是驚鴻一瞥:全景視頻、虛擬形象和鮮活的互動取代瞭聊天室的墻壁和人像。如果Oculus真是Facebook的未來, 紮克伯格怎麼可能不親力親為?

紮克伯格應該不會欽點Oculus的首席執行官,而是等待信念相同的人浮出水面。新的領導層甚至可能是一個團隊。既然Oculus是Facebook的發展關鍵,人們就不會停止對本次重組的質疑。

總之,Oculus用這種方式結束喧囂的一年的確有些不同尋常。Oculus的消費級VR起步不順,重組後的2017年能不能有所好轉,讓我們拭目以待。

from:騰訊遊戲頻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