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us內容部門負責人:VR將是終極平臺

賈森·魯賓(Jason Rubin)是Oculus內容部門的負責人,同時是頑皮狗工作室的聯合創始人,在遊戲行業有著30多年的經驗。隨著Touch控制器的推出,Oculus Rift正逐漸從開發者設備蛻變成消費者產品,並伴隨著大量由Oculus資助的軟件內容。日前,國外著名遊戲站Kotaku采訪瞭魯賓,下面是整理的關於他對VR和Oculus的看法。

26

我事先已經瀏覽瞭目前Steam上的VR遊戲,我發現玩傢的評分多為負面,而早期用戶對其內容也不買賬。其原因是因為技術仍處於一個初期階段嗎?Oculus的軟件是否也出現類似的反應呢?

Steam的策略跟我們的不一樣。在我們的商店中(Oculus Home),我們關註的是舒適度和質量,所以我們接受的(遊戲發行申請)會少很多。另外,正如馬克·紮克伯格在OC3大會上所說的一樣,我們至今已經向軟件開發投入瞭2.5億美元。所以當涉及到更接近完整的遊戲,我並不是指《使命召喚》或《俠盜飛車》,但當你談論更接近於AAA級別的遊戲時,大多數這樣的內容都發行在Oculus平臺,因為Oculus的內容團隊花費瞭數百萬美元來資助這些遊戲。

所以我不認為你可以根據別人的商店來準確地判斷的我們商店。我們有著不同的策略、不同的運營方式、不同類型的軟件。有很多我們拒絕的內容會出現在其他商店中。

從戰略角度來看,Facebook的收購讓Oculus在打造VR體驗時有更多的專用撥款,所以在看到很多傳統遊戲流派被“移植”到VR時,我感到非常驚訝。Touch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真的是VR遊戲的未來嗎,或者說隻是主流非VR行業的暫時過渡?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當我開始工作的時候,有人告訴我說‘聽著,你有三個月的時間來為Innovator Edition(Gear VR最初的消費者版)開發內容。你有不到一年的時間來為(Gear VR)消費者版創建一款功能完好的內容。而你有大約一年加幾個月的時間來為Rift的推出做準備’事實證明,我們幾乎隻有兩年時間來為Touch的發售做準備。但這一切都按照順序進行。如果你瞭解一下主機內容的平均開發時間,你會發現主機內容的平均開發時間需要兩年多,通常三年或更多。所以無論我有多少資金,即使我從第一天就開始開發,我還是不能開發出一款跟主機遊戲一樣規模的內容,因為你根本不可能做到,不是嗎?

除那以外,你會面臨挑戰,‘我需要開發什麼內容?’,而你首先想到的是,‘我’想開發一款類似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的內容。我知道第一人稱射擊遊戲可行,我知道我們會有Touch控制器,或者即使我們沒有(Touch),最高評分的遊戲之一《Damaged Core》(表明瞭)人們喜歡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我隻有一年時間來開發這些遊戲。我可以想象大多數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是什麼樣子。目前仍然是一個巨大的學習曲線,但至少我們從根本上知道第一人稱射擊應該是什麼樣子。

所以我們在第一波VR所看到的是,開發者和Oculus(在很大程度上)都很務實。但這裡還有一個問題,Day Z開發者Dean Hall最近在Reddit上發瞭帖子,標題是‘虛擬現實難以接受的真相’。許多開發商在財政上都無法參與這個生態系統,這是因為,我引述Hall的話,‘沒錢’。我並不是指‘購買法拉利的錢’,我的意思是‘支付工資的錢’。

VR開發的當前現狀是什麼,Oculus目前是如何讓開發者能夠開發出突破性的內容。另外,除瞭巨大的資金保證外,Facebook的參與對Oculus而言到底意味著什麼?

開發者會說,‘你知道我們應該做什麼嗎?我們應該做一些沒有人看過或聽過的事情’他們中的許多人會失敗,就像許多失敗的遊戲一樣,但其中一些將成為下一款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意指開創一個新類別)。3D遊戲在二十幾年前開始的時候,約翰·卡馬克開發瞭《毀滅戰士》,他不斷前進,這是天才所迸發出的火花,他締造瞭一個遊戲類別,在那之前3D遊戲根本不存在。

我認為在VR中也會發生同樣的事情。馬克·紮克伯格從一開始就說‘這是下一個計算平臺,但它不是明年的下一個計算平臺,不是三年內的下一個計算平臺。我們需要時間來將其實現。’我們都打從心底相信,我們現在仍然相信。自那天起,我們已經采取瞭大量的措施,你也是知道的,帕爾默·拉奇最初把手機放在他的臉上、然後是DK1、DK2、CV1、Rift,最後到Touch控制器。想想在兩年半,或三年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在接下來的三年裡,你將看到軟件方面的巨大飛躍,你要問的問題將會自行給出答案。

比方說攀爬遊戲《The Climb》。我確實認為這是完全不同的東西。這是最終的狀態嗎?絕對不是。《The Climb》是我們最受歡迎的遊戲之一,Demo次數最多,重玩次數最多的遊戲之一。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這樣的遊戲。在15年後,會是怎樣一番光景呢?

我們的Julian Benson認為《The Climb》是VR最好的標桿。而我發現更傾向於實驗性的內容比傳統的遊戲內容有著更大的影響。而Oculus和Vive目前更多的是面向遊戲玩傢。

好吧,每個人都不同(魯賓笑著說)。但如果你看看我們現在的平臺,當你談論Rift時,一般來說,擁有Rift的用戶是一名玩傢。你知道,這是一臺昂貴的電腦,其中有一個非常高端的顯卡。

如果你留意一下Gear VR,如果你已經擁有手機,很多人都能免費體驗到虛擬現實。我們會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用例。《Google Earth》對人們更有吸引力。 他們觀看很多VR視頻。他們正在觀看恐怖體驗短片,讓朋友戴上頭顯,並拍攝朋友驚訝於VR內容時的畫面。我們最成功的內容之一是《Face Your Fears》(Gear VR內容),用戶都沉醉其中。

它們(Rift和Gear VR)屬於不同的世界,因為它們處於不同的價格點。從長遠來看,這兩個市場在某一時刻會合並成為同一個設備。當馬克·紮克伯格談論下一個計算平臺時,他並不是指遊戲平臺。他的意思是計算平臺,就像你的手機。有些人會在他們的手機上玩遊戲。有些人不在他們的手機上玩遊戲。有些人將其作為日歷,一些通過手機來打開Uber …無論是什麼,一切都是可行的,該硬件為所有這些東西的存在創造瞭可能性。而VR正朝著這個目標前進。

這是一個很好的願景,但就當前而言,有聲音質疑VR推出市場的時機是否已經成熟。正如3A零售商所說,人們目前並無太多餘錢來購買這樣的產品。如果第一代VR“失敗”,其原因可能並非消費者尚未準備好,而僅僅隻是他們買不起。

在矽谷,我聽過許多人都說過同樣的話,有些聰明的人說‘你可以選擇趨勢,或者你可以選擇時間。但你不能同時選擇兩者’。我認為我們選擇的是趨勢。我們相信VR將是下一個計算平臺。但我們很難知道,這需要三年,五年,還是說七年的時間。我不知道。

我有一個三歲半的女兒。我可以肯定,她在高中所接受教育會有一部分是通過VR進行。我可以肯定,她會在VR中與朋友交談。我可以肯定,VR將成為她生活中的很大一部分,無論她在乎的是否遊戲。誰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我知道這會發生在她的生命中,因為她的人生還很長。我可以知道明年、兩年後,三年後是否會發生嗎?我不知道。但曲棍球棒的情形將會發生(指發展曲線圖上的急劇增長),就像手機一樣,就像3D和CD-ROM一樣。

當你談到的所有這些東西,神奇的軟件、形狀規格、價格點能讓VR技術具備優勢,其應用不可抗拒時,你所說的應該會發生。這是得到Facebook支持的價值所在:馬克·紮克伯格很有錢,這是針對長期的投資。Oculus有多少資金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Facebook決心要讓其成為事實(VR成為計算平臺)。紮克伯格並不相信這會在今年發生。在Oculus中沒有人相信現在會發生。潮流來去匆匆。我甚至不知道2D主機遊戲是否會倒下,但我知道我出售頑皮狗工作室並離開的原因是,我隻是在重復做一樣事情。VR是一個絕然不同的開發體驗,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那麼容易就吸引到大型開發商的原因,這是一個與眾不同的遊戲體驗。

現在價格很高。隻有鐵桿玩傢會購買。但三年、四年、五年後,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但這是一個全新的體驗,大傢都還沒有嘗試過。這是新的東西,我認為它會做得很好,我可以告訴你這一點。我會坐在這裡跟你打賭,(VR)遊戲應用不會消失,新的體驗不會消失,而技術的發展會讓價格降下來。

與此同時,我們擁有Oculus,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技術,可提供獨特的體驗,但價格很高。

VR的奇妙之處在於,這是一個終極平臺。對此(Oculus首席科學傢)邁克爾·亞伯拉什比我解釋得更好。在VR之後不會有其他平臺。AR和VR很接近,區別主要是你是否會處於一個封閉空間中。但在一個完美的VR世界,全息甲板,你可以創建任何的的東西,所以沒有什麼可以超越VR。隨著VR變得更好,這會開啟一個充滿機遇的世界。所以這就是我們都相信VR的原因。再一次強調,不是在這個聖誕節,也不是在下一個聖誕節,但這個未來即將到來。

from:Yivia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