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G資本:長期看好VR/AR 資本寒冬是假象

【據整理,轉載請註明出處】

據報道/9月23日,由騰訊公司主辦的全球合作夥伴大會今天在福州召開,在23日上午的VR分論壇現場,IDG資本董事總經理做瞭主題演講,分享瞭他對VR、AR投資的看法。

01-webp

連盟在演講中表示:“中國人聽到VR、AR概念都是在2015年,因為股市的爆炒產生的,為什麼VR/AR在全球范圍內融資是不斷向上的曲線,在中國是突然陡峭向上、然後突然向下,這其實來自於背後的投資人不一樣。美國的VR和AR投資最主要集中在大公司上,中國在資本市場上對AR、VR最大的支持來自於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是聽散戶的話的,散戶的情緒極其波動。”

“中國人的好奇心和對這個世界新東西的嘗試精神是足夠的。盒子的爆發性增長,帶來聚合類APP下載量高速增長,VR技術問題,隻要在強勁的需求引導下一定會一個個的被突破,隻要這個需求足夠強勁。VR可能算第一次技術完全欺騙人類的感知,把現實和虛擬合二為一,我們對於VR和AR長期極其樂觀。”

以下是演講實錄:

連盟:謝謝各位來參加這個會,謝謝騰訊給我這個機會,能就這麼有趣的話題來跟大傢做個分享。

前面的每個嘉賓我都很認真在聽,越聽越激動,終於到我,我基本可以想像,如果每個人戴一個VR眼鏡,你可以想象我們在任何場景,比如在這裡是金字塔,在這裡是太空中,或者在這裡是一個洞穴裡面,看任何一個人,雖然我長得是我,但就像剛才沈黎講的,是一個嬌滴滴的溫柔的女孩,抑或是一隻怪獸,所以你周圍可以是任何人,他可以是比爾蓋茨,他可以是一隻猴子跟你一起聽這個論壇,這可能就是未來幾年我們可能面臨的樣子。

前面的朋友講得特別靠譜,我這裡有一半靠譜,有一半不靠譜,在VR領域我想有一個理由騰訊邀請我來交流這個問題,我們IDG基金無意中在2015年弄出瞭一點聲音,就是我們投資的暴風科技去年國內上市之後成為瞭VR概念股,股價飆漲引發瞭一波熱潮,尤其在去年似乎就搞的A股相關的公司如果沒有VR概念就不對,在今年這股熱潮又似乎像潮水般退去,於是大傢就喊寒冬來瞭,但實際上到底怎麼樣,我們不能用這麼短的波長來思考這些問題,所以我拉瞭兩張圖,這兩張圖是來自CB insight的數據,講到瞭近十年全球VR、AR企業的融資數量,還有一張是近十年中國VR、AR企業融資情況。
02-webp

第一個問題,我們說的嚴冬在哪裡?我們是看不見的,2016年數據還不是全年數據隻是部分數據。第二個問題,如果你認為右邊中國的這張圖,融資額比2015年低瞭很多,但如果你拉長10年來看,2015年、2016年比之前所有年份加起來都要多的多。所以希望大傢能在更長的波長上來探討VR/AR到底是處在資本的膨脹期、還是在資本的寒冬期。

右邊這張圖很不幸的是,可能很多人,尤其是中國人聽到VR、AR概念都是在2015年,因為股市的爆炒產生的,很明顯的表現出來前面基本是0,今後怎樣不知道。我想這左右兩張圖很大的區別是,為什麼在全球范圍內融資是不斷向上的曲線,在中國是突然陡峭向上、然後突然向下,這其實來自於背後的投資人不一樣。

03-webp
美國的VR和AR投資最主要集中在大公司上,大傢都知道的Oculus是Facebook收購,以及google、微軟、apple,因為大公司有足夠資源來做長期的投入,他是一個逐步資金投入和改變的過程。

04-webp

然而在中國去年、今年VR、AR的投資本質上主要來源於中國的股票二級市場,而中國的二級市場投資主要來自於散戶,散戶主導二級市場投資這是事實。而散戶本身他可能並沒有足夠多的耐心和知識去探索這個世界真的是怎麼樣的,他可能聽到一點就激動瞭,所以導致整個中國在資本市場上對AR、VR最大的支持來自於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是聽散戶的話的,散戶的情緒極其波動的,所以有騰訊這樣的公司站出來,為VR、AR長期做一些事情,是希望所在。所以特別贊成就像剛才王總、田總所說,在資本上是波動的,但在業務上正是時機,慢慢的去做一些事情。

所以在“資本寒冬”下,有極其令人激動的業務契機,資本寒冬也可以打一個雙引號,大傢可以看我第一張圖,就有概念,要相比過去十年來比。

05-webp
我們說現實點的數字,舉個例子:

第一,深圳VR盒子,也就是體驗最差、最簡單粗暴的盒子的出貨量是爆增的,隨著硬件廠、手機廠都在送用戶盒子,大傢可以說體驗沒那麼好,但在中國很多事情是可以被暴力做起來的,就像我們的O2O其實也是被暴力砸起來的,VR領域也難說的,現在我們如果看深圳VR盒子的出貨量,先不管它體驗好不好,用戶手中盒子的數量是在爆炸式增長的。

盒子的爆發性增長,緊接下來就帶來聚合類APP的下載量也在高速增長,聚合類的APP就是把網絡上各種的VR內容、或者是下載後的內容播放出來,這些APP它們下半年的下載量是急速成長,盡管可能看的內容在某些方面值得商榷,但你要這麼想,第一這代表真實有效的需求,第二,有些時候中國用戶其實不像全球的用戶這麼挑剔,就比如Oculus、VIVE要求更好的體驗,但是中國人的好奇心和對這個世界新東西的嘗試精神是足夠的。

第三個是某些XXX網站的內容瀏覽量高速增長,這大傢都懂得,這個確實是。

第四是大公司在裡面做出瞭很多很瞭不起的探索,我想在這方面大傢會看到,包括Facebook上周得瞭一個獎,在VR的短片領域得到瞭艾美獎,在視頻內容方面做出瞭突破,盡管剛開始還很粗糙、但說明VR內容產業也在不斷豐富起來。

對於一個新產業,因為我本身是做VC的,VC是長期生意,所以短期內並沒有那麼挑剔、所以還是要看長期,大傢覺得有些技術還沒突破,比如眩暈、或覺得聲音、看不到身體等等其實都不是問題,這都是技術問題,隻要在強勁的需求引導下一定會一個個的被突破,隻要這個需求足夠強勁。

06-webp
剩下的是我的猜想,對於娛樂需求和新體驗有不可抑制的需求變化,我認為這才是重要的,需求是否真的有變化。

這完全是一句狂言的猜想,人類碰到生產率上升速度大於需求上升的年代。

可能30年錢我們還在探討飯夠不夠吃、衣服夠不夠穿,但忽然之間,很多人就像我一樣吃成瞭一個胖子,少吃點飯反而是對世界的救贖。現在買衣服完全不是穿著體驗,有點像心情體驗,它的樂趣對某些女生來說可能不在於穿、而隻在於買買買,所以隨著技術的進步、互聯網對社會的滲透,我們的供給速度增長太快,生產效率增長太快,但人們的需求增長是需要有知識增長作為積淀才可以增長的,需求沒有那麼快,所以新的需求本身被“強烈的需求”起來瞭,以至於導致A股市場上隨便說有個新的需求,即使它隻是一個概念,大傢都覺得好像真的是一個需求。

第二,失業和空閑的時間我認為會不可避免的增加,大傢本來需要辛辛苦苦7×12的勞作才可以吃飽飯、養好傢,現在可能隻要一小時就可以瞭,剩下的時間去幹什麼?讓大傢都去改變人類是不現實的,所以大傢有更多的時間需要更多的東西來填充,而用什麼東西來填充?

第三個是社交網絡所帶來的,做互聯網的人可能會感受更深,沒有社交網絡之前,我們的網絡是web網絡,Web我感覺是很理性的,它一開始是知識的框架,是更男性化的,人們是上網找知識。但是到瞭facebook、微信的年代,網絡傳播的其實不是知識,網絡上傳播的很多時候是情緒、情感,人們變的越來越簡單直接的追求“感覺”,而不是“求真”,前段時間基辛格寫瞭本書、我看到一首詩,“我們在信息中迷失的知識何在,我們在知識中迷失的智慧何在,我們在生活中所迷失的生命何在”,我們差不多處在這個階段,現在我們的網絡更加是一個感性的網絡,強調有趣、強調情緒,而並不一定隻強調數字、真理、科學。所以我認為娛樂會更加大眾化、世俗化、更加直接瞭當,某些網站仍然會爆發,有些時候VR帶來的體驗未必那麼好,但它會直接促使我們的情緒。就像剛才沈黎說的,VR終極形態是腦袋上插根管子,我相信這是對的,假設任何人找的女友都像林志玲一樣,一定會對這個世界的女性產生巨大的挑戰。

07-webp

VR可能算第一次技術完全欺騙人類的感知,把現實和虛擬合二為一,之前的話比如我看到一個電視屏、我們收聽到的廣播,因為有現實的參照物在,所以我們都知道那是假的,不管你看到的是大屏還是小屏,都知道是假的,但隻有VR,即使它給你的體驗沒這麼好,但它是沉浸式、全景的,完全欺騙你的視覺,所以它即便是假的,我們有些時候也會以為它是真的,把它和虛擬和現實結合在一起,全視角視覺信息占據瞭人類所接受到的信息的70%,當70%的信息被操控的時候,剩下30%即使有點眩暈、或者沒有觸覺,你仍然會被它完全感染和欺騙,在電視上打你一槍你是不會有太大的感受的,但在VR裡打你一槍、或者讓你站在懸崖邊,大傢試過VR的都會知道會有真實感受的,非常恐怖,我不知道還會不會有其他深刻的影響,但VR至少會顛覆娛樂的體驗,大傢看故事裡的千裡眼、順風耳、72變在VR裡都存在、實現都很簡單,真正的身臨其境,然後穿越時間,穿越空間,我想讓你看到我是什麼,我就可以讓你看到我是什麼,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08-webp
所以我們對於VR和AR長期極其樂觀,我認為它一定會改變很多產業、改變很多人的生活,而且相信它在不久的將來,當然你不能用明天是否漲停板還是跌停板來討論這個問題、這樣實在太過分,對於真知灼見和長期導向的創業者,不管你是在內容領域、還是技術領域、還是在應用領域,都會有很多的機會供你去探索,很多很多,我也不知道哪個最好、但一定有很多方向,至少看起來現在要解決的問題技術上、內容上,隻要把他們解決掉就會在產業中有價值,最後,這不是一個機會主義的事情,所以如果你真的希望在這行長期做好,並在十年、二十年後成為一傢像騰訊一樣受人尊敬的偉大公司,可以來找我們。

謝謝各位!

主持人:你認為在現在投資VR領域,在這個階段哪個領域最有價值?

連盟:其實好多領域都有價值,兩部分來說。第一個,首先是創業者極其願意學習、把這行搞的特別懂,還是不需要搞的這麼的懂。我認為有一些公司在這個領域是一定會受益的,比如某些組織會議的公司,如果這行是一個事,那麼騰訊、facebook都是一定會受益的,就像移動互聯網來瞭,社交網絡一定會收益的,無可置疑。有些占據瞭產業基礎的芯片公司,一定是受益的,但這不一定是創業者做的事情,但從投資來講我想是很好的事情。

第二是從短期內爆發,有爆發性的新事物來講,就像移動互聯網最大的創業公司是滴滴和快的、美團和點評,它代表瞭把互聯網的新東西連接進來,而不是把以前的東西換個方式連接起來,這句話有點繞,如果我們這麼猜的話,如果你能把真正新的體驗帶給VR用戶和內容制作者或者連接者,一定是非常受益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