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ph Search能成為Facebook的殺手鐧麼?

  最近半年來,Mark Zuckerberg 一直比較煩,無法變現的巨大流量如同燙手的山芋,IPO 時的風光無限變成了華爾街逼宮時的顫顫兢兢。為了活著,Facebook 一口氣推出了禮品贈送服務、狀態置頂功能(需要支付 7 美元)、基於位置的友鄰(Nearby)服務、允許向陌生人發送收費消息(價格高達 100 美元 / 條!)和語音通話功能。就這樣,社交網路巨人 Facebook 一步步走向中國二線城市中青年的最愛——QQ 空間了。而這次高調推出的“Graph Search”甚至聲稱要挑戰谷歌,贏得業界陣陣喝彩。經過認真研究 Graph Search 後,我認為這並不是一步好棋。

  按照 Facebook 的描述,基於使用者、社交關系和使用者創造內容的 Graph Search 能夠提供個人化的搜索答案。例如,在請楊冪女神吃飯前,你可以上 Facebook 搜索“楊冪喜歡的餐館”,然後 Facebook 就會訴你答案。Facebook 希望使用者的每次點擊“喜歡(Like)”、每次“簽到(Check-in)”都會進入資料庫,説明 Facebook 優化搜尋結果。他們認為這種基於人際關係的搜索與 Google 的基於網頁的搜索相比,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除了能提供購物、餐飲和商品建議外,Graph Search 還能説明磚工求職、助力獵頭挖角。例如如果 Mark 希望在北京建立研發中心,就可以直接搜索“在北京‘喜歡’過 Facebook 的 Google 雇員”。聽上去非常酷,不是嗎?確實如此,如果人們在社交網路上的行為是個人內心的真實表達的話。

Graph Search能成為Facebook的殺手鐧麼?

  筆者在《Facebook股價腰斬的背後》曾分析過人們在社交網路製造的是低質且具有誤導性的流量。Facebook 的首批使用者,當時在哈佛校報的萊斯特寫道:“ 使用者多數時候都是在作秀。”。我們在 Facebook 上大多是一種消遣或者娛樂的狀態:刷一刷時間表(Time-line)、看看新動態和上傳那些精挑細選過的照片。其實,社交網路上我們展示的形象與真實生活中並不相同。這種實名的社交關系反而讓我們每個人都帶上了面具。一個“喜歡”過 Prada 的女孩,狠可能默默地淘寶了高仿包;一個在裕達國貿酒店簽到過的男孩,則更可能每天一個人吃重慶麻辣燙;一個“喜歡”過湖南毛家臘肉的人也許僅僅在委婉表達他的諷刺,而 Facebook 無法有效鑒別這些情況。同時,“喜歡”過也不代表使用者永遠推薦。小時候,我非常喜歡百度,為了支援“國產”,我甚至要求全家都得用百度;而長大之後,我就再也沒碰過它了。難道只有使用者改變想法後及時通知 Facebook,Graph Search 才能提供靠譜的答案?

  其實 Graph Search 面臨的最大挑戰還是來自于使用者對隱私政策的擔憂。先前推出的“贊助商資訊(Sponsored Story)”有沒有幫 Facebook 增加營收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差點讓 Facebook 陷入一個索賠 2000 萬美元的集體訴訟。由於 Facebook 在贊助商資訊裡利用使用者的“喜歡”資料,在使用者的時間表裡嵌入“個人化”廣告,而 ANGEL FRALEY 認為這侵犯了使用者隱私權,號召大家進行集體訴訟。筆者當時收到了 ANGEL FRALEY 的號召郵件,也一直關注著後續結果。最新的報導是,Facebook 願意支付 1000 萬美元來解決這個問題。比“贊助商資訊”更可怕的是,Graph Search 幾乎讓所有人都能看到你的“喜歡”、“簽到”等個人隱私資料。這極大地降低了偷窺別人的門檻,讓每個使用者都暴露在不懷好意者的目光下。如果獵頭能夠找到“在北京‘喜歡’過 Facebook 的 Google 雇員”,你以為自己的老闆就搜索不到麼?更有甚者,國外有人嘗試了搜索“家庭成員在中國的喜歡 00 功人”,搜尋結果簡直就是定點清除的花名冊!因此,如果我知道自己的資訊可能會被這樣濫用,推行 Graph Search 的直接後果就是我會隱藏自己在 Facebook 上的所有資訊,讓這個搜尋引擎根本爬不到。甚至我不僅停止在 Facebook 上發佈資訊,還會在上面人肉別人。

  一直以來,人們都過於誇大 Facebook 的神話。其實,社交網路只是娛樂網站,而搜尋引擎才是人們獲取資訊的最重要的工具。想知道 Facebook 之于 Google 的真實地位嗎?看看中國的兩位模仿者吧!百度在 2012 年的第三季營收為 9.946 億美元,盈利 5.336 億美元,而人人網只有 0.5 億美元,淨虧損 0.15 億美元。為了寫這篇文章,筆者通過 Google 查閱了大量的資料,而幾乎沒用到 Facebook.這次推出 Graphic Search 把資訊來源局限于 Facebook 自身,以為憑藉使用者創造的內容就能與整個互聯網抗衡。殊不知,社交網路使用者創造的內容本身就品質不高,不能準確反映使用者的真實想法,而 Facebook 的巨型曝光燈只能讓使用者進一步躲到角落的深處。



  作者:Eason,原文連結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