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Play遊戲高管:將更重視高質量遊戲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Google Play遊戲戰略主管Jamil Moledina透露,Google Play希望對其發展計劃更加開放,目前正在著手調整算法,提高遊戲的曝光率,還將向開發者開放更多工具。他表示,以後遊戲的參與度會被當作參考依據,意味著質量較高的遊戲可以被更多人看到。

“通常來說,所有都一直在看安裝量和收入作為主要數據,但我們意識到參與度也是很重要的,我們也一直在聽取頂級合作夥伴的看法,參與度可以說明一款遊戲的趣味性以及人們有多少人想要回到遊戲裡。所以我們的第一步就是調整商店展示頁面的算法,我們的調整更傾向於用戶參與度,而不隻是下載量”。

GooglePlayLogo

實際上,這和如今的網頁或者其他媒體瀏覽量一樣,頁面留戀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有價值,用戶的參與度才是更重要的,Moledina接著說到,“縱觀整個互聯網行業,所有在線的東西都必須有所表現,必須帶來真正的影響力,對於我們應用商店來說,給消費者們帶來快樂、驚喜和幸福是我們最主要的目標。如果隻是看下載量,就沒辦法深度理解我們給自己的目標真正帶來瞭什麼。未來我們準備提高參與度的權重,但我們想要傳遞的信息是,希望開發者們更註重自己的遊戲質量,因為你們將因此獲得更大的幫助”。

精準定位高質量遊戲

另一個方面就是對本應該獲得關註的頂級應用和遊戲進行精準定位,Moledina表示Google Play將會通過新的編輯推薦頁面展示高質量的遊戲,“這些頁面可以讓我們的編輯們手動選擇安卓平臺體驗最佳的遊戲,通過編輯評測可以讓用戶探索更多的遊戲類型和內容,比如史詩級RPG以及頂級競速遊戲等等”。

他補充說,“人們似乎更傾向於人性化處理,有人類自己的品味,我們可以關註數據所不能提供的信號,所以我們將會拓展編輯推薦范圍,讓Google Play的編輯們可以手動選擇真正出色、優美、有意義的安卓體驗,這是讓我們非常期望的事情”。

對於虛擬現實而言,精準性是更為重要的,很多遊戲都隻是為瞭VR之名而推出VR遊戲,但實際上做出來的並不是出色的體驗。Moledina說,“VR遊戲需要做正確的體驗,不要做糟糕的VR體驗,因為這會讓玩傢很厭惡。Daydream對Google Play的改造就是非常精準化的,幾乎完全是我們的團隊手動完成的,這種方式不僅可以引導消費者,還可以指引開發者們展示我們關註的重點”。

Moledina表示,精準化定位還可以給Google Play應用商店帶來內容方面的多元化,“創新是我們內心深處最認可的,很多偉大的創新公司不一定有能力覆蓋他們的用戶群,他們可能沒有資源做用戶購買,所以作為平臺我們有責任強調質量創新,給他們曝光機會,這樣他們就可以慢慢自給自足。如果沒有平臺支持的話,你的遊戲發佈出來不久可能就沒有機會被更多人知道”。

Google Play另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推出不同定價,讓開發者們對付費應用和遊戲進行自定義價格的促銷,這樣可以獲得更高的認知度和轉化率。Moledina表示,“這主要是為瞭給你的促銷帶來曝光量和影響力,因此開發者們已經可以管理自己遊戲的價格,但挑戰在於這次促銷的曝光率如何,這一點也是我們努力提高的地方”。

他說,“我們希望確保開發者們能夠看到自己內容的價值,所以我們對此非常謹慎。但開發者們應該有市場自己業務的選擇自由。我們意識到,與主機和PC相比,手遊是以免費模式為主的,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些免費遊戲幾乎相當於贈送的,但也正因如此才會有更大的推廣效果,下載量達到巔峰之後可以帶來非常大的市場營銷效果, 隨後算法的調整可以讓它被更多人看到,即使是在推廣結束之後,開發者還可以看到巨大的提升”。

向開發者開放更多工具

Google Play還將面對C++和Unity開發者們開放其Firebase工具,包括實時分析、推送通知、存儲以及廣告管理工具。谷歌還準備向手遊大作開放更多的預註冊,首批遊戲包括Kabam的《變形金剛:試煉戰鬥(Transformers: Forged to Fight)》、Chair Entertainment的《Battle Breakers》和NetherRealm Studios推出的《Injustice 2》的手遊版本。隨後該公司還將向VR遊戲開啟預註冊,比如育碧的《Vritual Rabbids》以及Spry Fox推出的獨特獨立遊戲作品《Beartopia》。

Moledina說,“獨立遊戲有這樣的能力,可以讓玩傢們通過VR的形式帶入其他角色當中,我們從這些創意原型中看到很多優秀的作品”。

不少人表示,在應用商店方面,iOS依然是略勝一籌的,但谷歌表示其Google Play也取得瞭重要進展。2016年,來自印度、巴西和印度尼西亞的至少3億安卓設備被激活,至少一億新用戶可以使用本地支付方式。而且Moledina認為,iOS在收入方面比安卓占優勢並不會一直持續下去。

他說,“六年前我還在Funzio的時候,確實更多的收入來自iOS平臺,但我在Funzio遇到的很多問題都提交給瞭當時的Google Play業務拓展部主管,他們對這些反饋都很認真的對待,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認為兩個平臺的差距會越來越小”。

Moledina拿去年最受歡迎的《Pokemon Go》為例,“當一個開發商過去適應iOS平臺的時候,我們努力給他們資源,他們遇到問題都可以找我們幫忙,我們會認真聽取並且提供你們需要的資源,比如《Pokemon Go》,甚至它的開發商Niantic都是從谷歌分出去的,他們仍然是一傢獨立遊戲開發商,很大程度上還是初創公司。他們的資源有限,沒辦法做到同時在兩個平臺發佈,所以我們提供瞭一些資源幫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