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ppy Bird緣何讓你著迷:重度遊戲是本質

這樣一個不可思議的遊戲是怎麼迷住大傢的呢?原因就是有時虐玩傢比單純好玩更容易讓人上癮。

Flappy Bird是一款最新讓人上癮的奇葩遊戲,吸引瞭很多手機用戶。原因就是,簡單粗暴:Flappy Bird披著一個卡通版泡菜遊戲的皮,實則為一個受虐向為核心的遊戲,吸引瞭數百萬的玩傢。

Screen Shot 2014-02-07 at 2.54.59 PM

Flappy Bird通過應用內廣告據傳每天賺50000美元,筆者寫稿時,它已經登上瞭夢寐以求的appstore第一名寶座。在這個遊戲突然成功時,玩傢紛紛湧向社交媒體曬出他們的最好成績(筆者最高為4關)。搜索Instagram的“flappybird”關鍵字可以看到826956張“遊戲結束”截圖。

Flappy Bird似乎很簡單,它就是:輕觸屏幕來飛越障礙(馬裡奧風格的綠色管道),讓你的像素鳥盡可能長時間在空中飛行。撞到任何東西或是小鳥墜地則遊戲結束。

理論上來說,它完全低於馬裡奧兄弟的遊戲水準,Flappy Bird遠不及馬裡奧開放和經典。但在於利用瞭心理上的受虐加上變態的困難和簡單粗暴的操作結合在一起的遊戲設置。

Flappy Bird實際上扛起瞭無腦、晦澀遊戲的大旗。Flappy Bird使得超過5000萬小白手機用戶變成鐵桿粉絲。這不正是消除類遊戲Candy Crush Saga嘛。

Flappy Bird的虐心因素

Flappy Bird一切都是模仿其他遊戲的,從馬裡奧式風格到其“失敗則出局”的遊戲模式。有趣的是那些山寨部分被糅合成一個非常簡單的產品,就把小白玩傢都完全給騙進去瞭。

但簡單和容易可不是同義詞。Flappy Bird提供瞭一種受虐遊戲的味道,隻獎勵極端的精確度,其他一切都沒有。開始新一輪遊戲時,它會重新隨機生成一隻鳥到任意界面,所以即使你記住瞭上一關是怎麼輸的,對新遊戲也沒任何用處。

Flappy Bird,在大部分上玩傢不知道的情況下就使他們玩上瞭癮。精確度和死亡是唯有的兩個常量:如果你沒有飛過第一個,那後面等著的馬上就是死亡。

“不可復活”,這聽起來像是小眾遊戲的特點,沒有保存遊戲,沒有復活,你知道你的遊戲一旦結束就什麼都沒有。就拿Flappy Bird來舉例子,完全不提供給玩傢安全感——這是人性扭曲的一部分,也是最容易讓人上癮的。

欺騙死亡不是一個選擇

在Flappy Bird中,沒有大boss,沒有財寶箱,甚至完全沒有什麼可以玩的,你要做的隻是保存你自己,保證不死亡。它隻需要你在精神上相信你是確實可以飛過通關的。

看Flappy Bird得到的所有榮耀會讓人想起一些最具挑戰性的遊戲。在臭名昭著的“roguelike”(起源於古代ASCII遊戲潛行者(1980))類型中,玩傢的任務是在一個隨機生成的虛擬副本前進,直到一個致命錯誤導致你死亡。是的你猜對瞭! 就是“不可復活”。之後,2009年出的Demon’s Souls 總是占據著最困難的電子遊戲首位。

大量遊戲是真的,真的努力的留住玩傢,盡管大多數,像怪物獵人系列,是獎勵玩傢提升技能。Flappy Bird是明顯更受虐的,通過網絡來進行病毒式營銷。

Flappy Bird不可預知的受歡迎程度無疑是起到瞭推波助瀾的作用,重度遊戲的核心原就是讓玩傢又愛又恨。天然的社交媒體被當做是網絡擴散傳播病毒式現象的平臺,為Flappy Bird助一把力。

但像很多在我們之前勇敢的重度遊戲玩傢們一樣,我們堅持一直點、觸控,向更高分進攻,也享受遊戲過程中的每一秒。

相關:

2013年的芬蘭:手機王國已成往事,Rovio帶領遊戲業崛起

在可穿戴設備上玩遊戲?為時尚早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