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Anderson:我覺得開源會贏

在Maker Faire Shenzhen期間,筆者有幸采訪到瞭前《連線》主編,3D Robotics創始人 Chris Anderson。采訪開始前,記者並沒有椅子,Chris就說:“不如我們都坐在地毯上吧!”他一下就和我們這些記者拉近瞭距離。在采訪期間,筆者就創客以及開源硬件請Chris談談他的看法,最後他給筆者的答案是:我覺得開源會贏。

1

近幾年,創客運動以及開源硬件的發展非常大,第一最大的變化就是Kickstarter的出現。Kickstarter並不是一個單純的經濟引擎,它也是一個潛在用戶和開發者交流的平臺。另外就是第一個成功的創客企業,如Pebble、Makerbot:這兩個要素都是和商業化有關的。這個大概就標志著“創客產業”的產生。這些帶給其他創客一個願景:他們的小項目有可能變成公司,並且這些成功創客的故事都是分享的。

他從1997年到2003年都在中國,他看見深圳的發展。Chris在這裡又重新強調瞭一次,在這幾年裡中國的制造業迅速發展,並且在那幾年就已經摒棄瞭單純的制造和山寨瞭:這點在筆者日前文章《中國山寨的日子已成過去》中也提到過。“我覺得中國有打造全球最強創客產業的所有要素,但中國創客產業缺失的環節是什麼?是分享,是開源的創新。”我們擁有所有制造的技巧和設備,但問題在於你能不能建立一個草根階級的開源創新文化。這樣的文化要求信任、表率,當然也需要像Seeed Studio這樣的公司。“我第一次註意到中國有創客產業,就是因為2009年我認識瞭潘昊。”另外,中國的初創企業和海外的沒太大區別,可能在制造上還更厲害,我們試圖在硬件上模仿互聯網的模式,互聯網是無國界的,所以全球的創客並沒有哪個國傢是比較先進的。

2

他將自己的公司和大疆創新(DJI)相比,他說大疆是比較封閉的,3D Robotics是開源的。“他們就像無人機的蘋果iOS,而我們就像Google Android。”Chris讓我們拿出身上的手機,在場8個人有一半是用iPhone,一半是用Android。



“所以誰說開源沒有存在的價值呢?Google也做手機,但買他們手機的人有多少?當然不是全部!但隻要你搭載Android系統,你就用瞭Google的產品,所以開源在某種意義上傳播的更廣,進步更快,因為開發者變多瞭。”

他還強調,這種模式和資源、資本沒關系,“你看微軟在這個系統大戰上都贏不瞭,這和你有多少錢一點關系也沒有。你必須先建立社群在做硬件,其它企業贏不瞭的原因就在於他們先推出瞭硬件,再試圖強加社群,這是行不通的。”所以支撐這一切的是在產品背後所有的開發者,這樣的生態環境(ecosystem)是很強大的。“好吧,我覺得Android會贏。”Chris最後這樣說道。

22

對於Chris的公司,他將軟件沒免費提供給開發者,讓他們開發很棒的應用,同時硬件是出售出去的。當然他也將硬件的藍圖公佈在網上,“抄襲我們是絕對合法的,但是我們吸引瞭很多能人異士來為我們做開發,所以我們一直很迅速的進步。還是那句話,你可以復制我的所有產品,但是你不能復制我背後生態社群。”就像專註被復制多年的Android,它還是一直挺立在市場裡。

33

所以這就引出瞭創客們真正的價值,就算很多大公司都在生產同樣的產品,但創客企業或者初創企業一樣能夠支持下去:原因就在於開源。在一個新的市場裡,你需要快速發展,所以越大的生態環境最終會贏。這裡的生態環境並不是指用戶,而是各種各樣的開發者,他們可以利用你的平臺建立自己想要的東西。

但Chris也說:“當然我也並不是說閉源就沒有價值,就像這個房間裡有一半人用iPhone一樣,你選擇閉源,而我選擇瞭開源,並沒有對和錯。隻是我覺得它是更好的開發模型,至於未來的發展,我們可以一起期待。”

最後,筆者也向Chris提瞭一個問題:“開源硬件很好,為什麼Kickstarter要突然提出很多對硬件項目的要求?”Chris對此的回答是,一開始沒有這樣的產業出現,所以應該吸引這些項目組參加,給他們一個機會開啟項目。但隨著產業的產生,他們必須建立標準,“我不覺得他們在抵抗硬件項目,隻是希望他們能夠建立一個更好開發平臺和社群。”

昨晚瞭Chris的訪談以後,筆者認為他很好的解釋開源的意義。對於中國的企業,可能出於對商業機密和專利的考量,沒辦反建立開源的模式。但是Chris提出的一點就是,先建立社群在推出硬件,這個是非常精確的做法,我覺得能夠給很多初創企業很多幫助。當然作為一個創客運動的報道記者,我也希望“開源會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