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應用開發者不賺錢:轉向應用外包

Game2遊戲:


當在全球最酷移動應用平台上一鳴驚人的夢想破滅,大公司伸出的橄欖枝讓開發者更難以抗拒

當全世界的iPhone用戶都在為Angry Birds這款遊戲著迷時,中國一群專業“玩家”卻沒有興致加入這場豬鳥大戰。

開發出Angry Birds的那家芬蘭小公司Rovio的確是中國同業者的偶像:只憑藉一款10萬美元開發成本的小遊戲,就賺回了800萬美元,每天全球用戶耗費其上的遊戲時間超過2億分鐘—多麼令人羨慕。

但如今,想靠在App Store一鳴驚人進而一夜暴富的開發者已經冷靜下來。北京開發團隊愛圖騰把自己的網站進行了一次改版,自行開發的“潑墨大爆破”和“小芝麻闖天關”兩款遊戲應用被撤下,為搜狐微博、《華爾街日報》中文網、淘江湖、時光網(Mtime)等合作夥伴開發的各種應用被放在最顯眼的地方。

愛圖騰創始人之一劉磊對這種改變感觸頗深。 2009年初,“小芝麻闖天關”在應用數量還沒有完全爆炸的App Store中表現不錯,曾上過蘋果的推薦榜。靠這款遊戲賺到的3萬美元,劉磊及其團隊買了第一批蘋果開發設備。但現在,他不認為“小芝麻”能創造出更大奇蹟。

劉磊很清楚,在蘋果公司的金礦裡,雖然看不到成群結隊的人在礦洞裡鑿石頭或是在流水里篩沙子,但競爭其實更激烈—要在App Store已有的30萬並仍在不斷增加的海量應用中出頭,與在18世紀的加利福尼亞淘到真正的金沙困難程度相當。在這個金字塔型的世界中,90%開發者收支不能平衡。怀揣理想準備大干一場的年輕人大多在現實面前碰得頭破血流。為中國iPhone用戶打造應用的開發者日子過得更艱難,他們還要面對盜版、支付和用戶付費習慣缺失等諸多問題。



幸運的是,大企業比個人用戶更願意付錢。這些公司需要圍繞自己產品開發手機應用,與時俱進地接觸和討好用戶。它們擁有龐大IT支持系統和部門,卻發現將製作自己應用的工作交給比自己對iPhone更狂熱的專業開發者更划算。

企業移動應用的外包市場應運而生。很多原本自己開發產品的團隊經歷過失意後,成為第一波進入應用外包行業的生力軍,靠已有案例和技術實力獲得大量訂單和穩定收入。

於是劉磊和與他同樣敏銳的一批中國開發者找到新的賺錢方式。更美妙的是,這是一個賣方市場。

【應需而變】

在投身應用外包市場之前,愛圖騰也曾經試圖總結之前取得小胜的經驗,開發出可以獲得幾十萬、上百萬美元收益的小遊戲。 “小芝麻闖天關”之後,他們做了一款武俠風格的遊戲“江湖浮生記”,但並不適合美國市場。接下來,愛圖騰嘗試將一些Flash遊戲移植到iPhone上,還是不掙錢。

劉磊和他的搭檔CTO黃之豪等開始仔細分析App Store中手機遊戲排行榜,發現已被電子藝界(EA)等大公司和Gameloft等有實力的大型開發團隊佔領。 “我們都是遊戲玩家,自己做過遊戲後就發現不掙錢。一個小程序員自己開發個遊戲每月多掙2000塊錢行,但團隊靠自己產品去掙錢風險太大。要養活公司就不得不轉做外包生存了。”劉磊對《環球企業家》說。

2009年,愛圖騰有4個月沒推出任何產品,一邊煎熬一邊思考前途。直到當年8月,他們才承接了第一個外包應用:電影評論網站時光網因認可他們的技術實力,而將開發自己App的項目交給了他們。做完時光網的這一單後,負責推廣的李曉開始為公司的生存到處去“拉活”。 2010年過完年後,李曉突然發現不用再出去“推銷”了,口口相傳介紹來的業務都已經做不過來了,比如搜狐娛樂就是看到時光網的應用後慕名而來。 “年前那會兒市場沒有現在這樣的認識,有的網站想都不想就在電話裡直接拒絕了。”李曉對本刊說。

巨大的市場需求讓愛圖騰得以挑選自己專注的領域和客戶,以打造精品來積累自己的實力。他們順勢將目光聚焦到傳媒資訊領域,先後為財新傳媒和《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等開發iPhone和Android平台上手機和平板電腦的應用。

成功案例和客戶為其傳播的口碑使愛圖騰獲得穩定的客戶群。在接觸過有共同特性的客戶後,它針對媒體資訊類客戶的需求在垂直行業內開發了一套產品解決方案。 “不過每個企業客戶的需求還是不一樣的,每個媒體都有自己的個性。” 劉磊對本刊表示。愛圖騰主要提供針對媒體需求共性做的應用產品本身,並能根據用戶需求快速修改,但內容後台的維護主要還是傳媒自己。

大量給傳媒資訊業客戶做外包使愛圖騰不斷累積經驗,進而具備深入挖掘垂直行業客戶共同需求的能力。專注於細分領域打造出自己專業優勢是聰明的做法,媒體資訊的電子出版已成為愛圖騰團隊產品開發的兩大方向之一。

同樣是提供外包解決方案,另一開發團隊Fun Guide的思路又不同於愛圖騰。這個300人規模的團隊打造的明星產品是招商銀行的“掌上生活”iPhone客戶端,它不僅提供產品本身,還負責營銷推廣和社區運營。

早在2007年,Fun Guide就與招商銀行合作過手機推廣。比如當時針對無線社區用戶群推特別促銷的“非常紅五月”活動,提供招商銀行合作商戶的折扣,小到餐廳大到機票,刷卡就能打折。但這段經歷並沒有讓其成為招商銀行做移動客戶端應用時的天然首選。 2010年2月,經過長達半年的招標和反復接觸,Fun Guide才最終從摩托羅拉、中興和華為等知名競爭者中勝出,為招商銀行提供包括iPhone客戶端在內的8個系統設備的全平台移動應用外包。

Fun Guide是諾基亞的戰略合作夥伴,公司門口就擺著一個能容納一人的諾基亞手機模型。這種關係使其能將招商銀行“掌上生活”預置進N8等手機中。這一能力在招標過程中為Fun Guide加分不少。招商銀行更看重的,是其對無線產品需求的理解和社區運營經驗。

這家成立於2001年的公司,最早給國內外的手機廠商外包做手機遊戲。進入WAP時代後,它獲得SP資質開始運營社區,參與過北京移動的掌上北京和飛信門戶運營。正是在這個階段Fun Guide嘗試了無線社區的運營和推廣。現在,SP業務逐漸被淡化,Fun Guide CEO盧勇不願再向外界提起,從2009年開始,他帶領團隊切入iPhone外包,“掌上生活”正是第一個產品。

【聯合運營】

事實上,招商銀行曾自己開發過專門的手機銀行客戶端,但Fun Guide開發的“掌上生活”定位基於客戶對生活消費便利的需求,將信用卡支付等銀行服務,與影院資訊、充值、招商銀行商戶查詢、優惠信息等城市生活消費資訊服務在手機上結合,增加社區互動。不同於愛圖騰提供產品而傳媒客戶自行運營,“掌上生活”由身為招商銀行專業戰略合作夥伴的Fun Guide支持運營。這樣既便利了招商銀行用戶在日常消費中的小額信用卡支付,又能提升信用卡等服務的使用率,同時Fun Guide在解決方案的運營中長期獲得分成收入。

相比單純外包開發移動應用,這種全套移動解決方案的思維稍顯超前。 “這個得有前瞻意識,可能談了幾十個客戶才能有一個。”Fun Guide合夥人向茁對《環球企業家》表示。 “如果負責人或是接待的人沒有認識到移動應用的價值,認為不過是個軟件,這生意就談不下去了。如果能做主的人有前瞻意識,能用解決方案的思維一起整理頭緒,從中看到我們能夠做什麼,這樣需求才能對接。”

在與招商銀行的合作中,向茁也碰到與此類思維不同的問題。解決方案並不一定是一開始就能敲定產品的全套思路,有時候想到一些新功能後需要與合作夥伴溝通,挖掘對方需求。世界杯前期,Fun Guide提出積分兌換功能的想法,盧勇和向茁帶著方案飛到上海與招商銀行項目組的工作人員一起“公關”另一個部門。但幾輪過後仍定不下來是否能做,於是Fun Guide拿出魄力決定不管怎麼樣,先做出來用用,看看感覺怎樣。

此類例子還有很多,有時夜里溝通完需要立刻拿出現實結果,Fun Guide就徹夜加班。盧勇開玩笑稱:“他們在折磨我們,我們也在折磨他們,最後打磨出這個產品。”Fun Guide投入40人的團隊為“掌上生活”在8個平台上開發,僅在主流機型適配上就有不小難度,思維適配自然更難。 “很多事情都是耐著心商量出來的,畢竟沒有多少成型的先例可供參考。”

現在,Fun Guide的主營業務包括兩塊,外包和自有產品分別佔60%和40%。其自有的“玩主”系統產品,包含手機充值、電影票、機票、餐飲消費等眾多日常生活消費應用。一些垂直行業的客戶在手機客戶端上基於自己主業需要做一些用戶的社區,甚至需要生活消費領域的社區,Fun Guide就能將自己旗下的產品系列分拆整合進解決方案中,在外包之外提供增值服務。

在“玩主”基礎上,Fun Guide不僅僅能承接客戶的應用外包開發,還能夠通過解決方案採用合作運營的模式將自己的產品服務融合進客戶的產品中。比如,在產品設計上Fun Guide較好地理解了招商銀行對生活消費中小額支付的相關需求,將“玩主”系列中的充值、票務等服務整合進招商銀行的“掌上生活”中。

Fun Guide接下來會繼續推廣開發自己的“玩主”系列產品,而在外包上,也將會基於自有的產品和長期積累的無線領域經驗來繼續開拓整合移動解決方案的市場,從而在外包開發中帶動自有業務的增長。

【轉型】

越來越多的開發者踏上應用外包這條風險較小、收入穩定的道路,新的金字塔梯隊正在形成—單純的應用產品獨立開發者和小開發團隊就能承接;更大的項目涉及到後端服務器和數據庫,就要求一定實力和規模的團隊,並掌握手機應用開發以外的技術;金字塔尖則有一些提供解決方案、為客戶提供增值服務的公司。其中不僅包含傳統的技術開發服務,還有運營和市場推廣等資源整合。更深入的合作中,Fun Guide這樣的公司能通過外包開發、提供解決方案將自己產品服務植入客戶產品中,以分成方式聯合運營,共擔風險,一起成長。

針對個人開發者和小團隊,移動應用外包產業鏈上也出現了“智城”這樣的中介平台角色。它們通過整合外包信息,幫助發包方與接包方進行項目管理獲得收入,給單獨的個人開發者和小外包團隊類似淘寶網賣家那樣的信用認證,從散兵游勇向正規化方向發展。

“這個行業的特點決定大多數開發者是個人或小團隊,”智城CEO張維對本刊表示。 “大多數移動應用是快速消費品,隨著時間會在軟件商店數十萬規模的應用大海中沉下去。而且應用的創意者和開發者不是天然一體的,很多好的想法是從非IT人員腦子中出現的。”這正是應用外包業火爆的基礎之一。

與其他外包行業類似,應用開發外包最大的成本仍是人力。目前國內優秀的移動應用開發者還是稀缺資源,有經驗的iPhone開發者自己接外包項目報價通常開價是1000元人民幣一天,年收入在20萬至30萬人民幣。 “但即使出高薪也不一定能招到人。”個人外包開發者王猛對《環球企業家》說。王猛曾是最早一批接觸iPhone開發的人之一。 “如果有其他開發語言的基礎,進入iPhone開發從新手到有經驗一般至少得半年。”隨著時間推移,目前的火爆也會吸引其他開發人員轉入手機開發,再加上整個行業的學習積累,將來人力資源的問題不會像現在這麼明顯。但這也意味能接外包的開發者和團隊越來越多,競爭趨於激烈,就像現在能做網站的人俯拾皆是。

硬幣的另一面是,大部分做外包產品的開發團隊仍無法放棄依靠自己產品在幾億用戶中一鳴驚人、一夜暴富的淘金夢。畢竟相比一款超級明星產品,外包辛辛苦苦掙的始終是“小錢”。

因此, 如139.ME、博看科技和Exmart等業內稍有名氣的開發團隊都在“兩條腿走路”,一邊通過外包積累人力資源、磨合團隊,帶來穩定的現金流,一邊開發自己的產品,期待未來能實現平穩轉型。接包傳媒資訊業產品外,愛圖騰的另一個產品研發方向,就是要把自己的遊戲積累運用到社區上,開發出一些真正能發揮手機移動性和即時性的應用。其CTO黃之豪表示這方面尚在規劃中,但不久後愛圖騰業務重點就會重回自有產品開發的領域。

from:環球企業家

遊戲網誌: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