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成主題公園虧損 迪士尼在中國行得通嗎?

6月16日,上海迪士尼樂園將正式開園。繼2009年11月上海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授權宣佈上海迪士尼項目申請報告已獲核準以來,時間已經過去整整7年。7年裡,從洽談、籌劃、搭建再到人員招募等等,上海迪士尼以其神秘而低調的姿態存在於內地的主題公園市場,但也因此更加引起好奇。

dd

3月28日零點,上海迪士尼門票正式上線銷售,僅過去5分鐘時,開幕典禮當天的所有門票就已全部售空。有人預言,迪士尼這一“外來客”駐紮上海惹來的關註超越前些年全城出動的世博會,堪比申辦奧運的架勢。這座矗立於上海浦東川沙鎮的主題公園如此吸睛,不知道未來其盈利的狀況又會如何呢?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根據迪士尼公司最新發佈的2015年財報顯示,其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水平遠超中國各大互聯網巨頭。

根據財務報表,迪士尼2015年的總收入約合人民幣3457.6億元,這一收入水平超過瞭2015財年中國三大互聯網巨頭騰訊、阿裡和百度(BAT)三傢總收入之和。(2015年財年中國互聯網三巨頭的營業收入合計不足2500億人民幣。)

不僅收入差距懸殊,迪士尼當前的凈利潤也在BAT之上。2015財年迪士尼的凈利潤約合583.37億人民幣,相當於阿裡巴巴同期的2.39倍。迪士尼公司的凈利潤在2008年金融海嘯中受到影響下跌,但在2009年之後迅速恢復增長並持續至今,七年間凈利潤增長一倍多。



當然,作為全球第六、中國第二的迪士尼主題樂園,自帶光環的品牌影響力所生發的熱討論和冷思考遠遠不止這些。以“迪士尼”為代表的“主題公園”,其盈利模式能否在中國本土實現利益最大化?迪士尼打造出的“文化+資本”的多元化盈利模式中,目前主題公園的份額占多少?而與美國一樣,擁有瞭兩個迪士尼的中國,又能否實現滬港共贏?

“一國兩園”能否成功?香港迪士尼在觀望

2015年迪士尼粉絲博覽會上,華特迪士尼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羅伯特·艾格曾公開表示,上海迪士尼是迪士尼總公司在美國本土以外的最大投資,也將成為開園時迪士尼占地面積最大迪士尼度假村之一,設計過程中除瞭大量啟用全新的科技元素以外,充分考慮中國遊客的感知,加入瞭大量的中國元素。

盡管全球矚目、萬眾期待,但是上海迪士尼的到來,依舊是有人喜有人憂。2015年香港《南華早報》曾報道稱,上海迪士尼的到來會不會讓人覺得對香港迪士尼樂園構成威脅。不僅因其占地面積大,也因迪士尼官方在經驗積累之後更加開始註重中國文化的傳承。例如,十二生肖的呈現、音樂《獅子王》首次啟用普通話版本等等。內地遊客的分流對香港整體經濟的發展將產生多大的影響,同作為股方的香港政府也在觀望,“一國兩園”能否成功,會不會此消彼長?

根據所簽訂的協議,和香港迪士尼一樣,上海迪士尼的大股東也是政府,上海市政府所有的一傢合資控股企業則將持有57%股份,而迪士尼隻持有上海迪士尼樂園43%的股份,和香港方面的“按兵不動”不同,上海方面對於迪士尼的開園躍躍欲試。

上海迪士尼開園在即,衍生產業潛力巨大

3月28日,上海迪士尼度假區在滬宣佈郎朗、孫儷、姚明擔任其榮譽大使,郎朗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上海迪士尼度假區不光會為人們提供遊戲,也將有很多的音樂會、戲劇、歌舞等著全球遊客的到來,這也將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文化產業鏈。可以說,上海迪士尼對長三角地區的整個動漫、影視等文化創意產業將帶來全新的機遇,而迪士尼的品牌價值也將為上海這座城市提升其本身的城市品牌。

截至發稿前,走訪上海浦東的迪士尼樂園,其周遭已與最初那片貧瘠土壤判若兩樣。占地390公頃的上海迪士尼,相較於同屬中國的香港迪士尼多出264公頃的面積。周邊的民宿和古街,行人和遊客也陸續多起來,等待相關證件配備齊全,開園之後,可想而知的是上海迪士尼附近的衍生產業效應將會大有改善。與迪士尼相隔不遠的位於上海浦東新區滴水湖畔的上海海昌極地海洋世界也在“日夜趕工”,屆時將與迪士尼樂園展開“正面交鋒”。

據走訪瞭解的情況是,2010年宣佈建設迪士尼時,浦東該村鎮的房價還不到一萬,而如今6年過去瞭,三萬一平的房價也已稀少至極。此次,上海迪士尼的宣傳推廣工作更是得到瞭上海各界媒體的大力支持,在各類app和紙媒上幾乎日日都有官方的跟蹤報道和資訊消息的露出。而地鐵線上的迪士尼站盡管暫未正式開通,但標註鮮明,成為滬上地鐵話題的熱門。

9成主題公園在虧損,迪士尼為何還敢來?

縱觀國內的主題公園,在消費升級的背景下,歡樂谷、海昌海洋公園、恐龍園、方特、長隆等一批優秀的本土主題公園品牌都曾興盛一時,卻難以維持長久效應。更殘酷的事實是,大部分本土主題公園都在虧損或艱難盈利維持。北大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接受采訪時,大膽地預測,上海迪士尼的到來將成為國內最賺錢最受歡迎的主題公園,“香港的規模太小,受限制多,因此,上海的地理位置以及內地的人口基礎大,上海的迪士尼樂園可以說將會是最賺錢的”。

陳少峰以浙江橫店影視城一年55億的門票為例,他表示,不用一年上海迪士尼單就門票就可能超過這個數據。“上海迪士尼的拉動效應將會超越我們的想象”,陳少峰從全球的另外五座迪士尼樂園分析起,他說日本迪士尼因為簽約的條款問題,諸多收入都不計入迪士尼的范疇內,“但是,我可以說,日本東京的迪士尼是全球主題公園中服務體驗最好的公園之一,但是上海也不是沒有突破和超越的可能性”。被問及國內9成主題公園虧損,迪士尼卻大力進軍的態勢,他坦言迪士尼不隻是靠門票生存的,“迪士尼的盈利模式中,最讓人羨慕的就在於他們的衍生品”,迪士尼在國內市場破200億的衍生品銷售額讓全世界所有娛樂公司“可望不可及”。

迪士尼盈利模式難復制,衍生品是掘金致命利器

如果說,國內主題公園會存在投資成本巨大、回報周期長的問題,而迪士尼並不是單一的擁有遊樂設備的樂園,而是童年的體驗、童心的回歸以及歡樂的氛圍,更多的是精神服務體驗。此外,國內的主題樂園,往往疏於設備的更新,而迪士尼每年投入大量資金,對60%的設備進行更新。曾在法國巴黎的迪士尼工作的Sean這樣回憶:“前輩和我們說,我們不是員工而是cast member。從更衣間走到公園裡,叫做on stage。也就是說,公園裡是一個舞臺,我們都是演員,我們要給觀眾一場完美的表演”。

迪士尼樂園的消費驅動力,主要來自迪士尼公司的動畫內容。通過角色分組、演員扮演動畫角色等,迪士尼樂園贏得瞭人們的內心文化認同感。然後,人們自然願意買單,包括票房、音樂劇、服飾、文具、玩具、擺設、出版物、音樂劇、教育等。2015年迪士尼總公司的總體收入狀態,位居榜首的是電視和網絡業務,占比超過44%,主題公園與度假村位居第二,占比30%,之後才是電影和娛樂,占比約14%,剩下的為消費品等業務。

據瞭解,迪士尼樂的園內消費收益占比可達60%以上,而除門票之外,餐飲住宿以及周邊產品購買等,將為上海迪士尼創造超200億元的年營收。陳少峰說,“上海迪士尼可能將開啟中國旅遊業的迪士尼時代,或者上海遊階段。”

from:娛樂首席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