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國網絡直播行業發展趨勢解讀

14

提起網絡直播大傢都很熟悉,作為一個新興產業其發展現狀及趨勢如何?下面就來共同關註一下。

如果說評選2016年最熱門火爆的互聯網產品,那麼非直播平臺莫屬。2016年被譽為“中國網絡直播元年”,網絡直播從一個個冰冷的手機應用,變為充斥在年輕人休閑時光的熱門話題;2016年,主播們從逼仄狹小的直播間走上大雅之堂,成為每場發佈會不可或缺的角色,甚至被昵稱為“網紅直播團”;2016年,資本市場對網絡直播的態度風起雲湧,從最初的懷疑觀望,到現在的執著狂熱。

相關行業數據顯示,2015年至今,全國在線直播平臺數量超過200傢。截止2016年10月,網絡直播行業除孕育出歡聚時代、9158兩傢上市公司外,鬥魚和映客也已躋身獨角獸行列,在方正證券的預測中,2020年網絡直播市場規模將達到600億,有研究甚至認為2020年網絡直播及周邊行業將撬動千億級資金。

網絡直播行業分析:2017年網絡直播行業發展趨勢

最新2016-2021年中國視頻點播或直播行業市場供需前景預測深度研究報告顯示,近兩年來,直播行業成為互聯網領域的現象級風口。2017年直播的風是否還繼續吹,直播江湖是否依然刀光劍影?多位業內專傢對網絡直播行業2017年存在的風口、可能的變化及面臨的挑戰進行深度解析,為投資者提供最準確的信息支持和最前瞻性的意見指導,進一步幫助中產者完成合理的投資配置。



直播風口

針對“直播風口”業內專傢呈現兩種不同的觀點,一種比較普遍的觀點認為,2017年依然是直播的風口期,但資本和競爭將更多的集中在垂直細分領域;另一種相對少數的觀點則認為2017年直播的風口期已經過去,從業者和投資人的進入應該更加冷靜和審慎。

“2017年直播會更加深入到互聯網的各個領域,繼續成為各個平臺創收、變現、造血的一種標配方式。”梅花天使創投合夥人吳世春告訴經濟觀察報,在他看來直播是內容變現的“利器”,隻要這個屬性存在,資本就會持續進入。吳世春用投資行為證實瞭他對直播行業的看好,梅花天使創投在國內投資瞭果醬直播、小圈直播,在日本、泰國等地的直播行業亦有涉獵。

近期獲得C輪15億元投資的鬥魚直播一直是媒體關註的焦點,其創始人兼CEO陳少傑更進一步的分析瞭資本選擇直播行業的邏輯,他認為,在形式上,網絡直播改變瞭信息的傳輸方式、用戶的社交方式,是比圖片、文字更加有力的傳播途徑,因此開拓瞭經濟增長的新極點;在內容上,網絡直播改變瞭生產與消費的連接方式,意味著內容生產者可以更加迅速的抵達消費者,而不需要經過中間的媒體渠道;在變現上,依托便捷的互聯網支付渠道,用戶的打賞和購買行為可以迅速完成,進而可以幫助直播平臺形成穩定的現金流。

針對具體的投資趨勢,吳世春認為在2017年留給平臺型的網絡直播的機會已經不多瞭,“再造一個映客基本不可能”,但直播與更多行業結合的機會、融入到其他互聯網平臺的機會還是有的,同時,他還建議關註網絡直播這種商業模式在海外的復制。

締造瞭小咖秀、一直播兩款產品的一下科技聯合創始人雷濤則直言,“大型的直播平臺的江湖地位將會在2017年奠定”,他同樣提示圍繞直播的周邊產品、優質內容和用戶運營的機會還非常多,依然有可為空間。

易觀分析師王傳珍則提出瞭與上述觀點截然不同的看法,她認為2017年將不再是直播的風口期,而是業務形態和商業模式趨於穩定的過度時期,投資者和從業者對直播市場的入局會趨於理性和謹慎。

君聯資本執行董事邵振興同樣認為,資本投資直播領域最迅猛的時期已經過去,不存在大量資本的湧入,即使投資也是跟投或者PE階段。“不僅僅是直播,超過圖片、文字的更豐富的媒體展現形式、交互形式,都有很大的商業空間,我們會持續在音視頻領域投入,不隻局限於直播行業。”陌陌副總裁賈維說。陌陌是第一傢試水直播的互聯網社交應用,顯然他們對未來也擁有比直播更大的野心。

網絡直播行業監管洗牌

2016年9月,國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發《關於加強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以下稱《通知》),要求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機構持《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以下稱《許可證》)上崗。這一規定也被稱為“史上最嚴直播監管令”,各大媒體紛紛借此唱衰網絡直播行業。但在與幾位業界大咖對話的過程中,經濟觀察報發現他們普遍對監管持歡迎態度,並且直言行業的監管並不會影響網絡直播的正常發展,還會加快直播行業的規范化、健康化運營。

雷濤進一步解釋說,這個《通知》是廣電部門對之前出臺法規的重申,並是單針對直播,相關規定在直播火爆之前就有。如果參照視頻點播行業,要求持證上崗,在互聯網行業並不是新鮮事,關鍵在於監管部門具體的落實方法和方式。本次強調的平臺和主播持證主要是針對開辦新聞、綜藝、體育、訪談、評論等各類視聽節目的直播平臺,對從事自制內容的直播平臺的影響可能比較大。

邵振興和吳世春兩位投資人則認為,在復雜多變的互聯網生態下,經常會出現政策法規的頒佈落後於實際行業發展的情況,但大多數時候政策和市場會逐漸磨合,最終找到平衡點,比如早年的淘寶。不會因為監管法規的出現最終導致行業的衰落,最終做出選擇的還是市場。“‘政府+資本+平臺’三方將逐漸形成有效互動,一定會有一輪洗牌,之後行業健康發展的格局將逐步形成。”資深直播行業專傢吳雲松說,他同時建議沒有拿到《許可證》的直播企業依靠“有證”的企業曲線救國,或者從內容方面入手,轉投直播的上下遊產業或者細分領域,但那些仍然保持粗糙模式的直播平臺,無論大小,都將會被淘汰。

網絡直播行業發展趨勢

“直播,向左是娛樂,向右是社交。”分析師王傳珍精準的對未來的直播發展方向進行瞭概括。陌陌、微博、QQ、映客相對而言,更側重於社交關系和流量轉化,輔之以內容;而YY、鬥魚則相對側重於準專業內容(PUGC)和自制綜藝的開發。另外,同樣受資本追捧的還有直播+類應用,既直播和垂直類行業的結合。

吳雲松將網絡直播的未來發展趨勢概括為四化,一是社交化,本質上說,直播是領先微信、微博的新一代社交形式,更具社交功能的產品會持續獲得關註;二是內容化,直播將演變為一個產業,產業鏈佈局越齊全、調動資源的能力越大、平臺可承載的內容和造星功能越多,則越容易成功;三是垂直化,直播正快速向垂直領域延伸,除瞭傳統的遊戲直播,直播+電商、直播+體育、直播+在線教育等形式將變得越來越多且趨於成熟;四是廣告平臺化,直播延伸出來的商業價值將得到體現。

一直以賺錢著稱的YYLIVE這次卻出乎意料的提出,再次變現能力將成為直播行業的“大考”。雖然突破性的獨創瞭打賞這種盈利模式,但YYLIVE卻認為突破目前虛擬打賞這種單一變現模式,或許將成為直播行業的一個考驗。但在資本層面,吳世春對網絡直播的盈利模式持樂觀態度,“現在直播還投入階段,在搶市場份額、在建立基礎設施,包括豐富的更多的收入模式,從長期看,直播的盈利模式是不成問題的。”

綜合多傢觀點,具體可以闡述為,核心區域是專註直播的大型平臺,會有兩到三傢具有突出優勢的,比如專註綜合類娛樂直播平臺YYLIVE、社交類視頻直播平臺映客、以綜藝和遊戲直播為主打的鬥魚直播等;第二圈層是與原有的強流量平臺進行聯合的直播平臺,比如一直播之於微博、淘寶(天貓)直播之於阿裡,NOW直播之於QQ,這些直播將成為傳統大型平臺的重要補給;最外層則是垂直類直播平臺,比如教育直播、旅遊直播等等。

2006年,美國總統候選人接見選民,人們紛紛拿出手機捕捉兩位候選人;2016年,同樣是總統候選人接見選民,大傢紛紛背過身體,為的是將總統候選人和自己放進同一個取景框,方便直播。也許現在探討直播的商業模式、未來想象和盈利空間還為時尚早,但美國大選的對比圖,卻直觀的告訴我們,生活正在被直播改變。

越多越多的人群湧入網絡直播行業,網絡直播行業快速發展的同時也滋生瞭很多問題,未來直播行業的發展趨勢必然是充滿機遇和挑戰。

from:中國報告大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