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傢新三板公司半年報:僅27%凈利增加

7月27日,遊戲工委發佈瞭一份《2016年1-6月中國遊戲產業報告》,上半年國產網遊市場總收入達到570.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4.5%;其中手遊市場收入達到374.8億同比增長79.1%,用戶規模4.05億人同比增長 10.7%。

依然一片欣欣向榮的情景。可是,三文娛也聽到瞭很多壓力甚至衰退方面的聲音,還有知名制作人笑稱哀鴻遍野才是遊戲圈的“主旋律”。這又是為何?

三文娛分析瞭目前已經在新三板掛牌和提交申請的180傢遊戲公司,其中有121傢披露瞭2016年半年報,從這些報告,我們似乎能看到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焦慮的信號:錢都被廣告商/流量主賺走瞭,研發商/發行商慘淡經營。

s1-webp

上半年新三板遊戲公司有三分之一虧損

註:本文的“遊戲公司”,指的是遊戲業務至少是其主營業務之一的公司,包括研發、發行,也包括廣告、營銷、支付類。另外三文娛此前分析過的動漫與影視類新三板公司,其中部分也以遊戲為主營業務,本文不再重復。

上半年營收前十,七傢是廣告商

先列舉營收增幅較大的前二十傢公司。

s2-webp

這些公司,有的本來就是實力強勁,因為IPO排隊成本退而求其次登陸新三板,比如英雄互娛;有的是遊戲行業知名人物創業運作,比如九星娛樂(玉紅)、蓋婭網絡(王彥直);也有幾傢是2015年上半年體量太小,以至於雖然2016上半年營收同比猛增,但依然嚴重虧損。

還有很多傢,掌握瞭許多流量,從而業績大好。比如易簡廣告、易點天下(yeahmobi)、匯量科技(mobvista)、哇棒傳媒等,都是擁有遊戲發行或聯運業務的移動廣告商;又比如遙望網絡,是通過遊戲公會等方式掌控流量;煉愛網絡有一款社交App“戀戀”;網映文化(neotv)主營電競賽事運營;遊戲多則是遊戲媒體。

s3-webp

雖然遊戲行業整體收入同比增長瞭24.5%,仍然有28.9%的新三板遊戲公司營收下降瞭

如果從營收的絕對數字看,這種情況更加明顯。

s4-webp

營收前十當中,七傢是流量供給方(匯量科技、易點天下、遙望網絡、有米科技、哇棒傳媒、易簡廣告、木瓜移動),心動網絡是老牌發行商且頁遊業務有VeryCD等自有流量。

s5-webp

凈利前十的情況稍好一點,匯量科技、易點天下是廣告商,匯元科技主業是遊戲支付和遊戲點卡(駿卡),除瞭英雄互娛、蓋婭網絡等發行商,還出現瞭華清飛揚、力港網絡等研發為主的遊戲公司。

不容樂觀的研發與發行:僅27%凈利增加

凈利前十中的研發商,都出現瞭利潤同比下滑。

有更多傢研發或發行的利潤下滑,甚至虧損猛增。

s6-webp

營收降幅前二十,基本都是研發商或發行商,甚至出現瞭營收同比下降99.99%、公司放棄遊戲業務進行轉型的情況。

s7-webp

以研發和發行為主的新三板遊戲公司,上半年59.5%凈利下滑

如果單獨看研發商與發行商,這90傢的情況更加嚴重:

s8-webps9-webp

s10-webp

虧損比例相較於整體,大幅增加至41%

s11-webp

營收增加比例弱於整體

上半年新三板上僅26.67%的研發發行公司做到瞭凈利增加或虧損減小,不可謂不慘。

即便是盈利的公司,凈利數字靚麗的也不多。若以賣房保殼的上市公司*ST寧通B計劃賣掉的北京市西城區槐柏樹街兩套房產評估價的一半為基準(1136.31萬元),半年凈利潤超過它的僅14傢。

慘淡經營的原因:產品青黃不接,流量成本飆升

除瞭英雄互娛和蓋婭互娛等少數,新三板的研發發行普遍慘淡經營。

上市公司也沒有多光鮮,體量更大的A股上市遊戲公司(或並購瞭遊戲業務的上市公司),活得不算好的也很多。比如某某網絡,2016年上半年扣非凈利同比下降瞭41.77%,文件中解釋業績下滑原因是報告期內公司執行“平臺+內容+VR/AR”戰略,推廣某娛樂平臺,花費大量市場推廣費,導致公司凈利潤同比上年同期有所下降。某某傳播上半年營收同比下降27%凈利下降92%。某某科技同比轉虧成凈虧損7646萬元,主要由於“集團現有遊戲已進入產品周期的成熟階段,以及期內並無推出其他關鍵新遊戲,導致收入大幅下降”,以及成本大幅增加。

上市公司的情況,三文娛將另行分析,本文不作展開。新三板公司遇到的問題,也大抵如此,市場推廣費用高企、現有遊戲衰退、缺少關鍵性新產品接檔。

我們重點看看營收同比跌幅最大的興致科技與凈利潤跌幅最大的齊思信息。

興致科技:2015年上半年營收505.9萬元,2016上半年主營業務收入655.5元

這傢原來主業是遊戲開發與運營的公司,正在籌劃戰略轉型,準備專註於體育產業。

s12-webp

興致軟件半年報提到:報告期內公司實現主營業務收入655.5元,主要是由於公司正在籌劃戰略轉型,上半年原主營業務的經營活動基本未開展。報告期內公司凈虧損84.8萬元,主要是由於持續產生的銷售費用和管理費用,其中為支付電信平臺遊戲推廣協議應付賬款而產生推廣費46.9萬元,工資13.1萬元,無形資產攤銷10.0萬元,占比較大。

這傢公司2014年7月掛牌新三板,它通過運營商向用戶提供多款手機遊戲,單機居多。

s13-webp

2014年掛牌產生的費用,為2015年要投放市場的產品投入的成本,以及手機遊戲行業代理及發行成本日益趨高,導致其主營業務成本突出並出現虧損,當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66萬元,2013年是622萬元。

2015年上半年興致科技扭虧為盈,但凈利潤不算高,且現金流量凈額為負。2015年公司凈利潤-633 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758 萬元,虧損原因是“由於遊戲市場較之前相比競爭加大,引起手機遊戲行業發行及版權成本日益趨高,導致主營業務成本升幅較大,因此公司利潤未獲提升”。

2015年末和2016年初經歷瞭董秘、總經理、財務總監等管理人員辭職,後公司決定轉型體育行業。

齊思信息:2015年上半年凈利潤27.55萬元,2016上半年凈虧損530萬

齊思信息主營業務為遊戲的開發,主要產品為 web 遊戲《君臨天下》、手機遊戲《三國志國戰版》、手機遊戲《魔獸之心》。

s14-webp

它對利潤下滑的解讀是:因網頁遊戲《君臨天下》、手機遊戲《三國志國戰版》上線多年,雖持續版本更新,但受遊戲自然規律影響,收入穩中有降,而新產品正處於研發周期,尚未商業化運營,故報告期內公司營業收入為2,333,136.85 元,與上年同期相比下降 69.45%。凈利潤下降主要因為在營業收入下降的同時,公司加大瞭對新產品的成本投入,管理費用上升瞭 19.44%。

s15-webp

老遊戲產品收入大幅下滑

不管遊戲收入如何,公司經營一天就是一天的成本。齊思信息上半年有48名員工,薪酬開支近500萬。

s16

雖然老產品在衰退,齊思信息仍可一戰,上半年它的現金流量凈額為281萬,增加幅度為 172.43%,主要因為上期應收賬款較多,在本期如數回款;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也明顯增加,增加幅度為 201.11%,主要因為上期投
資活動在本期到期產生現金流量。如果它能很快推出一款“賺錢”的產品,依然可以生存發展下去。

遊戲回歸內容為王,洗量模式退散?

從上面這些情況,結合今年暑期檔電影票房保底紛紛撲街的情況,我們或許可以看到一種趨勢:

洗量產品會越來越難,不管是靠小鮮肉靠IP的粉絲電影還是靠應用商店和廣告硬砸的沒特色遊戲。錢都讓掌控“量”的明星和渠道/廣告公司 賺走瞭。然後因為沒有好產品,這些“量”的票房號召和LTV也會下降。

有兩位遊戲人的見解非常透徹,三文娛引用如下作為結尾(雖然要指出,中國遊戲圈玩法千千萬,洗量等模式永遠都不會徹底湮滅,產品能力之外的能力也總會找到用武之地。)

[email protected] 如此評價:在騰訊和網易的壓力格局下,移動遊戲圈的生態變成瞭這幾個圈層:公佈財報壓力的上市公司 -> 履行對賭業績壓力的被並購公司 -> 多輪資本運作後巴望增值變現的中興公司 -> 等待命運眷顧的各類型小團隊,都在排隊等好產品的助力和救贖,實際上有沒有好產品已經是移動遊戲公司的生死牌,理論上這是產品為王的時代。

成都餘香的CEO大寶則說,兩大牛B公司在不斷用擲地有聲的榜單向世人證明:到底是平臺牛B還是內容牛B!其實,都牛B!平臺的牛,是除瞭實力之外,還得配上一點點的天命,互聯網這幾次浪潮,有機會做成平臺的少之又少;內容的牛,是除瞭實力之外,還得配上長久的耐心,這麼多有潛力做好內容的,偏偏受不瞭誘惑想走捷徑,最終毀瞭自己。

from:三文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