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化騰清華分享:專註一個痛點 跨界很重要

25

騰訊創始人馬化騰受邀參加清華管理全球論壇,與清華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展開對話。

馬化騰是清華管理全球論壇邀請的首個中國企業傢,去年邀請的是特斯拉CEO馬斯克。在這個論壇的顧問委員名單裡,還包括瞭馬雲、柳傳志、李彥宏、庫克、紮克伯格等互聯網大咖。

當天,低調內斂的馬化騰難得敞開心扉,談及很多有趣的話題,包括個人的興趣愛好、企業的管理風格、微信名稱的由來、騰訊的三次困難、對未來的形勢判斷等等。

以下為清華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與馬化騰的對話實錄,由騰雲劉傑、王曉冰整理。

天文、科幻愛好者;從非學霸到跨界創業者

錢穎一: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清華管理全球論壇,每年這個時候我們都會邀請一位顧問委員與清華學子交流。去年邀請的是特斯拉和SpaceX的CEO馬斯克,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請到我們清華經管學院的另一位顧問委員,騰訊公司主要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先生——這也是我們清華管理全球論壇邀請的第一位中國企業傢。

今天在座的每一個人都在使用你們公司的產品,這一點蘋果、IBM都做不到,可見你的影響力非常大。我想先從你的成長經歷和發展說起。你是1989年入學,選擇瞭計算機專業,當時為什麼選擇計算機專業?大學的經歷對你後來的成長有什麼影響?

馬化騰:我在中學就接觸到計算機,一下就成為我的興趣愛好,越學越覺得裡面差別很大,後來在大學就發生越來越多的興趣。

錢穎一:你們在大學時集體學瞭一些天文方面的課程嗎?

馬化騰:當時沒有,業餘我自己看,包括找美國的資料。所有有關的問題我都看瞭。

錢穎一:你是從國外買這些天文方面的書籍?到現在還對天文有興趣嗎?

馬化騰:對,一直都有興趣。也可能是受我的影響,我們早期的創始人中還有很多對天文有興趣的,有的人自己投資建瞭個人的天文臺。

錢穎一:天文這方面的興趣或者知識對你的工作或者思考創新創業有影響嗎?

馬化騰:沒有直接影響。但你喜歡天文,會覺得自己很渺小,可能我們在宇宙當中從來就是一個偶然。所以什麼事情仔細想一想,都沒有什麼大不瞭的,這對自己遇到挫折時能夠穩定心態,想得更開,我覺得還是挺有幫助的。

錢穎一:你對科幻小說也有興趣?

馬化騰:很有興趣。像三體這樣的科幻小說,想象力很豐富。實際上小說裡寫出瞭現在的科技發展,包括未來研發的一些方向,有前瞻性,可以展望。

錢穎一:科幻小說提供想象力,並且有一些產業的發展需要有前瞻性的想象。計算機課程在學校學瞭什麼,對以後很有幫助呢?這個領域發展非常快。

馬化騰:計算機應該在清華是非常難考的,我相信當時我要考的話很可能進不來。在大學裡的學習還是打基礎,對未來的成長非常重要。但更多要靠課外的興趣愛好。比如說當時計算機機房裡有電腦病毒,是什麼病毒,它的機制是怎樣的,我們有興趣去研究,對病毒樣本進行解剖,然後瞭解它們。

這些都不是課堂裡要求你學習的。另外學校老師會找一些項目來做,有的可能是和外面的企業合作,這是很好的鍛煉機會,把這些項目從頭跟到尾做完,會全方位地鍛煉能力,對以後的價值是無限的,它超越瞭你在課本上學的東西。

錢穎一:很多培養實際上是課程之外的學習,你對這個的印象比你上老師的課印象更深?

馬化騰:會更有用。有的同學就對這種課外項目不感興趣。

錢穎一:你是學霸嗎?

馬化騰:我不算學霸。

錢穎一:你在班裡大概排到什麼位置?

馬化騰:10名左右。

錢穎一:一共不止10個人吧?

馬化騰:30多個人。

錢穎一:註意瞭,30多個人排10名左右,將來能做出大事情。當時你念書時對自己後來的職業有什麼規劃?正好是1989年到1993年這個時間段。

馬化騰:深圳是改革開放的窗口,很早我們就看到別人創業,這裡創業氛圍比較濃,比其他城市更早。

那時候我的師兄們會做一些軟件讓我們看,我很有興趣。我會觀察這個項目的收入怎樣,需求怎樣,怎麼實現。在這個過程中我就感覺自己是不是應該去創業。現實還是比較殘忍的,那時北京有中關村,深圳有華強北,中關村的貨很多是華強北運過去的。華強北都是從香港、從海外進口這些材料、電腦產品。我們很早就說要做一個電腦公司,那時候的電腦公司就是幫人傢組裝,把零件裝成電腦再銷售,就這麼簡單。

後來我發現,在華強北幹這個活的人,都是那些不是很熟悉這個行業的、可能隻有初中文化、小學文化的人,但是市場經驗很豐富。我們大學計算機專業畢業的,可能還做不瞭。後來我說,既然競爭不過,我們還是到企業去鍛煉一下,再想創業的事情。

機緣巧合,在一個賣電腦書的書店裡,我碰到一個同學,他在潤迅工作。潤迅是當時最大的民營電信企業,做尋呼臺的,就是BP機。因為我會寫C語言,當時正好有個項目要用,我給他展示瞭,他說就是你瞭。離畢業還有三個多月,我就進去實習瞭,一幹就是5、6年。

我就這樣進瞭尋呼機行業,大傢知道QQ最早做的是網絡尋呼機。也是機緣巧合,因為我很早就開始做計算機和通信。

錢穎一:程序是你寫的?

馬化騰:這個領域是計算機和通信的結合,當時懂計算機的人不太懂通信,懂通信的人不太懂計算機和網絡,我剛好在中間,這在以後我們的創業中也是一個有利的條件。

21

解密馬氏引導大法:“說服人我有一套”

錢穎一:剛才講的幾點,我是第一次聽到。總結一下,第一地理位置很重要;第二周邊的人很重要,周邊有創業的,對你很有影響;第三,跨界很重要,有做計算機的,有做通信的,你正好在兩者之間,未來這幾十年的發展也正好是在結合之處。

你剛才說的,最開始的QQ原來是個尋呼機,這段歷史對我們學生非常有吸引力。你從程序員開始,變成瞭創業者、企業傢、管理者和領導者,這中間有相當大的跨越。我們都很敬佩好的領導者。比如騰訊最早是5個創始人,基於信任相互合作,合作得非常好,後來你引入瞭很多職業管理團隊,都融合得非常好。我想知道,你個人的領導能力和風格是怎麼塑造起來的?

馬化騰:我是典型的程序猿青年,原本根本沒有想到我要開個公司,領導什麼人,更多還是說我想要做一個產品,讓很多人能用。第一步要生存。怎麼用我的手藝先生存下來,這是最難的。首先你得想第一年的工資怎麼辦?你可以省吃儉用,用以前的積蓄也行。但創始人投下去的錢能不能掙回來?這是最基本的東西。

當時沒有想那麼多,領導力這些都顧不上,因為這個公司能不能走下去都不知道。小企業能做成功的概率是很低的,低於5%,至少95%的企業很快死掉瞭。這個時期壓力很大。包括我父母都沒有想到,我這個書呆子還可以開公司,他們覺得不可能。所以第一步我就說要找一些合作夥伴,我的缺陷他們可以彌補。我們最早的團隊裡頭,4位是我的中學或大學同學,有一位是我們在工作中認識的,是在電信這個行業。

我對產品比較在行,我知道我要什麼,怎麼實現,我也想得比較通。張志東絕對是學霸,實踐能力很強;陳一丹是政府部門出來的,他雖然技術不強,但是他可以組建團隊,對行政、法律和政府接待都有經驗。

錢穎一:幾個人之間的互補性非常強。

馬化騰:對。包括曾李青是負責市場,長得派頭很像老板,我們一起出去大傢都叫他老板。我呢遞我的名片,名片上也不寫總經理,有時就寫工程師。我負責在技術上實現。

錢穎一:別人的領導力都是看得見的,你這個呢,看不見,但你實際上把這5個人,以及後面的團隊都結合得很好。

馬化騰:關鍵是用好他們每個人的特長。公司有時候會有爭議,我們會聽聽大傢的想法,然後想辦法平衡他們的意見。

錢穎一:怎麼平衡?

馬化騰:矛盾非常多。往往發展不好的時候矛盾更多,大傢意見會不同。說服人我覺得我還有一套,我主要聽你講,然後我引導大傢,讓他覺得主意是他出的。

錢穎一:這個很厲害,很有領導的藝術,讓人不知不覺就接受瞭你的想法,還以為是自己的想法。

馬化騰:對。因為有的時候管理上確實需要這樣,我的風格不是強勢的,也不是一言堂,反正是互相商量。你可以問為什麼不能這樣,是不是這樣更好?他說“也對”,很快就自己開始往下推瞭。那麼,“對,好,這個方向你來做”。

後來騰訊的風格也是這樣,比較民主一點,比較多元化一點,讓不同的聲音出來,我覺得這是好事情。

錢穎一:作為一把手最後還是你定。

馬化騰:對,關鍵時候還是要強一點。比如說實在講不通,該動手得動手。

錢穎一:你在念大學時當過學生幹部嗎?

馬化騰:沒有。我們創始人裡陳一丹是學生會主席,畢業時,他在上面講,我們在下面看。

錢穎一:最後你還能領導他?

馬化騰:沒有,我們一起合作。

給創業者忠告:專註一個小痛點;跨界非常重要

錢穎一:騰訊的很多產品都是針對年輕人,你已經是非常年輕的70後瞭,但你的很多產品是給80後、90後,現在是00後用,通過什麼方式理解這些年輕人,讓他喜歡你的產品?我知道你有團隊在設計,但最後還是需要你來決定方向,你怎麼能跟上這些年輕人的想法?

馬化騰:當初創業時我們還年輕,那時候把握用戶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現在歲數大瞭,有些產品我們用過覺得好像沒意思,但後來在國外很火,美國的青少年特別喜歡。我們錯過很多機會,包括現在國內一些新興的多媒體,或者一些社區的創業,都有錯過。歲數大瞭確實錯失很多年輕人的觸覺。

現在我的辦法是,如果你自己不能解決的,你應該讓瞭解的人去做。你可以多和年輕的用戶接觸,觀察他們,瞭解他們的需求。你也可以通過投資的方式去投這樣一個企業。第三,讓更年輕的一些員工能夠更快速地走上來。

錢穎一:你們有什麼制度化的安排,給特別年輕的人發展機會?

馬化騰:人才方面我們需要更努力的年輕人,或者勇於創新的一些人才能夠出現。我們在內部也是鼓勵內部競爭,你有一些很好的想法,就大膽地去試。

錢穎一:現在90後、00後在你們內部是什麼作用?現在高管層還是70後、80後?

馬化騰:對,基本都是70後。

錢穎一:現在大學生都是95後瞭,很多都是90後瞭,今年清華入學的有00後瞭。你們的產品又特別針對年輕人 。

馬化騰:我們把微信做成一個開放平臺,讓很多年輕人喜歡這個產品的服務,由別的公司開發,在微信裡能夠使用。這是一個解決方法,我們未來希望通過一個“小程序”搭建新的生態環境,能讓別人開發一些年輕人的產品,在我們平臺裡面跑,同樣我們自己也開發。

錢穎一:這幾年,國內創業,特別是年輕人的創新、創業是一個高潮,我記得上一次創業高潮大概是本世紀初,2000年左右。你是那一次創業潮裡的幸運兒,也是現在年輕人的偶像,你怎麼評價這兩個創業時代,對現在的創業者有什麼忠告?

馬化騰:我覺得現在創業的條件比我們當年好得太多瞭,要資金有資金,要環境有環境,人才又多。現在這幾傢大的互聯網公司,都在雲平臺上打造生態平臺,創業門檻其實在降低,這是非常好的事。當然門檻低瞭,創業的競爭也更加激烈,比我們當年還激烈,有利有弊。總體來說,還是比我們當年的環境要好。

錢穎一:在這種更激烈的競爭環境下,到底什麼樣的思維方式可以讓創業者能夠脫穎而出?

馬化騰:第一,要專註解決一個痛點問題。我每個禮拜都會收到一些信件說,我可以幫你實現什麼。在我看來他想得太大瞭,我的建議是:你想小一點,解決一個問題。

比如說,能不能用手機解決停車的問題,找停車位的問題;或者其它一些小問題,比如考勤、學校的作業安排等等。總有一些小的痛點讓你覺得平時不方便的,想想能不能用互聯網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樣的話,你有一個跟進在裡邊。

這種創業其實不需要太多人,一個人、兩個人就可以解決,當你這個想法能夠通過互聯網來驗證,再逐漸擴大,我覺得這是一個方向。

第二要留意跨界。跨界非常重要,現在我們說互聯網+,更多談的是各行各業的創業企業如何和互聯網結合跨界。在兩個領域之間——比如IT和醫療等等這些跨界的東西是不是有機會,因為那是一片藍海,其他的都是紅海,細分下去也都是紅海一片。最初的時候往往就是可能懂這個的人不懂那個,懂那個的人又不懂這個。如果你兩個都懂一些,就有很大的優勢瞭。

未來的創新包括以後很多傳統創業的轉型,往往是跨界,而且這個產業它是會變的,不是一成不變的。這個裡面你能抓到機會的話,是一個創業的好方向。

錢穎一:任何創業中都會遇到非常多的困難和挫折,我特別想知道,你在創業中曾經碰到最大的困難和難題,或者失敗的經歷是什麼?後來是怎麼應對的?

馬化騰:騰訊從小做到大應該有3次特別困難的時候。一個是我們開發出來的產品最早想賣給運營商,我們想像賣電子郵箱系統一樣賣很多套,當時那些大的ISP、ICP願意買。但後來發現即時通信這東西它天然隻有一套,這可怎麼賣?而且我們當時投標還輸瞭。這是互聯網產品和傳統產品不一樣的地方,傳統的電信產品一中標做完就走,而互聯網產品需要你不斷創新不斷維護,不能做完就走,沒有人維護它就死瞭。

類似的困難很多互聯網企業都遇到,我相信百度也是。搜索本來想給門戶提供的,沒想到自己會成為入口。當年我們的QQ是賣不出去,砸在自己手上瞭。但用戶瘋漲,我們沒錢買服務器,那時候很艱難,壓力很大,做不下去就要賣掉。

當時一些早期的朋友幫我們找來瞭投資者,一個是IDG,一個是香港盈科數碼,各給瞭110萬美金。後來他們又把股份賣給瞭南非MIH。

投資人進來後,我們也沒有真正找到商業模式。當年投資者擔心沒有商業模式,不知道怎麼掙錢,唯一的想法是養肥瞭賣掉。IDG曾經拉我們去見新浪等互聯網公司,開始感興趣,但都沒看上我們。

錢穎一:第一次困難是沒中標,第二次困難是人傢看不上你們。

馬化騰:文人相輕,IT男之間也相輕。當時有新浪技術人員覺得這個軟件他們一個月就可以做出來,不用收購。

(這些困難)後來逼著我們很早就要想有造血能力,所以第一時間跟運營商做瞭第一個產品——移動QQ,短信和電腦的QQ消息互動,5塊錢一月。包月費是我們收入的第一桶金。

那時候大傢都以為死定瞭。我們創始人也在討論,這些討論還是有作用的,我們比國外的產品做得更適合中國人使用。當時中國有幾個不同的產品,有163,有169,還有南方的一個產品。我們針對中國特殊的網絡做瞭大量優化,我們會建一個點,撒三張網,就是電信、聯通和教育網,讓它們互聯,我們把它集中起來,這樣的話用戶使用起來速度最好,傳送文件最快。當時建立的口碑就是我們的傳輸速度很快,這是一個很大的剛需。

我們有聊天室,當年聊天室對產品的冷啟動有很大的拉動作用,大傢都在聊天室裡討論,就交上朋友瞭。第二是我們的頭像,個性化也是我們比較早的創新。用一個一個創新解決一個一個痛點,你才可能贏。

微信其實是一個郵件,隻是它快到你以為它不是

馬化騰:幾年前新浪微博起來之後,開始從社交媒體轉向社交網絡,那時候我們聽說,誰誰學校裡有一個微博做班級之間的通信,這對我們是很大的危機。它開始往下撒網,第一反應就是我們也要做微博。但這很難,同樣的產品是沒有辦法去戰勝對手的,你隻有找到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產品才能解決這個問題。微信就這樣誕生瞭,它是純手機的移動通信。當時QQ的包袱很重,要解決PC的問題,也要解決手機終端的問題,內部幾個團隊都在開發,誰最先解決問題誰就勝出。

錢穎一:這是有意設計的,讓3個團隊互相競爭?這是你的決策?

馬化騰:確實是有3個團隊報名。當時解決瞭一個很大的問題,從PC到移動怎麼打?當年諾基亞從前一年市場份額70%、80%規模一下子掉下來,安卓、蘋果這類智能手機迅速替代瞭傳統功能機,互聯網企業反應過來的才能活下來,沒反應過來就死掉瞭。我們是最早拿到這張船票的,沒上船的再也過不來瞭,這是最大的一個危機。

錢穎一:三個團隊一起做,基本上是同時起步,最後一個勝出,後來又把三個團隊融合瞭嗎?

馬化騰:這就涉及我們內部組織結構的問題瞭。原來集團有幾個不同的平臺在做移動端產品,有QQ,還有我們的無線部門,當時是分開的。但這個先天的結構不合理,後來我們迅速把原來分散在不同部門的那些傳統手機端、PC端的產品整合到一個部門來做。

另外一個就是我們QQ郵箱的團隊。我們很早接觸手機郵件,用黑莓手機,最初隻給高管配。後來我們想,能不能在QQ郵箱開發一個軟件,讓每個員工都能很方便地使用手機郵件。於是就有瞭一個小分隊研發手機郵箱。幸好有這個佈局,最後微信出來瞭,就是這個團隊做的,最先把手機端的郵件、客戶端改成微信。

微信最初就是一個郵箱。微信其實是郵件,是個快速的短郵件,隻是它快到讓你以為不是郵件。

有這個班底在,我們在設計和開發上的速度很快,所以很快研發出來瞭,張小龍帶領這個團隊,包括他本人對這個產品的把握度都非常到位,是非常好的。

錢穎一:原來我還不太理解,現在我有點理解瞭。微信和QQ一個很大的不同,是微信除瞭大眾用以外,精英和高管也都用,你們做QQ郵箱的時候是考慮到高管使用的習慣的。

馬化騰:最主要的問題是,剛出來時用戶數據起不來,大傢覺得這就是一個簡單的QQ。真正的啟動是語音,按瞭就可以講話,錄音就出去瞭。這是國外同類產品沒有的功能,包括像WhatsApp也沒有或者功能藏得很深。我發現有這個功能之後,迅速就火爆瞭。它把很多不習慣手機打字的高管變成瞭微信用戶。

還有就是跟手機通訊錄的整合,QQ用戶數據的導入,你一看通訊錄好友裝瞭微信,就趕緊也裝上瞭,這是社交鏈的能量。

錢穎一:聽說微信這個名稱是您想出來的?這個名字起得非常好。

馬化騰:我也沒有想到。當時覺得肯定應該叫什麼信,那時微博很火瞭,我天天在想,後來就在群裡說就叫微信吧,就這麼隨便定的。立項的時候,三個團隊在同時做,廣州的QQ郵箱團隊在做,無線事業群他們也在做,名字都叫微信,但是他們互相不告訴對方研發進度。郵箱團隊做出來,無線事業群團隊很鬱悶,他們的產品後來改名叫Q信。

錢穎一:即使在一個公司裡面,也要做平行實驗。

馬化騰:我們後來總結,這些內部良性的競爭還是很有必要的。為什麼自己打自己?往往自己打自己,才會更努力,才會讓公司不丟失一些大的戰略機會。

錢穎一:因為每一個創新都有不確定性,都是困難的。

馬化騰:如果你不做,競爭對手或者業界總有人做出來。

中國的創新如何“從一到N”

錢穎一:今年3月,我們邀請瞭《從零到一》作者到學院專門講瞭一門課,講得非常精彩,他特別強調“從零到一”。我在這兒和他也有對話。我從中國的案例中發現,實際上也不能太講“從零到一”,因為中國很多創新是“從一到N”。中國的N是非常大的。而且“什麼是零”,“什麼是一”很難定義。

比如QQ是從ICQ裡得到很多啟發,其他的例子,我們也可以舉出阿裡巴巴、百度、滴滴等。人們覺得“從零到一”很偉大,但是容易忽視“從一到N”,並不是所有做“從一到N”的都能成功。這個“從一到N”中,有非常多的創新適合中國的市場,適合中國的文化,適合中國特殊的產業結構。騰訊在這方面是特別突出的,你們受到過一些產品的啟發,但現在你們做出來的遠遠超過瞭之前的那些產品,這裡能跟我們分享一下嗎?

馬化騰:整個中國互聯網確實最早多是如此。因為美國是全球互聯網的中心,基礎類的產品創新都是美國最早提出,是非常強的優勢,也不隻是亞洲國傢落後,歐洲都是這樣。但是在應用方面結合到本土市場就很不一樣瞭,中國的文化非常不同。而且坦率講,同一個模式在國內,同時起步的非常多,當有一個主意出來,不到兩個禮拜,就有幾十個團隊同時開工,開始做。國內的賽道很擠,這是最難的,這個時候往往需要更多的創新。這種創新競爭之激烈,遠遠超過瞭美國。

有些企業已經開始出海瞭,你可以看到中國的公司是遠超過美國的。你靠跟原來的模式一樣肯定走不遠,兩三個月之後就開始有不同瞭。增加很多新的、獨特的、創新的點,你才可能贏得這場競爭。

淘寶、百度也是這樣才能成長起來。微信裡面還有更多的創新點,你可以看到微信做瞭大量的東西,現在海外也看到,有時也反過來學瞭,這是因為中國的競爭環境很激烈,產品迭代速度很快。你可以看到,用微信可以實現全行業結合,包括公眾號、掃二維碼和各種生活的服務。街上通過掃二維碼能跟各個產業連接起來,這方面的結合是我們三年前才開始做的,包括移動支付。三年前,我們開始做的時候,遭遇阿裡巴巴的支付寶的激烈競爭,迅速成長起來,打開市場,讓更多人去使用。

但這裡有大量的補貼,滴滴和快的當年大量的補貼對用戶移動支付的習慣起到很大的作用。中國的環境導致一些後面的創新迭代會更快,我們講互聯網+整個生態,目前中國是比較原創,比較領先的。

錢穎一:今年特別有意思的,有不少文章在美國的主流媒體裡出現,講到中國的包括微信在內的創新,甚至反過來有美國公司在模仿,Facebook上個禮拜在Facebook裡加入瞭外賣。美國以前的APP都是單一功能,微信是綜合功能,他們現在也開始加瞭。

有一天我在清華附近走,看到一個賣西瓜的老太太在樹上掛瞭一個微信支付二維碼的牌子,我講這個例子給美國人聽,他們就知道,微信支付的功能有多大瞭。

這個很有意思,突然之間覺得美國雖然在互聯網行業非常活躍,中國也非常活躍。在這場競爭、這一輪創新中,歐洲或者亞洲其他以前先進的地區似乎都沒有跟上?

馬化騰:整體來說中國還是比歐洲更早一點。

錢穎一:歐洲特別滯後?

馬化騰:歐洲基本上直接用美國的產品。但我們也不能沾沾自喜,這畢竟是應用上的創新,很多基礎上的創新,差距還是非常大的。

下一個創新是什麼?

錢穎一:在應用型創新上,中國現在比較領先,但是基礎性的創新不是很領先。

馬化騰:未來像人工智能也好,也包括自動駕駛、機器人,美國在這方面未來的領先強度還是很大的。對於未來20年、30年這樣長遠的技術變革,應該提前佈局。

錢穎一:這方面騰訊有什麼思考或者動作?我知道基於成本考慮,之前砍掉研究院,現在就像你說的,對技術基礎性的研究方面你們有什麼規劃?

馬化騰:我們過去發展中的錯誤是什麼?搞瞭一個研究院,他們和我們的事業部群(BG)競爭,搶著做產品,做出來的產品還沒有競爭力。我們就開始思考做獨立研究院的意義和方式。最後發現,做研究還是需要靠近戰場,如果和QQ、微信這些平臺資源離得太遠,很多事基本做不瞭。所以後來把研究院拆成三部分,分別給瞭三個BG。有一部分到瞭微信;還有優圖團隊,是做圖像識別的;還有團隊是做搜索的,後來搜索賣掉瞭,就把他們整合進瞭後臺事業部。現在這個團隊又得到重視瞭,因為AI非常重要,他們又組建瞭一個AI實驗室。我們未來會大量招這方面的人才。

錢穎一:所以AI你們現在也非常重視。

馬化騰:過去其實也做一些,但是都沒應用在我們的產品上,我們現在需要有集團、公司級的AI實驗室,能夠做一些更前瞻性的產品。

另外我們找到一個更好的方式,就是跟清華等高校合作。我們2011年開始和清華建立一個聯合實驗室,這裡面有很多創新都來自於跟清華的合作。比如街景入口,我們最早在地圖裡做瞭街景。街景要把車牌和人的臉模糊,不能侵犯隱私,也不能把車牌拍下來。但是大量的圖片怎麼處理?我們和清華的研究團隊一起,教授帶著學生跟我們團隊一起研發,後來把這個問題解決瞭。還有很多功能是清華的老師、同學和我們團隊一起實現的,包括LBS,IP地址的精準定位等等。

未來其實還有很多黑科技,都要和高校合作實現。不一定我們自己研究,要開放出去。

錢穎一:像谷歌現在做無人駕駛車,Facebook做虛擬現實、VR,跟他們原來的產品非常不一樣。現在你們做的創新研究跟你們現在的產品還比較相關。講講你的設想,有沒有做非常不一樣的產品?

馬化騰:有,現在我還很難說它是不是成功,我保留這個機會,也鼓勵內部有競爭、創新,還是要給他們這個機會。還有一些我們投資的公司,做的是像O2O這樣強運營的業務,我們就不做瞭,交給他們去做。

錢穎一:你覺得微信以後,下一個影響世界的創新有可能是什麼?

馬化騰:現在不知道,但是我自己在想,每一次大的變革,都伴隨著終端的變化。PC到手機,其實是因為智能手機起來瞭,一切的生態都不一樣。未來比如說眼鏡式VR、AR。很多VR可能每個人最多玩20分鐘就暈瞭,受不瞭,也許並不能持續做,但是有些外掛式的AR,可能看到人臉就知道你的歷史和相關資料。類似這樣的終端如果越來越普及的話,那麼新的場景變化,會導致上門服務發生巨大的變化。我覺得AR是一個非常好的有未來成長性的新終端。

但是這裡面也會帶來很多問題,包括隱私問題,有一些場合也許不允許帶一個眼鏡等等,這些都會產生問題,但是這個方向還是非常好。

錢穎一:這個方向是未來的方向,你剛才講瞭這麼多,從成長經歷到騰訊發展的很多細節,都讓我們很受啟發。再有一個星期你就滿45歲瞭,我們提前祝賀你。在這樣一個節點上,今年又成為亞洲市值最高的公司,這也是我們中國人的驕傲。

回顧45年人生,有沒有什麼感想?

馬化騰:我們還在路上,我們還在一直往前沖,這是一個過程,我們很幸運,在中國高速發展的時候能在裡面做一些事情。

中國或者亞洲的互聯網企業,應該在全球來說,取得一些成績是不容易的。全球10大互聯網公司,有6傢美國的、4傢中國的,其他國傢還沒有,你想想為什麼會這樣?得益於中國的經濟在蓬勃發展,過去我們講人口紅利,這個快用完瞭,人口紅利可能沒有瞭,但是有消費升級。產業在不斷升級和提升,有大量的機會。

在我們改變計劃生育政策後,10年、20年之後還有一波人口紅利,你還可以抓住,看看下一波年輕人的需求會有哪些變化。

from:i黑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