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維旺迪的惡意收購 育碧還能支撐多久

維旺迪(Vivendi)是法國一傢巨型媒體跨國集團,業務范圍包括音樂、電視、電影、出版、電信、互聯網和電子遊戲等,不過現在提起維旺迪這傢公司,越來越多人把它看成是遊戲行業裡的“攪屎棍”,而現在,維旺迪把矛頭指向瞭育碧…

9

Gameloft被收購之後 育碧如臨大敵

就在今年 5月31日,維旺迪發佈公告稱已經成功收購瞭育碧旗下手遊廠商 Gameloft,而這個結果是育碧不希望看到的,在維旺迪收購 Gameloft 之前,育碧就對其惡意收購行為口誅筆伐,但這畢竟是一個金錢至上的年代,最終,經營慘淡的 Gameloft 還是因為維旺迪取得瞭超過 30% 以上的股份而慘遭易主。

維旺迪收購 Gameloft 的時間前後不到一年,維旺迪甚至不惜賣掉手中剩餘的暴雪股票來套取大筆現金完成收購計劃,不過這隻是一方面,Gameloft 的“不爭氣”也促使瞭這項收購案以一個較快的速度終結。此前育碧高管曾約談 Gameloft 的各大股東,希望他們不要賣出手中的股票,不過這套煽情牌並不奏效,美國對沖基金Amber captial 在看到維旺迪提出的股票購買價格之後,就一口答應瞭將其持有的 Gameloft 4.62% 股份全數賣出,而其他股東亦是如此。

10

就如同育碧事先估計的那樣,維旺迪會對 Gameloft 內部管理成員動刀,其董事會成員在 Gameloft 被收購不久之後全部被撤換,雖然 Gameloft 的名字還在,但是 Gameloft 的精神已經完全喪失。

有人說維旺迪收購 Gameloft 意不在進軍手遊市場,而是通過消除這道“屏障”,或者應該說將其作為籌碼來進一步完成育碧的收購大計,也就是說,Gameloft 被收購之後做的好與不好,維旺迪根本就不在乎。早在去年 10 月,維旺迪先是以 1.4 億歐元買下育碧 6.6% 股份,隨後陸續增持,截止 2016 年 3 月 1 日,維旺迪持有的育碧股份就達到瞭 15.7%,而到瞭現在,維旺迪持有的育碧股份已經超過 20%,根據法國法律,一旦持股人所持的股份超過30%,就可以提出要約收購。

育碧CEO發話:維旺迪不懂遊戲

面對如此兇猛的攻勢,育碧 CEO Yves Guillemot 以及眾高管當然就坐不住瞭,在 9 月初,Guillemot兄弟就與法國投資銀行Bpibank進行瞭接觸,希望Bpibank能夠出資 1.22 億歐元幫助育碧回購 400 萬股股票,最終這個計劃也得以落實,400 萬股票回購相當於增加瞭 Guillemot 兄弟陣線 3.2% 的育碧股權,如此一來,維旺迪想要進入育碧董事會,奪取控制權就會更加困難。

11

除瞭在資金和股份上與維旺迪鬥爭,Yves Guillemot 還不忘瞭利用媒體和輿論來為自己造勢,最近Yves Guillemot接受瞭知名遊戲媒體Gamespot的專訪,相比 Gamespot,Yves Guillemot 更希望能夠主動展開這樣的采訪,他認為現在要讓更多的人知道,為什麼育碧不待見維旺迪。

Yves Guillemot 在采訪中明確表示,維旺迪根本不懂遊戲,如果控制權落入維旺迪手中,那麼育碧的獨立精神就不復存在,這對遊戲行業發展的研判以及公司的決策都有負面影響,而目前的育碧之所以能夠很快地對市場變化做出反應,就是得益於獨立的運營模式,它不受任何大集團的控制,發展策略的制定與市場緊密聯系在一起,每一個員工都可以提供寶貴意見,哪怕這些意見帶有冒險性,這才是育碧能夠長期發展的根本。

相比之下,如果維旺迪掌控的育碧,那麼就會快速轉向大集團作風,冒險與創造精神肯定要大打折扣,Yves Guillemot 強調,像維旺迪這種涉及多領域的大集團,在管理模式上更為刻板,管理層自主決策與發號施令會把育碧帶向滅亡,Yves Guillemot 認為維旺迪不是有心要做遊戲,而是通過簡單粗暴的方式不斷消耗育碧的品牌價值來給自己帶來收益。

當 Gamespot 提及育碧是否能夠像Bethesda接受ZeniMax管理同時又自由自主地進行遊戲開發時,Yves Guillemot 似乎也是早有準備,Yves Guillemot 表示 ZeniMax 與維旺迪是兩傢完全不同的公司,ZeniMax 是懂遊戲的,所以它更能夠理解遊戲行業的艱辛,廣泛聽取Bethesda的意見,這是值得稱贊的。

維旺迪真的不懂遊戲?看看暴雪就知道瞭

在 Yves Guillemot 明確表態之後,維旺迪方面並沒有什麼回應,至於維旺迪究竟懂不懂遊戲,從種種事例來看,確實欠缺對遊戲行業的理解,比如2008年,動視與維旺迪遊戲完成合並,更名為動視暴雪。並購完成後不久,維旺迪的娛樂業務陷入困境,2012年就曾考慮賣掉動視暴雪61%的股份,2013年動視暴雪主動提出瞭自贖回購計劃,斥資近82億美元收回瞭大部分股票,這也說明維旺迪與暴雪之間基本上不會有太多的聯系瞭,在維旺迪看來,暴雪隻是一個隨時都可以丟棄的棋子。

12

而暴雪這幾年的突飛猛進讓維旺迪哭紅瞭眼,而此時再想買下暴雪已經是不可能的瞭。當維旺迪收購 Gameloft 之後,似乎也沒有帶來什麼積極意義,從近期 Gameloft 公佈的兩款新作《Asphalt Xtreme》(狂野飆車:極限)和《Zombie Anarchy》(喪屍混亂)來看,不管是玩法還是畫面設計,好像沒有根本性的轉變,維旺迪也沒有為這兩款遊戲大肆宣傳,感覺就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

Gameloft 被撤換的董事成員中,真正涉足遊戲的就隻有一人,其他董事會成員主要從事媒體推廣、資源整合等方面的工作,而且他們在維旺迪及其子公司中身兼要職,在這樣的管理層背景下,又怎能專註於遊戲本身聽取員工意見,此時的 Gameloft 就像是一個被放養的孩子,這幾位董事會成員隻是負責一些必要的看管罷瞭。

育碧會重蹈Gameloft覆轍嗎?

那麼問題來瞭,育碧面對維旺迪的步步逼近究竟還能撐多久?要知道維旺迪持有育碧股份短短一年時間就達到瞭 20%,再拿下 10% 就可以成功奪取育碧。關於這個問題 Yves Guillemot 並沒有給我們一個肯定的答案,隻能說Yves Guillemot會積極地想盡辦法應對。

不過需要說明的是,育碧在諸多方面都有著 Gameloft 無法企及的優勢,首先截止2016年8月,育碧已經連續六個月在美國、加拿大、歐洲以及澳大利亞等地保持年初至今的銷售領先地位,《全境封鎖》這款2016年最暢銷遊戲的第一名為育碧帶來瞭豐厚收益,而《彩虹六號:圍攻》、《孤島驚魂:原始殺戮》的表現也相當不錯,因此在說服股東不要向維旺迪拋售股份這件事上,Yves Guillemot 就省下瞭不少口舌功夫,眾多股東對於育碧的未來還是很有信心的,一旦維旺迪執掌,誰也不敢保證育碧還會有如此令人滿意的表現,這一點與 Gameloft 大為不同。

另外之前也提到,法國投資銀行Bpibank 對育碧伸出瞭援助之手,這可以視為投資機構對於當前育碧管理模式以及公司業績的肯定,並且這還會帶動更多的投資機構與Yves Guillemot一同對抗維旺迪。

有意思的是,育碧近日還宣佈收購法國手遊發行商Ketchapp,Ketchapp旗下遊戲眾多,最知名的莫過於《2048》瞭,此外還有《危險道路》(Risky Road)、《反應堆》(Stack)以及《重力交換》(Gravity Switch)等,雖然我們從這些遊戲身上都發現瞭剽竊別傢知名遊戲創意的跡象,但是 Ketchapp 的賺錢能力卻是毋庸置疑的。

育碧當然也深知這一點,所以也就不難看出,育碧收購Ketchapp根本不是看中其創造性,而是Ketchapp在遊戲發行和市場營銷的能力,Ketchapp可以在短時間內發佈數款作品,並且通過這些遊戲來相互推廣自傢作品,這使得Ketchapp旗下遊戲的月平均下載量高達2300萬次,這項收購案可以看作是 Guillemot 兄弟對育碧未來的發展依舊充滿信心,結合這幾點來看,維旺迪要想成功拿下育碧,可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from:威鋒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