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讓你欲罷不能的遊戲是如何煉成的

一款遊戲“好玩”二字的背後,凝聚著整個開發團隊的心血,在爽玩的同時,你可曾瞭解遊戲開發團隊“寶寶心裡的苦”?且聽幾位遊戲開發人員講述一款優秀的遊戲是如何煉成的。

7

策劃:

遊戲開發的“靈魂”

“可以說,要做一款什麼樣的遊戲,核心玩法是什麼,是由策劃來決定的。”4399遊戲公司前端工程師向坤對科技日報記者說。

一款遊戲的誕生,要經歷前期的功能玩法設計,中期的鋪量開發,以及最後的測試、上線等階段。策劃始終要參與其中,發揮主腦的作用。“遊戲策劃團隊一般各有分工,主策劃師構思遊戲的整體概念,下面分別有系統、數值、關卡、劇情等等策劃師。”完美世界遊戲公司制作人阿軍向記者介紹,其中數值策劃的作用至關重要。

我們經常會遇到遊戲中“某某打某某根本打不過”,或者“某某職業太弱,根本沒法玩”等問題,這表明,遊戲的公平性出瞭問題,會導致很多玩傢信心受挫,最終“棄玩”。“之所以會感到不公平,緣於遊戲的‘數值平衡性’沒有掌握好,而這就是數值策劃師需要負責的部分,”向坤說:“遊戲中角色的各種戰鬥值等等,都是數值策劃去規劃和系統設定的。”

正如行傢所言,一款遊戲能否被長久地玩下去,就看數值策劃師的水準如何。很多長盛不衰的遊戲,都是專註於數值平衡性的,數值策劃師盡力使其達到完美,這些遊戲因此積累瞭大批長線用戶。向坤介紹,通過數學建模,可以幫助數值策劃師模擬角色不同賦值為其他變量造成的影響,改善遊戲平衡性,此外,經驗和上線後的不斷更新調整也非常重要。

美術:

決定遊戲的“顏值”

即便策劃給出瞭詳盡的文案,但遊戲究竟長啥樣,還是不知道。這時就該美術登場瞭。

“開發遊戲就好像拍攝科幻電影一樣,需要制作大量虛擬場景,因此在設計初期,需要美術師提供概念設計圖輔助團隊創作。”在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娛樂技術中心就讀研究生的江問漁已經參與過《植物大戰僵屍:花園戰爭2》等許多遊戲的原畫創作,他介紹,自己的任務就是運用繪畫技法將策劃提出的想法視覺化,直觀展現給創作團隊。

這麼做可以幫助創作者在腦海中生成清晰的畫面,創作者再根據設計圖制定下一步計劃,效率會提高很多。

現在,很多功能強大的軟件都能輔助美術師進行遊戲內人物、場景、特效等方面的制作。“比如著名的三維建模和動畫軟件Autodesk Maya,以及輔以Wacom tablet數位板外接設備的photoshop軟件,都是我們常用的工具。必要時,還會用3D打印機制作出三維模型。”江問漁說。

高科技,必定會使遊戲的顏值不斷刷新上限。

程序:

用代碼讓遊戲動起來

無論策劃構思多麼巧妙,美術畫得多麼炫酷,沒有“程序猿”讓所有元素在遊戲中動起來,沒有“碼農”的付諸實施和辛勤耕耘,一切都將是空想。

“我們完全可以把一款遊戲理解為一個手機軟件,而所有軟件都涉及三大方面工作:前端(客戶端)的表現、後端(服務端)的各種計算以及前端與後端的交互。”向坤說。

該如何理解前端、後端和交互工作呢?向坤解釋說,前端就是用戶能夠看到的軟件的所有部分,而後端則是用戶看不見的部分。

比如微信,你下載瞭App,點開後看到的所有內容,都是前端負責呈現的。如果你不用這臺手機,換另一臺設備登陸賬號,同樣能看到好友的內容,這就是因為數據被後端工程師存儲在瞭服務器上而並非本地。而當你想看某位好友的朋友圈,點擊進入時,出現的內容都是哪裡來的呢?是前端請求後端發過來的,這個過程就是交互。

遊戲與微信這樣的軟件,道理是一樣的,隻不過遊戲不僅僅是在線聊天以及朋友圈圖文的呈現,它的前端會更加復雜,涉及場景的切換、動畫和音效的播放等等。

“如今,遊戲更強調用戶體驗的舒適性,愈發向‘懶人化’發展,比如點擊一個鍵,角色就自動跑過去接某項任務,然後自動去打,全程無需玩傢操作。這就給前端程序師帶來瞭更大的考驗。”向坤說。

終極追求:

核心玩法的創新

在五花八門的遊戲充斥市場的當下,什麼是未來遊戲開發者追求的目標?向坤和阿軍都認為,無外乎創新二字。

“就像前段時間非常流行的Pokemon GO這款遊戲,從前誰都沒有想到,遊戲還能跟現實生活聯系在一起,而它就做到瞭。這就是核心玩法的創新。”向坤說,從技術上講,幾乎任何遊戲公司都可以復制它的原理,但創新的過程無法復制,因而無法撼動遊戲已有的市場。

清晰易懂、讓用戶眼前一亮的核心玩法,是所有遊戲開發者孜孜以求的。而如果做不到核心玩法體驗上的突破創新,就必須在基礎體驗上下工夫,包括平衡的數值玩法感受、賞心悅目的畫面和穩定流暢的操作體驗等等。用阿軍的話說就是,“在已經成熟的技術上,精益求精”。

from:中國科技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