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程提前?盤點BAT在AR領域的強勢佈局

所謂的AR(增強現實),就是把真實信息和虛擬世界疊加,並使兩者具有交互性。換句話說,AR技術不僅讓虛擬對象融入到現實世界中,用戶還可以對現實世界做出響應。這是一種共生(symbiont)技術,機器與用戶的共生。

而當Pokemon Go在澳大利亞和美國風靡之後,AR技術再也掩藏不住其背後的光輝,幾乎我們知道的所有的互聯網公司都紛湧而入,谷歌、Facebook、蘋果、騰訊、阿裡巴巴、百度等等等。這些公司除卻想要搶占下一個技術革新船票的同時,也生怕自己在“下一個時代”成為諾基亞或者雅虎。畢竟大象倒下的車轍還蔚然如新。

5

根據市場調研公司Digi—Capital發佈的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全球共在AR/VR領域投資17億美元,其中近10億美元來自中國。到2020年,AR市場規模將達到1200億美元,遠高於VR的300億美元。

與此同時,像是Facebook CEO紮克伯格、騰訊CEO馬化騰對於AR技術領域的看好無疑也增加瞭這一新技術的魔力。可以說,幾乎在所有的互聯網行業人士看來,在這個階段,誰能夠掌握最新的AR技術,並且能夠投入使用,誰就是在2007年推出iPhone 1的喬佈斯。試問,誰不想成為下一個喬佈斯。

正是在這個基礎之上,互聯網公司在AR技術上的投入也被很多人看成是對未來佈局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點,最為直接的反應就體現在股票價值上,在麥當勞宣佈和Pokemon Go合作之後,股價在第二天就大漲10%,這幾乎可以跟AlphaGo和李世石大戰之後,谷歌股價飛升相媲美。

所以,對於所有的互聯網公司,在AR方面佈局可以說都是一舉兩得:一方面可以得到來自資本市場的既得利益,現在就可以享受到紅利;另一方面則是通過對未來的投入,增強自己的抗風險能力。也正因為此,我們也就可以看到,包括BAT在內,對於AR技術的迫不及待。下面就來盤點一下對於BAT三個巨頭在AR領域的佈局:

百度:AR圖像識別技術是其最大優勢

今年8月,百度正式對外發佈瞭移動端AR平臺DuSee。根據官方介紹,DuSee利用計算機視覺和深度學習技術去理解實時圖像中究竟有什麼,該平臺可通過智能手機硬件去“理解”真實世界的3D環境,從而能使手機生成的圖像與真實世界互動,未來可應用在互動廣告、營銷、教育、制造業、室內設計等領域。

簡單來說,百度對於AR技術未來商業化的前景判斷與Pokemon Go類似,比如說互動廣告,用戶可以利用AR識別技術在識別出一個場景之後看到廣告;比如室內設計,現在用戶需要看戶型圖,未來這塊可能識別戶型圖後直接看到一個立體化的戶型設計;比如制造業,用戶則可以利用AR技術,直接進行虛擬化的設計,準確度和效率都要提高很多……

百度決定進軍AR領域對外的口徑是“砍掉無人機項目”,在百度看來,由於不生產無人機成為其最大劣勢。不過,相比較上述因素,更多的還在於在無人機項目上,無論是目前現有的對手——大疆,還是無人機的場景切入都是很大的痛點,遠沒有AR技術的商業前景可觀。畢竟AR帶來的技術和產業革新是無人機無法替代的。

在AR技術方面,個人判斷,百度最大的優勢在於“技術層面”,包括圖像識別、數據、雲等等方面技術層面的領先,可以直接應用到AR上。劣勢也相對明顯,除瞭百度地圖之外,似乎百度並沒有一個剛需性的“入口”。也就是說,由於在移動互聯網層面的相對落後,使其占到的場景相對較少,這會直接影響未來AR技術在具體場景的使用。

甚至可以這樣說,百度如果想要在AR領域有所作為,最關鍵的就要看其核心技術能夠領先對手多少,這也將決定百度未來的空間。

阿裡:AR技術的商業化前景最為可觀

今年2月份,阿裡巴巴領投瞭一直被業內稱為“神話”的Magic Leap,領投共計籌資7.94億美元。5月份,阿裡繼續追加投資2億美元,投資金額累積起來已接近10億美元。這使得在還沒有產品問世之前,Magic Leap就拿到瞭C輪融資,並且估值達到瞭45億美元。

阿裡之所以對Magic Leap情有獨鐘,在於其“鯨魚視頻”太過讓人嘆為觀止。Magic Leap通過AR技術,讓鯨魚從體育館中躍出並且濺起瞭水花。要把世界作為顯示屏,要打造遠超Google眼鏡的產品,“意義就像是阿波羅號登陸月球一樣”。這是Magic Leap之前釋放的豪言壯語。還有一個好的消息是,據說Magic Leap的產品已經進入生產階段。

今年7月,淘寶率先嘗試瞭AR技術,用手機淘寶App掃描門票上的QR碼,手機螢幕上就會出現1隻可愛的淘公仔(淘寶的吉祥物),以AR技術投影在真實場景中,並向民眾示意跟著它往前走、告知館場方向,引導民眾往正確位置前進。

與此同時,Magic Leap公司CMO華萊士在來華期間也展示瞭AR購物應用。利用AR技術,用戶可以360度觀看自己心儀的商品。 舉例來說,用戶在新裝修的傢中要為孩子添置一盞臺燈,通過Magic Leap的設備就可以查看臺燈擺放位置的合適尺寸和高度,與此同時,系統會自動篩選出適合的臺燈展示在面前,點擊任何一盞臺燈,就可以查看臺燈擺放在桌子上的效果,基本與實物擺放效果一致,隨後點擊臺燈上的購買按鍵即可成功下單。

個人判斷,阿裡在AR領域的優勢有兩點,一方面在於其一向大膽前瞻的“戰略”,使其擁有Magic Leap的技術加持,有機會走在行業前端;另一方面則在於阿裡離錢足夠的近,有豐富的商業化場景。相對應的,阿裡在AR領域的缺點也相對明顯,畢竟Magic Leap屬於投資項目,能夠放多少資源和精力在阿裡身上,這或許就像李彥宏說的投資的和自己的其實是兩碼事。

騰訊:最急切也是最大膽的使用AR技術

今年8月,騰訊在QQ上發起瞭利用AR傳火炬的活動,作為歷屆奧運會的“傳統項目”,騰訊QQ有足夠的自信去利用點亮圖標帶動AR。最終結果也證明,超過1億人參與瞭這個遊戲,並且獲得瞭一個吉尼斯的世界紀錄。可以說,這應該是互聯網行業裡參與人數最多的遊戲瞭。

騰訊QQ的AR火炬傳遞也相對簡單,部分用戶會獲得一張AR識別圖,給第二個人用手機QQ裡的掃AR功能掃描之後,就可以看到一段AR動畫,並且成為火炬手,獲得一個“火炬”圖標。很明顯,騰訊利用的是其最大的優勢——社交裂變的方式,讓很多人都順利的體驗到瞭AR技術。

個人認為,騰訊這樣做的目的有兩個,一方面是進行行業卡位,在AR大熱的時候,需要有一個能夠振奮人心的項目,給予資本市場信心,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讓所有人都知道騰訊是有AR技術,並且有能力將其放大的;另一方面則是搶奪未來社交領域的船票,就跟微信當年搶占到移動互聯網船票類似,騰訊試圖用QQ來搶占AR-社交的船票。這在紮克伯格和眾多行業大佬一再強調下一個顛覆社交格局的可能就是AR技術的情況下顯得尤為重要。

騰訊做AR的優勢很明顯,就是其社交屬性背後強大的普及能力,比如掃一掃、搖一搖這些,騰訊有能力把一個新的技術快速做成一個“全民應用”。還有一個則在於跟阿裡一樣,騰訊也通過資本運作的方式投資瞭Unity、Meta等一些AR公司;不過,騰訊做AR的劣勢則在於戰略上如何能夠平衡現實和未來,畢竟對於一個各方面都蒸蒸日上的公司,改革時刻往往來的也會最為痛也最為緩慢。

無論如何,我們作為用戶,非常樂於見到BAT在AR領域的投入,畢竟對於任何一個可以引發行業變革的產品,從技術到商業使用都需要經歷漫長的過程,也需要有足夠的探索者和試錯者。而BAT在AR領域無論是投資還是自主研發、甚至是直接推出“工程產品”,這些都會在極大程度上推動AR發展的進程。恍惚中,我們似乎已經能夠看到一個全世界都是屏幕的時代正在向我們走來。

from:網易科技頻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