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宣戰!“小目標”短期做到遊戲業前三

3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一般人說要做遊戲業前三,業內同學一定會當作笑柄,遊戲業這麼深的水還敢來吹牛B。

但萬達近日“隔空喊話”說要做遊戲行業前三,哥不得不留下點耐心仔細看一看,畢竟這是有著中國首富、國民老公掌舵的萬達在喊話,從公司實力來看、萬達的資本能力一點都不弱於線上互聯網巨頭的BAT。

談到萬達的遊戲業務,業內人士一定會提到王思聰在電競圈的一系列佈局,客觀評價,王思聰掌舵的熊貓TV短時間內確實幹出瞭一番成績,目前位列直播圈子的第一梯隊,但本次喊話要做遊戲業前三的並不是王思聰,而是萬達院線。

而談到萬達院線之於遊戲,我們此前唯一看到的動作是萬達院線於今年5月宣佈以26億左右的估值收購互愛互動,表面上來看,這起收購跟華誼收購銀漢、投資英雄互娛是相似的,好像沒有什麼特殊之處,畢竟影業公司投資遊戲公司過去已發生過很多起。但最近萬達披露的信息來看,萬達貌似不是簡單的收購遊戲公司,而是真的意圖染指TMT行業利潤最豐厚的遊戲業。

小目標:2-3年內要成為騰訊、網易之後的行業第三名

A股上市公司萬達院線總裁曾茂軍在本周的業績說明會上,公開談論瞭萬達院線對國內遊戲業的野心,其後在接受財經媒體訪談的時候,更進一步解釋瞭萬達院線將如何嘗試遊戲業務。

最聳人聽聞的一句話是曾茂軍在接受采訪時稱:“萬達的未來2-3年的短期目標是成為騰訊、網易之後的行業第三名。”

1

萬達院線總裁曾茂軍

2-3年就要做到遊戲業第3,還是短期目標,真不知萬達信心從何而來,都說隔行如隔山,萬達院線作為影業公司喊這個口號,還真叫“隔空喊話”,相信業內同學都會反問萬達一句:唬誰呢?

仔細來算筆賬,如果萬達要跟第二名的網易“掰手腕”,那麼必須要實現每年250億的遊戲收入才夠資格,這個難度不是一點點,這需要多少遊戲產品才能撐得起這麼大的盤子?還得有橫掃遊戲市場的王牌在手才行,王牌哪是說有就有的?這麼多公司做瞭一輩子也撈不出一個王牌。

但如果萬達直接向騰訊、網易投降,隻跟遊戲業第三名PK呢?在gamelok看來,萬達這口號就喊的相當之“有技巧”瞭。

現如今行業內收入第三的遊戲公司是誰?這有兩個緯度的兩傢公司作為標準,其一是傳統的遊戲廠商,現如今的行業第三是完美世界,完美上半年營收是18億。其二是類渠道型廠商,行業第三是37遊戲,37上半年營收是24億。那麼以今年行業第三的標準來算,萬達隻需要實現每年50億遊戲收入就有機會做行業第三,這相比跟網易PK標準降低瞭好多,跟騰訊比就隻剩下零頭瞭。

對萬達院線這傢國內影業的巨無霸公司來說,其上半年收入達到瞭57億、全年營收破百億問題不大,要再開辟一條年收入過50億的新戰線,從理論上來看存在可行性,故事還能講下去。

而從可操作層面來看,萬達也毫不示弱,收購互愛互動是第一步,曾茂軍在采訪中表示:“下一步,公司將在遊戲分發方面進行並購整合,包括海外公司並購,通過這一渠道延伸至遊戲中去,未來2年-3年,也許遊戲的利潤率會相當於萬達院線的利潤率。我們現有的幾個板塊都在尋找並購機會,與中介機構等一直保持密切聯系,並購團隊一直沒停過。  ”

在gamelook看來,遊戲業大多數人都在追求超高的利潤率,但對出身線下的萬達來說,比傳統行業利潤率高的就是好生意、好故事,萬達院線上半年57億的流水、利潤隻有8億,凈利率是14%,稍有些本事的遊戲公司就能做出高於這個利潤率的業績。

因此客觀上來理解萬達說的遊戲業第三,其背後的潛臺詞是萬達要充分發揮資本的力量,通過收購的方式把流水集中到萬達手中、把業務估值兌現到股價上,做好並購和整合,萬達理論上可以把這個行業第三“堆砌”出來,而一說到玩資本,萬達、首富的水準不容低估。

萬達獨有競爭力從何而來?線下發行起步,影院升級娛樂綜合體

如果買收入、買利潤能買來基業長青和穩定增長,那隻要有錢誰都能做世界首富,但現如今的世界首富並不是銀行傢。

一傢企業要在一個競爭激烈的行業存活、發展必須要有核心競爭力,對遊戲業來說,就兩樣,你是抓用戶、還是抓產品,是做平臺、還是做研發。

在解釋萬達如何具體發力遊戲業上,曾茂軍確實講到瞭一些不同於目前遊戲業人士認知的一面,這或許是萬達的底氣來源。

曾茂軍表示,萬達院線實現遊戲業務的落地,首先是通過遊戲發行切入遊戲行業。如此選擇,公司有著“從最熟悉的事情做起”的打算。他認為,做終端是萬達最擅長的事情,所以公司會快速建立遊戲發行渠道,建渠道做線下推廣遊戲的成本最低,萬達在100多個城市已經有影城佈點,也有員工。萬達需要付出的增量成本很少,隻要給員工發一個通知,有一個遊戲要下,員工做推廣,讓電影觀眾掃二維碼獎勵員工,對員工來講增加瞭收入也很樂意,這樣很多遊戲推廣就很簡單。

曾茂軍強調:“如果其他公司做這件事可能成本就很高,除瞭萬達幾乎誰也做不瞭這麼大規模的遊戲線下推廣。一些遊戲公司的影響力不夠的話,看到萬達能做線下發行,很快就會把遊戲放在萬達做遊戲發行。”

對曾茂軍這個觀點,gamelook持保留意見,如果萬達這個線下分發的思路能形成遊戲產品的規模化分發,那麼早年做校園渠道推廣的服務商早就發瞭大財,這麼多端遊公司也不會砍掉曾經煞費苦心建立的規模龐大的地推團隊瞭。不過,萬達最近的一些新嘗試,卻讓gamelook感受到瞭一些新意,這些反而有可能是其核心競爭力。

2

萬達新嘗試,影院打遊戲

“遊戲行業的增長速度今年是25%,已經高於電影業,在移動端的增長更快。現在電影觀眾,15歲到35歲的群體占到70%到80%,這群人中遊戲玩傢和電影觀眾是高度重合的。消費者去電影院,會有大量的碎片時間。我在電影院取過票,等電影開場還會有20分鐘,怎麼辦?如果有個競技類的遊戲大廳,可以供遊戲玩傢在裡面玩,在影廳裡面有一臺服務器專門做這個,我們就可以把手機變成遙控器直接在大銀幕上玩遊戲。去年,我們在歐洲做瞭個實驗,在國外有專門開發這個技術的供應商。去年我們曾經做過一次嘗試,跟騰訊合作,讓電影觀眾在影院裡面玩遊戲,發現這很受消費者歡迎。”曾茂軍解釋道。

“我們理解的未來電影院將是一個“娛樂綜合體”,並非指要開發一個獨立的場所,而是說未來我們會把電影院的業態做得更全面。比如,我們裡面有一些VR體驗區,這個體驗區是收費的,現在看來不錯,我們會在全國推廣。未來,可能會有一個影廳是互動娛樂廳,既可以看電影,又可以玩遊戲。”

行業都在談影遊聯動,萬達也自不例外,在gamelook看來,影視業、遊戲業都為大娛樂產業的一環,用戶確實存在高度的重合性,如果能有效把線下的用戶轉變成線上的遊戲用戶,萬達或將成為最先受益於此的平臺型公司。到底萬達最終是采取資本並購的方式實現這個目標、還是通過自身努力走出一條新的平臺之路,還有待觀察。

最後gamelook想說的是,行業確實在逐漸固化,如果能出現新的強有力的挑戰者對行業來說未必是壞事,歡迎圈外巨頭攜優質資源加入。但筆者反對純資本式的入侵,如果隻是多瞭一個搗糨糊的選手、不為產業帶來增量,除瞭為一些公司提供上岸的跳板,有你沒你對大傢又有何意義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