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遊戲正逐漸成為部隊“第一大文娛活動”

近年來,網絡遊戲特別是智能手機遊戲的用戶數不斷增加,軍事遊戲輔助訓練、傳遞價值觀的功能正越來越受到重視。但眼下,我軍軍事網絡遊戲開發取得的成果還不多,如何讓此類優質產品占領官兵掌心?日前,記者就這一問題深入空軍部隊進行瞭調研。

網絡遊戲,官兵想說愛你不容易

周末,空軍航空兵某師空勤宿舍彌漫著一股硝煙味:戰機鎖定目標,操作者按下發射按鈕,一枚導彈直奔敵機,發動機轟鳴聲、敵機爆炸聲不絕於耳……在年輕飛行員陳得利和廖培餘兩人的掌心,一場緊張逼真的模擬空戰正在上演。

對部隊而言,網絡遊戲並非新生事物。近年來,電腦在軍營的普及率提高,智能手機和互聯網有序進入軍營,網絡遊戲在軍營中也悄然發生瞭不少變化。

g

受眾增多。以“王海大隊”所在空軍航空兵某師為例,網絡遊戲正在逐漸取代籃球、棋牌等傳統軍營文體娛樂活動,成為“第一大文化娛樂活動”。

手機遊戲用戶多。與PC端網絡遊戲相比,“手遊”玩起來更便捷,適用於碎片化時間,有的遊戲三五分鐘就可隨手玩上一局。很多“手遊”還能與社交媒體捆綁互動,同時具備瞭休閑娛樂、競技和社交等功能。來自空軍雷達某部新兵連的一項調查顯示,93%的新兵入伍以前玩過網絡遊戲,其中大部分人玩過“手遊”。

軍事類網絡遊戲受歡迎。記者在多支部隊采訪發現,軍事類網絡遊戲備受官兵青睞。一名新兵坦言,自己就是因為被遊戲中金戈鐵馬的場景所吸引,才萌生瞭參軍的念頭。

雖然網絡遊戲進入軍營的時間已不短,但一些帶兵人對此感受最深的還是煩惱。某連一名戰士沉迷網絡遊戲,沒幾個月就花費上千元購買虛擬裝備和升級。記者在空軍地空導彈某部組織的問卷調查中瞭解到,一些連隊通過嚴格規定時間等措施對官兵玩網絡遊戲加以限制,有時也讓年輕官兵產生抵觸情緒。

網絡遊戲真的隻有玩的功能?

“遊戲,是人相伴一生的學習方式,也是最有效的學習途徑之一。”空軍航空兵某師“王海大隊”原大隊長王瑋是軍事網絡遊戲的擁躉。他覺得,飛行員既需要8塊腹肌,更需要發達的大腦,先進戰機的操控技能在某些方面通過“遊戲”可以得到鍛煉。

飛行員陳鴻程28歲時就以8:0的比分大勝對手奪取“金頭盔”,他的智能手機上就有多款專門用來鍛煉目視能力和反應能力的遊戲。不久前,西安飛行學院某學員旅還通過一款飛行遊戲進行戰鬥機模擬空戰,角逐選出瞭飛行大隊的見習區隊長。“這款遊戲的仿真度非常高,對操作者的空戰素養要求很高。”該旅領導說。

國防科技大學國防科技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副教授石海明認為,競技類網絡電子遊戲可以鍛煉和提高參與者的思維能力、反應能力、協調能力和意志力,培養團隊精神等。不少模擬仿真類軍事遊戲可以直接應用於軍事訓練,提高訓練效益。特別是一些新型作戰樣式在現實環境中很難展開,如果開發出多種用途的配套軍事遊戲,就可以借助模擬仿真平臺牽引新作戰樣式演訓。

美軍數字化裝備日趨復雜,適應這些先進裝備需要多少時間?外媒報道稱,美軍數字化師一名士兵的回答是:兩個月。這名士兵說,這些裝備跟玩網絡遊戲時使用的虛擬裝備差不多,因此很快就能“上手”。

石海明副教授還發現,軍事遊戲平臺已經演化為“隱形戰場”,同時也成為一種“戰略傳播工具”。以美國為例,商業公司與軍方合作開發軍事遊戲,塑造美軍形象,傳遞美軍價值觀,從而助力美軍推行全球主導戰略。

“與一些發達國傢和軍隊相比較,我們對軍事網絡遊戲的重視度還不夠,開發成果也不多。”采訪中,一位部隊領導說,很多青年官兵入伍前後玩的都是國外的軍事遊戲,這些遊戲有的對我軍進行矮化,有的壓根兒就沒有我軍的蹤影,長此以往,不可避免地會對官兵造成潛移默化的不良影響。

當前,我軍面臨著軍事遊戲開發滯後、數量和質量都不足的現實問題。調研中,不少帶兵人表示,缺乏既好玩又實用的軍事遊戲占領官兵掌心,是他們對網絡遊戲“不敢愛”的重要原因。一位連長坦言:“我並不是‘老頑固’,但現在官兵所玩的很多遊戲確實對訓練和學習幫助不大。如果有一款仿真度高、可玩性強的軍事遊戲,我也不反對大傢在業餘時間玩一玩。”

采訪中,一名戰士直言不諱:基層部隊現在開發的遊戲大多是一些簡單的動畫小遊戲,屬於“小作坊生產”,質量不高,很難有長久的生命力,有的還生硬地植入瞭一些教育內容,效果並不好。

未來軍營,或許要用VR遊戲進行訓練

能占領官兵掌心、“玩”出戰鬥力的軍事遊戲到底應該從哪裡來?

近年來,空軍在開發軍事遊戲上進行瞭一些嘗試。2014年年底,以“金頭盔”比武為背景的中國空軍首款空戰類手遊《金頭盔》正式上線,填補瞭國內空軍題材手機遊戲的空白。2016年,由空軍聯合地方專業團隊設計開發、以空軍“王海大隊”為原型的科普網頁遊戲《九星戰機》上線。在這些遊戲中,玩傢可以與人民空軍“親密接觸”,操控先進戰機進行模擬對抗,在一定程度上為網友瞭解空軍提供瞭新窗口。

“一款優秀的軍事遊戲,不僅開發成本高、周期長、技術復雜,而且需要持續維護和升級迭代,看起來是‘玩’的小事,但是投入可不小!”空軍政治工作部宣傳部門有關人員介紹說,當前最重要的是要認識到開發軍事遊戲的內在價值,既把它當作服務打贏、輔助訓練的“特殊裝備”,又看作是寓教於樂、講好空軍故事的好幫手,真正下力氣研發。特別是對於VR等可能帶來模擬訓練革命性變革的新技術,更要加以重視。因為在不遠的將來,士兵可能就要利用VR遊戲進行訓練。

軍事專傢表示,美軍早就組建瞭軍方專屬的“電腦遊戲開發公司”“戰爭遊戲研究實驗室”,從知名網絡遊戲公司挖來大批業內專傢和高手,短短幾年就推出多款用於部隊訓練的軍事遊戲,訓練效果受到美國軍方認可。

有關專傢建議,從國外開發利用軍事遊戲的經驗和我軍前期探索的實踐來看,開發軍事遊戲,部隊不能閉門造車,而要走軍民融合之路,不必為我所有,但求為我所用。聯合開發成果既可用於部隊,也可進入市場;既能用於官兵訓練和娛樂,也可以用於全民國防教育。

記者在調查中瞭解到,隨著軍事網絡遊戲需求量日益增長,地方一些商業公司開發推廣此類產品積極性很高,人才、技術、資金也比較雄厚,比較缺乏的是軍事專業知識;與之相對應,部隊對軍事仿真模擬類遊戲有很大的現實和潛在需求,但缺乏遊戲開發相關技術和專項人才。二者的結合是取長補短,有望發生“化學反應”。

與此同時,部隊還要在“用”上多做文章。記者瞭解到,目前已經有部分基層部隊成立瞭軍事網絡遊戲俱樂部,選取一些經典軍事遊戲組織模擬對抗,進行基本的戰術推演,並搜集官兵對遊戲的改進意見,向遊戲開發者反饋。

短評:“指尖”上掛著個大問號

從本質上看,手遊是電子遊戲的一種。與PC端遊戲相比,它更年輕,發展更迅猛。手機的智能化,讓手遊迎來瞭春天,已經成為非常流行的文化娛樂形式。那麼,手遊在軍營發展使用的前景究竟如何?這是一個掛在我們“指尖”上的大問號。

對於手遊,我們不能亂棍打死,因為手機已成為官兵離不開的“掌中寶”。一味地堵,不僅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而且可能帶來更多負面效應。但對於手遊也絕不能任其在軍營自由生長,一些手遊內容低俗,傳遞不良價值觀,必須將它們從官兵的掌心清除出去,取而代之以正能量的優秀軍事手遊產品。

顯而易見,優秀軍事類手遊對於提高官兵戰術素養、宣傳部隊形象具有積極作用。軍事手遊是可以有所作為的待墾之地,前景廣闊。軍事類手遊的競爭,其實也是軍旅文化的競爭。我軍有著光輝的歷史、優良的傳統,有紅軍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等過程中創造的一個又一個經典戰例。這些,都是我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貴資源,都是我們可以融入手機遊戲的重要素材。

搶占手遊高地,要走好創新之路。一款軍事遊戲的好壞,使用者最有發言權。在“用戶至上”的信息網絡時代,我們即便可以將一款軍事類遊戲強制安裝到官兵的智能手機終端,但卻無法保證他們會打開遊戲玩。因此,開發者必須樹立“服務意識”,告別低層次的模仿和復制,充分運用新技術、新理念開發出“叫好又叫座”的、符合官兵需要的軍事類手遊。

from:中國軍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