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再出招 [率土之濱]大舉進攻細分市場

Gamelook報道/2016年Q4,收獲瞭一整年輝煌的網易,卻遠未滿足於此。10月,繼雙西遊和倩女、陰陽師相繼瓜分MMO與二次元市場之後,網易旗下《率土之濱》創新推出瞭“全自由沙盤戰略”的SLG品類概念,再踏征程。全面爆發的雙巨頭之間的戰爭,也迎來瞭新的高潮。

2016年是網易遊戲近乎沸騰的一年。

雙西遊和倩女持續霸榜,《陰陽師》後來者居上,縱觀iOS暢銷榜榜單,說網易占據瞭國產遊戲行業的半壁江山,此言可謂誠不我欺。

各色行業數據更是鮮明地輔證瞭這一切。從2015年10月到2016年10月,短短一年時間,網易市值從不足200億瘋狂躍升至近350億,而遊戲作為網易收入的最大功臣,其占比達到瞭80%以上!

10

在這個大廠爭奇鬥艷,“大作”層出不窮的時代,網易遊戲是如何奇招迭出,進而從“突圍”實現“跨越”?2016年10月,網易旗下遊戲受眾高達百萬的SLG手遊《率土之濱》,在一周年之際,精準推出瞭“全自由沙盤戰略”的細分品類與品牌概念,更是為這一年確立瞭“沙盤戰略元年”的嶄新定義,進一步在細分市場中樹下瞭堅實的標桿。本文將以此為例,詳細盤點網易攻掠細分市場的“前搖”與“後招”。

一、把控痛點,精細挖掘多元品類

作為遊戲自主研發的大廠,網易的嗅覺一向敏銳得令人驚嘆。

MOBA手遊尚在蒙昧萌芽之初,網易便率先推出《亂鬥西遊》,作為其MOBA試水作,當時風頭一時無兩;《夢幻西遊》手遊更是引爆瞭MMO手遊的高潮,引得跟風模仿者無數;ARPG的《功夫熊貓》系列手遊則將打鬥的藝術落實得拳拳到肉,進入2016下半,一發《陰陽師》更是徑直擊中二次元用戶的心坎。

不過,在SLG這一遊戲大類上,網易的舉動反而顯得有些“慢”。

2015年10月,《率土之濱》步入公測。這款SLG手遊研發歷時兩年之久,成本之高昂在悠長的研發期也可覷見一斑,這在追求“敵優我廉,敵廉我快”的手遊時代,顯然有些格格不入。而遊戲之後的推廣運營,竟然也反尋常手遊之道而行之,沒有大張旗鼓,沒有招搖過市,隻是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通過各大文史軍事類網站和遊戲垂直媒體精準投放,從而接納和吸引到瞭一批批忠實用戶。

這顯然是不夠“快”的!但是這“慢”,卻又慢得深思熟慮,慢得沉著冷靜。

為什麼慢?SLG雖則號稱是手遊市場上的“藍海”,但藍海並不意味著就可以一頭紮進去,盡情遨遊。無人踱步之處,必有大川大浪。造就“藍海”狀況的原因,可說有兩點。其一,SLG用戶整體年齡層次偏高,口味更為成熟,他們追求的是更深層次的遊戲體驗和更高的遊戲品質。其二,目前市面上SLG標簽的產品魚龍混雜,形態各不相同,大眾對SLG概念界定認知模糊,甚至不少玩傢都認定其是一塊無從下口的硬骨頭。

面對這樣的用戶,這樣的市場,網易在SLG上的佈局,又如何能不“慢”?

慢下來,才能深入瞭解受眾,慢下來,才能準確把控品類,慢下來,才能精雕細琢產品。

《率土之濱》做到瞭。

遊戲以極有前瞻性的眼光,以極為大刀闊斧的設計,打造瞭一座具有極高自由度的大型沙盤世界,並以閉環資源和無縫地圖的方式,為這個世界的復雜動蕩,埋下瞭簡明扼要的伏筆。多人地緣上的謀略決戰,順途而下的歷史書寫,足以令資深SLG玩傢的心情也激蕩無比。

甚至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款看似默默無聞的遊戲,以“沒有玩法而引出萬千玩法”的蓬勃大氣,穩重沉著地為國產SLG手遊的空白填上瞭濃墨重彩的一筆。這在以往的SLG手遊史上,可說是獨一無二。

一款獨特性光彩照人的SLG手遊,怎能不叫好叫座?但這還不夠。2016年10月,《率土之濱》又進一步首創瞭“全自由沙盤戰略”的細分品類,高度貼合產品形態的新概念,挾著傲人的野心,昭示出網易在“把控玩傢痛點”和“挖掘多元品類”之後的下一步舉動。

二、水乳交融,立體構建品牌矩陣

“樹立全新品牌”,這步棋高一著的舉動,在《率土之濱》一周年之際如期而至。沉穩,而又胸有成竹。

網易沉得住氣。兩年心血打造出的極為獨具特色的遊戲內容和玩法,加上歷時一年的優秀運營,為這款產品累積瞭大量的忠實用戶,更是沉淀下瞭數以萬計的沙場傳說。個人與集體凝結而成的生態小社會、恢弘壯闊的歷史書寫、充滿燒腦樂趣的策略對決——這是玩傢提到《率土之濱》的第一反應;用戶黏性極強、留存極高、自吸量與回流量驚人、ARPU令人瞠目結舌——這是業內人士對《率土之濱》的普遍看法。

更因此,網易同樣也胸有成竹。這種自信,建立在有足夠底氣的基礎上。

11

現在說到《率土之濱》,但凡是核心玩傢,又有誰不會立刻在腦海中勾勒出一番“全自由沙盤戰略”的壯闊圖景?

所以我們可以說,是時候瞭。

是時候瞭。這款產品有資格以自身獨有的核心價值為依托,打造出一個全新的、精準卡位的品牌概念與細分品類。這款作品同樣有能力以樹立自有品牌概念的方式,在原有盤子的基礎上進一步深入人心,去爭取和滿足更多更廣泛的受眾。

真正好玩有趣的遊戲,不應該隻屬於所謂的“硬核”玩傢;真正有競爭力的品牌,更應該為大眾所接受熟知。在這樣足夠成熟的基礎上,《率土之濱》自有的品牌矩陣,呼之欲出。

以前你可以說,它是一款在三國IP的基礎上打造的SLG遊戲,正如《夢幻西遊》的IP底子,也不過是西遊IP;但是如今,網易人可以自豪地說,《夢幻西遊》就是《夢幻西遊》,《率土之濱》也就是《率土之濱》。

“全自由沙盤戰略”設計,全方位地滿足玩傢在遊戲中的生存與戰略追求,沉淀一年獲得的強有力的認同,這使得這款遊戲不再是一款傳統“三國”IP遊戲,而是令它自身就足以成為一個有強大競爭力的IP!

三、回饋與感召,深化打造品牌生態

優秀的品牌價值無窮,但同樣,其後期的維護成本與手段,也極為考驗品牌擁有者的能力。足夠有競爭力的品牌,會在不斷地哺育和雕琢品牌核心價值中,成長壯大,最終成為具有長生命周期、強適應能力、可不斷演化發展、並得以成就品牌群落的健康生態系統。

於《率土之濱》和它的全新打造“全自由沙盤戰略”而言,網易也並非無備而來。

我們知道,《率土之濱》,作為獨創的品牌概念,它的核心價值是“全自由沙盤戰略”,其品質可以通過四個標準進行衡量。其一,品牌具備的排他性。遊戲推出的設計與玩法獨一無二,可以明顯地區別於其它競爭對手;其二,品牌方的執行力。即將品牌所提煉出的核心價值,貫徹始終。其三,品牌本身的兼容性,體現在空間和時間的兼容,歷久彌新而經久不衰的魅力;其四,是作為品牌的感召力,誇張一些說,就是對全體玩傢的終極關懷;

獨一無二的排他性,我們已經看到瞭,那麼其他的呢?

恰恰是在2015年520遊戲熱愛日,網易提出瞭“遊戲熱愛者”的口號,點明“我和你一樣,都是遊戲熱愛者”,2016年的遊戲熱愛日,網易遊戲副總裁王怡更是指出:“對於網易遊戲,最重要的是每一個認可和每一個鮮活的玩傢。”

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可以理解為,《率土之濱》所推出的全新品牌概念,其首要目的,絕非是在遊戲行業稱雄稱霸,而是為玩傢界定清晰概念,進而助玩傢對遊戲產生更為深入的理解與共鳴,而這一切,歸根結底是為瞭——更加暢快地玩遊戲!

這樣的理念,表現在“執行力”上,是《率土之濱》圍繞著“全自由沙盤戰略”推陳出新的版本玩法,與其由點及面的精細運營,最終所打造出的“讓玩傢留住瞭就不會想離開”的極長生命周期的奇跡。

也因此,遊戲的兼容性得以被進一步推動,全部由真實玩傢所組成的巨大沙盤世界,如史詩畫卷一般在時間和空間上縱橫流淌,所煥發出的近乎真實社會的勃勃生機卻一如既往。

如此回饋給玩傢的龐大樂趣,又如何不會加倍感召玩傢的熱忱之心?

這也就不難讓人理解,為什麼“全自由沙盤戰略”的概念,於一年之後才姍姍來遲,隻因為臺前幕後,沉淀的時間裡,無一不傾註著遊戲制作者對玩傢的關註與用心。而在這概念推出之後,相信《率土之濱》會繼續傾盡全力,產品與品牌相輔相成,制作者與玩傢同心協力,將這一品牌的生態奇跡延續下去。

畢竟——唯有真心熱愛遊戲,方能回饋給玩傢真正的好遊戲;也唯有真心熱愛遊戲,才能展現出足夠強大的品牌感召力。

結語:“全自由沙盤戰略”——不拘泥於市場,因熱愛而自由

放眼望去,當今手遊市場,太多太多的CP,仍在視固有的“IP”為救命稻草。小說、影視、動漫,能出手時就出手,幾乎是不計一切代價,要將自傢的遊戲傍身於已經成名的IP,以求吸引來玩傢側目。市場對於IP的追捧,更是使得這不甚健康的循環愈演愈烈,甚至年初,唐傢三少就賣出瞭億元級別的天價IP。

但是,擁有瞭IP,真的就擁有瞭一切嗎?

縱觀市面上形形色色披著既定IP皮的手遊產品,又有幾部是真正獲得瞭玩傢肯定的?

作為拒絕追隨在市場風向後奔跑的“遊戲熱愛者”網易,及其剛剛推出全新品牌概念“全自由沙盤戰略”的《率土之濱》,是否讓我們發漲的頭腦暫時冷靜瞭下來?

引用一句魯迅先生的老話作為結束: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瞭,也便成瞭路。

世上也本沒有一開始就足夠安身立命的IP,隻有真正用心締造的精品,才能自成最具有活力的IP。縱觀細分市場的機遇,也隻會留給腳踏實地、用心熱愛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