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臺拿證難 行業洗牌或真的要來瞭

近日,國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發《關於加強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重申相關規定,要求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機構依法開展直播服務,即直播平臺必須持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下稱《許可證》),未取得許可證的機構和個人不能從事直播業務。

16

關於加強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

記者采訪發現,大量直播平臺和主播尚未取得證件。由於持證難度較大,一些此前不夠正規的直播平臺將面臨困境,甚至被洗牌出局。

北大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向記者表示,直播行業持證上崗的規定,改變的不僅僅是直播公司、還將對直播行業的內容、資本環境發生重大變化。大量直播平臺及主播可能已經遊走在違規邊緣。

大量直播平臺、主播面臨違規

根據廣電總局官網信息,截至今年5月31日,總局共頒發588張許可證。這些持證機構大多為新聞出版、企事業單位、大型視頻網站等。在直播領域,目前騰訊、優酷土豆、愛奇藝、樂視等綜合性網絡視頻平臺與旗下直播平臺共用同一個《許可證》。在專業直播平臺中,隻有少數具備《許可證》,且根據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佈的《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持證機構名單》顯示,這些專業直播網站宣稱所持的許可證並非直接指向其網站域名,而是指向其母公司官網等。

中國傳媒大學網絡法與知識產權研究中心主任王四新認為,從法律角度來講,廣電總局要求直播平臺和個人“持證上崗”,等於宣佈沒有取得許可證的機構和個人,當然也包括大量網紅,如果繼續從事直播,就處於違法狀態。

在許多業內人士看來,廣電總局重申相關規定可能意味著直播行業“虛火”將被撲滅。近兩年來,被視為“流量神器”的直播行業迅速成為互聯網領域的現象級風口,“全民直播”蔚為風潮。根據CNNIC第3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今年6月,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到3.25億,占網民總體的45.8%。

可以預見,隨著廣電總局此次通知的下達,下一步將會采取措施嚴格管控直播平臺的運作,甚至會出臺處罰措施,一些不夠正規的直播平臺恐將面臨洗牌。廣電總局出臺此政策的背景是直播平臺屢屢出現問題,就在近日,北京市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責令映客等直播網站整改,被責令整改的原因主要是諸如用戶賬號昵稱、頭像、簽名等信息不規范,直播內容包含色情低俗、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等違法違規內容。

事實上,直播內容存在低俗等問題一直存在,並且屢禁不止,這讓廣電總局加強瞭對直播行業的監管。陳少峰表示,直播平臺終歸是一個媒體平臺,廣電總局出臺這樣的規定是讓這些平臺和主播清楚瞭解那麼內容是可以播,哪些是不可以播出的。

17

獲證難 洗牌在即

目前來看,各大直播平臺尚在正常運營中,但很多平臺對於新政都三緘其口.

記者聯系瞭一些直播平臺,均回絕瞭記者的采訪請求。對於持證上崗的政策是否會導致主播無法直播,一位直播主播經紀公司負責人秦毅向記者表示:“暫時不考慮這個問題,平臺會有辦法的,如果要網紅主播拿證,平臺會給說法的,目前還沒有接到直播平臺給的信息。現在平臺還給播,那就暫時對我們沒有影響。至於將來,等發生再說,我們也不知道。”

一位藝名小狐貍寶寶的直播主播向記者表示:“這政策剛出臺,我現在還沒有證,屆時公司會進行統一辦理該證,這個政策對我的影響隻能說對我有好處,直播正規化統一化,直播平臺會更完善,主播會相對減少。”財經主播王小妞也表示,一些搏出位的主播會受到限制甚至被踢出行業。對於正規的直播公司和個人是利好。”

接下來,勢必會有大量直播平臺將開始申請許可證,但要想獲得這一證書並非易事。

上海鵬赫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創始人、大智慧認證財經主播王小妞向記者表示,無論是平臺還是個人要想取得這個“許可證”還是有一定難度的,從獲得的申請材料中看,除瞭需要提供公司法人註冊證明、網站域名註冊證明、公司股份構成等情況,還要提供具體的視聽節目播出內容安排、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的技術方案、現有的節目內容審查制度和流程、安全播出管理制度和應急預案等,對於目前不少直播平臺來說,要想準備齊全這些申請材料、滿足獲得直播許可證並非易事,這背後主要還是不少直播平臺原先粗獷式發展,不夠規范等原因導致的。財經視頻直播平臺麒麟財經CEO程峰就像記者感嘆難度較大。

陳少峰表示,在這種情況下,直播行業洗牌是必然的,市場格局也會發生變化。首先,一些不規范或者無法滿足廣電總局內容要求的公司將被處罰甚至提出市場;其次,直播行業的內容和從業人員甚至觀眾也將發生變化,原先一些以低俗或者搏出位為主的主播或平臺將面臨轉型,直播內容也將會逐漸向具有思想藝術性的內容轉變,過度依靠低俗過度娛樂化內容的平臺和個人將很難生存。最後,直播行業的資本熱度將進一步冷卻。

近期,大量資本湧入直播行業,並給直播公司給予瞭很高的估值,這是資本盲目和不冷靜的表現。

“直播網絡平臺畢竟是一種媒體,政策在媒體管控方面一直比較嚴格,所以,有一些直播平臺估值很高,一來存在資本熱炒的因素,另一方面也忽視瞭媒體可能存在的政策監管風險,直播作為一中媒體必然要接受監管,很多投資人不懂政策,忽視瞭政策風險,盲目給直播平臺過高的估值,最後必將帶來重大損失。”陳少峰表示。

from:第一財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