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奔消費者的巨額投資或遏制AR/VR發展

投資者認為VR和AR可能是下一個iPhone,但這反而會影響這兩項科技的發展。

如果你希望打造一項可以改變世界的產品,iPhone或許是一個明顯的成功模型。在2016年,可能會改變世界的技術突破之一是VR和AR。但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可以相信iPhone的例子可能會傷害到VR和AR的發展。

VR和AR是十分令人興奮的技術。想象一下你可以足不出戶就能潛入到馬裡亞納海溝或登上喜馬拉雅山頂,又或者是將經典的動漫角色疊加到現實生活中。但除此之外,這些技術代表的可能是一種全新的交互范式,這種交互范式可能會改變世界。就像鼠標和iPhone的出現一樣。

但iPhone的成功有點異乎尋常。在過去數百年間,技術上的創新都是從工商界開始。電話在成為傢用設備之前隻是一件商業小器具,臺式電腦也是如此。iPhone打破瞭這種模式。這臺設備一開始就是面對消費者。隨後便形成瞭涓滴效應,推動瞭IT產業的發展。但這種趨勢所蘊含的力量十分強大。iPad的出現令通用集團的執行總監思考為什麼運行在噴氣發動機上的軟件不能像iPad那樣易於使用呢?從醫療保健到生產制造業,許多不同的行業都在進行這樣的對話。

31

這種感覺就像是萬有引力定律不再適用。產品為什麼不能像iPhone一樣直接推向消費者,而是要像傳統的例子一樣先從工商界開始發展呢?因這種想法而導致失敗的最著名例子或許是谷歌眼鏡。智能眼鏡作為手術輔助或修理工人的指南手冊很合理,但要作為傢庭用品就顯得不太合理。

現在回想起來,谷歌眼鏡以消費者為先的策略看上去十分荒謬。但這種荒謬的策略似乎正在重演。

歷史不會一直都以你想象中的方式重演

當看到Facebook以20億美元收購Oculus,或是投資人向Magic Leap投資7.5億美元時,你就會發現他們押寶這些企業的時候都是基於這麼一個假設:這些產品不僅隻會獲得一般的成功,而是會像iPhone一樣無處不在。

我們並不知道微軟在HoloLens身上投入瞭多少資金,但其外形設計預示著這是為大眾消費者而造的產品。HoloLens無需連接到大型計算機上,這是一臺移動設備。其工業設計同時十分流暢和令人艷羨。雖然外觀設計上十分出色,但無線纜的設計意味著這臺設備單憑現在的技術性能還不足以實現AR的真正潛力:將幾乎是無限的數據呈現在你的眼前。現在的AR和VR demo隻能作為商品展會上的精美產品,或者是隻能玩非常簡單遊戲的新式遊戲設備。

設計公司Local Projects的創始人Jake Barton表示:“對Oculus和其他企業的投資是如此的龐大,這些初創公司會認為他們首先要面向消費者。但我曾看過初創企業在沒有找到利基之前都會犯下這樣的錯誤。谷歌眼鏡是一款非常出色的利基產品,但最終還是失敗而終,這是因為他們試圖首先發展壯大。”VR本身也存在挑戰:要打造可以展示VR潛能的突破性內容十分昂貴,早期用戶根本沒有這樣的資金。設計公司Artefact目前正在為VR開發故事編輯工具的,其聯合創始人Rob Girling表示:“好萊塢中的工作室對VR有很多興趣,但挑戰是VR在獲得足夠的眼球之前,都沒有足夠的資金用於制作VR中的《阿凡達》。”

當然,企業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進行投資,有誰在乎他們數十億美元的投資打水漂呢?但隨著Facebook、谷歌和微軟紛紛押寶VR和AR將會在數年時間內成為大眾消費品,這種傾向會影響到其他公司。投資人開始相信VR和AR可以獲得成功,其他的初創公司也是如此。這種思潮開始流行起來,而那些更謹慎看待VR和AR未來的人越來越不受人待見。

32

VR和AR的真正潛力

雖然VR和AR非常酷,但它最具前景的還是行業應用。但這些應用也同樣很棒。例如,某位外科醫生正在處理一項十分棘手或者是並不熟悉的手術,他可以戴上頭顯並向世界上最優秀的外科醫生請教,這位外科醫生可以看到一模一樣的情景,並能為你提供詳細的步驟。或者是一名技工,就算你沒有相關經驗也可以修理各種不同的機器,原因是你可以通過VR和AR技術來輕松借鑒別人的經驗。

AR和VR意味著專傢可以把自己的經驗以一種更為直觀和更為精準的方式實時分享出去。這麼一個世界的專業知識的擴展性比歷史上任意一個時期都要強。我們也無需過於興奮,另一個可以讓人們即時獲取到專業知識的偉大技術是互聯網。設計公司Big Tomorrow的聯合創始人Nick de la Mer指出:“對我而言,讓我感興趣的是下一代的醫院監護系統、飛行模擬器和工廠操作手冊。”

VR和AR突出的應用就存在於工作領域,因為工作領域十分復雜,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你可以在自己傢中找到一個目錄,從挖出牛油果的果心到為蘋果削皮,你可以想一下銷售人員試圖向你兜售的數百件工具。這些工具之所以存在的原因是廚房中有許多需要特別處理的問題。但客廳呢?供人們娛樂的媒介有很多,娛樂的問題已經得到很好的解決。所以很難說服人們去購買隻能帶來稍微好一點點娛樂體驗的設備。

VR和AR正面臨著相同的挑戰。在娛樂層面到底要比電視或手機好多少呢?答案是要非常好,而且價格要非常低。在VR和AR領域,索尼、Oculus和其他公司試圖向我們兜售的產品將會慢慢陷入滯銷的境地,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些公司把資金投入到不會應用在傢庭之中的產品。

隻把重點放在消費者市場,投資VR和AR的科技巨頭反而會制約VR和AR發揮出它們的真正潛力。如果急於降低設備的價格和讓其變得易於使用,這些公司就不能知道當這些技術在十分昂貴和難於操作的情況下可以做到的事情。甚至在我們想出自己為什麼要使用這些產品的原因之前,他們就試圖讓其變得易於使用。我們需要工作世界幫助實現這種過渡,而不是一下子就推出消費者市場。除瞭會變成不良投資之外,急於將這些技術推出消費者市場還存在讓消費者失去興趣的風險,因為現在AR和VR可帶來的體驗並不理想,消費者或許會認為這些技術也不過如此。當消費者失去興趣之後就很難再次贏回他們的信心。

或許不會再有跟iPhone一樣可以在短短幾個月內顛覆世界的產品。或許也不會再有大公司在沒有人關註的情形下秘密研發可以改變世界的產品,並能近乎完美地將其生產出來。

這沒有什麼不妥,因為我們都渴望看到未來。但帝國並不是一天就可以建成,YiViAn覺得最令人興奮的事情通常是在沒有人註意到的那一刻發生。

from:Yivian

Comments are closed.